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軍事無禁區:解放軍脫胎換骨?


2020-11-19
Share
1 11月7日起解放軍開始施行《聯合作戰綱要(試行)》。圖爲建軍90週年沙場閱兵。(視頻截圖)

本欄目每週五首播新節目,之後還有幾次回放。可以在短波上收聽,或透過 YouTube及 RFA官網收聽。

聽衆朋友們,大家好。您現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臺的「軍事無禁區」欄目。我是欄目主持人亓樂義。

聯戰綱要

上週六(11月14日),《解放軍報》的第1版公佈一項重大消息,從今年11月7日起,開始施行《聯合作戰綱要(試行)》。有分析指出,這是習近平推動軍改後的首部作戰條令,也是第五代作戰條令。從現在起,解放軍將以新的姿態活躍在周邊地區和國際舞臺。她的影響力有多大?取決於《聯合作戰綱要》落實的程度而定。

目前《聯合作戰綱要》處於試行階段,實行一段時間後會加以修改,然後再正式頒發。試行期間,短則1-2年,長則3-4年。這段期間,將有大量的相應演習,來檢驗《綱要》是否符合現實需要。

作戰條令是規範軍隊作戰行動的法規,是部隊打仗和訓練的主要依據。此前,解放軍的作戰條令從毛澤東到江澤民,走過四代。在西方先進國家眼中,這些條令都不具實戰意義,而比較偏向生活型和管理型條令。如今,推出《聯合作戰綱要》,其目的是要把解放軍從一支生活型和管理型的部隊,轉向作戰型的部隊。其意義之重大,也在於此。

《解放軍報》指出,《聯合作戰綱要》是解放軍新時代作戰條令體系的頂層法規,主要是明確聯合作戰指揮、作戰行動、作戰保障、國防動員和政治工作等相關的重大原則、要求和基本程序,作爲今後組織實施聯合作戰和聯合訓練的基本依據。今推出此《綱要》,說明解放軍”對信息化戰爭的規律有了全新的認識和把握。”

設計戰爭


11月7日起解放軍開始施行《聯合作戰綱要(試行)》。圖爲建軍90週年沙場閱兵。(Public Domain)
11月7日起解放軍開始施行《聯合作戰綱要(試行)》。圖爲建軍90週年沙場閱兵。(Public Domain)

報導還說,一流的軍隊是”設計戰爭”,而不是被動應對戰爭。今後,解放軍推動軍事訓練將有3個轉變:從被動應對戰爭向主動設計戰爭轉變,從各軍兵種自成體系向一體化聯合作戰轉變,從機械化和信息化複合式發展向智能化牽引發展轉變,進而提高以網絡信息體系爲基礎的聯合作戰能力。

鑑往知來。瞭解過去解放軍四代作戰條令的發展軌跡和時代背景,可以更容易看出新版作戰條令特有的時代意義。

上個世紀的五十年代。解放軍主要參考蘇聯軍隊的條令,頒佈實施《內務條令》、《紀律條令》和《隊列條令》,又稱三大條令,1951 年2 月在全軍試行,經過多次討論修改,到1953 年5 月正式頒佈施行。

按理說,解放軍在第二次國共內戰期間,累積豐富的大規模作戰經驗。在朝鮮戰爭中,和美軍打過5次大的戰役。這些實戰都足以讓解放軍制定一套完整的作戰條令體系。爲何還要向蘇聯取經呢?

解放軍十大元帥之一的葉劍英,在他的軍事文選中給出了答案。1959年,葉劍英擔任軍事科學院首任院長,領導主持編寫作戰條令。他在一次會議上說,軍隊的訓練和作戰,脫節的程度相當嚴重。原因有二。

一、由於戰爭多年,戰鬥頻繁,部隊經常流動,對戰鬥經驗沒來得及進行系統總結,沒有寫出自己的作戰條令和準則。他承認,主觀上軍隊對這項工作也不夠重視。

二、在戰爭年代,打勝仗是首要任務。因此凡具有實戰經驗豐富的幹部,都調往前線。留下來的就做訓練工作,這些幹部的理論和文化水平比較高,但實戰經驗不足,有少數幹部寫了一些實用性文章,卻不完整。因此,前線的實戰經驗,一直沒有時間做系統總結。自己沒有,就借用國民黨現成的東西,如步兵操典、陣中勤務等四大條令。這些東西原是德國的,德國傳到日本,日本又傳給國民黨。後來因爲在蘇聯留學的同志陸續返國,開始介紹和翻譯蘇軍的東西,才改用蘇聯的條令。

四代條令


1958年葉劍英擔任軍事科學院首任院長,領導主持編寫作戰條令。(Public Domain)
1958年葉劍英擔任軍事科學院首任院長,領導主持編寫作戰條令。(Public Domain)

其實,三大條令也有一些關於戰時相關工作的內容。但這些內容大多在條款的結尾部分,不是專門爲作戰設計的。

向外取經,終非長久之計。1958年,毛澤東要求剛成立的軍事科學院,集中一批有實戰經驗的人,搞出一本自己的作戰條令。歷經3年,終於編寫一本《合成軍隊戰鬥條令概則》,1961年5月在全軍試行。4年後,各軍兵種又編寫自己的戰鬥條令,最終形成解放軍第一代的作戰條令。

第二代作戰條令起於1970年代。內容是第一代條令的擴大與延伸,包括《步兵戰鬥條令》、《合成軍隊軍師戰鬥條令》與《合成軍隊團營戰鬥條令》等。

前兩代的作戰條令,是在半機械化時代的背景下推出。以當時中國的軍事工業實力,還達不到半機械化的水平,又經過十年文革,政治掛帥,軍隊的情況更糟,軍事訓練幾乎處於停滯狀態,條令不起作用。

第三代作戰條令是在改革開放後,由鄧小平簽發。面對的是機械化時代。當時,鄧小平雖推動軍事現代化,他的重點則是清理文革期間留下軍隊臃腫不堪的問題。鄧強調要貫徹條令,重點是要把部隊管理好。就戰力而言,他曾說:軍隊各級幹部指揮現代化戰爭的能力都很不夠,軍隊打現代化戰爭的能力也不夠。這就是軍隊”兩個能力不夠”的由來。

第四代作戰條令由江澤民簽發,以1999年初施行的《聯合戰役綱要》爲代表,加上各軍種陸續推出各自的戰役綱要、後勤保障綱要,以及合同戰鬥條令而形成13部的作戰條令體系。面對的是信息化時代。應該說,走到這一步,解放軍對高技術條件下局部戰爭的作戰特點和規律已有相當的認識。

不過,和實戰的要求相比,前四代作戰條令的背景和內容,雖然不同,但本質上差別不大。比如,這些條令都強調作戰性質和任務、作戰原則、作戰指揮、力量運用,以及作戰保障、後勤保障、裝備保障和戰時政治工作等。內容偏向思想性和指導性,對於針對性和可操作性的問題,非常不足。

重返主業

總歸一句話,宏觀龐大的內容很多,具體操作的條款很少。一旦進入實戰,部隊官兵往往不知從何下手。

前面提到,在西方先進國家眼中,中國軍隊是一支偏向生活型和管理型的部隊,有其道理。走進師級、旅級或團級部隊去看,認真研究作戰的人並不多,反而是擁有管理專業,或有一技之長的人比較喫香。軍隊中有大量軍官從作戰本職,轉向管理或其他專業,爲日後退伍預做準備。

還有一些作戰部隊在認知上有偏差,認爲作戰研究是軍事院校和專家的事,基層部隊只需要執行研究成果。導致基層部隊缺少作戰研究人員,因此無法充分理解上級的作戰意圖,難以完成每一個環節所設定的任務,也很難評估作戰效益。被動接受條令,自然無法反饋並改進作戰樣式。

據瞭解,解放軍的作戰部隊每年只有透過演習來檢驗訓練成果,其他時間大多被講政治、保安全、求穩定、抓管理、開會議所佔有,耗掉不少精力,使得研究作戰的氛圍更少。

因此,一些基層官兵反映,改革不能只是針對編制體制、規模結構和部隊編成,更需要改變人的思想,改掉舊的陋習,以及不符合提升戰鬥力的陳規,使作戰研究能夠真正成爲軍人的主業。

同誰打仗


關鍵是"同誰打仗"?解放軍瞭解美軍嗎?圖爲2018年美國里根號航母打擊羣與日本自衛隊在菲律賓海演習。(U.S. Navy)
關鍵是"同誰打仗"?解放軍瞭解美軍嗎?圖爲2018年美國里根號航母打擊羣與日本自衛隊在菲律賓海演習。(U.S. Navy)

面對新的時代,解放軍的職能任務已經遠遠超出作戰本身,而涵蓋戰前要有效營造有利的戰略態勢、危機發生時要能管控危機,危機升級時夠遏制戰爭,最後纔是打贏戰爭,作戰行動是最後的保底手段。就作戰空間而言,除了陸海空等傳統領域,更向太空、網絡和電磁等新型安全領域發展,而後者更是決勝的關鍵。

舉例來說,今天一支戰術部隊向上級申請航天和航空偵察的情報支援,需要哪些程序和方法?在聯合作戰中,向海軍、空軍、火箭軍申請聯合火力支援,又需要哪些程序和方法?如何具體操作?應該在新施行的《聯合作戰綱要》中有明確規定。

軍改後,戰區成爲本區域和本戰略方向唯一最高的指揮機構,所有進入戰區的部隊,都由戰區統一指揮,執行聯合作戰。如何明確戰區的指揮權責,包括戰時和平時;戰區要如何整合軍種作戰指揮職能,並將其融入戰區的聯合作戰指揮體系,應該是《聯合作戰綱要》中的首要之務。

最近,解放軍開始重新修訂《國防法》,把”發展利益”列入《國防法》的適用範圍。這個"發展利益",當然包括中國的海外利益。解放軍勢必要走出國門,如何保護海外利益?如何在海外用兵?也應該是《聯合作戰綱要》亟需解決的問題。

這次的《聯合作戰綱要》,從制度層面回答未來解放軍要“打什麼仗、怎麼打仗”的重大問題。然而,真正的關鍵是"同誰打仗"?如果是美軍,解放軍瞭解美軍嗎?美軍至今頒佈上百本的作戰條令,從總綱、專業分類指南到專業條令,內容鉅細靡遺,而且每一條規定都是從戰場上流血換來的,都禁得起實戰考驗。這也許纔是解放軍今後真正要面臨的挑戰。

聽衆朋友們,您現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臺的「軍事無禁區」欄目。我是欄目主持人亓樂義。謝謝大家收聽。下次再會。

撰稿人/亓樂義
(本節目主持人爲長期關注兩岸和印太軍事安全事務的軍事評論員,文章代表評論員個人觀點及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