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绿色情报员:转基因大米偷渡上餐桌

2019-06-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非法种植转基因大米的情形不减,接连爆出流入食物链。(法新社)
中国非法种植转基因大米的情形不减,接连爆出流入食物链。(法新社)

中国人说,吃饭皇帝大。吃饭,这件事的确很重要,尤其当大米被动了手脚,转殖抗虫基因,偷溜上桌,这事儿就非同小可了。

前一阵子,中国杭州民间团体将四款国产米粉送到实验室检测,两款米粉被验出转基因大米成分。“在中国吃米饭、米粉,得要小心。”台湾大学农艺学系荣誉教授郭华仁第一时间点在脸书转贴检测结果、写下警讯,这不是第一起案例,自从2004年中国爆发转基因水稻种子外流后,非法种植未曾落幕。

追溯转基因大米的始末,像是生米煮成熟饭的故事,一发不可收拾。郭华仁指出,2004年华中农业大学教授张启发告诉《Newsweek》的记者说,他已经开始卖转基因大米给农民种植,2005年绿色和平组织展开调查,在北京超市的亨氏婴儿米粉被检验出转基因大米成分,追踪脚步不停,从2009年到2014年在湖北、湖南、福建、广东、香港,甚至2019年在杭州,都陆续发现转基因大米或米制品。

“很显然的,农民持续偷种转基因大米。”郭华仁说,2009年中国核发“BT63汕优”和“华恢1号”两个转基因大米的生物安全证书,但仅允许实验种植,目前仍未开放商业性生产,郭华仁推测,“由于研发者本身拥有种子公司,可能偷偷卖到农民手上。”

不意外,“中国制造”的转基因大米和米制品,在日本和欧洲也频频被抓包。郭华仁指出,2006年奥地利、法国、英国、德国都发现违禁大米,2007年德国、义大利、希腊、瑞典、塞浦路斯接连传出案例,2008年欧盟下令抽验中国米制品,不过仍然无法有效杜绝,2011年升高查验等级,要求逐批检验,严规看似奏效,2017年问题再度浮现,今年3月荷兰海关狠狠拦下中国进口的大米,再次检出转基因成分。

“这会引发很大的问题。”南华大学教授、前明道大学校长陈世雄点出潜在的危机,目前各国对转基因作物进行管制,如果中国没有控制好转基因大米,大米外销可能连带受挫。陈世雄以夏威夷木瓜为例,当年因为检出转基因成分,被日本退货,造成夏威夷木瓜滞销,陷入崩盘危机。


中国米粉最近被验出含转基因大米成分。(法新社)
中国米粉最近被验出含转基因大米成分。(法新社)

到底什么是转基因大米?郭华仁指出,“BT63汕优”和“华恢1号”均属抗虫转基因水稻,将毒蛋白转殖入水稻,这种毒蛋白基因取自一种叫苏力菌的细菌,螟虫吃到水稻后,螟虫的肠道会出现坏死,相较传统品种的水稻,这种转基因水稻可能拥有较佳的抗螟虫能力。

不过,看在农业专家眼中,抗虫转基因水稻不见得能有效解决虫害和农药问题。陈世雄表示,中国也种植抗螟虫的转基因棉花,科学家研究发现,连续种十七代以后,螟虫会产生抗性,对BT基因下降30%,经过四十代之后,抗性指数增加一千倍,所以立即出现的麻烦是抗虫性增加,还有次要害虫变成主要害虫,农药用量可能不减反增。

事实上,中国已经走入这一个困境。郭华仁说,美国康乃尔大学教授曾经深入中国华北研究,他发现,一开始种植抗虫转基因棉花,的确虫害减少、杀虫剂也用得少,没几年,棉花田出现新状况,主要害虫控制住了,第二号害虫跟着崛起,同时害虫飞到周边农田,危害其他农作物,整体分析,华北地区的农药用量比过去来得多。

环境生态的冲击外,转基因作物对人体健康的潜在风险也备受关注。郭华仁表示,一般来说,转基因公司的研究指出,抗虫的毒蛋白只杀虫、对人体无碍,不过也有不少论文发现,毒蛋白可能对动物造成影响,例如法国学者以转基因玉米喂食老鼠,不同于转基因公司进行的短期研究,他将研究时间拉长至两年,结果发现,一年多后,老鼠的肝脏、肾脏开始产生病变,随着时间渐增,肿瘤数量增加,死亡率也增加。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大米生产国和消费国,而亚洲是大米的主要产地,品种相当多样。陈世雄认为,基因污染是另一个值得正视的问题,转基因稻米如果缺乏良好管理,可能会污染原生品种或流入食物链之中。郭华仁说,墨西哥是玉米原乡,原生品种多达数百种,不过,转基因玉米的花粉会飞到原生种玉米,基因污染无可避免。

去年,转基因大米“华恢1号”得到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的安全谘询批准,陈世雄指出,这不代表“华恢1号”可以进行品种推广,因为还有很多法令限制,美国和中国也都未开放转基因大米的商业生产。郭华仁表示,FDA只是根据华中农大提出的书面报告审核,本身并没有做实验检测。

放眼全球,各国对于主要粮食的转基因种子,均采取严格把关。郭华仁指出,美国是转基因大国,生产全球45%的转基因作物,虽然美国成功研发转基因小麦十多年,由于小麦是主食,政府多所顾虑,迄今仍未核准商业生产。

今年元月,中国农业农村部要求严查转基因种子非法销售,三令五申,未见成效。郭华仁分析,这或许跟中国内部两派人马对峙有关,一方认为转基因作物可以解决庞大人口压力,另一方对转基因作物的环境和健康风险抱持疑虑,因此无法有效抑止偷种转基因大米。

“北京农业大学(现为中国农业大学)校长陈章良就曾经说过,中国拥有全世界20%的人口,却只有8%的耕地,所以没有办法,我们必须吃转基因的食物。”陈世雄提起往事,他们共同出席在韩国举行的世界食品会议,这一番话代表中国支持方的观点,转基因作物是解决粮食危机的必要之恶。

郭华仁认为,影响农作物产量的因素非常多,转基因作物的产量会高一些,因为虫害控制住了、杂草消灭了,当然会长得好一点,可是其他方法也可可以控制害虫和杂草,以欧洲为例,玉米单位面积产量每年增加,如今产量几乎跟美国差不多,不见得要种转基因玉米。


中国是大米王国,转基因大米的健康疑虑,备受消费者关注。(美聯社)
中国是大米王国,转基因大米的健康疑虑,备受消费者关注。(美聯社)

“全球最大的有机农业组织IFOAM开宗明义说,要解决人类粮食危机、食品危机、食品安全问题,靠有机农业就够了。”陈世雄提出解决之道,他是身体力行的有机农夫,过去在担任中兴大学农业试验场场长的期间,有机水稻的产量不输惯行农法,价格也来得好,他语重心长说,“依赖转基因来解决粮食问题,这是走错方向。”

陈世雄指出,印度农业过去也曾面临转基因的冲击,当地农民高达16万人自杀死亡,平均每半小时就有一位农民自杀,原因出在转基因种子的价格不断上涨,肥料、农药也涨,而农产品价格却没跟着涨,后来农民用祖先留下来的种子,抗病、抗虫又营养丰富,最后获利翻身,终结自杀潮不是靠转基因,而是有机农业。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