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绿色情报员:被消失的猫(下) 荒腔走板的宠物潮

2021-03-04
Share
专栏 | 绿色情报员:被消失的猫(下) 荒腔走板的宠物潮 随着宠物经济崛起,猫成为新世代的宠儿,也衍生流浪猫问题。
(路透社)

当猫贩盗猫、杀猫事件甚嚣尘上,宠物猫也以惊人速度成长,中国庞大的“猫口”却有着说不出口的猫腻,从繁殖场、流浪猫,到犬猫狂犬病疫苗,展现十足的“狼性本色”。

今年2月“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公布最新统计,2020年中国城镇的宠物猫高达4862万只,比2019年增长10.2%,反观宠物犬却呈现走迭趋势,而饲主仍以年轻人为主力军,80、90后占了74.3%,高学历和高收入人群成了新一代的宠物主。

相较下,2020年中国新设籍的新生儿只有1003万左右,中国新世代俨然把猫当孩子养,不过,年轻化、双高的宠物主特色,并没有翻转中国猫的悲惨厄运,宠物潮背后是一本本生意经。

宠物商化身猫贩子

相较国外盛行领养动物,中国宠物主以购买为主要型态。(路透社)
相较国外盛行领养动物,中国宠物主以购买为主要型态。(路透社)

在盲目的宠物潮下,中国宠物猫大多来自商业交易,领养比例极低。“大部分是从宠物店买的,或是私人在网上兜售,这占了绝大多数,甚至很多市民没听过领养。”中国动保志愿者张西娅观察到主流的消费行为,“很多猫舍就建在自己家的后院,透过微信等线上渠道发布广告,以邮购方式寄送。”

长年来,张西娅奔波在猫狗救助的第一线,不时因上访、抗议被警察盯上,她道出救助机构的无力感,“他们大多是个体或小团体,极力想推动领养动物,可是他们有没合法身份、合法平台,再加上没有资金、场地,只能在宠物商的卖场分个小摊位来宣传,明知道理念不同,只能寄人篱下,而在这些场合里吸引眼球的也不会是这些救助机构。”

根据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2020年犬猫消费市场规模达人民币2065亿元,这数字和瓶装水的市场规模不相上下。张西娅分析,宠物消费包括吃的、用的等各式宠物商品,不过,最大利润是宠物本身的交易,在经济利益刺激下,繁殖场这个行业因应而生,由于缺乏行业规范,有如杂草般过度蔓生,而宠物商也如同猫贩、狗贩一般,把猫狗当成生财工具,扩大宣传宠物文化。

网购宠物乱象丛生

河南一处物流园区日前发生包裹运送宠物,造成上千只动物死亡。(翻摄自网络)
河南一处物流园区日前发生包裹运送宠物,造成上千只动物死亡。(翻摄自网络)

宠物商荒腔走板,网购寄送宠物是其中一个乱象。2020年9月,河南省漯河市召陵区的东兴物流园区发生2000多只宠物被打包、滞留在运输车上,恶臭四溢。“很多动物在狭小的笼内或纸箱闷死或饿死,剩下的动物幸运得到善心人士的救援。”北京清华大学博士龙缘之注意到这则动保人士举发的新闻,“这起事件暴露动物来源的取得途径缺乏管理,而使用这种方式销售或购买的人,也明显缺乏动物保护相关知识。”

网购宠物在输运过程死亡的事件频传,张西娅痛陈,“他们完全把猫当成商品,物流运送对动物缺乏周到照顾。之前也曾发生航空公司运送狗、中途死亡,他们也不负责。”

龙缘之指出,先进国家不太可能发生这类情况,动物福利意识高的国家如英国、德国、荷兰等,一般宠物店无法销售猫狗,只有政府批准的繁殖业者才能出售宠物,民众饲养动物前还需经资格评估、上课等。最近希腊也提出宠物保护新法案,不但禁止宠物店出售猫狗,甚至禁止繁殖相关的广告,同时明确规定五项国际公认的动物自由,包括免于饥饿和饥渴、免于不必要压力、免于伤害和疾病、免于恐惧和焦虑,以及在适当生活条件下有正常表达行为的自由。

疫情下,欧美出现流浪动物领养潮,甚至有收容所被清空,不过,中国各地却传出因恐猫狗染疫而弃养,这反映出教育和法律的缺位,也凸显流浪猫数量高居不下的难题。

人祸催生流浪猫王国

动保人士推估,中国城镇的流浪猫少说有上亿只。(路透社)
动保人士推估,中国城镇的流浪猫少说有上亿只。(路透社)

中国可说是“流浪猫大国”,张西娅推估流浪猫的数目是数以亿计,因为流浪猫多数出现在城市里,往往一个学校就有上百只猫,全国有数百个城市,光是城市里的流浪猫少说有上亿只。

流浪猫问题追根究源,“根本原因是人的行为造成的。”张西娅归纳出三项人为弊病,“首先,近几十年来中国不断扩大城市化,城市居民把猫当成宠物,激情购买后,一但有问题或感到麻烦就随意抛弃,这些丢出去的猫成为流浪猫,不断恶性循环、无序繁殖;其次,很多饲主没为猫做绝育,本身也没有这样的意识,任由牠一窝窝生,有的送养、有的遗弃;再者宠物繁殖行业把猫当成商品,将繁殖出来的次品丢弃,所以养猫愈多的地方,流浪猫也愈多。”

最近中国媒体穷追猛打流浪猫,话题扣紧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副教授李忠秋的调查研究,李忠秋记录2018至2020年间在南京大学仙林校区的流浪猫数量,发现两年间流浪猫多了一倍,他认为,流浪猫的族群繁荣,因为爱心人士为流浪猫提供了稳定粮食供应和保护,同时流浪猫繁殖速度快。

本身是兽医师的台湾怀生相信动物协会执行长郭璇表示,一个地方的流浪动物变多,不外乎两个主因,一是有人养的动物被丢出来,一是原地的动物继续繁殖,如果南京大学研究团队观察到流浪猫族群变多,且半数以上是幼龄,大概繁殖是主因,若以成年猫居多,可能弃养的问题也不轻。

爱心人士成为箭靶,倒有几分无的放矢之嫌。郭璇认为,在有人喂养的情况下,的确提供流浪猫更适合生存的环境,不过,最强大的力量通常是猫的繁殖,因为猫一年可以生3至4次,从仙林校区的流浪猫数量增加一倍来看,猜测繁殖是主要因素。

中国猫是百亿生态杀手?

南京大学学者推论中国猫是百亿生态杀手,动保人士提出阴谋论。(路透社)
南京大学学者推论中国猫是百亿生态杀手,动保人士提出阴谋论。(路透社)

这项南京大学研究同时以问卷访问散养猫的主人,得出“中国猫是百亿生态杀手”的结论。郭璇指出,国外有很多类似研究和结论,以美国为例,住宅区常常靠近森林或大自然,加上通常采取放养、让猫自由出入,因此家猫有机会捕捉小动物,所以重点要看发生在哪里,以都市来看,都市中的野生动物如麻雀、松鼠等,在人类环境中的生存威胁本来就很多,猫不可能是重要杀手,况且在高度都市化的环境中,自然生态早已被人类破坏了。

“媒体不断宣传猫是捕杀野生动物的杀手,造成民众恐慌。”张西娅质疑这是为扑杀政策铺路,“我觉得他们有意图要捉猫,以前只是抓狗,夸大宣传狂犬病,形容为头号致命疾病,把流浪狗妖魔化。”

讽刺的是,流浪猫在中国反而面临各种生存威胁,不但被大肆滥捕扒皮、吃肉,虐杀案例频传,还有物业管理以捕杀方式,解决小区流浪猫问题。动保人士认为,政府部门某种程度消极坐视不管,默许作为流浪猫问题的解套手段。

浪猫绝育的大国难题

中国推行流浪猫绝育工作,却出现绝育补贴被滥用、医师专业未到位等问题。(路透社)
中国推行流浪猫绝育工作,却出现绝育补贴被滥用、医师专业未到位等问题。(路透社)

“要控制流浪猫的族群数量,最好的方式是绝育、再放回。”郭璇建议,她长期在台推动流浪动物结扎计划,并前往国外取经,“这是世界各地实际尝试得出的科学结论,当中包括持续扑杀却发现族群数变多了,透过大规模结扎反而动物数量下降,还有学术论文以电脑大数据分析,结果同样发现结扎的成效最为显著。”

以台北市的流浪猫治理为例,郭璇指出,以前走在市区到处都是猫,十几年前,台北市展开流浪猫结扎工作,现在街头不常看到流浪猫,真的遇到一只猫,很大的机率是已经结扎的猫,最重要关键是结扎率要在一两年内达到80%以上,在数字未达标之前,其实结扎看不出效果。

北京是中国最早实施“流浪猫绝育TNR项目”(诱捕Trap、绝育Neuter、放归Return,简称TNR)的城市之一,不过,政策落地却面临各种挑战。

“十年前,我居住的北京小区有许多未绝育的流浪猫,动保组织可以跟北京市政府申请绝育单,以很优惠的价格,让猫咪做绝育手术,之后再送养,或是原地放归。”龙缘之提起个人观察,“即便是在绝育单的配合医院,很多医师不是很情愿做这个工作,对这些外表脏兮兮、对人不友善的流浪猫大小眼,在这种情况下,很难为动物提供优质的医疗服务,再者绝育单的发放也存在问题,比方说被有些人拿来给自己家里的猫咪绝育,或者是贩卖谋利。”

即使是前几年,龙缘之在武汉跟朋友带流浪狗到医院做绝育手术,专业仍然未到位。“由于医院、医师的观念不够与时具进,甚至无法理解动物绝育的作用和意义,手术乱做,没有摘除整个生殖系统,导致后续子宫方面的严重问题。”她摇头叹道,“绝育工作不只是政府的责任或是民间意识,当中还牵涉专业人员的技术和观念,每一个环节都很重要。”

狼性的狂犬病疫苗

中国犬猫的狂犬病疫苗接种覆盖率不升反降,疫苗公司扯上图利疑云。(路透社)
中国犬猫的狂犬病疫苗接种覆盖率不升反降,疫苗公司扯上图利疑云。(路透社)

荒谬的流浪动物社会现象层出不穷,这几年,中国犬猫的狂犬病疫苗接种覆盖率不升反降,不过,人用疫苗使用率却高居不下,这种本末倒置的做法跌破专家眼镜。

郭璇指出,人在整个狂犬病的感染链中算是最末端的物种,一但人类感染狂犬病,不会再传给其他人或动物,所以从传染病的观点而言,疫苗施打对象应该是容易将传染病传散出去的物种,狂犬病疫苗施打在人类身上不但浪费,而且防控疫情的效力低,世界狂犬病控制联盟也强力主张,为流浪犬猫绝育和施打狂犬病疫苗,才是唯一可以保护人类的方式。

“这背后也许有疫苗的利益在里头,中国药品市场历来有这种情况,滥用药物,动不动就是打针,牟取高额利润,疫苗也是如此。”张西娅拆穿疫苗公司操弄手法,“好比在农村,动物施打狂犬病疫苗有国家补贴,他们就会把目标瞄准到人身上,完全为了经济利益,没有道德可言。”

从脱序的宠物潮,到失控的流浪猫,惹事的不是猫,挡不住人祸,怎么管得了猫口呢?

撰稿:麦小田 责编:许书婷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小慧
小慧 说:
2021-03-13 23:24

中國是動物的地獄!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