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绿色情报员:“抓到了!中国搞大臭氧层破洞”

2019-05-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工厂被指控非法生产破坏臭氧层的化合物,环境警讯再起。(美联社)
中国工厂被指控非法生产破坏臭氧层的化合物,环境警讯再起。(美联社)

臭氧层破洞,打开环境警讯,当全球合力“补天”,中国却暗地打破防护伞。5月国际知名《自然》(Nature)期刊的一篇研究指出,中国持续排放违禁的化学物质氟氯碳化合物(CFCs),这类化学物质是臭氧层破洞的最大元凶。

“这是一个很震撼的消息。”台湾中央大学大气科学系教授王国英用严肃的口吻说,“最近还有研究指出,南极上方的臭氧洞又变大了。”

当然,这不是中国第一次被指控“搞大臭氧层破洞”。王国英指出,美国海洋及大气总署(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监测研究全球氟氯碳化合物超过40年,2018年透过全球12个监测站,观测数据发现三氯氟甲烷(CFC11)的浓度下降速度大幅减缓。国际研究将箭头指向东亚,还有媒体揭发中国工厂非法生产,逼得官方立刻回应,去年中国生态环境部宣布组织“打击消耗臭氧层物质非法生产使用的专项行动”。

今年的最新研究再度打脸,不但排放源头追溯至中国,更精准指向特定省份。王国英说,这次由英国和韩国研究团队进行调查,不同于去年的研究监测点,他们选定韩国济州岛、日本石垣岛下方小岛的监测站,2014年至2017年的氟氯碳化合物,每年平均增加7000公吨,利用大气模式的计算方式,算出山东和河北是主要的排放地区,推估可能有新生成的产品和使用。

“这次监测资料出现高浓度,过去几年并没有这样的现象,研究团队以模拟传输方式回头追溯,根据东北风的风向轨迹,找出中国为潜在的排放源。”成功大学环境工程学系教授蔡俊鸿说,他长期钻研大气污染,相当关注这次跨国研究的结果。

中央研究院原子与分子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台湾大学化学系教授林志民指出,三氯氟甲烷是氟和氯取代的甲烷,属于氟氯碳化合物,早年常被用作冰箱和冷气的冷媒,或是隔热物料,这类化合物由于不含氢,所以在大气中非常稳定,70年代美国科学家罗兰(Sherwood Rowland)和莫里纳(Mario Molina)就发现它在大气中最长可存活百年。

“它在地表没影响,跑到高空,威胁就大了。”蔡俊鸿说,氟氯碳化合物飘升到臭氧层,在太阳光的强烈照射下,断链释出氯原子,破坏臭氧,全球各地排放出的氟氯碳化合物,随着气流集中在南北极,因此极区出现明显的破洞现象。

“1985年,英国剑桥大学科学家法尔曼(Joe Farman)等人发现南极的臭氧破洞,在《自然》期刊发表研究,还拿下诺贝尔化学奖。”王国英指出臭氧破洞在环境议题的重要性,当时他也在剑桥大学同一个研究室。1987年,国际签订“蒙特利尔议定书”(Montreal Protocol),限制使用氟氯碳化合物,好让臭氧层破洞逐渐“愈合”。

王国英说,这个公约要求1990年起所有已开发和开发中国家不能再使用氟氯碳化合物,仅准许部分第三世界国家有容许量,2010年必须全面淘汰,如果各国都能遵守禁令,2050年极区上空臭氧浓度减少的现象就不会再发生,不过目前仍然规律出现。

不只南北极出现臭氧洞,青藏高原被视为世界的“第三极”,上空的臭氧以每十年2.7%的速度减少中,臭氧洞蠢蠢现形。蔡俊鸿认为,这和中国非法生产氟氯碳化合物不无关联,因为外地产生的氟氯碳化合物会随着气流传输,可能在青藏高原累积,侵蚀臭氧层。


氟氯碳化合物会加重温室效应,也让人类暴露在紫外线辐射的威胁之中。(美联社)
氟氯碳化合物会加重温室效应,也让人类暴露在紫外线辐射的威胁之中。(美联社)

 

蔡俊鸿表示,中国对氟氯碳化合物工厂的掌握不完整,如果制造过程中,污染控制做得不好,或是产品管理做得不好,就可能出现大量泄漏的状况。

全球禁用氟氯碳化合物后,各种替代品因应而生。林志民表示,目前有不含氢的氟氯碳氢化合物,以及完全不含氯的氟氯碳氢化合物与纯粹的碳氢化合物,好比像环保冷媒等产品。蔡俊鸿分析,中国的建筑物、汽车、家电快速成长,当地可能因为环保冷媒的生产量不足,或是环保冷媒与传统冷媒的价差大,间接刺激黑市需求。

臭氧层就像一个保护伞,一但出现破口,危机四伏。王国英说,臭氧减少会改变平流层的臭氧浓度分布,影响大气环流,此外,紫外线辐射也会增加,生物细胞长期暴露在强紫外线辐射下,DNA会发生突变,导致皮肤癌病变,这种癌细胞会进入血液循环系统中,扩散至全身。

总部设在英国的环境调查机构(Environmental Investigation Agency)曾经指出,2012年至2022年,中国的氟氯碳化合物排放量如果持续不减,总值将等同于16座大型煤炭发电站持续运转。“中国最大的隐忧将是气候变迁、环境污染,环境冲击远超乎想像。”王国英说,“中国AI技术领先各国,不要只是刷人,用来刷工厂、烟囱,进行严格监测,环境肯定大幅改善。”

“氟氯碳化合物进入环境中,我们追不回来,今天的排放会影响未来三十年。”蔡俊鸿语重心长说。我们住在同一个地球村,撑的可是同一把保护伞,中国再不实施铁腕治理,结局就不可收拾了。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