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綠色情報員:中國氣候熱鍋的冷處理

2021-04-29
Share
專欄 | 綠色情報員:中國氣候熱鍋的冷處理 中國擁有一千多座燃煤電廠,發電量佔全球一半以上,燃煤緊掐住中國氣候行動的咽喉。
(美聯社)

從喜馬拉雅山森林大火,到北京沙塵暴、華南大幹旱,今年的世界地球日(4月22日)迎來不尋常的春天,熱鍋上的中國,接下美國主導的全球領袖氣候峯會戰帖,氣候議題成了美中衝突的緩衝地帶。

今年地球日以“修復我們的星球”爲主題,全球氣候峯會特別挑在這一天開場,不過,地球日前夕卻傳來壞消息。世界氣象組織(WMO)發佈《2020年全球氣候狀況》報告,全球平均溫度比工業化前(1850年至1900年)的水準高1.2°C,2011年至2020年則是有紀錄以來最熱的十年。澳洲科學院的最新暖化風險報告也顯示,人類已經無法守住《巴黎氣候協定》的1.5°C門檻。

各界關注氣候議題如何在火藥味濃的美中關係下走出合作模式,臺北科技大學環境工程與管理研究所兼任教授楊之遠分析,從美中貿易戰,到香港反送中、新疆人權、南海問題,美中氣候競合處於摸索狀態,美中氣候特使在上海密談後,聯合聲明指出,美中致力於相互合作並與其他國家解決氣候危機,美國總統拜登吃了顆定心丸,在全球氣候峯會上,拜登宣佈2030年美國碳排放量將比2005年減少50%,儘管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沒有提出新承諾,但從習近平的發言來看,中國必須和美國合作應對氣候變遷。

“中國是全球最大碳排放國,2019年排放139億噸二氧化碳當量,約佔全球29%。”楊之遠點出中國的關鍵角色,拜登將氣候變遷作爲國家安全和外交的重要核心,當歐美各國加大減排力度之際,同時要合力把中國推上軌道,否則全球氣候目標的實現可能遙遙無期。

老大哥爲燃煤開綠燈

美國主辦的全球領袖氣候峯會,美中氣候過招備受全球矚目。(路透社)
美國主辦的全球領袖氣候峯會,美中氣候過招備受全球矚目。(路透社)

這一回合的氣候交手,老大哥收起野心、冷處理,行動力也明顯不足。習近平喊出保守的減碳轉型路徑:“中國將在『十四五』時期嚴控煤炭消費增長,『十五五』時期逐步減少。”這意味着短期內中國的燃煤電廠仍將持續開綠燈。

“這次氣候峯會原本希望激起更積極的氣候承諾,效果不如預期,中國並未提升目標,2025年後燃煤需求量纔開始往下降,也未撤除國際燃煤投資。”臺灣環境規劃協會理事長、能源轉型白皮書專家團隊趙家緯博士說,“今年是氣候行動年,不足的部分可在接下來的國際談判桌如G7、G20,以及11月的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第26次締約方會議,透過國際施壓往前推進。”

根據TransitionZero的研究資料顯示,2020年中國投產了全球76%的新煤電廠,高於2019年的64%,而中國要在2060年達到碳中和目標,必須在2030年前將燃煤發電廠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減半。

今年3月中國公佈十四五規劃草案,內容也提到繼續推動“清潔高效地使用煤炭”。“中國是全球用煤最高的國家,燃煤是中國碳中和的最大致命傷,到目前爲止仍不斷興建燃煤電廠。”楊之遠探究中國的能源結構和減碳路徑,“中國專家很清楚,煤炭是中國的軟肋,減碳不但是環境議題、科技問題,最後還是社會和政治問題。”

中國計劃在2030年碳達峯,打的算盤是產業先行、減碳跟進的策略。楊之遠表示,中國試圖在2025年至2030年約束燃煤電廠的數量和投資,同時這十年內利用各種政治、經濟手段,加速中國經濟發展,大幅擴增中產階級,帶動GDP成長,2030年後國家有錢了,氫能使用、空中捕捉碳等技術水準也同步提升,預計2030年以後減排速度會逐年加快,這是顛覆傳統的大革命,也是艱鉅的任務。

在中國達成達成氣候使命之前,牛步化的脫碳步伐,無可避免拖着全球掉進氣候風險的泥沼。

趙家緯指出,聯合國祕書長古特雷斯在這次全球氣候峯會建議,全球富裕國家應該在2030年之前淘汰燃煤發電,其他國家則在2040年淘汰燃煤,中國沒有提出符合聯合國要求的無煤路徑;此外,中國的煤炭主要產地,地方政府仍有反彈和疑慮,中國必須儘快提出產煤地區的公正轉型計劃,纔有可能加速脫煤。

被洗綠的一帶一路

中國在國內展開燃煤調控,卻在海外擴增燃煤,氣候政策落入矛盾爭議。(路透社)
中國在國內展開燃煤調控,卻在海外擴增燃煤,氣候政策落入矛盾爭議。(路透社)

老大哥拒絕國際無煤時程套在頭上,戴上限制國家發展的緊箍咒,在全球氣候峯會上,習近平也強調,中國在一帶一路發起綠色行動倡議,當中包括綠色基建、綠色能源、綠色交通、綠色金融等一系列舉措。事實上,環保組織指出,中國同時也計劃資助從辛巴威到印度尼西亞等數十座海外燃煤電廠,綠色倡議淪爲“打假球”。

趙家緯認爲,從目前國際投資的資產管理趨勢來看,燃煤電廠已被視爲負資產,民營企業大概不會繼續投資燃煤電廠,全球投資公司也陸續撤資,這次峯會韓國提出不再投資海外燃煤電廠,這是重要承諾,因爲中國和韓國是國際燃煤融資的大戶;接下來,中國綠色一帶一路的背後意涵爲何,勢必會被國際檢視,而中國一方面在國內展開燃煤調控,另一方面卻在海外擴增燃煤,這種政策矛盾的作爲,也躲不過國際檢討聲浪。

不過,這些接受中國燃煤融資的發展中國家可能跟着風向球轉向。拜登在氣候峯會上承諾,2024年美國提供給國際的氣候融資要加倍、適應氣候變遷資金乘以三倍,海外氣候援助的新機制接連浮上臺面。

趙家緯認爲,這些弱勢的發展中國家可以透過美國的國際氣候融資,再搭配國際貨幣基金推動的氣候行動、去抵換外債,在類似的加乘措施下,願意轉向選擇其他的能源型態,減少燃煤電廠擴增的速度。

被綁架的碳交易市場

中國的碳價偏低,碳交易市場被譏爲屈從高碳排產業的需求。(路透社)
中國的碳價偏低,碳交易市場被譏爲屈從高碳排產業的需求。(路透社)

碳交易市場是當前各國對抗全球暖化的重要政策工具,今年中國也定調爲“碳交易市場元年”,2月施行《碳排放權交易管理辦法(試行)》,全國碳市場即將正式啓動。楊之遠表示,中國早在2011年展開碳交易的試點計劃,當時的碳交易體系受到很多質疑,後來碳交易市場的權責由發改委轉交到生態環境部,這次碳交易體系先針對電力部門施行,大約有2200多家電力生產商,約佔中國總排放量30%。

全球看好的碳交易機制,在中國卻因碳價過低被認爲可能“淪爲形式上的制度”。楊之遠分析,去年歐盟碳價每噸爲36美元,美國加州約爲17美元,這段時間中國碳排放交易價格有高有低,平均價格大概是每噸6美元,這麼低的碳價能否促使電力公司投資綠色結構和技術,這是一大問題。

趙家緯表示,現階段中國的碳價無法充分反映減碳的誘因,而是屈從於高碳排產業的需求,國際貨幣基金總裁喬治艾娃建議,2030年前每噸二氧化碳的價格要提升至75美元,纔有可能達到減碳要求的強度。

除了碳價外,楊之遠認爲,參與的電力公司要公開碳排放數字,政府也要提高罰款,行政稽覈和監督不能發生官官相護,或是有人爲弊端,中國碳交易市場才能成功。

隨着歐盟、美國即將開啓碳關稅時代,習近平日前在中法德領導人氣候峯會抨擊,“應對氣候變化不應該成爲地緣政治的籌碼,攻訐他國的靶子,貿易壁壘的藉口。”一字一句折射了中國減排滯後的困境。趙家緯指出,歐盟碳關稅正值草案研擬階段,法案內容預計6月出爐,習近平的“貿易壁壘”直指歐盟的碳關稅,試圖削弱對國內產業的衝擊。

被抹黑的綠色能源

中國的綠色產業甩不掉高碳排和人權問題。(美聯社)
中國的綠色產業甩不掉高碳排和人權問題。(美聯社)

綠色產業也是新一輪的國際競合地盤,中國如火如荼發展光伏、風電、新能源汽車,不過,這些綠色產業大多依賴鋁作爲工業原料,去年中國的原鋁產量佔全球近60%,而鋁業同時是中國的碳排大戶,碳中和之路陷入複雜的難題。

趙家緯指出,新能源技術無法完全擺脫傳統高碳排產業的供應鏈,爲了解決這個矛盾,世界經濟論壇規劃了國際合作專案,歐洲、印度企業都響應加入行列,目前並未看到中國的重工業公司參與這個倡議計劃,綠色供應鏈是當前趨勢,舉例來說,歐洲電動車業者跟當地鋼鐵公司合作,以零碳鋼板生產汽車,形成生產端和消費端一起推動淨零碳排的聯合倡議,目前在中國同樣付之闕如,這是中國接下來要面對的議題。

此外,人權也是中國綠色能源躲不掉的爭議,趙家緯表示,世界知名人權團體呼籲,氣候危機就是人權危機,近期討論的焦點像是光伏板、晶矽原料是否來自新疆扶貧項目,國際不應該爲了氣候議題的合作,而在人權議題有所讓步,這樣反而符合中國的戰略意義,違背國際共同追求的願景和原則。

撰稿:麥小田 責編:許書婷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