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劳工通讯:深圳厂房拟迁河源 工人日以继夜堵门维权 (十九)

2024.06.10
专栏 | 劳工通讯:深圳厂房拟迁河源 工人日以继夜堵门维权 (十九)
Photo: RFA
 
今年3月17和18日,位于深圳龙岗区圆山街道的乔丰科技实业(深圳)有限公司,工人因为担心企业搬厂到河源市不给补偿,连续两天堵厂门维权。从工人上网发出的视频可以看到,工人们在装满机器设备准备出发的卡车前安营扎寨,白天黑夜连续守候,阻止卡车离开。

两天后,工人再发视频说“感谢政府出面解决,不补偿不准搬机器设备,机器设备重新安装到车间正常上班”。
去年8月7日,广东河源国家高新区曾发消息说,乔丰科技客户遍布世界各地,为宝马、沃尔沃、特斯拉、大众、马自达、福特、通用、海马、本田、日产、斯巴鲁等汽车品牌提供产品服务。消息说,乔丰科技从2021年便开始在河源建新厂房。
 
消息引述乔丰科技河源新厂副总经理何海林说,2023年下半年将从深圳再转移一部分设备到河源厂房,预计明年(也就是2024年)将完成大部分生产转移。而今年3月7日,这位何海林副总经理又对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重复说过同一番话,说2024年将完成大部分生产转移。
 
10天后,乔丰科技深圳厂区便爆发了工人堵厂门维权行动要求补偿。

中国“公司法”第18条第三款规定:公司研究决定经营方面的重大问题时,应当听取公司工会的意见。那么,乔丰科技企业工会从2021年至今的三年间,有没有依法代表工人要求企业管理方听取工会意见呢?

其实,早在9年前,2015年,深圳市总工会为建设“有用工会、实力工会和源头治理劳资纠纷试验区”,便曾搞过一个“聚力计划”项目。2年后,2017年6月20日,乔丰科技作为聚力计划重点企业,深圳市总工会法律部长李莹,曾带着法律部科长高峰、龙岗区总工会组建部部长李国涛,专程到乔丰科技启动“聚力计划“培训。

一年后,2018年6月15日,深圳市总工会“聚力计划”领导小组,带着已经改任龙岗区总工会权益保障部部长的李国涛、圆山街道总工会副主席陈波、西坑社区工联会主席李远康,又到乔丰科技搞了一次圆满收官“回访培训”会。乔丰科技工会主席吴文爱在会上说,乔丰工会通过聚力计划“掌握了沟通方法,提升了工会组织建设能力”。

那么,乔丰科技持续三年搬厂期间,企业工会为什么仍是一个没用工会,甚至发生了工人堵厂门维权事件工会都不知情呢?

工人堵厂门之前,有没有找过工会求助呢?

工人堵厂门维权之前,乔丰科技厂工会有没有出面代表工人与厂方协商谈判呢?

乔丰科技厂工会有没有来找过上级工会求助呢?

乔丰科技早在2021年开始在河源市建新厂房,2023年6月正式投产。企业工会有3年时间,可以代表员工与管理方协商搬迁方案,确保工人合法权益能够的到保障。

可实际上,直到现在,乔丰科技工人还得白天黑夜躺在运机器的卡车前面维权,最后还得政府出面,要求企业在问题没有解决之前不搬机器。

乔丰科技企业工会是不是涉嫌履责不到位呢?或者,跟很多其他企业工会一样,乔丰科技工会是被企业老板和管理方控制的工会呢?

还有,这期间,西坑社区工会、圆山街道总工会、龙岗区总工会,在政府出面之前或同时,有没有到场,向工人表明工人利益代表者的身份,参与跟企业协商谈判呢?

那次回访培训会上,龙岗区总工会权益保障部李国涛部长还对乔丰科技“以人为本,将员工放在第一位的企业文化给予高度评价”。

乔丰科技工会主席吴文爱还分享了参与深圳市总工会“聚力计划”经验,说乔丰工会通过聚力计划“收获了沟通理念,掌握了沟通方法,提升了乔丰工会组织建设能力”。

换句话说,7年前,在乔丰科技,保障员工权益的两个重要元素已经并存,一是工会可以沟通、有能力沟通,二是,企业管理方将员工放在第一位。按说,7年后便不应该发生工人堵厂门维权事件!

对照乔丰科技工会7年前便在深圳市总工会的“聚力计划”中获得了与企业沟通协商能力。乔丰科技在长达3年的搬迁过程中拒绝依法对工人做出补偿,乔丰科技企业工会7年前便已经具备的协商能力,又经历了7年成长,最后似乎都是子虚乌有。

如果从实效判断,深圳市总工会2015年启动、2018年圆满收官的“聚力计划”,是否就是工会里面有人花钱搞形式主义、“装样子”呢?

近年来,中国各地、上上下下都在落实问责,而且是终生问责。深圳市总工会是不是应该自查一下,当初这个“聚力计划”是不是涉嫌搞形式主义、装样子?

还有,乔丰科技实业(深圳)有限公司不但有工会,还有党支部。乔丰科技党支部还曾被评为龙岗区先进基层党组织

一个区级先进基层党支部,再加一个市级重点企业工会,在长达3年的企业搬迁过程中,居然没能保障工人权益,以至于发生了工人堵厂门维权群体事件!

另外,今年2月29日,在龙岗区总工会2024年第一季度街道工会工作交流会上,区工会主席李昆刚要求全区各级工会要“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在构建和谐劳动关系上持续用力,在深化工会改革上持续用力,“团结动员广大职工充分发挥工人阶级主力军作用”,为龙岗勇当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排头兵。

李昆刚主席话音未落,三个星期后,乔丰科技便发生了工人堵厂门维权事件。

人民日报2017年曾经引述习近平的话说,要“特别针对表态多、调门高、行动少、落实差等突出问题,拿出过硬措施,扎扎实实地改”。

再回头看李昆刚主席关于“构建和谐劳动关系、深化工会改革、发挥工人阶级主力军作用、工人要做建设社会主义排头兵”的讲话,听起来,习近平所说“表态多、调门高、行动少、落实差”,好像说的就是李昆刚主席。

还有,就在上星期,4月17日,龙岗区政府网站还发过一条信息,说园山街道党建工作办(总工会)2024年工会会员劳动节慰问品采购预算金额,竟然高达35.67万元。

这不是一笔小钱!更重要的是,这笔钱花的跟保障工人权益扯不上关系!到像是习近平曾经批评过的“用轰轰烈烈的形式代替扎扎实实的落实”,只求面上好看,贪图“短平快”。

现在,由于工人的维权行动引起政府介入,政府要求本来已经搬上车的机器设备搬回车间重新安装。事情解决了才能在搬。

那么,龙岗区总工会、圆山街道总工会、西坑社区总工会,是否应该就乔丰科技搬迁案,制定工会的工作方案,主动代表乔丰科技工人参与协商补偿方案呢?

深圳市总工会是否应该回头看2015年启动、2018年圆满收官的“聚力计划”是否就是一个花钱装出来的形式主义“样子”?

深圳市总工会是否应该以乔丰科技工会在企业搬迁长达三年期间我所作为作为契机,排查本市所有企业工会,凡是受管理方控制的假工会,一律依法依规重新选举。确保本地企业工会朝向有用工会、实力工会发展呢?

请收听,我就上述问题,跟乔丰科技企业工会、圆山街道总工会、龙岗区总工会、深圳市纪委监委第八巡视组、广东省总工会职工热线、圆山街道劳动监察等部门的谈话。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