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綠色情報員:野"鰻"勢力(3)氣候變遷下鰻魚遊向何方

2024.05.23
專欄 | 綠色情報員:野"鰻"勢力(3)氣候變遷下鰻魚遊向何方 全球暖化加上厄爾尼諾現象添柴加火,海洋表層溫度高居不下,今年東亞鰻苗捕撈量大縮水,捕鰻人不禁追問到底鰻苗遊向何方?
法新社

4月東亞鰻苗終漁在即,苗獲始終未見回溫,亞洲多地卻正經歷異常高溫,印度-太平洋地區宛如巨大熱鍋,連地處高緯的日本北海道也提前“入夏”。

415日,北海道札幌市飆破了25℃,這是當地有史以來最早達到夏日的氣溫門檻。中國廣東多地也出現夏季提早報到,以廣州來說,常年的“氣候入夏日”爲416日,今年323日起連續5天平均氣溫超過22℃,創下當地有紀錄以來最早的氣候入夏日。

歐洲哥白尼氣候變遷服務中心57日公佈觀測資料,今年4月全球地表均溫又刷新紀錄,比工業革命時期高出1.6℃,這是連續11個月的月均溫打破當月的歷史紀錄。海洋溫度也讓氣候研究人員捏把冷汗,儘管厄爾尼諾現象(El Niño,又稱聖嬰現象)已經消退,海洋表層溫度依然高居不下。

中國鰻魚網把這一季鰻苗歉收原因推給厄爾尼諾現象,專家認爲這種說法過於簡化。(路透社)
中國鰻魚網把這一季鰻苗歉收原因推給厄爾尼諾現象,專家認爲這種說法過於簡化。(路透社)

厄爾尼諾偷走鰻魚?

日本鰻是東亞地區重要的經濟魚種,今年鰻苗“撈金”大縮水,截至5月10日,臺灣、中國、日本和韓國總捕獲的鰻苗不到34公噸,遠低於近10年的平均值45公噸,中國鰻魚網認爲,受厄爾尼諾現象影響,導致這一季苗獲銳減。這樣的說法卻過度簡化,也忽略了人爲因素的影響。

臺灣大學海洋研究所特聘教授曾於恆表示,厄爾尼諾現象是其中一個影響因素,它會影響北赤道洋流的狀態,也就是黑潮的上游,但是過去兩年的鰻苗捕撈量也沒有很好,過去兩年是拉尼娜現象(La Niña,又稱反聖嬰),這是厄爾尼諾現象的反相,如果厄爾尼諾或拉尼娜現象有直接相關的話,應該很清楚可以看到增加或減少趨勢,而且時間尺度再拉長到340年來看,鰻苗捕撈量長期處於下降趨勢,全球暖化、過度捕撈都被視爲影響因素。

臺灣中央研究院環境變遷研究中心海洋能專題中心執行長、師範大學海洋環境科技研究所特聘教授吳朝榮也認爲,把鰻苗歉收歸因厄爾尼諾現象太過簡化,而且它不是最主要的因素,大氣、海洋等自然環境因素都會影響鰻苗洄游量,事實上,目前很多生長環境都被人爲破壞了,所以河川中成鰻數量減少的話,洄游量也會愈來愈少。

人爲禍害把日本鰻推向危機的漩渦,對捕鰻人來說,氣候變異下的“尋鰻記”也愈加捉摸不定,一如滑溜的鰻魚叫人難以掌握。

撇開人爲因素,日本鰻幼苗的捕獲量受到洋流、渦旋、氣候等多重自然因子影響。(法新社)
撇開人爲因素,日本鰻幼苗的捕獲量受到洋流、渦旋、氣候等多重自然因子影響。(法新社)

鰻魚寶寶錯過洋流列車

鰻魚一生有着“風裏來、浪裏去”的長征故事,吳朝榮生動描述這一段大洋旅程:日本鰻在馬里亞納羣島的西方海域產卵,鰻苗孵化後,游泳能力極弱,牠們只能跟着洋流來移動,洋流如同連接各個城市的繁忙交通系統,北赤道洋流(NEC)就像高鐵一樣,鰻苗是乘客,牠們從東向西乘着北赤道洋流來到菲律賓東邊,一路再順着黑潮北上,所以牠們沒坐到高鐵的話,東亞地區的捕獲量就會少,一般來說,厄爾尼諾現象發生時,北赤道洋流會向北移,鰻苗就會坐不上車了,不過,事情沒這樣單純,因爲產卵地也會變化。

吳朝榮解釋,過去研究顯示,日本鰻的產卵場位在南北向的馬里亞納海嶺和東西向的鹽度鋒面的交匯處,表面海水的鹽度和降雨有關,赤道地區降雨最多的地方叫作“間熱帶輻合帶”(ITCZ),所以隨着鹽度鋒面的南北移動,產卵地點也會南北擺動。

吳朝榮以2015年至2016年的強厄爾尼諾事件爲例,規模遠大於這一波,可是那一年的鰻苗捕獲量跟平均值差不多,因爲赤道附近的間熱帶輻合帶原本沒降雨,可是到了20156月突然降雨增多,產卵地點就往北移了,鰻苗也得以坐上洋流列車。

“對鰻苗捕獲量來說,第一個是北赤道洋流愈往北邊愈不好,第二個是產卵地點愈南邊愈不好。”吳朝榮歸納兩大不利因素,他帶領的研究團隊也發現氣候“組合模態”(combination mode)的影響,日本鰻的捕獲量在1983年、1992年、1998年明顯減少,因爲這幾個年份出現氣候變異,造成ITCZ向南移動,產卵場也跟着南下到赤道附近,最後使得日本鰻幼苗不易進入北赤道洋流。

“平均來說,北赤道洋流位在北緯12.5度。”吳朝榮又再打比方,“所以說,高鐵是從高雄左營出發,那麼在南邊的屏東等車的話,這些乘客就上不了車。”

日本鰻幼苗從大洋產卵場長途跋涉,放眼每年東亞沿海的鰻苗來遊量,起伏波動很大。曾於恆指出,鰻苗數量的多寡和洋流狀態、氣候因素有關聯性,這些都會影響到北赤道洋流軸線的南北移動,過去還有研究觀察到,中國、臺灣和韓國的捕獲量波動比較相似,同時有研究顯示,當日本鰻產卵場的北邊出現反氣旋式渦旋,從整個太平洋來看就像是一個順時針的環流,等於說有更多流場從東向西、加強了北赤道洋流,在這種狀態下可以幫助日本鰻幼苗的傳輸,而且提高東亞各國的捕獲量。

在全球暖化驅動下,黑潮流速和軸線出現複雜的變化。(法新社)
在全球暖化驅動下,黑潮流速和軸線出現複雜的變化。(法新社)

暖化下黑潮捉摸不定

每年11月起,日本鰻苗順着黑潮來到東亞大陸棚沿岸,陸續遊進河口,再上溯河川。然而,在全球暖化驅動下,黑潮出現複雜變化。

最近臺灣發表《氣候變遷科學報告》,集合近百位專家撰寫和審閱,參與這項研究報告的曾於恆指出,從過去30年來看,在暖化較劇烈的時期,黑潮在東海區域的上層海洋有一點加速的趨勢,同時它的主軸似乎有些向離岸偏離,不過,這些變化趨勢並沒有非常顯著,所以仍有許多不確定性。在未來的情境下,推測西北太平洋將是更復雜的情況,譬如黑潮進到日本東邊會受到風場的影響,出現清楚的加強趨勢,可是在臺灣周遭的東海地區則沒有明顯的加強趨勢,而且有上層加快、下層變慢現象,結構變得更復雜。

吳朝榮也聚焦全球暖化對黑潮的影響,他檢視過去幾十年的趨勢變化,臺灣東邊的黑潮夏天愈來愈快,但是冬天愈來愈慢,當黑潮愈來愈慢時,比較容易入侵東海陸棚,各國的捕獲比例連帶出現消長,中國的鰻苗捕獲量會增加,韓國也會增加一些,靠東邊的臺灣和日本捕獲量就會減低,不過,年際之間還是會有很大的變動。

他進一步說明,全球暖化其實有時會加速、有時會放緩,1977年至1998年這段時間是加速期,1998年至2013年又進入停滯期,2013年之後又變成加速期,在停滯期,臺灣東邊的黑潮出現整年減弱趨勢,在快速期黑潮又變成加速。

全球海洋持續發燒,西太平洋更是全球最大的“熱區”。曾於恆說,主要原因是太平洋的環流系統,特別是赤道附近有很強的北赤道洋流,流場從東向西,所以在西太平洋形成暖池,以整個太平洋來講,增溫幅度比較高的區域是在西太平洋,但是每個區域有一些差異,臺灣周遭靠東海一帶因爲比較淺,所以更容易變暖,臺灣東側海域在未來世紀末可能會上升1℃至3℃左右。

科學研究陸續發現,海洋升溫造成魚類孵化率下降、體型變小等生存挑戰。曾於恆表示,目前統計上還沒看到升溫對鰻魚造成的生理影響,不過推測負面效應可能跟其他魚類類似,魚類不像人類可以自行調節體溫,有些研究顯示水溫升高時,魚類對氧氣的需求會提高,有些專家解釋,在比較暖的環境下,魚類爲了存活下來所以要維持更小的體型,而體型會限制氧氣的吸入,對生長也有影響。

不只是海洋升溫的衝擊,曾於恆提醒,全球海洋的pH值從1950年代開始逐漸下降,隨着暖化加劇,pH值會逐漸遞減,海洋酸化會造成碳酸鈣溶解,威脅到很多以碳酸鈣爲外骨殼的生物。

日本是鰻魚主要消費國之一,近年日本專家發現,鰻魚棲地延伸向北海道。(法新社)
日本是鰻魚主要消費國之一,近年日本專家發現,鰻魚棲地延伸向北海道。(法新社)

日本鰻溜到北海道

海洋表層升溫在北半球高緯度地區尤其明顯,以往鰻魚在日本的棲息地最北只到東北的青森一帶,2020年起東京大學研究團隊陸續在北海道的河川發現日本鰻的幼魚,在全球暖化背景下,鰻魚棲地或漁場是否會出現洗牌效應也成爲關注的焦點。

曾於恆認爲,溫度增加的確會造成鰻魚資源結構出現一點點變化,可是整體來講它可能只是小洗牌,資源結構向北延伸。吳朝榮表示,暖化會影響魚類的棲地和漁場,以臺灣附近海域捕撈的秋刀魚、烏魚來說,牠們的棲地也都出現變化,秋刀魚往北邊去了,烏魚則是跟着21℃、22℃的海水等溫線洄游,漁場逐漸北移。

“鰻魚等於是往北邊去了,這意味着只要環境適合,牠們確實可以往北邊遷移。”吳朝榮樂見日本鰻在北海道找到新淨土,“倘若北海道的河川污染情形比較好,其實這算是一件好事。”

不過,老話一句,全球沸騰時代挾帶的致命隱患不能掉以輕心。“當暖化真正劇烈的時候,事實上變成加乘效果,不是慢慢來的。”吳朝榮話鋒一轉說,“它會有一個臨界點(critical point),一但跨越,整個就倒了、崩潰了。”

 

撰稿、製作和主持:麥小田 責編:陳美華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