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軍事無禁區:勝似盟友?

2021-10-28
Share
專欄 | 軍事無禁區:勝似盟友? 今年10月中下旬,中俄海軍聯合編隊首次到西太平洋聯合巡航。
路透社視頻圖

本欄目每週五首播新節目,之後還有幾次回放。可以在短波上收聽,或透過 YouTube及RFA官網收聽。

聽衆朋友們,大家好。您現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臺的「軍事無禁區」欄目。我是欄目主持人亓樂義。今天來談中俄關系。

今年10月中下旬,中俄海軍接連舉行兩次重大海上聯合行動,引起外界關注,進而推測這是否是中俄組成聯盟的前奏,用來對抗以美國爲首的多國海上聯盟。

前出西太平洋

首先是“海上聯合-2021”演練,從10月14日至17日,中俄海軍共出動10艘艦船,以“維護海上戰略通道安全”爲課題,在海參崴彼得大帝灣附近海空域,實施跨晝夜反潛、編隊防空等11個課目演練。

中俄海上聯合演練從2012年起至今舉行第9次,形成常態化機制,原本不足爲奇。但是今年不同,演習課目的針對性強,共軍沿海3大戰區(北部、東部、南部戰區)所屬的3大艦隊(北海、東海、南海艦隊)都派艦參加,共5艘艦船,編隊指揮艦是北海艦隊055型萬噸級南昌艦。這是055型大型驅逐艦首次出國參加聯合軍事演練。俄方派出太平洋艦隊的5艘艦船,包括2艘大型反潛艦。

17日演練結束後,重頭戲接着上場。中俄海軍10艘艦船組成聯合編隊,從彼得大帝灣出發,橫渡日本海,穿越津輕海峽進入西太平洋,再往南航經大隅海峽,23日抵達東海海域,期間實施聯合航渡、聯合機動、實際使用武器等課目演練,並且完成中俄海軍首次在西太平洋的聯合巡航。

中俄海軍聯合編隊首次穿越津軽海峽。(路透社視頻截圖)
中俄海軍聯合編隊首次穿越津軽海峽。(路透社視頻截圖)

這次航程3,100多公里,從遠海的角度說並不算遠,卻意義重大。俄羅斯國防部發表聲明指出,這是俄中海軍首次在太平洋西部進行聯合巡航,雙方制定聯合戰術機動航行計劃,並進行多次演練。其任務是”展示兩國國旗、維持亞太地區的和平與穩定,以及維護兩國的海上經濟活動。”

共軍海上編隊指揮官、北部戰區海軍副司令員柏耀平說,這兩次海上行動進一步發展兩國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有效提升雙方聯合行動能力。此次聯合巡航,雙方在遠海陌生海域、複雜海況下展開行動,旨在提高兩國海軍共同應對海上威脅、維護地區和平穩定的能力,並且”摸索了常態化聯合巡航的組織和協商機制,”暗示中俄連手前出西太平洋或更遠海域將會持續。

向俄取經

需要注意的是,這次俄方派出太平洋艦隊的5艘艦船,其中4艘今年6月中旬加入20艘由太平洋艦隊組成的海上編隊,深入4,000多公里的太平洋中部,實施摧毀美國航母打擊羣演練,曾距離夏威夷歐胡島(Oahu)最近距離僅有65公里。美軍嚴陣以待。

像這樣具有針對性的威懾遠海演練,中共海軍當然也想這麼做。但是怎麼展開編隊聯合行動,需要哪些能力指標,中共海軍缺少實戰化經驗。向俄羅斯海軍取經,是唯一也最有可能達到的途徑,055型大型驅逐艦的出現就是明顯徵兆。可以說,中俄海軍首次在西太平洋進行聯合巡航,爲今後中共海軍前出島鏈並深入太平洋海域實施威懾性的遠海演練預作伏筆。

中共海軍不是沒有遠海經驗。從2016年起至今,每年都有舉行代號爲”湛藍”系列的遠海訓練,航程最遠超過2萬公里。2019年的遠海特遣艦隊還首次提到與空軍、火箭軍、戰略支持部隊等不同軍種展開聯合演訓,按理說也累積一定的遠海經驗。

但是美國軍事專家發現,中共海軍的遠海經驗事前的規劃與準備過於密集,上級過度干涉第一線指揮權,所有動作照本宣科,缺乏彈性。這種訓練方式一旦遇到緊急情況,戰力表現可能遠不如預期。顯然,俄羅斯的遠海實戰化經驗比中國好得多。

對於這次中俄聯合巡航,日本防衛省的感受最深。因爲這是中俄艦隊首次同時穿越津輕海峽及大隅海峽。此前,中俄艦船都在日本海一側活動,如今轉到西太平洋一側實施大範圍活動,基本繞行日本列島一週,歷年罕見。

難道這是中俄連手用來對抗美國海上聯盟的前奏?

普京迴應

9月15日美國、英國和澳大利亞宣佈組成新的聯盟(AUKUS),美英兩國協助澳大利亞發展核攻擊潛艇。這次中俄舉行海上聯合演練突出反潛作戰,更容易讓外界聯想之間的連動關係。

今年10月中下旬,第十八屆瓦爾代國際辯論俱樂部(Valdai Discussion Club)年會在俄羅斯南部海濱城市索契(Sochi)舉行。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21日出席年會,發表講話並接受提問,內容有19次提到中國。

普京說:俄中是朋友各有利益,不是軍事集團。(法新社)
普京說:俄中是朋友各有利益,不是軍事集團。(法新社)

年會主持人問普京,北約(NATO)祕書長斯托爾滕貝格(Jens Stoltenberg)日前接受採訪時說,北約正在調整戰略願景,把俄羅斯和中國視爲一個共同的威脅,而不是兩個威脅。這個動向影響深遠,北約是這樣看待俄羅斯,也許現在是俄羅斯與中國團結起來,把其他人視爲威脅的時候到了?

普京則說:他多次談到,”俄羅斯是中國的朋友,不針對任何人,而是爲了彼此的利益。這是第一點。第二點是,與北約和北約國家不同,俄羅斯不是在創建一個封閉的軍事集團。俄羅斯和中國之間沒有軍事集團,也不會創建一個軍事集團。所以,關於這方面的談論是沒有根據的。”

針對普京的談話,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隔天做出迴應,強調中俄雙方始終堅持在“不結盟、不對抗、不針對第三國”的基礎上,發展長期睦鄰友好和互利合作關係,樹立了新型國際關係的典範。”中俄兩國不是盟友,勝似盟友。”

實情真是如此嗎?

各有利益

曾擔任上海合作組織副祕書長扎哈羅夫(Vladimir Zakharov)10月25日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表示,”中國和俄羅斯都明白,根本談不到軍事同盟。”雙方在戰略和地緣政治上的利益完全不同。比如,儘管俄羅斯全力支持北京對臺灣問題的立場,但總是繞過南海問題,而中國在烏克蘭衝突的問題上也非常謹慎。這些問題的性質不同。畢竟俄羅斯在臺灣和南海問題上不是衝突的參與方,而中國是。

他還說,北約、英國、澳大利亞都介入臺灣問題。美國在臺灣問題上開了口子,並且維持與臺灣的軍事技術合作,美國的盟友就會尾隨而至。言下之意,俄羅斯若介入臺灣問題,意味着其外交處境就愈加艱難。

因爲工作關係,扎哈羅夫在北京住了很長時間。4年前他接受俄羅斯網絡媒體訪談時說,中俄兩國”彼此瞭解很少,”即使像他這樣的中國通,很多時候是通過西方媒體才知道中國一些新的事物。有時還會碰到媒體的錯誤解讀。至今這樣的情況依然存在。

根據俄羅斯學者克里科維奇(Andrej Krickovic)的研究顯示,中俄兩國的文化鴻溝仍然很大,兩個社會對彼此缺乏瞭解。兩國之間的文化交流是由國家從上而下組織起來的,缺乏有機的社會組成部分。此外,俄羅斯和中國的精英都以西方爲導向,更喜歡投資、旅行和送孩子到西方學習。

就專業領域而言,中俄兩國也都缺乏具備相關知識領域的研究專家,能夠爲政府和商界領袖提供與對方打交道的建議。在過去的幾十年裏,中俄兩國對彼此研究的投入資源不足,因爲雙方的研究都主要集中在與西方的關係上。近年雖有改變,但新一代專家的出現還需要數年時間。

就經濟層面而言,扎哈羅夫說,中國是世界第一或第二的經濟超級大國。俄羅斯有大型的石油、天然氣、森林和科技項目,俄中兩國有很大的發展前景。不幸的是,在貸款和投資領域雙方沒有認真合作。

俄羅斯是中國最大原油供應國。(路透社視頻圖)
俄羅斯是中國最大原油供應國。(路透社視頻圖)

克里科維奇在研究中指出,俄羅斯希望中國資本能夠進入,取代西方的投資,因爲制裁已經切斷來自西方的投入。但中國的公司和銀行一直不願在俄羅斯投資或與俄羅斯公司合作,因爲擔心引來西方制裁,而危及他們與西方更有利可圖的經濟利益。

從何說起

一些俄羅斯專家警告說,隨着俄羅斯與西方國家的疏遠,俄羅斯將變得更加依賴中國的經濟。其結果有可能迫使莫斯科向北京做出更大讓步,比如允許中國公司成爲俄羅斯能源項目的大股東,或者支持中國在太平洋地區更強硬的政策。反過來看,中國也質疑俄羅斯”轉向東方”的政策可能是一種策略,目的是爲俄羅斯與西方談判能取得更好的條件。畢竟,不論從歷史、文化和經濟各層面,俄羅斯都更傾向並依賴西方。

去年俄中貿易1千億美元出頭。因爲烏克蘭事件和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去年俄羅斯與歐盟貿易降至2,190億美元,2013年雙方貿易曾高達4,170億美元。再來看中美貿易,去年達5,867億美元,比上年增長8.3%。這是在中美貿易戰尚未完全平息和新冠肺炎疫情雙重壓力下出現的結果。因此,美中俄三角關係誰更依賴誰,態勢非常清楚。

文化是兩國交往的基礎,經濟決定兩國的依存,軍事關係能夠走到哪一步往往取決於文化與經濟。從以上分析來看,如果說中俄兩國雖不是盟友,卻勝似盟友。這句話不知道要從何說起!

聽衆朋友們,您現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臺的「軍事無禁區」欄目。我是欄目主持人亓樂義。謝謝大家收聽。下次再會。

撰稿人/亓樂義

(本節目主持人爲長期關注兩岸和印太軍事安全事務的軍事評論員,文章代表評論員個人觀點及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