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军事无禁区:再看中国军力


2020-10-01
Share
1 2016年2月解放军成立5大战区取代7大军区。图为习近平授予战区军旗。(AFP)

本栏目每周五首播新节目,之后还有几次回放。可以在短波上收听,或透过 YouTube及 RFA官网收听。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您现在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的「军事无禁区」栏目。我是栏目主持人亓乐义。

近日解放军又在沿海,从北到南举行系列军事操演。具体内容没有曝光,一些关心时局的朋友问我,解放军为何不到远海演习,老在家门口练把式,解放军的战力究竟如何?

城镇战演练

9月1日,美国国防部公布年度《中国军力报告》(Military and Security Developments Involving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2020),内容相当详实。但是,一个200万兵力的解放军,千头万绪,任何军力报告都难以面面俱到。趁此机会,我尝试从战区的角度,来看解放军的战力问题。

据大陆《央视》报导,9月28日解放军在渤海、黄海、东海,以及南海西沙群岛举行实弹军事训练,其中在黄海的实弹射击持续到9月30日结束。

日本《产经新闻》说,南海的演习是在西沙周边海域举行;在东海、黄海、渤海的演练分别在浙江省、江苏省和辽宁省沿海进行。同时,东部战区所辖陆军第73集团军某合成旅,在江苏北部某训练场举行城镇战攻防演练,被认为是对台湾发动登陆作战后,进入城镇而举行的街头巷战对抗演练。报导称,这一系列实弹演习,对台湾和美国释放了强烈的战略牵制信号。

城镇战的演练,由《央视》军事微博视频播出,将近2分钟时间。一些网友很快看出演练的破绽,包括3名突击队员经过窗户时,没有蹲下身前进,这样很容易遭到屋内敌人的袭击;另有3名突击队员,射击完后同时换弹匣,相互没有火力掩护,容易被敌人一举歼灭。还有一些动作和经验都不够专业。而且战场的设计过于理想化。突击队员还拿着破门器具和收缩楼梯,看起来像特警反恐作战,而非正规军的城镇战。

以上短短不到2分钟时间,就被网友看出演习不少缺失。如果专家来看,漏洞恐怕更多。这仅仅是诸多演习中的一个缩影。当然,我们不能因此而妄断解放军海空兵力的联合演练可能更糟。但是不能否认,在境外陌生海空域举行海空联合军演,其难度和所需要的协同条件,远比城镇战复杂得多。

战区改革


东部战区联指中心是战区大脑,攸关作战成败。(视频截图)
东部战区联指中心是战区大脑,攸关作战成败。(视频截图)

现在回头来看,在渤海、黄海、东海和南海西沙群岛的演习,从北到南,在北部、东部和南部等3个战区同时举行。如果演习仅仅是战区内单一兵种或军种的火力试射,情况比较单纯。如果是战区内的联合演习,将考验军改后联合作战指挥体制的改革成效。如果是两个战区的相互协同和联动,情况比单一战区的联合演习更为复杂,而它往往是境外远域作战的成败关键。

如今,我们看解放军的真实战力,除了关注主战装备,更要看战区的改革到了什么程度。因为,2015年底解放军全面实施军改,战区和军种的职能相对分离,由战区专门负责联合训练与指挥作战,并且拟定和执行所有的作战方案和计画;军种则负责部队的建设和管理。甚至,各军种的建军工作,都要根据战区的需求而做。换言之,战区要打什么样的仗,各军种就要练什么样的兵,供战区指挥使用。

可见,战区攸关全军的战力。目前战区的改革成效究竟如何呢?

目前解放军有5大战区。它和军改前7大军区的职能完全不同,最特别的是,大军区以本土防卫为主,而战区是面对一个战略方向,从本土拓展到周边和更远的海空域,以及太空、网络和电磁空间,乃至北极和南极等新型安全领域。

以北部战区来说,它面向朝鲜半岛和俄罗斯。东部战区面向台海、第一岛链及西太平洋。南部战区面向南海与东南亚地区。西部战区面向印度、中亚和南亚。中部战区则负责首都防卫,同时作为其他战区的战略预备队。

战略收缩


东部战区第73集团军某合成旅举行城镇战攻防演练。图为3名突击队员经过窗户没有蹲下身前进,显示经验不足。(视频截图)
东部战区第73集团军某合成旅举行城镇战攻防演练。图为3名突击队员经过窗户没有蹲下身前进,显示经验不足。(视频截图)

过去几年,解放军的海空演训突破第一岛链。美国公布的《中国军力报告》也提到,解放军具备多项远程精确打击力量,使得她在第一岛链内所展现的反介入和区域拒止的能力最为强劲。这间接说明战区的联合作战指挥机制,已经具备跨向远海的能力。

不过,从最近几个月以来,当中美两军在南海、台海和东海等海空域对峙升高之际,解放军的演训开始明显收缩,回到本土防卫的态势,演训大多集中在沿海地带,不敢太过前出,可能担心万一有事,海空兵力难以掌控或来不及返航,而改采保守而稳健的做法,把军力收缩在边境沿海一带,以静制动,转攻为守。

当然,这种作法是基于,北京做出不能和美国正面冲突的战略判断。问题是,在战区层面上,平时海空兵力的长航训练可以从容前出岛链,对峙时刻是否也能如常进行,进而应对美军的挑战呢?估计很有问题。

从解放军国防大学出版的一些书籍和文章中可以看到,战区联合作战指挥人员的素质并不高。在人才培养方面,对指挥员的培养也不够重视,反而是重视参谋人员的培养,导致一些指挥员非常依赖参谋人员,一旦离开参谋人员就不会下令指挥了。

习近平在军队内部谈话中多次提到,一些指挥员离开部门机关后,不会判断形势、不会理解上级意图、不会定作战决心、不会摆兵布阵、不会处置突发情况,甚至连作战会议都不知道怎么召开,更不用说进行联合作战指挥。这就是”五个不会”的由来。

马岛战例


1982年马岛战争阿根挺虽然建立联合参谋部,但没有统一指挥权导致战败。图为阿根廷军政府领袖。(EPA)
1982年马岛战争阿根挺虽然建立联合参谋部,但没有统一指挥权导致战败。图为阿根廷军政府领袖。(EPA)

除了指挥员的素质,战区的联合作战指挥机构需要有较强的权威性,才能对战区内各军种参战部队实施高度集中的统一控制,包括拟定作战计画有充分自主权,也有奖惩和任免下级指挥机构人员的权力,而不受上级机关的干扰。1982年的马岛战争(英国称福克兰群岛战争),阿根挺虽然建立联合参谋部,但它只负责协调三军,并不具有权威性,而真正指挥作战的却是幕后的一群老军头,只顾到自己的权位和利益,造成三军各行其是,各自为战,最后被英军一举击溃。

解放军国防大学的教材里,就以马岛战争的例子,说明战区在联合作战中统一指挥的重要性。如今,战区有没有这种权威性,或说能否不受来自中央军委的干预,恐怕都不好说。如果军委主席习近平,事必躬亲,而战区所有作战细节,都要按规定请示,其结果将扼杀战区的自主性和灵活性,轻者延误战机,重者误判形势,导致战局失利。以习近平的治军风格,战区的指挥员恐怕也只能严守分际,而不敢勇于任事。

谁说了算

另外,解放军的新型作战力量,如战略支援部队、联勤保障部队和火箭军,全部由中央军委直接掌握。一旦对台发动战争,东部战区的最高指挥员要如何指挥这些部队?这些部队要投入多少兵力和资源,最后谁说了算?如果不是战区指挥员说了算,他要如何拟订全盘作战计画?尤其,战争期间,战况瞬息万变,战区指挥员若没有充分指挥权,能够随时调派所需兵力和资源,收放自如,他又如何保持作战的弹性和灵活度呢?

美国拥有完善的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更有丰富的战区联合作战指挥经验。有时,战区最高指挥官都不免受到后方参谋长联席会议和各军种参谋长的意见干扰,使得战区指挥官需要花不少时间与他们协调,目的就是确保全面掌握作战指挥权。美军况且如此,解放军的问题可能更多。

就指挥信息系统而言,美国国防部在软件开发和维护费用方面远远超过计算机的硬件费用,约占整个系统开发费用的七成至八成,并且占全部国防预算的7%-8%。因为有这样的投入,才使美军在信息化作战中保持巨大优势。反观解放军,在指挥信息系统软件上的投入,比美军少的多。在自动化通信网络方面,解放军也承认,和发达国家相比还有相当大的差距,难以满足战区联合作战指挥的要求。

国土防卫

也许是以上众多原因,使得解放军的战区联合作战,总体上属于国土防卫性质,现阶段的作战对象仍然以解决台湾问题、面对大规模边境冲突问题,以及应对强敌全领域、多维度一体化的侵犯行动为主。

因为这些地区就在本土周边,战区进行联合作战,不论从监视侦察、指挥控制、联合行动到后勤保障,都比较容易上手。万一作战失利,也有本土为依托,保持转圜空间。如果在境外远域作战,就没有本土依托的条件,万一作战不利,将进退失据,恐遭覆没。

从本土防卫到境外作战,是一个漫长的改革路程。解放军的军改迄今不过5年,攻势作战的思维,从理论到实践,都还在摸索阶段。就像一个小孩,几年内可以长得很高,心智却尚未成熟,而后者才是衡量成人的标准。

听众朋友们,您现在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的「军事无禁区」栏目。我是栏目主持人亓乐义。谢谢大家收听。下次再会。

撰稿人/亓乐义

(本节目主持人为长期关注两岸和印太军事安全事务的军事评论员,文章代表评论员个人观点及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