專欄 | 軍事無禁區:烏克蘭防衛之道-從”抵抗作戰概念”談起

2022.09.0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軍事無禁區:烏克蘭防衛之道-從”抵抗作戰概念”談起 烏克蘭特種部隊靈活善戰,以”抵抗作戰概念”重挫俄軍傳統優勢
維基百科

俄烏戰爭打到今天超過半年,軍事上也該有一個初步總結。就是烏克蘭和俄羅斯的軍事實力相差懸殊,是什麼原因使烏克蘭能成功抵抗俄羅斯的全面入侵,並且使俄羅斯大軍陷入困境。

抵抗的定義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8月27日刊出一篇長文,提到烏克蘭運用美國特種部隊發展的一套“抵抗作戰概念”(Resistance Operating Concept),對俄軍進行有效反擊而導致今天的局面。

文章指出,“抵抗作戰概念”是在俄羅斯與格魯吉亞戰爭後於2013年提出,直到2014年俄羅斯以不流血的混合戰併吞克里米亞半島(Crimea),令烏克蘭和西方國家震驚,相關國家纔開始加緊研究涵蓋軍隊在內的全民總體防衛計畫。今年2月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發動全面入侵烏克蘭,成爲“抵抗作戰概念”的試驗場,也爲小國有效抵抗大國入侵提供一個藍圖。

歐洲政策分析中心(CEPA)研究員班考斯凱特(Dalia Bankauskaite)在立陶宛研究抵抗計畫多年。她說,抵抗的定義是整個國家努力在被佔領土地上重建主權,而抵抗的概念爲提高國家的韌性提供一個框架,是一種承受外部壓力的能力。她還說,”韌性是社會在和平時期的力量,在戰時變成對侵略者的抵抗。”

“抵抗作戰概念”不是爲所有國家提供相同計畫,而是根據每個國家的人口、能力和地形量身定做。其目的不是製造或支持叛亂,而是建立一支政府批准的部隊,抵抗入侵者並恢復主權。該概念最初只有愛沙尼亞、立陶宛和波蘭等少數國家關注,2014年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開始引起西方國家的警覺與重視。

俄烏戰爭開打前,俄軍自認在幾周或幾天內橫掃烏克蘭全境,結果處處受阻。曾任北約特種作戰司令部指揮官、美國退役中將施瓦茨(Mark Schwartz)對CNN說,抵抗作戰概念”是一種扭轉第一世界強權局面的方式,”儘管烏克蘭犧牲慘重,但是她抵抗的意志和決心做到這一點,令人難以置信。

敵人後方基地

最近烏克蘭特種部隊攻擊俄軍在克里米亞的陣地,發生一系列襲擊和爆炸事件,從美國退役陸軍上校斯金格(Kevin Stringer)的專業來看,這是典型的” “抵抗作戰概念”,這種作戰無法用常規方式進行,需要使用特種部隊,需要抵抗力量的支持,包括情報、資源和後勤,才能進入敏感交戰地區。

烏克蘭政府的一份內部報告顯示,俄羅斯後方基地和彈藥庫被摧毀是烏方部隊所爲,地點遠離敵人防線,超出美國和歐洲國家公開支援烏克蘭武器的射程,而且爆炸視頻沒有顯示任何來襲的導彈或無人機,俄方把這些爆炸歸咎於蓄意破壞或引爆彈藥。斯金格指出,可以確信”抵抗作戰概念”在實戰中發揮作用。

烏軍在克里米亞攻擊俄軍後方彈藥庫,是典型”抵抗作戰概念”行動。(視頻截圖)
烏軍在克里米亞攻擊俄軍後方彈藥庫,是典型”抵抗作戰概念”行動。(視頻截圖)

今年4月初,美國特種作戰司令部司令克拉克(Richard Clarke)上將在參議院軍事委員會的聽證會上證實,在過去18個月中,美國幫助烏克蘭訓練特種作戰部隊抵抗連隊,而且在實戰中看到訓練成果。可見美國在俄烏戰爭中起到的關鍵性作用。

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8月20日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專訪時表示,如果普京征服烏克蘭的目標失敗,他將得不到任何東西;普京在俄羅斯的地位變得岌岌可危,可能無法在相當長的時間內維持下去。他還說,即使俄羅斯控制頓巴斯(Donbas)大多數地區和黑海沿岸地區也是失敗,因爲這代表新的分界線就在俄羅斯目前推進的極限。

這正好反映一項規律:在戰場上得不到的東西,在談判桌上也得不到。如今俄羅斯入侵烏克蘭超過半年,因爲烏克蘭善用“抵抗作戰概念”而陷入困境。難道俄羅斯領導層沒有看到烏克蘭的防衛今非昔比,或者說對自己過於自信而做出戰略誤判?

抵抗原則法

俄國軍事歷史學家科茲洛夫(Sergey Kozlov)今年2月在俄羅斯《獨立報》發表長篇文章,對烏克蘭特種作戰部隊的組織編成、武器裝備、訓練情況、外部援助以及戰略和職能做出詳細介紹。其中提到烏克蘭特種部隊2017年組建,除了北約(NATO)特戰人員,美國相關同行更是積極參與部隊組建。這些特種作戰力量都集結在與頓巴斯兩個共和國的分界線上。一旦開戰,這些特種部隊將在抗擊俄軍的攻勢中扮演決定性作用。

事後證明果然如此。俄軍從3月25日起進入第二階段攻勢,目標鎖定頓巴斯地區。但是打到現在5個多月,未見俄軍有突破性進展,原因就是烏克蘭特種部隊在此發揮決定性的抵抗作用。

文章指出,早在2014年美國就着手製定“抵抗作戰概念”,並在波羅的海沿岸、外高加索等地區國家以及烏克蘭得到積極響應。2021年7月28日,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簽署兩部重要法律:《關於國家抵抗原則法》和《烏克蘭武裝力量員額法》。澤連斯基當時對特種兵說,這兩部法律與特種部隊有直接關係,將推動特種部隊開展抵抗運動,使其能夠吸收新的專業人員壯大特戰隊伍,進而爲鞏固國防做出貢獻。

尤其是《關於國家抵抗原則法》,規定一整套有關發展國土防衛和抵抗運動的重要措施,目的是建立全民抵抗訓練體系,必要時動員全民保衛國家。抵抗區域除了在政府的控制區,也在敵人的佔領區。

當時烏克蘭領導層已有設想俄羅斯可能入侵,並使用大規模航空兵,甚至不排除動用核武器。爲此,烏克蘭必須做出積極抵抗,在俄羅斯後方發動同等規模的反擊,摧毀1到2個核武庫,可瞬間毀滅若干俄羅斯地區,是合法的防衛之舉。可見烏克蘭發展特種部隊的作戰任務想得非常遠,積極而果敢。也許普京知道一些內情,而不敢輕易動用核武器。

靈活多變

科茲洛夫指出,這兩部法律是精心制定,比如條文明確規定對自願和祕密原則參與執行抵抗任務的人員,給予政府層面的社會和法律保障,並且明確此類人員的地位和優惠。法律實施不久,烏克蘭特種部隊人數增加1,000人。

烏克蘭全民動員以自制燃燒彈破壞俄軍車輛也是一種”抵抗作戰概念”。(視頻截圖)
烏克蘭全民動員以自制燃燒彈破壞俄軍車輛也是一種”抵抗作戰概念”。(視頻截圖)

可以說,面對俄羅斯的步步進逼,烏克蘭已從法律層面做出相應準備,在精神層面做好全民動員,在西方國家的支援下,使得”抵抗作戰概念”發揮令人稱奇的巨大威力。

烏克蘭特種部隊的編成有一大特點是縮小編制,由旅改成團、由團改成特戰分隊。尤其第140特戰中心,全員由軍官組成,用於執行特殊任務,是烏克蘭特種部隊中最精銳的一支特戰分隊,獲得北約認證,可以隨時列入北約快速反應部隊參加作戰行動。

烏軍特種部隊雖有濃厚的美式和北約色彩,但並不照本宣科。以色列1位退役特種兵回憶說,他關注北約訓練所有東歐國家的特種部隊,”只有烏克蘭特種部隊不是愚蠢的複製北約國家模式。”他們在頓巴斯執行任務,緊貼局勢變化,作戰行動靈活多變。烏克蘭特種部隊的狙擊射擊技術2015年之前毫無基礎,經過5至6年訓練,加上獲得現代化的狙擊武器、觀測、移動和通信器材,烏軍特種部隊狙擊射擊水平大幅提升,某些方面甚至超過西方教官。這就不難理解,俄軍約有20位將軍派往戰場,其中7人在前線陣亡,很可能被狙殺身亡。

烏軍特種部隊給西方教官留下的印象是靈活善戰,客觀上還存在許多薄弱環節。但是總體上能成功掌握本國和西方特種作戰部隊建設經驗的基本要素,選擇最有效的工作和訓練方式。

烏克蘭還有一支信息和心理戰部隊,是特種部隊的一大特點。教官來自美國、英國、波蘭、立陶宛和愛沙尼亞等國,還有一些工作人員來自加拿大、瑞典和比利時,其主要任務是透過社羣網絡,渙散敵方人心,以信息戰和認知戰爲主,成效驚人。

涵蓋東歐地區

報導指出,開戰初期烏克蘭政府設立1個網站,向社會大衆解釋不同的抵抗方式,以及使用非暴力行動的方法,包括抵制公共活動、罷工,甚至如何使用幽默和諷刺。目的是破壞親俄當局的治理能力,喚起民衆對烏克蘭的主權意識。抵抗準則還建議採取暴力行動,包括使用自制燃燒彈、縱火和在煤氣罐中放入化學品來破壞俄軍車輛。

烏克蘭信息和心理戰部隊的手法新穎,大量使用流行音樂或重金屬音樂爲背景,在網絡速迅走紅,而且設計一些感人畫面,如烏克蘭士兵拯救流浪動物,凸顯烏軍的人性化,和俄軍的屠殺形成強烈對比,成爲西方媒體頭條新聞,也成功營造西方國家對烏克蘭的支持。

俄羅斯外交部認爲,目前在烏克蘭約有1萬名來自北約國家的軍事教官,其中4,000人來自美國。北約教官不僅訓練烏軍人員,同時也向烏軍學習,交流作戰經驗。北約教官的計畫有3個步驟,首先是磨練新的戰術戰技,在實戰中試驗武器裝備性能;其次是提高作戰技能學校的水平;最後是在東歐組織對抗俄羅斯的前進基地。

由此看出,“抵抗作戰概念”不僅在烏克蘭率先實踐,也將涵蓋整個東歐地區。普京若不盡快結束戰爭,有可能把俄羅斯帶進難以自拔的深淵。

本欄目每週五首播新節目,之後還有幾次回放。可以在短波上收聽,或透過 YouTube及RFA官網收聽。

撰稿、主持、製作:亓樂義

(本節目主持人爲長期關注兩岸和印太軍事安全事務的軍事評論員,文章代表評論員個人觀點及立場)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評論

餘中承
2022-09-01 20:50

好文-不同的解讀,有理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