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绿色情报员:铅毒离你很近(下)从涂料、彩妆到香料避得了坑?

2024.01.04
专栏 | 绿色情报员:铅毒离你很近(下)从涂料、彩妆到香料避得了坑? 铅污染渗入日常生活,从墙面的涂料到颜面的彩妆,夺目的色彩背后可能暗藏毒害。
法新社图片

国际非营利组织Pure Earth在全球 25 个中低收入国家进行大规模的消费品和食品铅污染检测,20239月公布的调查报告有如一部毒物生活纪事,铅不动生色渗透日常,这份报告显示,仅管全球已有近半数国家祭出法律、规范涂料的铅含量,油漆和颜料的铅超标情形不容乐观,“用于大表面”的油漆样本高达41%的铅含量超过90ppm参考水平,“用于工艺品、艺术和其他特殊用品”的涂料则有11%不达标。

 
涂料大国的“铅挂”
 
中国是全球最大和增长最快的涂料生产国之一,涂料产量约占全球三分之一,不过,涂料的铅含量不达标率也超过三分之一。根据《中国涂料含铅情况基础研究报告(2022年)》的数据,市售工业涂料约有36%不达标,而且不达标的样本中有83%的总铅含量高于1万ppm;市售木器涂料约有38%不达标,其中一款标榜安全涂料的总铅量为21.9万ppm,严重超标2400多倍。
 
这份中国涂料报告是由北京市企业家环保基金会、中国涂料工业协会、深圳零废弃环保公益发展中心和长沙曙光环保公益发展中心共同完成,2023年8至10月深圳零废弃和长沙曙光再次进行追踪复检,参与调研的长沙曙光项目专员谢晴指出,2022年不达标的12个工业涂料产品依旧有11个是超标,木器涂料则从10个降为8个,但其中一个产品从不达标1.3倍增长为470多倍。
 
“从整体结果来看,还是让我们非常揪心。”谢晴口吻沉重说,“涂料去铅的过程相对来说是比较缓慢的。”
 
涂料中添加铅化合物主要用作颜料、加速干燥、提高耐用性,或作为催化剂。台湾长庚医院临床毒物中心主任、长庚大学教授颜宗海指出,防锈油漆的铅浓度特别高,常用在游乐器材、桥梁等户外设施,经年累月日晒雨淋,油漆还是会剥落或变成粉尘,再经由呼吸道或皮肤接触将铅吸入体内,另外,脱落的油漆若掉进河里或海洋,可能会造成水源污染,水中生物吃进后,也可能进入食物链。
 
“以油漆铅的暴露来说,小孩子是重要的易感受族群。”台湾大学环境与职业健康科学研究所教授黄耀辉提醒,“如果含铅的油漆碎片或落尘进入生活环境周边,小朋友玩耍或是婴幼儿爬在地上,暴露量可能就比较高。”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张金良曾研究2个城市、13所幼儿园的血铅值和环境的关联性,这份研究清楚点出涂料对儿童健康的威胁,儿童血铅浓度与幼儿园墙面涂料层铅含量、室内尘中铅含量都呈现正相关,其中一个城市有高达84.1%的儿童血铅浓度大于5µg/dL,这数字让人禁不住心头一颤。
中国是涂料生产大国,铅含量不达标问题仍旧严峻。(路透社)
中国是涂料生产大国,铅含量不达标问题仍旧严峻。(路透社)
 
公共场所成了“毒窟”
 
涂料广泛应用在生活环境,这次中国调研团队还检测了85个涂料实地场景,不达标率高达56%,当中有25个样本的总铅含量高于10万ppm,包括道路标线、大桥栏杆和桥梁、地下停车场、休闲娱乐设施等,其中总铅含量最高的是儿童游乐设施,超过64万ppm,而超标的样本主要是红、黄、橙、绿等颜色的涂料。
 
黄耀辉认为,涂料铅含量超标一方面反映出法规制定后执行的效力问题,还有一个可能是这些涂料场景使用早期的涂料,所以含铅量也比较高。
 
“涂料超标的治理需要多方去推动、去介入,所以2023年我们与湖南、湖北、广东等市场监管部门建立联系,建议市场部门加强市场层面的涂料抽查和监管力度。”谢晴说,“另外,涂料生产厂家需要对铅的危害加大关注,提高法律意识,依法依规生产和销售涂料,国家政府也需要去制定或完善现有的涂料限铅的标准和法规。”
 
目前中国只有木器和建筑用墙面涂料要求总铅含量低于90ppm,其他涂料的标准相对宽松,例如工业防护涂料的总铅限值为1000ppm。颜宗海表示,政府在制定标准之前,工业和卫生单位要共同讨论,采纳各方专家意见,工业涂料的限铅标准要尽量不影响到民众和孩童的健康。
 
预防铅中毒,最好减少暴露的风险,颜宗海建议,家长不要让幼童在有油漆剥落的游乐设施玩耍,或是不要一边玩一边吃东西,一旦接触游乐设施务必以肥皂确实洗手才能进食,此外,政府相关部门每隔一段时间要刨除老化的漆面、重新上漆,减少油漆剥落,避免影响儿童健康。
 
游乐设施、道路标线、桥梁、栏杆等漆面刨除作业也不容大意,黄耀辉指出,旧漆刮除时会形成碎片或粉尘,所以处理过程要有适当的环境控制,现在有一些新工具可局部吸取刮除的涂漆,从源头控制,才能降低溢散到环境的风险。
中国调查显示,公共场所的涂料铅超标情形不容乐观,孩童可能暴露在游乐设施的高铅风险中。(路透社)
中国调查显示,公共场所的涂料铅超标情形不容乐观,孩童可能暴露在游乐设施的高铅风险中。(路透社)
 
铅“染指”化妆品
 
不只是涂料,化妆品也甩不开铅的阴影,而且产品类型相当广泛。摊开Pure Earth的调查报告,在815个化妆品样本中,12%样本超出2ppm的欧盟标准,从指甲油、口红、眼影、睫毛膏、眼线笔、扑粉、粉底液、遮瑕膏到护发产品无所不在,连专为儿童设计的脸部彩绘/彩妆品也在高超标的名单之列。
 
铅浓度最高的是来自巴基斯坦的眼线笔,标榜源自传统矿物颜料kohl或kajal,经实验室分析含铅值达到32万ppm,这意味着铅浓度高达32%,不少电商平台主打巴基斯坦的眼线笔,各种铅超标的化妆品也可能经由线上销售进入各地消费市场。
 
颜宗海指出,铅是色料的来源,指甲油、口红、眼影、粉底和染发剂等商品都曾被台湾卫生机关验出含有铅,这代表铅在化妆品中很常见,消费者很难分辨,最好购买信誉良好的品牌,各国政府主管机关要定期抽查,下架不合规的化妆品,为民众健康把关。
 
黄耀辉认为,从产业面进行管控也是减少铅暴露的作法之一,一如含铅汽油退场,化妆品去铅并非不能解决,但会是很长一段时间的拔河。
Pure Earth的铅污染调查发现,各种彩妆品几乎都有铅超标的问题。(路透社)
Pure Earth的铅污染调查发现,各种彩妆品几乎都有铅超标的问题。(路透社)
 
香料草药也中招
 
Pure Earth的铅污染调查也发现,铅毒渗入香料和草药,其中,印度和巴基斯坦的香料分别有12% 和9%的样本超过2 ppm,姜黄格外受到关注,因为过去在印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有些制造商会添加铬酸铅(铬黄),而印度是全球最主要的姜黄产地,许多亚洲料理都会添加姜黄,也被民众视为健康食材。
 
黄耀辉指出,姜黄添加铬酸铅,为了让色泽更黄、更好看,随着贸易愈来愈频繁,这些旁门左道就跑出来,从品管到销售系统都要有效控制,不过,管理系统就牵涉到国家的治理制度和效能。颜宗海表示,不肖业者在姜黄中加入铅增加卖相,很多民众把姜黄当作保健品,因为它的成份可以抗发炎、抗氧化,一旦误吃了铅污染的姜黄,反而会带来健康疑虑。
 
中国的中药材也存在重金属污染问题,2018年刊登在《中国药事》期刊的研究显示,500批中药材和饮片的样本测定结果,铅、镉、砷、铜元素总超标率分别为6.6%、25.2%、1%、0.4%,有必要对部分重金属元素的含量加以监管,以保证中药的品质和临床用药安全。
姜黄本身为土黄色,不肖业者为求卖相添加铬酸铅,也带来健康疑虑。(法新社)
姜黄本身为土黄色,不肖业者为求卖相添加铬酸铅,也带来健康疑虑。(法新社)
 
一般来说,涉铅企业周边如铅锌矿开采、洗选地,以及铅酸蓄电池生产地和铅回收厂、燃煤电厂等地区的环境铅浓度较高。颜宗海表示,如果环境受到重金属污染,也会波及邻近的土地、农地,农作物、中药材也可能被污染,所以每个国家要订定严格的标准,确保中药材的铅含量很低。
 
颜宗海提醒,铅在血液中的半衰期可达30天,在骨头中则高达25年以上,临床上铅中毒的症状是多元化的,比如说孩童会有注意力不集中、过动现象,老人家会有大脑神经退化症状,成人有心脏血管疾病,还有些人有不孕、贫血、肠胃道症状,如果民众担心受到铅污染,可到医院抽血检验,若是铅浓度过高,临床上有很好的铅螯合剂(解毒剂),可以经由口服或注射,帮助排出体内的铅。
 
这些铅污染的调查报告也凸显了多重的铅暴露风险,黄耀辉指出,这是当前研究领域着重的面向,探讨微量、多元素、多重污染物的冲击,比如在婴幼儿的生长发育过程,尽管微量元素的个别暴露量都不高,但综合起来可能有一些统合效应,像是过动儿,一般来说无法用直观去判断,从细微的观察可能有一些冲击,多重污染源的共同暴露,造成的健康效应不容轻忽。
 
撰稿、制作和主持:麦小田 责编:陈美华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