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情报员:“这杯红酒有暖化的滋味”

2019-03-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地球升温、气候变迁,葡萄酒也跟着走味,酒杯里透出环境警讯。(美联社)
地球升温、气候变迁,葡萄酒也跟着走味,酒杯里透出环境警讯。(美联社)

中国人有多爱葡萄酒?放眼法国的葡萄酒圣地波尔多,大约有两百个酒庄被中国人收购,阿里巴巴创办人马云、艺人赵薇都买下酒庄。2018年,国际葡萄与葡萄酒组织(OIV)统计,中国的葡萄园面积高居全球第二,法国是排在后头的老三。

接下来的消息,中国人要格外留意了。2018年12月在波兰登场的联合国气候大会(COP24),波尔多酿酒师拿出一款未来葡萄酒“2050”,走味的红酒,让与会者大吃一惊,酒杯里漫溢着气候警讯。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酿酒实验,波尔多酿酒师Pascal Chatonnet模拟气候变暖,以较热产区的波尔多葡萄代表品种,进行混酿。”酿酒师刘源理(Joshua)谈起这一款未来红酒,“我们现在看到的气温、降雨、日照变化,波尔多很有可能2050年就是这样的天气。”

Joshua拥有法国勃根地大学葡萄酒风土条件学硕士学历,曾在法国百大酒庄学习酿酒、栽种葡萄。Joshua指出,这支未来红酒凸显气候议题,未来波尔多葡萄酒的风味可能出现过熟、高酒精感的失衡味道。毕业自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葡萄种植及酿造学研究所的林毅佳(Terry)说,气候暖化,葡萄酒的酒精浓度和残糖度也跟着提升,以过去十年的波尔多酒精浓度来说,平均值已上升三度。

葡萄,是一种对气候极为敏感的作物。Terry曾经在波尔多酒庄实习,当地资深的葡萄农跟他说,这几年天气变暖,葡萄成熟快,采收期不断提前,风味分子却又未达到最佳状态,走味的葡萄酒,成了不可避免的味道。

全球气候变迁不单是暖化,极端气候也是另一个问题。Joshua指出,严寒天气会造成葡萄树坏死,从栽种新株到可以酿酒需要三年,要达到成熟风味表现起码要二十年,此外,现在也常发生急降雨,造成葡萄的果香不足,干旱之际则导致单宁、花青素增加,葡萄酒口感变得苦涩。

在极端气候的冲击下,2017年全球葡萄酒的产量大幅下滑。“这是过去五十年葡萄酒产量最少的一年。”Joshua忧心忡忡说,“西班牙产量下滑23%,法国减产19%、意大利是18%,葡萄酒出现大量减产。”

美国德州大学曾针对2050年的葡萄酒产地进行预测,全球主要葡萄酒产区的面积预估会减少25%至73%,产区将随着气候变迁大洗牌,其中,中国境内优质的葡萄区种植区,正好就是熊猫栖息地,熊猫和葡萄酒可能面临两难抉择。

近年来,外国酒商集团积极到中国等地投资,开发新兴葡萄酒产区。中国人也频频出手买下法国酒庄,却不时传出反弹声浪,今年2月,法国作家Philippe Sollers在Twitter发公开信给波尔多市长,批评中国业者把酒庄改名为“藏羚羊”“御兔”,因为这些名字和当地文化传统完全不相干。

环境议题在葡萄酒界掀起浪潮,从酒厂到酿酒师,推动各式友善土地的行动,最近很火的自然酒就是一例。Joshua说,自然酒强调有机自然农法,以及无化学合成物和添加剂,因为一般葡萄酒为了保存更久和产量极大化,常使用二氧化硫(防腐剂)、糖、酸和酵母等各种添加物,自然酒则是把人当作生态环境的一环,甚至采用风帆运送酒,把碳足迹降到最低。

Terry指出,部分酒庄也开始从生产减碳做起,例如在屋顶架设太阳能板,回收水资源再利用,或是把发酵槽产生的二氧化碳,收集制作成粉笔,为地球降温尽一分心力。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