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绿色情报员:金沙江的怒吼(下)— 水库与环境的拔河

2024.03.21
专栏 | 绿色情报员:金沙江的怒吼(下)— 水库与环境的拔河 金沙江流域的梯级水电开发加快脚步,这是一场水库大坝与环境生态的拔河,环境防线早已失守。
法新社

大量土石如雪崩般倾滚而下,发出雷鸣般声响,18户人家、40多人掩埋在砾石堆中,今年初云南昭通市发生山体滑坡灾难,看在四川甘孜藏人的眼里隐隐不安,金沙江下游的4座巨型水电站中,就有3座位于昭通市,上游的岗托水电大坝工程蓄势待发,为了守住家园,从甘孜到海外,藏人群起反抗。

“中国水电在西南,西南水电在金沙”的口号喊得响亮,金沙江独特的地理条件造就丰沛水利资源,不过,从地质、地形角度来看,金沙江流域适合建造巨大的水电群项目吗?打从21世纪初,金沙江水电开发计划陆续上马,专家不断抛出疑虑。

旅居德国的中国水利专家王维洛博士指出,中国地势呈现三段梯阶,从西部青藏高原逐级下降至东部平原,大河由西向东流,所以诗句中以“大江东去”描绘,不过,金沙江中、上游河段是从北向南流,金沙江在这一段经过横断山脉,横断山脉是印度板块与欧亚板块冲撞的结果,这一带的地质条件非常复杂,加上断裂构造,因此造就了强烈地震带和滑坡带,水库大坝为脆弱的地质危岩和断裂活动创造诱发成灾的条件,形成持续且复杂的地质灾害隐患。

金沙江全流域计划开发20多座梯级水电站,原本的总装机规模相当于4座三峡大坝,现在工程计划扩大到4.5座三峡大坝,2022年金沙江下游的白鹤滩水电站全部机组投产发电,加上下游已投入运行的溪洛渡、向家坝和乌德东水电站,规模相当于2座三峡大坝,梯级水电开发积极往上游推进,水库衍生的地质灾害早已频频浮现水面。

2 (3).jpg
金沙江下游的白鹤滩水电站面对极复杂的地质地形条件,坝址区也是强烈地震带。(法新社)

大坝为滑坡推一把

王维洛说,水库蓄水,抬高水位,会诱发滑坡和崩岩,中国科学家给出一个新概念“水库诱发滑坡”,溪洛渡水库是典型的案例之一。

2013年5月4日,溪洛渡工程开始下闸蓄水,6月23日水位上升至540米水库死水位,完成第一阶段蓄水。王维洛指出,7月27日溪洛渡库区发生水库诱发滑坡,造成至少9人失踪,也许因为构不上中国关于重大事故或特别重大事故的定义,也许中共有意隐瞒大型水库大坝导致的事故,中国官方媒体都没有报导这次库区内发生的大型山体滑坡,不过,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唐凤娇等在2022年《工程地质学报》发表〈金沙江溪洛渡库区水库诱发滑坡时空分布规律及易发性研究〉,文中证实了这场悲剧。

不只是水库诱发地震的威胁,中国科学家也意识到金沙江上游是滑坡的集中发育区,河流工程安全问题突出,以四川大学水利专家为首的研究团队2022年在〈金沙江上游超大古堰塞湖及其相关问题〉一文中指出,近年来,随着梯级水电开发的逐步推进,金沙江上游的历史堵江滑坡问题得到关注与重视,从已有的研究成果来看,金沙江上游河段历史堵江事件不仅数量众多,而且滑坡与堰塞坝溃决洪水的规模均很大。

2018年的白格滑坡记忆犹新,王维洛说,这次滑坡就在岗托水电站下游拟建的波罗水电站坝址附近。10月10日深夜,西藏江达县白格村发生山体滑坡,阻断金沙江干流,滑坡体的石块、泥土形成了自然的坝体,在坝后就形成了堰塞湖,当时紧急转移安置四川、西藏居民上万人。11月3日再次发生滑坡,滑坡体形成长约200多米、高近60米的堰塞坝,溃坝洪水往下游冲了将近500多公里,金沙江上几乎所有的桥都被冲毁,沿岸农田、房屋、道路也受到很大破坏。

溃坝洪水挟带大量泥沙滚滚奔流,重创了两座水电站。王维洛指出,当时在长江测到的泥沙量比黄河还高,每立方米的水里头约有40至50公斤的泥沙,由于大量泥沙输移至金沙江中游的梨园水库,这座刚建好的水电站推估只能运行10年、提前退出,基本上一座水库就废了,另外,洪水也冲毁了上游施工中的苏洼龙水电站的围堰,对工程造成重大经济损失。

“当时因为已经知道大坝形成、要溃坝了,进行测量后发现,这次溃坝洪水相当于金沙江万年一遇的洪水,这是中国科学家第一次在自然河流上测到万年一遇的洪水。”王维洛说,“云南方面当时紧急撤离4万多人,云南直接经济损失高达74亿元人民币,四川没有做调查。”

他语重心长提醒,金沙江上游再次发生大型滑坡,形成堰塞湖的风险依然存在,在岗托水库形成之后,又增加了水库诱发地震、水库诱发滑坡的风险。如果白格滑坡发生在波罗水库大坝工程完工之后,或是在岗托水库区内发生大型滑坡,那就是中国版的瓦伊昂水库滑坡惨案。

意大利的瓦伊昂水库是欧洲最严重的水坝灾难,王维洛说明,当时滑坡体滑入水库里头,大坝没有倒,而是滑坡产生的洪水、涌浪越过大坝,直接冲到大坝下游,造成2000多人死亡。

“水库大坝蓄水后,它会造成频繁的水库诱发地震,原本稳定的山坡体变得不稳定,引发滑坡崩岩,滑坡体下来可能产生涌浪,而且又造成一次地震,它是综合性的灾难。”王维洛解释骨牌效应,“所以中国每隔2、30公里就建一座大坝的话,它的连锁效应将是单一灾难的几倍,后果是很可怕的。”

3 (5).jpg
今年初云南昭通市发生滑坡灾害,近年来,昭通地区也持续发生水库诱发地震。(法新社)

水库地震接踵而至

近年来,以金沙江流域为主体的川滇结合部地震频传,水库大坝难辞其咎。

王维洛以今年云南昭通的滑坡为例,这次灾难和不停的水库诱发地震是有直接关系的,也和当地的煤矿开发有关。当年昭通市市长就讲了,这个地区历史上没有滑坡灾害,2012年彝良地震以后,这里地震也多、滑坡也多,学地质出身的云南省国土自然资源厅副厅长也说了同样的话。

“彝良地震是由于金沙江下游的向家坝水库开发,以及在干流工程开发之前,支流流域建了超过1000座水库大坝,当年温家宝从北京坐飞机赶到彝良视察灾情,一个月后,这里又发生滑坡,把一座小学给埋了,温家宝又从北京飞到彝良地区,追悼死去的这些孩子。”他盘点当地的水库诱发地震事件簿,“2014年发生在云南昭通市鲁甸的6.5级地震,造成600多人死亡,这是和溪洛渡大坝建设有关系,后来又上了白鹤滩水库大坝,昭通地区就地震不断。”

科学研究不断提出有力的证据,王维洛指出,三峡大坝在2003年6月1日正式蓄水到海拔135米,这次蓄水以后,三峡库区发生超过千次的水库诱发地震,到了7月13日,上游的秭归县千将坪发生大滑坡,造成20多人死亡和失踪。另外,中国科学家也证明了2008年的汶川地震是紫坪铺水库诱发的地震,震了之后再拉动龙门山的断层活动。

水库大坝触动了地质灾害的按钮,人祸却被当作天灾。王维洛说,现在发生地震的时候,中共绝口否认这是水库诱发地震,都说这是天灾,譬如说去年底的甘肃积石山地震也是一次水库诱发地震,这是和积石山水库大坝有关,也和黄河上游这一段的梯级开发有关。

4 (3).jpeg
鄱阳湖的干涸湖面长出杂草,上游的水库群抢水,是水位下降的原因之一。(路透社)

抢水风暴愈演愈烈

除了地质灾害之外,水荒危机也持续拉响警报。王维洛点出问题,金沙江的梯级水电站在汛期把水往下放,并不是做到斯大林所说的“水库大坝既能防洪,又能抗旱,还能发电”,到了枯水期又和长江中下游抢水,譬如鄱阳湖和洞庭湖到了冬季就提前进入干涸时期,而且水位年年打破历史最低点,还有上海长江口咸水倒灌的现象,这些都是抢水的结果。

“对水电开发公司来说,水就是电,电就是钱,它要保发电的用水,所以根本不管下游是不是有水用。”他提出犀利批判,“印度的政治家甘地这么说,世界上的资源可以满足每一个人的需求,但无法满足人类的贪婪。其实,中国的资源也无法满足中共的贪婪。”

金沙江的水电开发工程马不停蹄,“你要讲为什么中共的胆子那么大?工程技术人员为什么胆子那么大?马克思说,资本家只要看到10%的利润的话,他连杀头都不怕的,水电公司投1元人民币就能赚3.93元,这样的利润他们连杀头也是敢干的,所以无所畏惧水库诱发地震、水库诱发滑坡等等,这些灾难他们是无所谓的。”

不意外,中国故事继续说好“建好一座电站、带动一方经济、改善一片环境、造福一批移民”。然而,从金沙江到长江,环境生态难以承受梯级水电群的“重压”,大批水库移民也被压垮了。

“压在最下层的就是这些被水电工程所驱赶的移民。”王维洛叹道,他细数从三峡库区、四川甘孜和云南沿金沙江地区,到甘肃积石山县都是贫困区,积石山地震更是把中国的脱贫真相露出来,“移民在整个过程中是受害最深的群体,所以造福一批移民是骗人的鬼话。”

撰稿、制作和主持:麦小田      责编:许书婷      网编:伍檫愙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