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綠色情報員:野“鰻”勢力(1)《江河之上》司法劇救得了鰻魚?

2024.05.09
專欄 | 綠色情報員:野“鰻”勢力(1)《江河之上》司法劇救得了鰻魚? 中國司法大劇《江河之上》在央視熱映,非法捕撈鰻魚苗出現在劇集之中。
圖片來源:央視

4月底,東亞地區的鰻苗捕撈季進入尾聲,漁民盼着最後一波月夜大潮能大有斬獲,不過,從中國到日本,鰻魚苗獲寥寥無幾,中國的日均苗獲不到30公斤,日本僅有個位數水平,漁獲低水位已成定數。

第一波終漁的臺灣也是進帳零星,每年11月至翌年2月臺灣開放捕撈鰻苗,今年總捕獲量爲1,300公斤,東亞各地漁民肚裏明白,這苗頭不妙。根據《日本養殖新聞》估算,截至4月26日,東亞地區合計捕鰻苗33,750公斤,其中中國累計捕獲24,200公斤,日本爲6,850公斤,韓國爲1,400公斤。相較去年同期約有近45公噸的捕撈量來看,東亞地區合計苗獲減少24%。

出沒在東亞沿岸的鰻魚主要是日本鰻(A. japonica),2014年被收進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的瀕危物種紅皮書,老一輩漁民經歷豐漁的黃金歲月,近年來眼看着網袋逐漸消瘦,甚至不時空手而歸,歉收早就是家常便飯。

東亞鰻苗大歉收

今年又陷入鰻苗歉收的困局,鑽研鰻魚生物學的臺灣大學漁業科學研究所教授兼所長韓玉山指出,以中國、臺灣、日本、韓國的鰻苗捕撈量來看,過去10年的平均年捕撈量大約是45公噸,今年捕撈季的最後統計大概在35公噸上下,可說是一個歉收年。

2 (2).jpg
日本鰻資源長期處於衰退態勢,今年東亞各國捕撈量再次縮水歉收。(韓玉山提供)

曾任東亞鰻魚資源協議會會長的臺灣大學漁業科學研究所名譽教授曾萬年分析,今年的鰻苗捕撈量是在平均水準以下,鰻苗捕撈量起伏很大,近年來常是一年捕撈量好,然後有一段時間的低迷期,近20年最高捕撈量是2014年91公噸,最低是2013年19.8公噸,不過,最高的91公噸仍是處於歷史的低檔區,整個鰻魚資源量從1980年以後一直下降,所以可以預期近十年或者往後幾年都不會有很好的捕撈量。

日本鰻資源的衰退態勢讓人捏把冷汗,“以1960、 1970年代的資源量水準來看,現在大概只剩下10%,這已經到了生物警戒線。”曾萬年示警,鰻魚資源衰竭也連帶吹響東亞鰻魚產業危機號角,“這是一個隱憂,所以鰻魚資源現在不積極管理,說不定會走上滅絕之路。”

司法劇窺見黑網

今年3月中國推出司法大劇《江河之上》,非法捕撈鰻苗和黑色產業鏈出現在劇集之中,故事的原型來自南京環境資源法庭成立後審理的第一起案件“特大非法捕撈長江鰻魚苗公益訴訟案”,2019年10月一審判決王某等13人對其非法買賣11萬餘條鰻魚苗所造成的生態資源損失承擔連帶賠償責任人民幣850餘萬元,而其他收購者、捕撈者也要承擔相應賠償責任。

3 (1).JPG
鰻苗體型細小,要用網眼極小的漁具才能撈到鰻苗,圖爲河口定置網。(韓玉山提供)

從司法劇到真實案例,這些團伙使用的漁網俗稱“絕戶網”,網目尺寸往往只有2mm,而且網具數量極多,大肆濫捕鰻苗。韓玉山指出,因爲鰻苗體型很小、非常細長,所以網具的網目通常在2mm以下,甚至小到1mm,才抓得到鰻苗,由於網目非常細,捕撈鰻魚的同時也會抓到其他魚類的子稚魚,無可避免對整個生態造成一些影響。

目前鰻魚的人工繁殖仍無法商業化,養殖鰻魚的苗種來自沿海和河口採捕的天然鰻苗。曾萬年提醒,“在捕撈鰻苗過程中,同時也傷害到其他經濟魚類的魚苗。”以江蘇省海洋水產研究所的調查研究來看,研究人員分析鰻苗定置網的漁獲物發現,每捕獲一條鰻魚,兼捕36.09尾經濟種,再進一步估算兼捕幼體的經濟損失額,每捕獲一條鰻魚損失幼體經濟價值達人民幣40.60元。

位在長江下游的江蘇省是中國鰻魚捕撈量最大的省份,當地從1970年代後期發展鰻苗捕撈,2016年捕撈鰻苗的漁船約有3000艘左右,主要採用定置網和船挑網捕撈鰻苗。

長江口上演野蠻戲碼

“網目的粗細是一個問題,更重要是網具規模相當可觀。”曾萬年印象深刻2015年前往上海蔘加東亞鰻魚資源保護學術研討會,會後一行人到長江口崇明島附近看捕撈鰻苗狀況,“看了以後,網具的數量真的是嚇死人,捕撈的強度幾乎超過了鰻魚資源的再生能力。”

4 (1).jpg
江蘇是中國捕撈鰻苗大省,不時傳出非法捕撈鰻苗事件。(法新社)

“尤其在沙岸的沿海,整排網具一字排開,一排都是幾百米,在長江口附近更是盛行,那個地方都是綿延幾十公里,把要上溯河川的鰻苗通通抓起來。”韓玉山聊起在當地目睹的捕鰻情景,“有時候定置網會固定在淺海的地方,漁船就固定來回,漲潮時去收鰻苗,可能一兩天才回來卸貨一次,所以規模非常龐大。”

這種趕盡殺絕式的捕撈規模,無異於把鰻魚逼向死路,逃不出漁民佈下的天羅地網。韓玉山憂心這一齣野蠻劇碼的結局,“對日本鰻來說,生存壓力很大,把牠抓光了就沒辦法進入河川成長。”

2019年,南京環境資源法庭敲響了非法捕撈鰻苗的第一錘,這是中國首次從捕撈、收購到販賣“全鏈條”承擔生態破壞賠償責任的判決,不過,高額罰鍰懲治並未遏止鰻苗黑市,2020、2021年的鰻苗捕撈季又查獲一團夥在長江口非法設置2,000多口絕戶網,迄今仍持續有無照或違規捕撈鰻苗事件。

非法捕撈鰻苗始終難以杜絕,曾萬年認爲,雖然中國大陸針對鰻苗捕撈有各種規範和限制,甚至後來長江禁漁,實施所謂的“零捕撈”,但是殺頭的生意還是有人做,只要有利可圖,怎麼禁都禁不了,而且捕撈鰻苗對漁民來說是很重要的收入。

今年捕撈季鰻苗歉收,價格也喊漲攀升。韓玉山表示,鰻苗的經濟價值非常高,價格波動也大,以臺灣來說,便宜的時候大概每尾新臺幣3、40元,貴的時候漲到8、90元,一公斤的鰻苗大概有5,500尾,以每尾100元來算的話,一公斤可以賣到50幾萬,因爲利潤非常龐大,非法捕撈纔會層出不窮。

捕撈數字戳破執法力度

曾萬年從捕撈數字提出犀利觀察,今年東亞地區的總捕撈量是33.75公噸(截至4月26日),中國大陸囊括24.2公噸,佔了所有捕撈量的71.7%,7成以上都被中國大陸捕去了,如果全鏈條打擊的判例全面實施的話,或者落實所謂的零捕撈,應該不會出現今年的捕撈量,所以那個判例可能只是一個特例。

5 (2).jpg
手撈網捕撈鰻苗,是較爲友善的漁法。(韓玉山提供)

今年3月,中國農業農村部漁業漁政管理局在新聞發佈會上介紹《中國漁政亮劍2024系列專項執法行動方案》,不得不承認部分地區非法捕撈鰻苗行爲較爲猖獗,嚴重破壞漁業資源和生態平衡,所以“中國漁政亮劍2024”新增規範管理鰻苗捕撈執法行動,加大監管執法力度,提升漁業治理能力。

加大執法力度也是一個難題。韓玉山表示,漁民在海上非法捕撈鰻苗,海警要開船出海查緝,跟在陸上取締比起來成本高很多,要取締的時候,漁民當場就把漁獲丟掉,往往無法人贓具獲,所以未查獲的“漏網之魚”佔了大多數,被取締的是九牛一毛。

放眼東亞各國捕撈鰻苗的網具,韓玉山指出,日本對漁具捕撈規定比較嚴格,他們絕大部分都是用手撈網,打一個燈光,鰻苗會靠過來,然後用網子撈起來,這種捕撈方式算是比較生態友善,因爲只撈鰻魚苗,其他魚苗會放回去。

遺憾的是,友善漁法只是少數,多數國家還是採用大規模漁具、層層圍捕鰻苗。曾萬年描述鰻苗從海洋進入河川過程,一路被抄家滅門的情節:先是有很大的船隻、網具規模也很大,在近海捕撈一次,到了河口定置網又撈一次,進入河內,手抄網又撈一次,這樣的捕撈努力量令人咋舌,嚴重影響鰻魚生存和後續生殖。

鰻魚資源下降的因素很多,過度捕撈、河川棲地破壞、氣候變遷等被視爲重要因子。“人爲捕撈和河川污染是我們可以控制的。”曾萬年苦口婆心說,“《江河之上》讓鰻苗非法捕撈的問題浮上臺面,中國大陸如果能嚴格執行《江河之上》劇中的法庭判令,對日本鰻的資源來說,這是一個好消息,因爲這些問題已經到了不得不管制的程度了。”

撰稿、製作和主持:麥小田;責編:陳美華;網編:伍檫愙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