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劳工通讯:深圳盈冠工业放长假 规避解除合同补偿金 (三)

2024.06.17
专栏 | 劳工通讯:深圳盈冠工业放长假 规避解除合同补偿金 (三)
Photo: RFA

今年49日,位于深圳市龙岗区平湖街道(镇)的盈冠工业(深圳)有限公司工人在厂门前聚集,抗议厂方以放长假手段,逃避向工人支付法律规定的解除劳动合同补偿金。图为工人所发视频截图,原视频已被删除。

图为工人所发视频截图,原视频已被删除。
图为工人所发视频截图,原视频已被删除。

事件的起因是,盈冠工业(深圳)有限公司于48日突然贴出公告,要求工人于两天后,即410日,开始放半年长假。理由是“因生产经营安排需要暂时停产放假”。图为工人在网上贴出的视频截图。

图为工人在网上贴出的视频截图。
图为工人在网上贴出的视频截图。

其实,早在今年116日,也就是盈冠工业突然贴出公告让工人放长假的4个月前,便有工人上网发视频说“工厂车间缩减,以前好几栋车间,现在全部缩减到一个车间”。并说“老板啊,快点赔钱我们走人好了,拖个球啊… …”124日,又有工人上网发视频说“盈冠厂一栋四楼涂装包装全部拆掉外租“了。今年315日,又有工人发视频说”曾经红红火火的盈冠公司,现在龙门焊,周转架,模具都当废品卖了”。

车间都空了,机器设备都当废品卖了,而且,企业已经公告让工人放半年长假。这一安排,显然已经导致企业当初与工人签订的劳动合同内容,发生了巨大变化。

“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五条规定,用人单位变更劳动合同约定的内容,要与劳动者协商一致。盈冠工业企业有没有就放长假的安排,依法与工人就变更劳动合同内容展开协商呢?

劳动合同法“第40条第3款还规定,由于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致使劳动合同无法履行,经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未能就变更劳动合同内容达成协议的,用人单位可以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但要提前三十日以书面形式通知劳动者本人,或额外支付劳动者一个月工资。盈冠工业48日贴出公告,要求工人于两天后410日便开始放半年长假,违反了该项法律的规定。

另外,公司法第17条第3款规定,公司研究决定经营方面重大问题时,应当听取公司工会的意见,并通过职工代表大会或者其他形式听取职工的意见和建议。盈冠工业因经营需要让工人放半年长假,有没有依法听取工会和职工的意见呢?

广东省实施工会法办法第二十二条规定:企业违反劳动法律、法规规定,侵犯职工劳动权益的,工会应当代表职工与其交涉。盈冠工业(深圳)有限公司是平湖街道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序号229)。就算是盈冠工业(深圳)有限公司就要求工人放长假的决定,没有依法听取工会和职工意见,那么,企业工会和当地工会有没有依据工会法实施办法,代表职工找盈冠工业(深圳)有限公司提出交涉呢?

16年前,2008年12月,广东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曾发过一份“企业裁员、停产、倒闭及职工后续处理工作指引“。其中第二项对“企业停工停产”程序安排的重点,一是与职工“协商“,二是要向当地劳动保障部门反映情况并做好预案(第8页)。

2021年11月30日,广东省总工会也在南方工报发过一篇时评文章,就如何避免由于企业让员工放长假导致劳动者合法权益“被放假”,指出“工会组织应有所作为”!

工会组织应该有所作为是一回事,但现实中,工会组织有没有作为、愿不愿意有所作为,则是另一回事。

2023 年12月9日,央视网曾转载法制日报一篇题为《企业没钱赔就给员工放长假?来看专家解读”软裁员“》的报道。报道引述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劳动经济学院副院长范围,说从现行制度来看,由于一些企业工会没有充分发挥维护劳动者权益的作用,使得对于企业这种“违法”手段缺乏监督制约机制。

不过,工会似乎存在于另外一个时空里,一个与工人利益、劳资冲突没有交集的时空里。

今年3月22日,也就是盈冠工业(深圳)有限公司工人“被放假“两个星期前,深圳新闻网就平湖街道总工会社会化工会工作者李文,发过一篇长篇专题报道。报道说”以李文为代表的社会化工会工作者积极发挥工会“第一人”作用,与辖区重点企业工会深入联动,在劳资隐患前期接到企业工会反映的情况并及时上报,在群体性劳资纠纷前深入一线收集工人诉求,安抚工人情绪,积极推选工人代表,协助相关劳动部门与企业方进行协商,切实发挥了工会维权服务的作用“。李文因此被授予“第一届全国和谐劳动关系创建工作先进个人”,而且是广东省唯一获奖的社会化工会工作者。

深圳新闻网还将报道的调子上升为“平湖街道总工会认真落实习近平关于构建和谐劳动关系的论述,聚焦工会主责主业,整合多方力量,积极完善政府、工会、企业三方协商协调机制,进一步发挥企业、社区、街道三级工会联动作用,以职工需求为导向打通联系职工群众的‘最后一公里’”

两星期后,4月8日,位于平湖街道的盈冠工业(深圳)有限公司,便因单方面安排工人放长假而引发了工人聚集抗议事件。

那么,现在事件已经发生了,总工会是不是可以代表盈冠工业(深圳)有限公司员工提起劳动仲裁,要求与企业依法与员工解除劳动合同,并对员工作出经济补偿金,在这一实际案例中“以职工需求为导向打通联系职工群众的最后一公里呢?

盈冠工业(深圳)有限公司位于深圳市龙岗区平湖街道(镇),为台资独资企业,主要以五金制品、木器家具集研发、设计、生产、销售为一条龙的大型企业。曾连续五年荣获“深圳市出口百强企业”、“深圳市纳税大户”及“深圳市消费者信得过企业”等多项荣誉。

盈冠工业(深圳)有限公司的母公司台湾盈太集团,主要开发和生产家具及生活用品。盈太集团的客户包括IKEA /Tesco/Costco/Walmart/Carrefour/Sam’s club等。

盈太集团还有一个工厂富玮金属塑胶制品(深圳)有限公司,同样位于深圳市龙岗区平湖街道。主要生产经营金属制品、塑胶制品(不含现行各项许可证管理的产品)、金属家俱、木制家具。产品100%外销。

作为盈冠工业(深圳)有限公司姊妹企业的富玮金属塑胶制品(深圳)有限公司,是否也陷入了经营困难,并可能“因生产经营安排需要暂时停产放假“呢?

盈冠工业(深圳)有限公司的母公司盈太集团,分别在山东威海、江苏苏州都设有工厂。平湖街道、龙岗区、深圳市总工会,是否应该跟威海、苏州那边的总工会取得联系,通报盈冠工业(深圳)有限公司发生的问题,提醒那边的工会防患于未然呢?

最后,台湾盈太集团的客户包括宜家家私、沃尔玛在内的欧美品牌。总工会是不是可以写信提醒这些欧美品牌,盈太集团作为这些品牌的供应商,子公司盈冠工业(深圳)有限公司的做法违反中国法律侵犯了工人的人权,更有可能违反了欧美国家的供应链尽责调查法律,比如,德国的供应链尽责调查法的规定,要求这些品牌履行尽责调查责任呢?

请收听我就上述事实和问题,与龙岗区和平湖街道相关部门的谈话。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