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軍事無禁區:天下大勢


2020-11-12
Share
1 拜登(Joseph Biden)說,目前美國面臨最大威脅是俄羅斯,最大競爭對手是中國。(視頻截圖)

本欄目每週五首播新節目,之後還有幾次回放。可以在短波上收聽,或透過 YouTube及 RFA官網收聽。

聽衆朋友們,大家好。您現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臺的「軍事無禁區」欄目。我是欄目主持人亓樂義。

競爭對手

美國總統大選落幕,結果尚未正式出爐。如果拜登(Joseph Biden)最終入主白宮,天下大勢將會出現何種局面?這裏主要是指美中關係,特別是軍事安全領域。

拜登上臺後,首先是控制國內新冠肺炎疫情,振興經濟,修復並強化與盟友關係。參選至今,拜登較少在軍事安全領域發表看法。

今年10月25日,拜登接受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60分鐘》(60 Minutes)節目專訪。記者問他,哪個國家是美國最大的威脅?他說:”目前美國面臨的最大威脅是俄羅斯”,這會破壞美國的安全和美國的聯盟。其次,美國的”最大的競爭對手是中國”。

威脅和競爭對手,語意上雖然接近,本質卻有不同。這和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對中國的看法也有相當的區別。北京聽到此一說法,應該會先鬆一口氣。因爲,兩國一旦構成威脅,有可能武力相向。兩國若是競爭關係,
就有合作可能,避開戰爭風險。

這種競爭關係會發展到什麼程度?拜登說:”這取決於我們如何處理這一點”,好壞之間,”將決定我們是競爭對手,還是最終陷入一場與武力有關的更嚴重的競爭。”換言之,美中之間在軍事安全領域未必一定兵戎相見,留有一些合作的可能。

未定之數


美國雙航母打擊羣今年7月在南海舉行軍演。拜登若入主白宮,會改變在南海策略嗎?圖爲尼米茲號航母艦載機與B-52轟炸機在南海進行聯合行動。(U.S. Navy)
美國雙航母打擊羣今年7月在南海舉行軍演。拜登若入主白宮,會改變在南海策略嗎?圖爲尼米茲號航母艦載機與B-52轟炸機在南海進行聯合行動。(U.S. Navy)

9月30日,美國衆議院中國工作組公佈一份針對中共威脅的最終調查報告。明確指出,中共已對美國構成意識形態、供應鏈、國家安全、技術、經濟與能源,以及競爭力等六大挑戰,至少會持續一個世代。拜登上臺後,會不會認同並執行這份報告提出即將對中共展開的應對方案,或調整內容,或減緩其中執行的力道,現在還看不出徵兆。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chael Pompeo)7月23日在加州尼克松總統圖書館發表題爲《共產中國與自由世界的未來》(Communist China and the Free World’s Future)的演說,劍指中共一黨專政,宣稱中國不是一個正常的國家,解放軍也不是一支正常的軍隊,因爲它的目的是維護中國共產黨精英的絕對統治,拓展中華帝國,而不是保護中國人民。這種提法,會不會在拜登上臺後繼續沿用,或乾脆不提,避免刺激北京。目前還不好說。

爲遏止中共破壞區域平衡,美軍加強在東海、臺海與南海的自由航行行動。在解放軍眼中,這些行動是美國對中國正在形成一個以西太平洋爲主的多層戰略包圍圈,從最外圍的5,500公里,到最內圍的第一島鏈及中國周邊國家,試圖圍堵中國。拜登上臺後,會不會調整這種戰略圍堵,仍是未定之數。

總歸一句話。特朗普政府一心推動具有攻勢性的《印太戰略》,會不會因爲拜登的執政而出現轉圜,或換一個名稱,減少與中國正面碰撞。至今還看不出跡象。

危機管控


中美關係的一個最根本的問題,就是美國怎麼看待中共。(中國網)
中美關係的一個最根本的問題,就是美國怎麼看待中共。(中國網)

從過去的經驗看,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國務院參事時殷弘,接受鳳凰網《風向》對話節目專訪時說,拜登當選美國總統,中美之間軍事衝突的可能性將顯着降低。理由是,美國民主黨不論哪一派,都不是太依靠軍事力量處理對外關係。拜登上臺後,中美之間將有更多溝通,目的在於危機防止和危機管控。

就北京而言,中美關係的一個最根本的問題,就是美國怎麼看待中共。時殷弘指出,特朗普政府從今年6月以來反覆宣告,”其目標是顛覆和消除中國共產黨在中國的執政地位。”如果拜登入主白宮,這個根本目標就會有所不同。換言之,中美的緊張關係就有可能放緩。

其實,特朗普政府並未宣稱要顛覆和消除中共的執政地位,而是以創造性,帶有更爲強勢的方式”引導中共做出改變”(induce China to change),就如蓬佩奧在演說中所說的:美國的目標是引導中共改變,並且先從改變美國人民與合作伙伴,對中共極權與暴政本質的看法開始。特朗普政府強調,如果自由世界不改變共產中國,共產中國肯定會改變自由世界。

拜登上臺後,會不會調整前任對中共的看法。稍早我們談到目前還不好說。但是,北京學界似乎樂觀期待,拜登政府應該不像前任政府那麼狂野,可預料性較高,能帶來相應的穩定性。

對沖性反制


中共第19屆5中全會10月底在北京閉幕。會議公報顯示將實施全方位的戰略收縮。(視頻截圖)
中共第19屆5中全會10月底在北京閉幕。會議公報顯示將實施全方位的戰略收縮。(視頻截圖)

面對新局。時殷弘認爲,中國應該主動,在戰略上採取適當的”軍事收縮”,預防中美髮生軍事衝突。內容要具體,不妨把南海問題、臺灣問題和中美軍備競爭等問題,作爲基本的談判條件,降低中美在各自戰略前沿地帶發生碰撞的風險,範圍在第一島鏈附近,以謀取中美雙方新的戰略穩定。

時殷弘說,這些問題尤以臺灣問題最爲棘手,因爲涉及中國的核心利益與核心尊嚴,因此中方要分辨其輕重,哪些是次要問題,哪些是真正的底線。總之,中國一定要做到戰略集中,一線只能有一個對手,就是美國。美國的盟友是二線,對手越少越好,因此要大力發展與歐盟和東盟的關係,還有印度,使中國不要陷入多面受敵的困境。

面對美軍的抵近偵察和圍堵,時殷弘主張,中國有時需要採取必要的”對沖性反制”行動。如今年8月下旬,解放軍向西沙羣島北面海域發射東風-21D和東風-26D反艦彈道導彈,就是對美軍2艘航母打擊羣7月2度在南海進行大規模聯合軍演的迴應。不過,這種反制措施不能經常實施,因爲中國的反制能力不足,只能在必要時動用。

北京語言大學學院教授黃靖,在英文版《日經亞洲》(Nikkei Asian)投書指出,拜登的勝選,意味着北京必須抓住機會,穩定與華盛頓的關係。包括建立適當的危機管理機制,來應對南海和臺灣海峽等敏感問題,防止緊張局勢升級。

他認爲,這段期間中國領導人有一個時間窗,向美國發出一些政策變化和舉措的信號,表明北京決心遵守本國的改革開放政策,以及對國際事務中既定的規範和原則的承諾。這麼做,有可能得到良好的認可。

平心而論,時殷弘和黃靖的說法比較實際,但是在大陸偏激的網友面前並不討好。有網友罵時殷弘:”這樣的學者,骨頭怎麼這麼軟!缺鈣!”。沒有罵他”漢奸”,算客氣的。類似的直言,在內地媒體很難發表,大多是透過境外媒體發聲,但也得戰戰競競。

戰略收縮

其實,從今年10月29日中共第19屆5中全會發佈會議公報中,能夠看出中共面對當前複雜的國內外形勢,已經開始實施全方位的戰略收縮。今年公報說:中國發展仍處於重要戰略機遇期,對照5年前第18屆5中全會公報,是說中國發展仍處於”可以大有作爲” 的重要戰略機遇期。今年刪除”可以大有作爲”這6個字,說明今後5年中國發展將面對空前挑戰,不容樂觀。

在經濟方面,今年公報對今後5年,也就是“十四五”時期(2021-2025)的經濟發展沒有制定增長目標,而5年前的公報就定出,到2020年國內生產總值和城鄉居民人均收入,要比2010年翻一番。5年前,公報說要實施《中國製造2025》,今年刪除這段文字,低調行事,避免成爲美國的箭靶。經濟運作採雙循環,並以擴大內需的國內大循環爲戰略基點,促進國內國際雙循環,因爲國際經濟形勢難以掌握,而轉向內需。

有關科技方面,強調”自立自強”, 同時要提升產業鏈和供應鏈的現代化水平。5年前,全球供應鏈沒有問題。如今,美國認定中國已對美國的供應鏈構成巨大挑戰,而採取反制措施。中國核心產業的日子將不再好過。

講到”一帶一路”。5年前,自信滿滿,要推進“一帶一路”建設,並提高中國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的制度性話語權。今年則改口爲共建“一帶一路”高質量發展,積極參與全球經濟治理體系改革,刪除了話語權。

在安全領域,今年公報22次提到”安全”,並提出”平安中國”的概念,說明中國的內部和外部環境並不安全。公報還強調,需要防範和化解影響中國現代化進程的各種風險,保持戰略定力,辦好自己的事。同時立足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國情,意味着不要頭腦發熱,錯估形勢。

在軍事方面,今年公報指出,要加快機械化、信息化和智能化的融合發展,全面加強練兵備戰,提高捍衛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戰略能力,”確保2027年實現建軍百年奮鬥目標”。可以說,這是軍事改革上的一次積極進取,也可以理解爲要緊緊追趕面對智能化戰爭的來臨,以免落後。落後就要捱打。

總體來看,中國開始採取戰略收縮。拜登若入主白宮,中國戰略收縮的態勢應該不會改變。否則,後果可能比當前形勢更爲嚴峻。

聽衆朋友們,您現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臺的「軍事無禁區」欄目。我是欄目主持人亓樂義。謝謝大家收聽。下次再會。

撰稿人/亓樂義
(本節目主持人爲長期關注兩岸和印太軍事安全事務的軍事評論員,文章代表評論員個人觀點及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