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绿色情报员:烟屁股,被小看的不“塑”之客

2019-06-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烟屁股大多是一次性塑料制品,研究发现不管滤嘴抽过与否,都足以毒死鱼。(美联社)
烟屁股大多是一次性塑料制品,研究发现不管滤嘴抽过与否,都足以毒死鱼。(美联社)

6月3日,是中国的禁烟节。1839年的这一天,当时的钦差大臣林则徐在广东虎门销毁鸦片烟,四十多天才烧尽,漫天灰飞烟灭,180年后,中国却崛起为全球最大的烟草消费国和生产国。

“中国每年大约销售2.5兆根香烟,以全球5、6兆根总量来看,足足占了一半。”台湾蛮野心足生态协会研究员孙玮孜指出,不过,烟草帝国无可避免染上“毒枭”的阴影,因为光是小小的烟屁股就有不少罪状。

早期香烟没有滤嘴,当烟害指控四起,烟商动起脑筋,装上过滤吸嘴。专精香烟毒理的阳明大学环境与职业卫生研究所教授刘宗荣指出,1960年代左右香烟滤嘴才问世,目前主流材质是醋酸纤维,以纤维素加上醋酸制做而成。


中国是全球最大烟草消费国与生产国。(美联社)
中国是全球最大烟草消费国与生产国。(美联社)

“虽然它看起来像棉花,实质是塑料,一个滤嘴大约有12,000根塑料纤维,起码12年才会分解。”孙玮孜点破烟屁股的一次性塑料真面目。

香烟滤嘴常被误以为是天然材质,其实大多是人造纤维。孙玮孜说,化学大厂陶氏(Dow)或杜邦(DuPont)都曾投入滤嘴材质研发,1952年Kent香烟推出石棉纤维滤嘴,后来引爆轩然大波,还吃上官司,因为这种有毒材质严重戕害健康。刘宗荣表示,目前有些滤嘴使用聚丙烯(PP),由于制造时会使用有机溶剂,香烟点燃的温度为600至800°C,尽管滤嘴末端的温度已降低,聚丙烯会不会释出化学毒性,安全性值得关切。

到底滤嘴是否如烟商所宣称的“可以过滤有害物质”?“如果全部挡掉,就不是香烟了。”刘宗荣一针见血指出,“香烟点燃后,会产生7000多种化学物质,当中有70种致癌物,好比煤焦油、多环芳香烃、亚硝胺等,只要抽烟,就无可避免会吸到这些有毒物质。”

“曾经有科学家这么说,香烟滤嘴是本世纪最致命的诈骗行为。”孙玮孜说,有了滤嘴,吸烟不会那么呛,不过,滤嘴并不能保护吸烟者。“有些滤嘴会加入胶囊,咬破后,散发薄荷等清新味道,这些人造香料对人体不好,胶囊的成分同样堪虑。”他点出烟屁股危机四伏。


台湾蛮野心足生态协会打造“烟屁股北极熊”,走上街头,让民众认识香烟滤嘴的真面目。(台湾蛮野心足生态协会提供)
台湾蛮野心足生态协会打造“烟屁股北极熊”,走上街头,让民众认识香烟滤嘴的真面目。(台湾蛮野心足生态协会提供)

目前市售盒装香烟9成都有滤嘴,以全球每年生产5、6兆根香烟来看,滤嘴制造了100万吨塑料垃圾。孙玮孜以美国海洋保育协会(Ocean Conservancy)汇集的全球净滩调查结果来说明,2018年海滩上收集最多的垃圾是烟嘴,其次是食品包装、塑料瓶,“令人惊讶的是,这是净滩调查首次前十名都是塑料品。”他指出塑料污染海洋的严重性。

“烟屁股也是城市街道最常见的垃圾,而抽烟的人特别喜欢丢在排水沟。”孙玮孜说,进入河川或海洋之中,香烟滤嘴会变成微塑料纤维,由于体积小且具亲油性,容易吸附塑化剂、农药、戴奥辛等有机污染物。刘宗荣表示,烟屁股背后是一连串的生态议题,随着水域生物进入食物链,最后回到餐桌,又被人类吃下肚,对健康有潜在风险。

不只抽过的烟屁股会闯祸,没用过的滤嘴也有事儿。孙玮孜说,最近有两篇期刊研究探讨香烟滤嘴的生物毒性,一公升的水中只要有一根抽过的烟屁股,就足以杀死大多数的鱼,令人意外的是,换成五到八根新滤嘴,也可以杀死大部分的鱼。

“即便滤嘴没有收集烟草的有害物质,它本身就含有毒性。”孙玮孜归纳研究结论,这表示香烟滤嘴不只是醋酸纤维,还有许多具功能性的化合物,像是常见的阻燃剂、人工香料等物质。

半世纪来,烟屁股野蛮横行,各国逐渐正视它的祸害。孙玮孜说,2015年美国加州议员曾提案对塑料滤嘴下禁令,最近加拿大也有类似倡议,欧洲议会同样提出2025年塑料滤嘴要减少50%、2030年预计减少80%;菲律宾NGO组织则是一面推动捡烟蒂,一面研究滤嘴回收再利用。

今年4月,全球公益组织“摆脱塑缚”(Break Free From Plastic)发起“塑料怪兽”运动,号召国际响应,孙玮孜带领团队走上街头捡烟蒂,打造一头烟屁股北极熊,“在街讲时,民众和我都很惊讶,因为大多数人认为烟屁股是天然材质,误以为丢在环境当中会很快分解。”


中国每年约有140万人死于吸烟引发的各种疾病,烟害问题不小。(美联社)
中国每年约有140万人死于吸烟引发的各种疾病,烟害问题不小。(美联社)

惹事生非的不单是烟屁股,放眼香烟的生命周期,从烟草种植到香烟生产,存在各种争议。孙玮孜表示,烟草在南美和中国是重要经济作物,当地常雇用童工,以降低成本;烟草会施放大量化学肥料和农药,造成土地劣化,甚至还有砍伐森林、种植烟草等情形;此外,烟草生产每年贡献8400万吨的二氧化碳当量,约占全球碳排放的0.2%,环境威胁不容小觑。

红色烟草帝国,付出的是血淋淋的环境和健康代价。“中国的烟草消费占全球3、4成,吸烟人口超过3亿,暴露在二手烟的人群估计高达7.5亿。”孙玮孜摊开数字,尽管警讯响起,去年底,中国国家烟草专卖局宣布力求年度销售目标4750万箱香烟(约2.37兆根),实现利润超过历史最好水平,网民气愤痛批政府是“大毒枭”。

刘宗荣表示,中国的烟草公司太多,烟品种类五花八门,里头的成份太多了,世界卫生组织老早说过,烟草里加太多香料不是好事,中国人罹患肺癌和肺脏相关疾病的比例不少,这些都跟抽烟脱不了关系。

“烟害是中国必须严肃探讨的问题,有人说,香烟是合法的毒品,因为它比许多管制药品对人体的伤害更大。”孙玮孜语中重心长说,这句话要是听在林则徐耳中,可能激起万千感慨吧!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