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绿色情报员:中国气候少女出走欧洲 你们好大胆

2021-06-03
Share
专栏 | 绿色情报员:中国气候少女出走欧洲 你们好大胆 中国气候女孩欧泓奕(中)正在瑞士洛桑进行无限期绝食抗议,投身国际气候运动行列。
(欧泓奕提供)

疫情下,欧洲气候运动仿佛进入漫长的冬眠期,随着集会解封,5月21日瑞士上场全国气候大游行,光是洛桑就有超过8000人走上街头,老城区的广场也同步进行另一场气候行动,来自桂林的欧泓奕展开绝食抗议,纸板上写着“捍卫气候无罪”。

欧泓奕是中国发起为气候罢课的第一人,过去两年,她走过孤独的气候行动,经历公安审讯、学业中断、同温层薄弱,她没有因此退缩、放弃地球公民的使命,今年初毅然前往德国继续高中学业,并积极投身国际气候运动,用全球视角看待气候危机。

孤独的气候行动之后

5月21日瑞士各城市发起气候游行,民众冒雨走上街头,这一天欧泓奕也在雨中进行绝食抗议。(路透社)
5月21日瑞士各城市发起气候游行,民众冒雨走上街头,这一天欧泓奕也在雨中进行绝食抗议。(路透社)

带着些许无奈,刚满18岁的欧泓奕离开中国,不光是因为国内的气候行动和经验难以分享,在大学任教的父母亲也担忧她误触法律红线,她坦白说,父母亲是“被动的支持”,但是她抱着期待踏上梦想之路,“气候危机是全人类共同面临的问题,我们可以通过彼此交流,理解不同背景下的气候实践,同时激励彼此、迸发出更多整合资源的行动。”

初到柏林,城市里的自然气息,给了中国气候女孩深刻的第一印象,“人民的生活水平比亚洲有特权。”欧泓奕有感而发,她用“没有自然的痕迹”形容自己在中国拜访的城市,“在柏林自然和人类更加的近了,城市当中可以看到没有修整的树林、草坪,还经常可以见到鸟类和小动物。”不过,这同时她也意识到被低估的气候紧急状态。

这一场大瘟疫按下气候运动的暂停键,“在柏林街上,我没有看到任何关于气候变化转型的贴纸或标语,2019年大家经历非常高潮的气候行动,电视上可以看到气候活动家对政府的要求。”欧泓奕也在同一年加入全球气候罢课的阵容,“2020年因为新冠肺炎的封锁和隔离措施,气候运动无法在街上开展,行动只能转移到线上。”

瑞士山丘的环保义士

跨国水泥公司在瑞士莫蒙山丘大肆开采水泥,当地也掀起环境保护运动浪潮。(photo by AndréLocher)
跨国水泥公司在瑞士莫蒙山丘大肆开采水泥,当地也掀起环境保护运动浪潮。(photo by AndréLocher)

随着疫情趋缓,瑞士日内瓦湖北岸的洛桑掀起一波波生态大潮,反对国际水泥公司拉法基・霍尔西姆(LafargeHolcim)继续开采莫蒙山丘(Mormont),而水泥是瑞士排放二氧化碳最多的行业。去年10月起,来自瑞士、德国、法国、义大利等地的环保人士在小山丘建造生态社区,今年3月欧泓奕也前进这个分享社区,加入保护莫蒙山的行列,而她是唯一的中国人。

“这个山丘富有生物多样性,也是重要的考古遗址,这家跨国水泥公司在其他国家的分部也有侵犯人权、污染土地和水源的纪录,2017年还被卫报评为全球最污染的企业之一。”欧泓奕侃侃而谈,“瑞士政府对这家公司没有强烈的限制和逞罚,还继续准备签下一个8年的合同。”3月30日当地警察驱逐现场200多位环境活动者,约有100人被逮捕,后来有46人被判60天有期徒刑,欧泓奕也在名单之列。

“我在派出所的临时看守所待了34个小时。”欧泓奕缓缓谈起被拘捕的情形,“在看守所我开始绝食,因为他们没有提供素食餐饮。”这不是她头一遭进派出所,2019年她在桂林市政府前独自一人展开气候罢课,最后是被公安带走收场,还被扣上“影响国家形象”的帽子,而这一次他们被称为环保义士,中国气候女孩也多了同行者的支持力量。

不过,莫蒙山的生态保护社区随之被拆除,“我们被释放后,内部讨论决定各自回到自己的城市,回到自已的工作和学习上面,我当时觉得有愤怒,然后也有焦虑、沮丧。”欧泓奕难掩失望的口吻,“因为气候危机仍持续进行,现在中国南方正经历1969年以来最大旱灾,印度的新冠疫情也面临很大的人道主义危机,所以我觉得我们不能停止。”

中国女孩的环境运动洗礼

欧泓奕在洛桑老城区广场展开一波波绝食行动,同时在当地学习组织气候运动。(翻摄自网络)
欧泓奕在洛桑老城区广场展开一波波绝食行动,同时在当地学习组织气候运动。(翻摄自网络)

欧泓奕勇敢挺身而出,拿着纸箱做的抗议纸板,来到洛桑老城区的广场,先后进行3天和7天的绝食抗议,广场前矗立着正义女神雕像,“每天数十个活动家来表达支持,这个广场也成为活动家进行策略交流和情感支持的地方。”她再次注满行动的能量,5月21日进一步展开无限期绝食抗议,法国第一位气候罢课者和立陶宛的艺术家也响应她的行动,“要求沃州当局撤销46位环境活动家的60天有期徒刑公诉,并利用这个机会将气候和生态的紧急状况传递给更多的人。”

从中国到欧洲,欧泓奕亲身参与两地的街头抗争,也看见东西方的差异。她不讳言自己在桂林经历的环境运动非常草根,而柏林和洛桑是气候和环境运动非常活跃的城市,尽管目前在当地短短生活几个月,“关于环境、气候、女权和反资本主义这些运动,思想更为多元、更有批判精神,公民反抗的力量也更加强大。”她谈起个人观察,“在社会上面,运动以外的人群也有很大的比例支持这样的运动。”

放眼欧洲,公民抗命行动有源源不绝的民间组织支持和协助,教堂也乐于提供场地,“我在中国也有私人的青年旅社、咖啡厅或是书店,他们愿意提供场地。”欧泓奕对比两地经验,“不过,欧洲这边的同行者更加多,对于镇压的焦虑、恐惧,或是对于社会的焦虑,没有在国内那么强烈。”

此外,欧洲气候运动者擅长透过各种渠道,跟政府打交道。“他们能够与官方递交请愿、写信,和官方进行交流,尽管改变的速度非常慢。”欧泓奕缓缓说,“气候运动当中有很多人用这样的方法和官方交流,所以支持的力量更加大,主动参与政治的人也更加多。”

当瑞典环保少女格蕾塔(Greta Thunberg)疾声呼吁“为气候罢课”(Fridays for Future),欧泓奕曾经尝试和其他中国活动人士打造同盟,最终并未成功。“我觉得有可能是我没有找到方法吧!”她回头看自己在中国的气候行动,“我首先是被格蕾塔激励,我在中国仍然用外来或国际的运动去挖掘国内的同行者,所以找到的同行者比较少,因为它不是本土的东西。”

寻找气候行动的解方

瑞典环保斗士格蕾塔启发全球青年气候运动,欧泓奕也受到她的激励。(美联社)
瑞典环保斗士格蕾塔启发全球青年气候运动,欧泓奕也受到她的激励。(美联社)

在欧洲多元思想的洗礼下,欧泓奕开始反思:“我最近在欧洲认识一些朋友,有一个朋友在研究气候运动本身是否带有一种殖民的色彩,因为气候和反对生态灭绝是基于气候科学,还有对于末日景象的共识,这样的概念本身来自于欧美科学家,这样的词语本身是否带有地区的局限性?”

有朝一日回到中国,会不会用更接地气的方法来推展气候行动?欧泓奕同意这是令人憧憬的愿景,“回到中国,我需要更大的努力去推进气候行动。”她清楚意识到未来的挑战,“这几个月我尝试组建华人的气候行动社群,现阶段在欧洲这边也观察学习他们如何组织。”

格蕾塔5月7日在推特点名批评中国污染环境,强调“除非中国彻底改变路线,否则我们无法解决气候危机。”欧泓奕也在推特转贴格蕾塔的发文,“我希望有更多关于中国的讨论。”她谈起转推的初心,“虽然中国现在的碳排放超过所有发达国家的总和,减排责任非常大,这篇文章比较片面,没有检视历史排放和人均排放。”

尽管4月22日世界地球日上场全球领导人气候峰会,“美国总统拜登和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进行谈话,吸引全球关注,但是我觉得对于中国的讨论仍然不是很足。”人在异乡的欧泓奕心系着故土,“中国在气候行动作出表率的话,这对人类应变气候危机非常重要。”

格蕾塔曾在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痛斥各国领袖对环保光说不做:“你们好大胆!”(How dare you),中国气候女孩无惧说出心声,领导人可听到了吗?

撰文:麦小田 责编:许书婷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Chris
Chris 说:
2021-06-08 08:34

真正的英雄,我跟她比差太远了!我一定会像他学习!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