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綠色情報員:野“鰻”勢力(2)跨境盜魚和洗白的鰻苗走線

2024.05.16
專欄 | 綠色情報員:野“鰻”勢力(2)跨境盜魚和洗白的鰻苗走線 今年東亞鰻苗大歉收,從日本鰻到歐洲鰻被瞞天過海大量走私,跨國盜魚囂張猖獗。
路透社

一隻只鼓脹的透明塑料袋,密密麻麻的鰻苗在袋裏焦躁遊竄,彷彿嗅得到黑市的蠢動氣息,塑料袋偷渡的日本鰻魚苗是中國人口中的“水中軟黃金”,今年東亞鰻苗大歉收,鰻苗行情看俏,走私也跟着翻浪。

東亞鰻苗的主要捕撈季由11月持續至4月,今年元月中旬各地陷入苗獲低迷之際,中國深圳文錦渡海關在出口貨運渠道查獲大量走私鰻苗,不法分子以塑料袋盛裝11.85萬條日本鰻和雙色鰻,打算運送到香港再轉口出境。海上走私同樣猖獗,4月漁期接近尾聲,深圳海警局直搗一起鰻苗走私案,陳倉暗渡4箱、17萬餘尾鰻苗,市值超過人民幣200萬元。

 

鰻魚版“走線”大行其道

在利益驅動下,從陸路到海域,大批活體鰻苗“潤出”中國,這羣“偷渡客”的數量動輒10萬起跳,瞞天過海被送上不同的走私路徑,有如鰻魚版“走線”,挺險出走的終點站,瞄準了日本和韓國。

臺灣也是日本鰻苗走私的出口地之一,上一個捕撈季,臺北和高雄海關接連緝獲4起、逾13萬餘尾走私鰻苗事件,旅客試圖透過空運挾帶鰻苗飛往香港,這一齣走私腳本跟中國同出一轍。

臺灣大學漁業科學研究所名譽教授曾萬年指出,日本、韓國、中國和臺灣是日本鰻資源的主要利用國家,以各國的鰻苗捕撈量來看,中國佔了78成,日本大約2成左右,日本每年的成鰻生產量大概是2萬至4萬公噸,這意味着至少需要20公噸至40公噸的鰻苗。

“日本的鰻苗捕撈量往往10公噸不到,所以一半以上需要進口。”臺灣大學漁業科學研究所教授兼所長韓玉山進一步分析,“進口地主要來自香港,那香港又來自於中國大陸和臺灣的走私,這個問題長期以來始終存在,日本有很高的需求量,走私的誘因就出來了。

香港成爲走私鰻苗的中繼站,“以臺灣來講,11月至3月鰻苗禁止出口,只能靠走私,先走私到香港,因爲香港是自由貿易區,只要你有辦法進入香港就可以漂白,然後合法出口。”韓玉山拆解走私路線,“中國大陸可以出口鰻苗,但是要有出口許可證,而且要抽20%的關稅,不過,如果先把鰻苗從深圳運進香港的話,據側面瞭解,成本大概只要10%而已,所以中間有10%的利差,因此他們還是願意走私,而且檯面上合法出口有數量管制,不一定會覈准,所以大量的中國鰻苗還是走私到香港,然後再賣到日本和韓國。”

這一場鰻魚洗白陰謀,大夥都心知肚明。韓玉山說,日本當然也知道檯面上是合法從香港購入鰻苗,其實背後是從中國大陸和臺灣走私過去,但日本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因爲它需要鰻苗。

今年深圳接連緝獲日本鰻苗走私案,不法人士企圖經香港中轉出口。(圖片來源:中國海關總署官方信息平臺)
今年深圳接連緝獲日本鰻苗走私案,不法人士企圖經香港中轉出口。(圖片來源:中國海關總署官方信息平臺)

揪出消失的鰻魚黑數

攤開今年東亞各國的鰻苗捕撈量和投苗入池量,數字不難看出黑市的活絡。3月底臺灣率先進入終漁,總捕撈量爲1,300公斤,入池量僅有500公斤,800公斤的鰻苗可能流入不法途徑。截至510日,日本累計捕獲6,920公斤、入池15,370公斤,韓國累計捕獲1,400公斤、入池8,000公斤,而中國累計捕獲24,300公斤,入池只有9,00010,000公斤,這意味着被逮到的走私鰻苗數量可說是微乎其微。

曾萬年表示,近幾年臺灣的鰻苗入池量往往還不到捕撈量的一半,因爲鰻苗的價格很高,第一線漁民有利可圖馬上就賣出去了,此外,日本鰻的產卵場在馬裏雅納海溝西側,臺灣是鰻苗進入東亞陸棚的第一站,這種“頭期苗”備受日本養鰻業者青睞,養殖半年後就可以長到4P(每公斤4尾)的上市體型,正好趕上日本的鰻魚節“土用醜之日”,如果等鰻苗洄游到日本,再捕撈入池,很多沒有辦法當年上市,而且要越冬,養殖成本相對來得高。

事實上,世界自然基金會(WWF)日本分會曾經估計,在日本養殖的鰻魚中約有46成來自非法來源。韓玉山指出,日本做過一些統計估算,每年數字不太一樣,大概有一半鰻苗是從黑市買賣進來,因爲日本規定漁民捕到的鰻苗只能賣到當地漁會,公開拍賣的價格通常很低,所以有些漁民會一半上交漁會拍賣,另外一半賣到黑市,價格可能多上一倍。

對瀕危的日本鰻而言,層出不窮的走私活動和龐大黑數,直接掐住了命門。韓玉山強調,透明化交易是日本鰻資源管理很重要的一部分,從鰻苗捕撈、販運、養殖和買賣都應該要有可追溯性,國與國之間的貿易也需要透明化管理,走私對透明化管理有很大的傷害,鰻魚資源也會出現過度利用的情形。

曾萬年提醒,在日本鰻苗歉收年,走私出口情形尤其嚴重,走私也連帶衝擊本國產業,從鰻魚養殖到後端加工都會受到影響。韓玉山說,由於鰻苗現在仍無法商業化繁殖,養殖鰻魚全部依賴野生鰻苗,所以鰻苗可說是戰略物資,誰手上掌握鰻苗,誰就可以控制市場,基本上,每個國家都不鼓勵鰻苗出口。

走私鰻苗長期爲人詬病,中國和臺灣甩不開執法不力問題。韓玉山認爲,以臺灣來說,因爲走私鰻苗的罰則並不高,基本上很難杜絕走私,臺灣鰻魚基金會每年都會建議政府加重懲治納入刑法,提高嚇阻力;中國大陸方面,雖然走私鰻苗的罰則較爲嚴格,但是在人治社會下很容易操作,打擊力度有待加強。

日本鰻陷入黑市泥沼,龐大黑數不利資源管理。(路透社)
日本鰻陷入黑市泥沼,龐大黑數不利資源管理。(路透社)

歐洲鰻也淪爲“走線魚”

不只是日本鰻,歐洲鰻也捲入這一場“走線魚”風暴,跨國盜魚的元兇劍指中國,近年走私路線更是不斷翻新,今年3月,香港海關截獲一批從毛里塔尼亞經土耳其到香港的走私案,貨品報稱非洲鰻鱺,香港漁護署查驗後發現爲鰻魚苗,當中混雜了受管制的歐洲鰻苗。

韓玉山指出,歐洲鰻已經被列入《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的附錄II物種,不管是鰻苗或成鰻都不準出口到歐盟以外地區,不法人士通常先從西班牙、法國等大產區將歐洲鰻苗走私到北非國家,例如突尼西亞、毛里塔尼亞等,這些國家的角色一如香港,透過第三地洗白,在當地花點錢取得歐洲鰻的出口許可證,然後就可以合法出口,或者是混充沒有受管制的鰻苗品種,連許可證都不需要,所以目前歐洲鰻苗都是經由第三地進行轉口貿易,輸運到香港後,再進入中國大陸。

“過去中國進口非常多的歐洲鰻苗來養殖,因爲日本鰻苗不夠,在CITES管制生效後,進口量就大幅下降,但是走私問題還是存在。”韓玉山爬梳產業脈絡,過往中國產的歐洲鰻不少是銷往日本,“後來受到國際壓力,日本也知道中國養殖的歐洲鰻背後都是非法來源,所以就算中國有合法的CITES許可證,日本也不接受歐洲鰻進口,目前歐洲鰻和其製品蒲燒鰻都是中國本地內銷爲主。”

這些不法的歐洲鰻食材引起國際關注,曾萬年提起,去年英國和日本科學家專程來臺追查爲什麼會在臺灣的日本料理店發現歐洲鰻製成的蒲燒鰻?“我說,臺灣老早就不養殖歐洲鰻了,以前歐洲鰻苗未受管制的時候,臺灣確實曾經嘗試歐洲鰻的室內養殖,後來養殖戶認爲成本太高也就不養了。”他試圖追溯和推測來源,“歐洲鰻苗會透過非法途徑輸入中國,很可能是中國非法養殖歐洲鰻,然後加工以後,銷到臺灣的日本料理店。”

兩位科學家也與臺灣大學洽談合作計劃,“針對日本料理店的蒲燒鰻食材展開全面性調查,透過DNA檢測,查驗有沒有日本鰻以外的種類,尤其是歐洲鰻。”曾萬年力挺打擊黑色產業鏈,“中國養殖戶辯稱說,我們是在以前合法時候進口的,因爲養殖會囤積嘛,這些說法都是找理由掩飾不法來源。

歐洲鰻屬於極度瀕危物種,鰻苗走私往往經由第三地洗白,最終進入中國。(路透社)
歐洲鰻屬於極度瀕危物種,鰻苗走私往往經由第三地洗白,最終進入中國。(路透社)

趁來得及之前守住命脈

面對日本鰻資源量斷崖式下降的危機,曾萬年認爲,從消費端到生產端都要大幅限縮,資源量才能慢慢恢復,拿日本“土用醜之日”的鰻魚節來說,那一天全國有一半人口都在喫鰻魚,消費量要控制,因爲消費端有需求,自然就有人會去養殖,進而大量捕撈鰻苗,隨着鰻苗銳減,自然會衍生走私問題。

生產端的管控同樣是當務之急,中國是東亞最大的鰻苗捕撈國和輸出國,曾萬年表示,鰻魚會上溯到河川生長,中國因爲海岸線長河川多,所以鰻苗捕獲量最多,叫漁民不要捕撈那麼多鰻苗是不可能的,但是捕上來之後,中國大陸政府可以參考歐洲鰻的資源管理措施,由政府收購一半鰻苗放流回河川,讓鰻魚有機會生息。

中國也是世界第一大養鰻國,囊括全球75%的產量,鰻魚產業在中國政府減稅等措施扶植下過度發展,甚至出現產能過剩情形,曾萬年以廣東順德為例,一個地區的鰻魚養殖面積,就相當於臺灣鰻魚產業極盛期的總養殖池面積,實際上,鰻魚不是環保的養殖魚種,牠是肉食性,要投餵魚粉餌料,而且要用淡水養殖,臺灣過去曾因超抽地下水造成地層下陷,付出的社會成本代價很高,所以鰻魚養殖產業過度發展絕對不是好現象。

東亞各國的日本鰻苗放養量和配額也被學者質疑過度寬鬆,曾萬年指出,現在鰻苗每年總放養量上限是78.7公噸,中國36公噸、臺灣10公噸、日本21.6公噸、韓國11.1公噸,遠超過當前的捕撈量,每一個國家的配額都要減少,同時要滾動式管理,東亞地區必須重新思考鰻魚資源管理措施,但是現在各個國家有時候會談不攏,每一個國家都在爲自己爭取利益。

瀕危鰻魚的保育工作刻不容緩,資源管理要從生產端、消費端和河川棲地多管齊下。(路透社)
瀕危鰻魚的保育工作刻不容緩,資源管理要從生產端、消費端和河川棲地多管齊下。(路透社)

韓玉山認爲,鰻苗管理是日本鰻保育和資源管理的重要手段,雖然現在每個國家都有捕撈漁期和地點管制,或是發放捕撈證照,但其實都太寬鬆,離真正有效的保育強度還有一段距離。

此外,韓玉山建議,東亞各國也要強化對河川成鰻的保護,因爲野生成鰻是將來的種魚,一方面要保護河川棲地,減少污染和破壞,不要亂建攔砂壩、水壩,這些都會阻礙牠的洄游和棲息,另一方面,各國要全面禁止捕捉河川中的成鰻,現在留給大自然的鰻苗已經不多,牠好不容易長大,如果再去抓成鰻,等於是雪上加霜,儘可能保留這些種鰻,未來鰻苗資源量纔會回升。

“鰻魚的生活史非常長,從出生到死亡,一個生活史週期可能超過10年。”韓玉山緩緩說,“也就是說,現在開始保育的話,這些鰻苗要長大並繁衍下一代已經是10年後的事情了,所以這一個很漫長的持久戰,需要1020年的時間纔會看到保育的成效。

撰稿、製作和主持:麥小田 責編:許書婷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