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绿色情报员:中国为电子烟点火 熄火只是烟雾弹?

2021-05-06
Share
专栏 | 绿色情报员:中国为电子烟点火 熄火只是烟雾弹? 电子烟席卷华人社会,火热引燃年轻人的新潮瘾头。
(法新社)

打扮入时的潮男型女,人手拿着时尚配件电子烟,随着迷幻的电音舞曲、吞云吐雾,从B站、知乎到油管充斥着一支支蒸气之夜、电子烟派对和花式烟圈视频,引燃年轻人的新潮瘾头。

电子烟在华人社会愈来愈火,中国商业查询平台“天眼查”的资料显示,2020年新增1.8万家电子烟相关企业,销售据点野蛮成长,不但进驻专卖店、商场、超市,甚至攻占KTV、酒吧。尽管台湾禁止含尼古丁和外型像卷烟的电子烟,实体店面已超过500家,攻城掠地的速度,嗅得到新型烟品的火爆商机。

中国人发明电子烟之后

韩力取得全球第一款电子烟专利。(法新社)
韩力取得全球第一款电子烟专利。(法新社)

电子烟是中国人起的头,2003年拥有药师身份的韩力研发出电子烟,在中国、美国和欧盟注册专利,“全世界我们是第一家搞电子烟的开发和销售。”他曾谈起事业初期赚了好几个亿,“当时深受很多想戒烟和替代性烟品的人喜欢。”不过,这把火没让老烟枪戒烟,这几年随着流行次文化崛起,反而烧出年轻烟民。

根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布的《2019年中国中学生烟草调查》,初中学生听过电子烟的比例为69.9%,电子烟使用率为2.7%。另一份调查也显示,中国15岁以上人群吸电子烟的人数达1000万人,当中15至24岁的年轻人占了大多数。

“近年来中国和台湾的青少年使用电子烟呈现明显成长,这也反映了全球趋势。”长年推动烟害防治、参与两岸四地烟害防治会议的董氏基金会主任林清丽观察市场脉动,“烟商透过无远弗届的网际网络,在尚未开放电子烟或还没有明确法令的国家区域,借由网红推荐、MV置入和各种视频的诱导,创造出个性、时尚、欢乐、香氛、炫酷的形象。”

林清丽说,这两年很多国家已经出现青少年吸烟率不减反增,以台湾来说,2019年青少年的电子烟使用率为4.2%,相较前一年增幅超过5成,目前全台约有5.7万名青少年使用电子烟、1.6万人使用加热烟,这些绝对是保守数字。

陷入迷雾的年轻学子

电子烟难以减害,反而让年轻人成为多重尼古丁产品的使用者。(法新社)
电子烟难以减害,反而让年轻人成为多重尼古丁产品的使用者。(法新社)

电子烟也成为青少年吸用香烟的“叩门砖”,深圳市控烟办2019年调查发现,在同时吸用过卷烟和电子烟的学生中,先吸用电子烟后吸用卷烟的比例占了24.2%。林清丽从国际研究找到佐证,“青少年使用电子烟在未来两年内吸用传统纸烟的机率是一般人的6倍,而且他们多数会成为双重或多重的尼古丁产品使用者。”

中国是全球电子烟产品最大生产国和出口国,深圳还被称为“全球雾谷”,全球9成电子烟都是深圳出品。不过,电子烟的质量参差不齐,黑市产品多次被点名有安全疑虑,劣质化学品暗藏毒性风险,也为青少年健康埋下未爆弹。

“在品管不良的情况下,电子烟容易混入醛、醇和香精等有害物质,有些年轻人爱抽奇怪的口味,烟油常加入很多化合物,美国许多研究发现,香精、香料是引发电子烟肺损伤或肺病的重要原因之一。”台北市联合医院胸腔重症医师苏一峰指出,“台湾电子烟的来源很多是从中国走私,成份不明的更危险,目前中国电子烟相当泛滥,2019年还下令禁止网络贩售电子烟,避免未成年人在线上购买。”

不过,线上禁令没让电子烟奄奄一息,线下销售反而更活跃,难以挡下电子烟渗透年轻族群,今年中国进一步收紧法令,6月起禁止销售电子烟给未成年人。林清丽认为,最重要的关键在于政府要不要去管理,法律是不是完备,以及是否落实执行,以新加坡和泰国的经验来看,当政府明文禁止,同时确实执法,电子烟的使用率相对来得低,对青少年而言也是最大的保障。

电子烟毒害扩大中

电子烟口味五花八门,调混各种化学香精。(法新社)
电子烟口味五花八门,调混各种化学香精。(法新社)

“减害”是电子烟的话术卖点之一,国际调查研究接二连三戳破假象。林清丽指出,2018年欧盟报告发现市售电子烟含有至少41种有毒化学物质,短短两年时间,澳大利亚最新研究显示,市售电子烟共检出1064种化学物质,其中高达164种为有毒化学物质,包括甲醛、乙醛、甲基丙烯醛、苯、丙苯、2,3-丁二酮、甲基环己烷等,而且一般认为不含尼古丁的电子烟危害较小,这份研究却发现,标榜不含尼古丁的薄荷、苹果、奶油糖等口味的电子烟,它们的有毒化学物质甚至高于同口味含有尼古丁的电子烟,因为大量化学香精、香料调配的结果。

苏一峰表示,电子烟的尼古丁量没有受到很大的管制,常常尼古丁含量远超过香烟,电子烟使用者吸入的尼古丁甚至是香烟的2、3倍,青少年的大脑仍在发育阶段,尼古丁是一种神经毒性物质,国际研究发现,电子烟会导致专注力和智力下降,动物实验也证明电子烟的致癌性不亚于香烟。

“美国胸腔医学会有句名言,吸入肺部只能是干净的空气,其他的东西都不行。”苏一峰说明肺部健康的严格要求,“电子烟会主打使用食品级的植物甘油,或是可以当化妆品、涂在皮肤上的丙二醇,这些吸入还是有毒性。目前愈来愈多研究发现,电子烟使用者的肺部疾病好发率不输香烟使用者,甚至更高,所以2020年世界卫生组织的烟害防治小组发表宣言,电子烟无法帮助戒烟,而且目前的证据不支持电子烟比香烟健康。”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统计,2019年下半年,美国就有超过2500人因使用电子烟造成急性肺部损伤住院。今年苏一峰通报台湾第一起成人电子烟肺损伤案例,病患因腹泻、腹胀就医,肠胃科医师却检查不出原因,“美国研究发现,电子烟肺损伤病人超过7成有肠胃道不舒服症状。”苏一峰详细问诊找出该名患者有电子烟使用病史,“他大概抽了20年的香烟,尝试抽电子烟的2、3个月后,开始出现肚子不适,后来变得有点喘,反覆住院治疗4、5次,因为出院期间照常抽电子烟,短短3个多月,他的肺功能下降快4成,这是足以使用2、30年的肺功能量。”

电子烟狂潮遇上新冠肺炎疫情,意外点燃新一波危机。“电子烟会增加罹患新冠肺炎7至8倍的机会。”苏一峰引用美国史丹佛大学的最新研究,“因为年轻人会交换口味,你吸一口我吸一口,所以电子烟不只增加肺部发炎,甚至扩大流行病传染,造成社会经济和健康危害。”

火烧屁股的控烟政策

台湾第一例成人电子烟肺损伤个案,肺功能严重下降。(苏一峰提供)
台湾第一例成人电子烟肺损伤个案,肺功能严重下降。(苏一峰提供)

最近中国打算将电子烟纳入烟草专卖法,台湾也进入修法讨论阶段,不过,这不意味新型烟品被宣判死刑,反倒是开了一条生路。

中国工信部和国家烟草专卖局3月22日发布公告,拟于〈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新增“电子烟等新型烟品应参照卷烟相关规定执行”。林清丽指出,这个公告只是在征求社会大众意见的阶段,隔天中国A股开盘,电子烟概念股大跌,某个品牌电子烟的经销商更是开盘直接跌停锁死,电子烟行业看似哀鸿遍野,但这仅是短暂的现象。

林清丽推动烟害防治工作超过30年,她认为未来除非是全面禁止,像是新加坡、泰国和澳大利亚的法律规范,如果掉入烟商“课税、严管、禁止青少年使用”的策略陷阱,这正好跟官员一拍即合,达到政府想要增加税收的目的,同时也让人民放心接受,事实上,烟商就争取了开放的空间,新型烟品只会像过去一样每年几乎呈现20%正成长,未来付出代价的是整个年轻新世代。

台湾正着手修订《烟害防制法》,林清丽指出,这部法律长达14年未修法,卫生部门原本与民间组织一致认同禁止所有新型烟品,不过,去年底修正草案却转向“禁止电子烟、开放加热烟”,未来电子烟实体店面只要将招牌改为加热烟,而烟商的手法更厉害,推出复合式加热烟,内藏电子烟的功能,若采行“一开一禁”,根本无法可管。

控烟政策的不确定性,反而让电子烟趁势加温,专家捏把冷汗,因为肺癌人口势必不减反增。世界卫生组织日前发布2020年全球最新癌症数据,中国成了名符其实的“癌症大国”,全球新发癌症病例1929万例中,中国占了457万,当中以肺癌为最多。

中国的烟民人口推估超过3亿人,约占全球三分之一。苏一峰指出,肺癌的主要成因有抽烟、空气污染和不明原因等,中国的抽烟比例非常高,大部分是成年人,这十年流行电子烟后,很多年轻人加入新烟民行列,为未来埋下更多癌症人口,加上中国的空气污染相当严重,因此肺癌人数高居不下。

电子烟挟带的空气污染问题也常被忽略,烟油透过雾化器产生烟雾,苏一峰提醒,电子烟产生的烟雾就是所谓的气溶胶,这些悬浮颗粒主要是PM2.5,不但容易吸入肺部,而且可以在空气中飘很远,造成空气污染,如果在室内场合,有人吸电子烟,其他人等于间接吸二手烟雾,而电子烟喷出来的烟雾量比香烟还要大,二手烟的影响范围可能更大。

电子烟这把火熄得了吗?目前看来问题是火烧屁股了。

撰稿:麦小田 责编:许书婷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