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綠色情報員:鉛毒離你很近(下)從塗料、彩妝到香料避得了坑?

2024.01.04
專欄 | 綠色情報員:鉛毒離你很近(下)從塗料、彩妝到香料避得了坑? 鉛污染滲入日常生活,從牆面的塗料到顏面的彩妝,奪目的色彩背後可能暗藏毒害。
法新社圖片

國際非營利組織Pure Earth在全球 25 箇中低收入國家進行大規模的消費品和食品鉛污染檢測,20239月公佈的調查報告有如一部毒物生活紀事,鉛不動生色滲透日常,這份報告顯示,僅管全球已有近半數國家祭出法律、規範塗料的鉛含量,油漆和顏料的鉛超標情形不容樂觀,“用於大表面”的油漆樣本高達41%的鉛含量超過90ppm參考水平,“用於工藝品、藝術和其他特殊用品”的塗料則有11%不達標。

 
塗料大國的“鉛掛”
 
中國是全球最大和增長最快的塗料生產國之一,塗料產量約佔全球三分之一,不過,塗料的鉛含量不達標率也超過三分之一。根據《中國塗料含鉛情況基礎研究報告(2022年)》的數據,市售工業塗料約有36%不達標,而且不達標的樣本中有83%的總鉛含量高於1萬ppm;市售木器塗料約有38%不達標,其中一款標榜安全塗料的總鉛量爲21.9萬ppm,嚴重超標2400多倍。
 
這份中國塗料報告是由北京市企業家環保基金會、中國塗料工業協會、深圳零廢棄環保公益發展中心和長沙曙光環保公益發展中心共同完成,2023年8至10月深圳零廢棄和長沙曙光再次進行追蹤複檢,參與調研的長沙曙光項目專員謝晴指出,2022年不達標的12個工業塗料產品依舊有11個是超標,木器塗料則從10個降爲8個,但其中一個產品從不達標1.3倍增長爲470多倍。
 
“從整體結果來看,還是讓我們非常揪心。”謝晴口吻沉重說,“塗料去鉛的過程相對來說是比較緩慢的。”
 
塗料中添加鉛化合物主要用作顏料、加速乾燥、提高耐用性,或作爲催化劑。臺灣長庚醫院臨牀毒物中心主任、長庚大學教授顏宗海指出,防鏽油漆的鉛濃度特別高,常用在遊樂器材、橋樑等戶外設施,經年累月日曬雨淋,油漆還是會剝落或變成粉塵,再經由呼吸道或皮膚接觸將鉛吸入體內,另外,脫落的油漆若掉進河裏或海洋,可能會造成水源污染,水中生物喫進後,也可能進入食物鏈。
 
“以油漆鉛的暴露來說,小孩子是重要的易感受族羣。”臺灣大學環境與職業健康科學研究所教授黃耀輝提醒,“如果含鉛的油漆碎片或落塵進入生活環境周邊,小朋友玩耍或是嬰幼兒爬在地上,暴露量可能就比較高。”
 
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張金良曾研究2個城市、13所幼兒園的血鉛值和環境的關聯性,這份研究清楚點出塗料對兒童健康的威脅,兒童血鉛濃度與幼兒園牆面塗料層鉛含量、室內塵中鉛含量都呈現正相關,其中一個城市有高達84.1%的兒童血鉛濃度大於5µg/dL,這數字讓人禁不住心頭一顫。
中國是塗料生產大國,鉛含量不達標問題仍舊嚴峻。(路透社)
中國是塗料生產大國,鉛含量不達標問題仍舊嚴峻。(路透社)
 
公共場所成了“毒窟”
 
塗料廣泛應用在生活環境,這次中國調研團隊還檢測了85個塗料實地場景,不達標率高達56%,當中有25個樣本的總鉛含量高於10萬ppm,包括道路標線、大橋欄杆和橋樑、地下停車場、休閒娛樂設施等,其中總鉛含量最高的是兒童遊樂設施,超過64萬ppm,而超標的樣本主要是紅、黃、橙、綠等顏色的塗料。
 
黃耀輝認爲,塗料鉛含量超標一方面反映出法規制定後執行的效力問題,還有一個可能是這些塗料場景使用早期的塗料,所以含鉛量也比較高。
 
“塗料超標的治理需要多方去推動、去介入,所以2023年我們與湖南、湖北、廣東等市場監管部門建立聯繫,建議市場部門加強市場層面的塗料抽查和監管力度。”謝晴說,“另外,塗料生產廠家需要對鉛的危害加大關注,提高法律意識,依法依規生產和銷售塗料,國家政府也需要去制定或完善現有的塗料限鉛的標準和法規。”
 
目前中國只有木器和建築用牆面塗料要求總鉛含量低於90ppm,其他塗料的標準相對寬鬆,例如工業防護塗料的總鉛限值爲1000ppm。顏宗海表示,政府在制定標準之前,工業和衛生單位要共同討論,採納各方專家意見,工業塗料的限鉛標準要儘量不影響到民衆和孩童的健康。
 
預防鉛中毒,最好減少暴露的風險,顏宗海建議,家長不要讓幼童在有油漆剝落的遊樂設施玩耍,或是不要一邊玩一邊喫東西,一旦接觸遊樂設施務必以肥皂確實洗手才能進食,此外,政府相關部門每隔一段時間要刨除老化的漆面、重新上漆,減少油漆剝落,避免影響兒童健康。
 
遊樂設施、道路標線、橋樑、欄杆等漆面刨除作業也不容大意,黃耀輝指出,舊漆刮除時會形成碎片或粉塵,所以處理過程要有適當的環境控制,現在有一些新工具可局部吸取刮除的塗漆,從源頭控制,才能降低溢散到環境的風險。
中國調查顯示,公共場所的塗料鉛超標情形不容樂觀,孩童可能暴露在遊樂設施的高鉛風險中。(路透社)
中國調查顯示,公共場所的塗料鉛超標情形不容樂觀,孩童可能暴露在遊樂設施的高鉛風險中。(路透社)
 
鉛“染指”化妝品
 
不只是塗料,化妝品也甩不開鉛的陰影,而且產品類型相當廣泛。攤開Pure Earth的調查報告,在815個化妝品樣本中,12%樣本超出2ppm的歐盟標準,從指甲油、口紅、眼影、睫毛膏、眼線筆、撲粉、粉底液、遮瑕膏到護髮產品無所不在,連專爲兒童設計的臉部彩繪/彩妝品也在高超標的名單之列。
 
鉛濃度最高的是來自巴基斯坦的眼線筆,標榜源自傳統礦物顏料kohl或kajal,經實驗室分析含鉛值達到32萬ppm,這意味着鉛濃度高達32%,不少電商平臺主打巴基斯坦的眼線筆,各種鉛超標的化妝品也可能經由線上銷售進入各地消費市場。
 
顏宗海指出,鉛是色料的來源,指甲油、口紅、眼影、粉底和染髮劑等商品都曾被臺灣衛生機關驗出含有鉛,這代表鉛在化妝品中很常見,消費者很難分辨,最好購買信譽良好的品牌,各國政府主管機關要定期抽查,下架不合規的化妝品,爲民衆健康把關。
 
黃耀輝認爲,從產業面進行管控也是減少鉛暴露的作法之一,一如含鉛汽油退場,化妝品去鉛並非不能解決,但會是很長一段時間的拔河。
Pure Earth的鉛污染調查發現,各種彩妝品幾乎都有鉛超標的問題。(路透社)
Pure Earth的鉛污染調查發現,各種彩妝品幾乎都有鉛超標的問題。(路透社)
 
香料草藥也中招
 
Pure Earth的鉛污染調查也發現,鉛毒滲入香料和草藥,其中,印度和巴基斯坦的香料分別有12% 和9%的樣本超過2 ppm,薑黃格外受到關注,因爲過去在印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有些製造商會添加鉻酸鉛(鉻黃),而印度是全球最主要的薑黃產地,許多亞洲料理都會添加薑黃,也被民衆視爲健康食材。
 
黃耀輝指出,薑黃添加鉻酸鉛,爲了讓色澤更黃、更好看,隨着貿易愈來愈頻繁,這些旁門左道就跑出來,從品管到銷售系統都要有效控制,不過,管理系統就牽涉到國家的治理制度和效能。顏宗海表示,不肖業者在薑黃中加入鉛增加賣相,很多民衆把薑黃當作保健品,因爲它的成份可以抗發炎、抗氧化,一旦誤喫了鉛污染的薑黃,反而會帶來健康疑慮。
 
中國的中藥材也存在重金屬污染問題,2018年刊登在《中國藥事》期刊的研究顯示,500批中藥材和飲片的樣本測定結果,鉛、鎘、砷、銅元素總超標率分別爲6.6%、25.2%、1%、0.4%,有必要對部分重金屬元素的含量加以監管,以保證中藥的品質和臨牀用藥安全。
薑黃本身爲土黃色,不肖業者爲求賣相添加鉻酸鉛,也帶來健康疑慮。(法新社)
薑黃本身爲土黃色,不肖業者爲求賣相添加鉻酸鉛,也帶來健康疑慮。(法新社)
 
一般來說,涉鉛企業周邊如鉛鋅礦開採、洗選地,以及鉛酸蓄電池生產地和鉛回收廠、燃煤電廠等地區的環境鉛濃度較高。顏宗海表示,如果環境受到重金屬污染,也會波及鄰近的土地、農地,農作物、中藥材也可能被污染,所以每個國家要訂定嚴格的標準,確保中藥材的鉛含量很低。
 
顏宗海提醒,鉛在血液中的半衰期可達30天,在骨頭中則高達25年以上,臨牀上鉛中毒的症狀是多元化的,比如說孩童會有注意力不集中、過動現象,老人家會有大腦神經退化症狀,成人有心臟血管疾病,還有些人有不孕、貧血、腸胃道症狀,如果民衆擔心受到鉛污染,可到醫院抽血檢驗,若是鉛濃度過高,臨牀上有很好的鉛螯合劑(解毒劑),可以經由口服或注射,幫助排出體內的鉛。
 
這些鉛污染的調查報告也凸顯了多重的鉛暴露風險,黃耀輝指出,這是當前研究領域着重的面向,探討微量、多元素、多重污染物的衝擊,比如在嬰幼兒的生長髮育過程,儘管微量元素的個別暴露量都不高,但綜合起來可能有一些統合效應,像是過動兒,一般來說無法用直觀去判斷,從細微的觀察可能有一些衝擊,多重污染源的共同暴露,造成的健康效應不容輕忽。
 
撰稿、製作和主持:麥小田 責編:陳美華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