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情报员:海上新长城 候鸟的坟场

2019-01-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说:中国沿海湿地因开发而大幅流失,“海上新长城”迫使水鸟流离失所。(中华鸟会提供)
图说:中国沿海湿地因开发而大幅流失,“海上新长城”迫使水鸟流离失所。(中华鸟会提供)

每到农历春节,上亿人潮的全国性大迁徙,是中国人过年的独特风景线。不过,冬天还有另一道迁徙风景,也就是候鸟。中国位在越冬候鸟的重要迁徙线上,根据专家的调查研究,中国沿海湿地高度开发,6成海岸线呈现水泥化,形成“海上新长城”,全球超过四分之一的水鸟因此受到威胁。而这个使中国海岸线水泥化的“海上新长城”就是长度超过了中国万里长城的沿海人工海堤。

中华鸟会理事长蔡世鹏指出,这几年中国沿海的人工海堤和构造物迅速扩张,几乎占据海岸线58%至60%,总长度达到11,560公里,远超过7,300公里的万里长城,滨海湿地快速萎缩,严重掏空水鸟栖地。

中国和澳洲团队近年都投入相关研究。台湾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研究员林大利说,根据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马志军的调查,中国60%的国内生产毛额(GDP)来自沿海13%的土地,可以想见海岸面临庞大的开发压力,马志军提出“新长城”这个名词,凸显对水鸟的巨大冲击。

这座新长城正好位在东亚澳(东亚--澳大利西亚候鸟迁飞区)的候鸟迁徙路线上,随着“新长城”不断扩张大举吞噬沿海天然的泥滩地,不只水鸟栖地面临流失危机,林大利说,开发过程所造成的污染和干扰,虽然不会直接威胁水鸟,不过对于水鸟所需要的食物如底栖生物,却造成冲击。蔡世鹏也表示,在工业火速发展下,环境中的毒素也是不容忽略的影响。

湿地是重要的生态系统,林大利说,东亚澳迁徙线大约有500万只鸟类,黄海和渤海地区是第一个中继站,那里广大的泥滩地原本涵养丰富的食物资源,提供水鸟补充体力,但过去数十年这一带的泥滩地流失却相当严重。蔡世鹏指出,人工海堤“新长城”威胁了全球超过25%的水鸟,其中以东亚澳迁徙线的水鸟受胁的比例最高,整体占了19%。

台湾的度冬水鸟同样在东亚澳迁徙线上移动。根据中华鸟会“新年数鸟嘉年华”的鸟类普查结果,近5年来有13种度冬水鸟数量显著下降,尤其以小水鸭、太平洋金斑鸻、铁嘴鸻、长趾滨鹬、三趾滨鹬和田鹬7种水鸟减少最多,数量大概仅为往年的2至3成。

蔡世鹏分析,这5年台湾的环境变化较小,推估因为中国沿海的急遽开发,湿地生态遭受破坏,才导致台湾水鸟骤减。林大利认为,鸟类具有栖地忠实性,黄渤海是大部分水鸟仰赖的中继站,附近没有其他大片泥滩地,栖地减少连带影响水鸟的族群数量。

湿地保护议题备受国际关注。林大利指出,《自然》(Nature)期刊最公布全球泥滩地地图,近年全世界的泥滩地减少16%,东亚地区的主因都是人为开发。中国早在2013年实施《湿地保护管理规定》,却没守住湿地红线,蔡世鹏表示,中国在某些指标性湿地的保护力道很强,不过执行力似乎没有遍及整个海岸线。

冬季是观赏水鸟的好时机,林大利说,台湾的新年数鸟借镜美洲的圣诞节鸟类调查,这个活动拥有百余年传统,民众不妨换个方式过年、过节,走向户外,观察鸟类,享受休闲,同时守护自然生态。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