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綠色情報員:中國爲電子煙點火 熄火只是煙霧彈?

2021-05-06
Share
專欄 | 綠色情報員:中國爲電子煙點火 熄火只是煙霧彈? 電子煙席捲華人社會,火熱引燃年輕人的新潮癮頭。
(法新社)

打扮入時的潮男型女,人手拿着時尚配件電子煙,隨着迷幻的電音舞曲、吞雲吐霧,從B站、知乎到油管充斥着一支支蒸氣之夜、電子煙派對和花式菸圈視頻,引燃年輕人的新潮癮頭。

電子煙在華人社會愈來愈火,中國商業查詢平臺“天眼查”的資料顯示,2020年新增1.8萬家電子煙相關企業,銷售據點野蠻成長,不但進駐專賣店、商場、超市,甚至攻佔KTV、酒吧。儘管臺灣禁止含尼古丁和外型像捲菸的電子煙,實體店面已超過500家,攻城掠地的速度,嗅得到新型煙品的火爆商機。

中國人發明電子煙之後

韓力取得全球第一款電子煙專利。(法新社)
韓力取得全球第一款電子煙專利。(法新社)

電子煙是中國人起的頭,2003年擁有藥師身份的韓力研發出電子煙,在中國、美國和歐盟註冊專利,“全世界我們是第一家搞電子煙的開發和銷售。”他曾談起事業初期賺了好幾個億,“當時深受很多想戒菸和替代性煙品的人喜歡。”不過,這把火沒讓老煙槍戒菸,這幾年隨着流行次文化崛起,反而燒出年輕煙民。

根據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發佈的《2019年中國中學生菸草調查》,初中學生聽過電子煙的比例爲69.9%,電子煙使用率爲2.7%。另一份調查也顯示,中國15歲以上人羣吸電子煙的人數達1000萬人,當中15至24歲的年輕人佔了大多數。

“近年來中國和臺灣的青少年使用電子煙呈現明顯成長,這也反映了全球趨勢。”長年推動菸害防治、參與兩岸四地菸害防治會議的董氏基金會主任林清麗觀察市場脈動,“煙商透過無遠弗屆的網際網絡,在尚未開放電子煙或還沒有明確法令的國家區域,藉由網紅推薦、MV置入和各種視頻的誘導,創造出個性、時尚、歡樂、香氛、炫酷的形象。”

林清麗說,這兩年很多國家已經出現青少年吸菸率不減反增,以臺灣來說,2019年青少年的電子煙使用率爲4.2%,相較前一年增幅超過5成,目前全臺約有5.7萬名青少年使用電子煙、1.6萬人使用加熱煙,這些絕對是保守數字。

陷入迷霧的年輕學子

電子煙難以減害,反而讓年輕人成爲多重尼古丁產品的使用者。(法新社)
電子煙難以減害,反而讓年輕人成爲多重尼古丁產品的使用者。(法新社)

電子煙也成爲青少年吸用香菸的“叩門磚”,深圳市控煙辦2019年調查發現,在同時吸用過捲菸和電子煙的學生中,先吸用電子煙後吸用捲菸的比例佔了24.2%。林清麗從國際研究找到佐證,“青少年使用電子煙在未來兩年內吸用傳統紙菸的機率是一般人的6倍,而且他們多數會成爲雙重或多重的尼古丁產品使用者。”

中國是全球電子煙產品最大生產國和出口國,深圳還被稱爲“全球霧谷”,全球9成電子煙都是深圳出品。不過,電子煙的質量參差不齊,黑市產品多次被點名有安全疑慮,劣質化學品暗藏毒性風險,也爲青少年健康埋下未爆彈。

“在品管不良的情況下,電子煙容易混入醛、醇和香精等有害物質,有些年輕人愛抽奇怪的口味,煙油常加入很多化合物,美國許多研究發現,香精、香料是引發電子煙肺損傷或肺病的重要原因之一。”臺北市聯合醫院胸腔重症醫師蘇一峯指出,“臺灣電子煙的來源很多是從中國走私,成份不明的更危險,目前中國電子煙相當氾濫,2019年還下令禁止網絡販售電子煙,避免未成年人在線上購買。”

不過,線上禁令沒讓電子煙奄奄一息,線下銷售反而更活躍,難以擋下電子煙滲透年輕族羣,今年中國進一步收緊法令,6月起禁止銷售電子煙給未成年人。林清麗認爲,最重要的關鍵在於政府要不要去管理,法律是不是完備,以及是否落實執行,以新加坡和泰國的經驗來看,當政府明文禁止,同時確實執法,電子煙的使用率相對來得低,對青少年而言也是最大的保障。

電子煙毒害擴大中

電子煙口味五花八門,調混各種化學香精。(法新社)
電子煙口味五花八門,調混各種化學香精。(法新社)

“減害”是電子煙的話術賣點之一,國際調查研究接二連三戳破假象。林清麗指出,2018年歐盟報告發現市售電子煙含有至少41種有毒化學物質,短短兩年時間,澳大利亞最新研究顯示,市售電子煙共檢出1064種化學物質,其中高達164種爲有毒化學物質,包括甲醛、乙醛、甲基丙烯醛、苯、丙苯、2,3-丁二酮、甲基環己烷等,而且一般認爲不含尼古丁的電子煙危害較小,這份研究卻發現,標榜不含尼古丁的薄荷、蘋果、奶油糖等口味的電子煙,它們的有毒化學物質甚至高於同口味含有尼古丁的電子煙,因爲大量化學香精、香料調配的結果。

蘇一峯表示,電子煙的尼古丁量沒有受到很大的管制,常常尼古丁含量遠超過香菸,電子煙使用者吸入的尼古丁甚至是香菸的2、3倍,青少年的大腦仍在發育階段,尼古丁是一種神經毒性物質,國際研究發現,電子煙會導致專注力和智力下降,動物實驗也證明電子煙的致癌性不亞於香菸。

“美國胸腔醫學會有句名言,吸入肺部只能是乾淨的空氣,其他的東西都不行。”蘇一峯說明肺部健康的嚴格要求,“電子煙會主打使用食品級的植物甘油,或是可以當化妝品、塗在皮膚上的丙二醇,這些吸入還是有毒性。目前愈來愈多研究發現,電子煙使用者的肺部疾病好發率不輸香菸使用者,甚至更高,所以2020年世界衛生組織的菸害防治小組發表宣言,電子煙無法幫助戒菸,而且目前的證據不支持電子煙比香菸健康。”

根據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統計,2019年下半年,美國就有超過2500人因使用電子煙造成急性肺部損傷住院。今年蘇一峯通報臺灣第一起成人電子煙肺損傷案例,病患因腹瀉、腹脹就醫,腸胃科醫師卻檢查不出原因,“美國研究發現,電子煙肺損傷病人超過7成有腸胃道不舒服症狀。”蘇一峯詳細問診找出該名患者有電子煙使用病史,“他大概抽了20年的香菸,嘗試抽電子煙的2、3個月後,開始出現肚子不適,後來變得有點喘,反覆住院治療4、5次,因爲出院期間照常抽電子煙,短短3個多月,他的肺功能下降快4成,這是足以使用2、30年的肺功能量。”

電子煙狂潮遇上新冠肺炎疫情,意外點燃新一波危機。“電子煙會增加罹患新冠肺炎7至8倍的機會。”蘇一峯引用美國史丹佛大學的最新研究,“因爲年輕人會交換口味,你吸一口我吸一口,所以電子煙不只增加肺部發炎,甚至擴大流行病傳染,造成社會經濟和健康危害。”

火燒屁股的控煙政策

臺灣第一例成人電子煙肺損傷個案,肺功能嚴重下降。(蘇一峯提供)
臺灣第一例成人電子煙肺損傷個案,肺功能嚴重下降。(蘇一峯提供)

最近中國打算將電子煙納入菸草專賣法,臺灣也進入修法討論階段,不過,這不意味新型煙品被宣判死刑,反倒是開了一條生路。

中國工信部和國家菸草專賣局3月22日發佈公告,擬於〈菸草專賣法實施條例〉新增“電子煙等新型煙品應參照捲菸相關規定執行”。林清麗指出,這個公告只是在徵求社會大衆意見的階段,隔天中國A股開盤,電子煙概念股大跌,某個品牌電子煙的經銷商更是開盤直接跌停鎖死,電子煙行業看似哀鴻遍野,但這僅是短暫的現象。

林清麗推動菸害防治工作超過30年,她認爲未來除非是全面禁止,像是新加坡、泰國和澳大利亞的法律規範,如果掉入煙商“課稅、嚴管、禁止青少年使用”的策略陷阱,這正好跟官員一拍即合,達到政府想要增加稅收的目的,同時也讓人民放心接受,事實上,煙商就爭取了開放的空間,新型煙品只會像過去一樣每年幾乎呈現20%正成長,未來付出代價的是整個年輕新世代。

臺灣正着手修訂《菸害防制法》,林清麗指出,這部法律長達14年未修法,衛生部門原本與民間組織一致認同禁止所有新型煙品,不過,去年底修正草案卻轉向“禁止電子煙、開放加熱煙”,未來電子煙實體店面只要將招牌改爲加熱煙,而煙商的手法更厲害,推出複合式加熱煙,內藏電子煙的功能,若採行“一開一禁”,根本無法可管。

控煙政策的不確定性,反而讓電子煙趁勢加溫,專家捏把冷汗,因爲肺癌人口勢必不減反增。世界衛生組織日前發佈2020年全球最新癌症數據,中國成了名符其實的“癌症大國”,全球新發癌症病例1929萬例中,中國佔了457萬,當中以肺癌爲最多。

中國的菸民人口推估超過3億人,約佔全球三分之一。蘇一峯指出,肺癌的主要成因有抽菸、空氣污染和不明原因等,中國的抽菸比例非常高,大部分是成年人,這十年流行電子煙後,很多年輕人加入新菸民行列,爲未來埋下更多癌症人口,加上中國的空氣污染相當嚴重,因此肺癌人數高居不下。

電子煙挾帶的空氣污染問題也常被忽略,煙油透過霧化器產生煙霧,蘇一峯提醒,電子煙產生的煙霧就是所謂的氣溶膠,這些懸浮顆粒主要是PM2.5,不但容易吸入肺部,而且可以在空氣中飄很遠,造成空氣污染,如果在室內場合,有人吸電子煙,其他人等於間接吸二手菸霧,而電子煙噴出來的煙霧量比香菸還要大,二手菸的影響範圍可能更大。

電子煙這把火熄得了嗎?目前看來問題是火燒屁股了。

撰稿:麥小田 責編:許書婷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