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绿色情报员:血汗海鲜背后的刽子手

2021-06-10
Share
专栏 | 绿色情报员:血汗海鲜背后的刽子手 血汗海鲜成为国际关注话题,中国渔船频频被东南亚渔工指控强迫劳动。
(法新社)

6月5日是联合国打击非法渔业的国际日,因为2016年的这一天《港口国措施协定》正式生效,这是全球第一个针对“非法、不报告、不受管制(IUU)”的渔捞活动有约束力的国际协定,紧接着6月8日再迎来“世界海洋日”,在海洋重磅月之前,美国磨刀霍霍开铡血汗海鲜。

美国海关及边境保护局(CBP)5月28日宣布扣留中国大连远洋渔业公司32艘渔船捕捞的金枪鱼(鲔鱼)、剑鱼和其他海产品,因为该公司在捕捞作业中存在强迫劳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5月26日也向世界贸易组织递交有关渔船强迫劳动提案,呼吁世贸组织成员在谈判中聚焦这个全球议题,以遏止可能涉及强迫劳动的有害渔业补贴等问题。

大连远洋渔业卷入血案

大连远洋渔业公司是渔工口中恶名昭彰的“累犯”,去年船队旗下的“隆兴629”和其他姐妹船接连传出印度尼西亚渔工暴毙,当天火速“被海葬”,幸存渔工指控中国船长施暴、剥削人权,在英国环境正义基金会(EJF)和韩国公益法律中心(APIL)介入调查后,揭开嗜血的远洋猎场真面目。


中国拥有全球最大的远洋渔业船队,强迫劳动引来美国出手制裁。(法新社)
中国拥有全球最大的远洋渔业船队,强迫劳动引来美国出手制裁。(法新社)
“隆兴629号的幸存船员说他们曾经历被殴打,或是看到其他船员受到暴力对待。”英国环境正义基金会资深项目主任邱劭琪说明调查结果,“由于船员没有受到适当的现代医疗治疗,导致他们最终死亡,其中有3位在海上过世,并且被埋葬在海上,有一位是到了(韩国)釜山之后才过世。”

面对船老大的失控虐待,不时口头威胁要解雇,以及苛刻的生活条件,这些外籍渔工只能忍气吞声,因为不少人欠了一屁股的债。“他们很多是债务劳役的受害者,上船前必须支付一笔钱换得这份工作,然后再工作偿还这笔金额。”邱劭琪提起访谈个案的遭遇,“许多船员告诉我们,他们工作的时间非常长,17、18个小时都很正常,有时候甚至长达24个小时、48个小时,中间只有零碎而且非常短的休息时间。”

海上奴役的惊涛骇浪

大连远洋渔业的人权剥削恶行只是冰山一角,中国是全球最大的远洋渔业大国,大约有2700艘远洋渔船,其次是台湾,拥有1100多艘远洋渔船,两者都是强迫劳动的黑名单。

东南亚是主要的外籍渔工输出国,2019年绿色和平东南亚办公室发表《海上奴役调查报告》,“这份报告揭露了很多东南亚渔工,特别是印尼、菲律宾在远洋渔船上遭到强迫劳动的问题。”绿色和平台北办公室海洋专案主任李于彤指出,“渔工指控的13艘远洋渔船中有5艘是台湾渔船、7艘是中国渔船,他们主要的投诉是欺骗、扣发薪资、超时工作、肢体暴力等。”


东南亚是主要渔工输出国,渔工常被迫在恶劣的劳动条件下工作。(绿色和平提供)
东南亚是主要渔工输出国,渔工常被迫在恶劣的劳动条件下工作。(绿色和平提供)
外籍渔工的薪水微薄,而且常被剥好几层皮。“外籍渔工的合约通常是2年,月薪大概在300至500美元之间,印尼仲介通常会收取600至800美元的手续费,同时再收取保证金,这些费用会从渔工薪资中扣除,扣完后,渔工每个月的薪水往往只剩下100美元左右。”李于彤说明,“如果渔工在合约期间受到暴力威胁,或是缺乏充足的食物、饮水和休息,他们想要离职的话,还要再支付违约赔偿金,以及自己回程的机票,这些其实都是不合法,存在很多问题。”

大肆非法捕鲨割鳍

血汗海鲜夺走渔工人权和性命,也让海洋生态难以续命。“隆兴629”注册为金枪鱼延绳钓船,却同时进行非法捕鲨作业,渔工拍下血淋淋的割鲨鱼鳍影片和照片,“照片里甲板上全部都是鱼翅。”邱劭琪回想起触目惊心的画面,“渔工表示下船时,船上有超过16箱、每箱重达45公斤的鱼翅。”

这些装箱的鱼翅透过非法转载,送回港口贩售,当中不少是濒危物种。邱劭琪指出,“渔工告诉我们,他们抓到非常多种不同的鲨鱼,包括双髻鲨、污斑白眼鲛(俗称花鲨)、马加鲨、黑鲨、长尾鲨等,这些都是在华盛顿公约(CITES)的附录二物种,在很多区域渔业管理组织中也被列为禁止捕捞的物种。”


“隆兴629”被指控非法捕捞鲨鱼,甲板上堆满刚割下的鱼鳍。(APIL提供)
“隆兴629”被指控非法捕捞鲨鱼,甲板上堆满刚割下的鱼鳍。(APIL提供)
鲨鱼的栖地常和金枪渔场重叠,而且是延绳钓很常见的混获物。“鲨鱼鱼翅的价格远高于鱼肉,所以渔船有动机割下鲨鱼鳍,同时也让渔船的仓储空间最大化,因为鲨鱼身体占空间。”邱劭琪谈起鱼翅产业链的现象,“中国虽然没有针对割鳍弃身的规范,但这样的作业方式已经违反国际区域渔业管理组织的规定。”

疫情下,鱼翅贸易链依旧嚣张横行,6月7日香港海关逮到逾3公吨、疑似濒危物种的鱼翅走私案;去年香港海关更查获两起大规模的鱼翅走私案,共检获26吨干鱼翅,数量打破历史纪录,估计约有3万8千多只鲨鱼。李于彤表示,绿色和平去年发表《公诸渔事:血汗海鲜如何流入市场》调查报告,外籍渔工说台湾渔船有所谓的鱼翅奖金,而台湾早在2012年就颁布禁止割鳍弃身的法令,拿下亚洲先例,不过,这些事情还是持续发生。

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去年12月更新红色名册(Red List),超过420种鲨鱼面临灭绝威胁,“鲨鱼遭到灭绝绝对是人为因素,我们的调查发现,每年大约有一亿只鲨鱼遭到屠杀,除了鱼翅之外,还涉及到肉品、肥料、鱼油市场。”李于彤遗憾说,“延绳钓或大型围网会声称意外误捕鲨鱼,这些意外有时候可能要打上问号。”

血汗海鲜牵系海洋命脉

在强迫劳动和非法捕捞的调查报告出炉后,环境正义基金会和韩国公益法律中心曾共同要求中国采取相关行动,调查涉入此事件的渔船。邱劭琪表示,目前并未看到或接收到中国政府有任何的调查信息,不过,国际上有愈来愈多国家会利用进口管制来阻断非法渔业或血汗海鲜进入市场,现阶段看起来是有效而且可以防止非法渔获进入市场流通的一个方式。


血汗海鲜和海洋资源永续息息相关。(绿色和平提供)
血汗海鲜和海洋资源永续息息相关。(绿色和平提供)
不同于过往针对单一船舶下暂扣令,美国海关及边境保护局这次加大力度查扣大连远洋渔业的所有船队,“环境正义基金会的调查报告也提出建议,如果渔船A涉及强迫劳动或非法渔业,同一个公司旗下的渔船都应该以高风险的渔船来看待,因为他们可能采行相同的经营管理和捕捞模式。”邱劭琪乐见国际政府提高风险标准,“这次美国的制裁也让从事非法渔业的公司更意识到不会侥幸躲过相关裁罚。”

“非法渔业和奴役渔工是一种恶性循环。”李于彤语重心长点出两者关联性,“人类多年累积的滥捕滥杀行为,使得海洋资源逐渐枯竭,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FAO)统计,全球有超过90%的商业渔类资源面临过度捕捞的危机,因此经营者要维持获利,必须捕更多的鱼、更值钱的鱼,所以他们会到禁捕的海域作业,或是在海上非法转载,增加海上停留、捕捞时间,同时为了降低成本,使出强迫劳动手段,非法渔业、强迫劳动和血汗海鲜都是海洋资源浩劫下的不幸产物。”

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最新报告《2020年世界渔业和水产养殖状况》指出,全球捕捞渔业总产量达到9640万吨,创下年度最高水平纪录。中国远洋大军在公海的渔获量也相当惊人,囊括全球总量五分之一。

渔业大国缺席国际公约

终止强迫劳动、拒绝血汗海鲜,是停止海洋资源持续被过度掠夺的解决方法之一。邱劭琪认为,中国要强化渔工人权的保障,应该尽快采用国际劳工组织(ILO)的渔业工作公约(C188公约),公约详列渔工保障项目和管理措施,这一两年来,南非、泰国等关键渔业国家都陆续宣布采用,韩国和印尼也正在评估时间表,台湾政府则表示会提高国内法规的标准,达到C188公约的等级。


中国的渔业资讯缺乏透明度,消费者要拒绝血汗海鲜、无从判断。(路透社)
中国的渔业资讯缺乏透明度,消费者要拒绝血汗海鲜、无从判断。(路透社)

此外,国际社会也呼吁中国尽快批准、签署《港口国措施协定》,目前全球已有68个国家及欧盟签署了这项协定,而超级渔业大国反而缺席了。

李于彤表示,全球渔业体系包含了捕鱼国、港口国和市场国,《港口国措施协定》可以增加港口国的监管、稽查能力,除了政府之外,企业责任也非常重要,包括水产商、零售商、制造商、品牌商等,企业要建立一个完整的产销监管,从船只到销售点要提供可追溯且通过第三方验证的监管链,好让消费者在购买海鲜时知道是从哪里来、谁捕的,到底有没有牵涉到非法捕捞或强迫劳动的问题,多管齐下才能有效遏止非法渔业,确保海洋资源永续。

根据联合国农粮组织统计,每年非法、不报告和不受管制(IUU)的渔业捕捞量估计达到1100至2600万吨。中国是非法渔业的头号大户,尽管官方祭出罚款、取消渔业补贴等惩罚措施,非法渔捞依旧猖獗。

邱劭琪认为,这一两年中国政府陆续出台新法规,希望更妥善管理远洋渔船,不过,在渔业资讯缺乏透明度下,要推行这些政策是很大的阻碍,像是渔船位置、渔船被惩处名单,以及中国人投资但悬挂他国国旗的渔船名单,或者是实质受益人的名单等。唯有公布这些资讯,港口国的主管机关、买家才能扮演各自的角色,尤其中国拥有全球最大的渔船舰队,在全世界各个海域作业,提高渔业管理的透明度是最重要的关键。

谁是血汗海鲜背后的刽子手?当渔业监管信息透明了,拨开层层的共犯结构,海上阴谋也会无所遁形。


撰文:麦小田 责编:许书婷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