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綠色情報員:電蚯蚓之亂(上):土壤生態的死劫

2022.06.23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綠色情報員:電蚯蚓之亂(上):土壤生態的死劫 蚯蚓是土壤生態系的關鍵物種,中國一窩蜂的電蚯蚓熱,儼然一場大屠殺。
(賴亦德提供)

草地上的機器發出“吱吱吱”聲響,一波波高頻刺耳的噪音,彷彿聽得見電流鑽入土壤,不到一兩分鐘,一隻只蚯蚓逃難似竄出地表,捕蚓人熟練以筷子夾住滑溜蠕動的身軀,一個早上抓滿兩大桶子,少說也有幾十斤。

這機子叫“電蚯蚓機”,也稱作“地龍儀”,中國電商平臺打出各式“秒出蚯蚓”“大功率”的機器,視頻裏沒停地夾出蚯蚓,一臺機器要價人民幣百來元至800元不等,而坊間地龍乾的身價不斷上漲,每公斤已飆破300元,這門看似本小利大的生意,讓不少人一窩蜂投身“副業”,從農村、城郊,到機場附近草地都有捕蚓人出沒,瘋狂電蚯蚓、賺外快。

中藥地龍行情看漲,農民盲目加入電蚯蚓行列。(翻攝自網絡視頻)
中藥地龍行情看漲,農民盲目加入電蚯蚓行列。(翻攝自網絡視頻)

南方吹起電蚯蚓熱

這一幕看在蚯蚓養殖戶陳天德(化名)的眼裏,可說是一場大災難,“這就像電魚一樣,電蚯蚓對生物的滅絕起到一定程度影響。”他曾經目睹電捕蚯蚓的現場,“土壤沒有蚯蚓,它會一直惡化下去,板結情況會愈來愈嚴重,對環境生態造成很大破壞。”

電蚯蚓在南方地區尤其火,海南、廣東、廣西、福建、江蘇、四川等地都有農民起而效尤,“因爲南方比較潮溼,北方相對電蚯蚓的條件較少。”陳天德說,“有些地方已經開始取締。”儘管部分地方政府祭出罰則,今年2月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針對電蚯蚓機商家的二審宣判也敲下重槌,裁罰3家經銷商人民幣159萬元,不過,從電商平臺到捕蚓人依舊肆無忌憚。

這一場不受控的“電蚯蚓之亂”,無異於讓蚯蚓抄家滅門。“這是一種無差別的採集方式。”臺灣大學科學教育發展中心執行長賴亦德博士強調,“當電極針插入土壤中,開關一打開,所有感電範圍的蚯蚓都會被電出來,各種不同大小的種類、成體或幼體通通會被電出來,可以想像一不小心就變成一場浩劫,電完之後,那個地方的蚯蚓差不多都再見了。”

中國電商平臺販售各式電蚯蚓機,助長捕捉野生蚯蚓的歪風。(翻攝自網絡)
中國電商平臺販售各式電蚯蚓機,助長捕捉野生蚯蚓的歪風。(翻攝自網絡)

蚯蚓出洞劫數難逃

陳天德說,民衆捕捉野生蚯蚓,主要用途之一是中藥材。賴亦德指出,中藥用的蚯蚓有特定品種,只有大型蚯蚓才能做爲藥用地龍,體長至少要20公分甚至更大,不過,一般常見的種類只有10多公分,當大家人手一機,以高功率、竭澤而漁的方式全面採集,這種現象相當令人憂心。

賴亦德投入蚯蚓研究多年,曾出版《臺灣常見蚯蚓蛭類圖鑑》,書中也提到調查方法之一的電擊法。他表示,假設兩根電極針的距離是5、6公尺,外圍2、3公尺也在感電範圍,等於是10幾到20平方公尺內的蚯蚓都會被電出來,當一波又一波高電壓、低電流送出,蚯蚓會感到不適、逃出土壤,研究人員辨識種類後,會立刻把蚯蚓移至感電範圍外,讓牠們再鑽回土裏,不過,電蚯蚓的人或許只挑走想要的個體,蚯蚓即便跑到地表,還是持續被電擊,而且蚯蚓本身不喜歡光,陽光中的紫外線對牠們具有傷害性,電擊加上紫外線疊加起來,蚯蚓幾乎難逃劫數。

以蚯蚓棲息的土層深度來看,電蚯蚓可說是一網打盡,“大部分蚯蚓生活在土表下30公分以內,而體型大的、貫穿型蚯蚓可以挖到比較深的地方,甚至可達到1公尺深。”賴亦德掩不住痛心的口吻,“這些電蚯蚓的人想要的是大型蚯蚓,其他蚯蚓卻跟着一起倒楣了。”

不只蚯蚓慘遭橫禍,住在土壤裏的生物數量遠比其他環境還要多,從蚯蚓、昆蟲、小型哺乳動物,到細菌、真菌等,這羣沒被看見的生物也連帶遭殃。臺灣南華大學永續綠色科技學程講座教授陳世雄說,本來1公斤的乾土龍大概是人民幣70多元,現在漲到300多元,民衆盲目電蚯蚓,這是愚蠢的行爲,因爲土壤裏有着複雜的生物網絡,在電擊過程中可能波及其他生物,土壤生態系的平衡和多樣性都會受到影響。

海南是農業大省,“菜籃子”卻面臨蚯蚓銳減危機。(路透社)
海南是農業大省,“菜籃子”卻面臨蚯蚓銳減危機。(路透社)

當海南悲劇重演

事實上,抓蚯蚓是中國不少農村的“特色產業”,不只電捕,早年海南省有些村民甚至使用除草劑或殺蟲劑製成的藥水,大肆濫捕蚯蚓,蚯蚓產業鏈自成一格。賴亦德指出,不管是除草劑或殺蟲劑,都會對蚯蚓和其他土壤生物造成傷害,甚至破壞土壤結構,相較電蚯蚓機,關機就沒事了,這些藥劑殘留在土壤中會持續危害生態,由於大量採集蚯蚓,海南島上的蚯蚓族羣也大規模消失。

“當海南島的蚯蚓族羣被耗盡了,然後擴散到其他省份去採集,這是一個嚴重的問題。”賴亦德點出連鎖效應,“這叫做公有地悲劇,只要資源是大家擁有的卻缺乏管理的話,經常會出現過度採集而耗竭的狀況,尤其土壤裏的生物不容易被看見,其實可能早就沒蚯蚓了,或是土壤狀況變差了,可是因爲表面上看不出來,更容易被忽略。”

英國自然作家庫特哈德(Sally Coulthard)在《土壤下的迷你工程師》書中提到,科學實驗顯示,比起沒有蚯蚓的土壤,有蚯蚓的土壤平均會讓植物生長增加2成。海南地區農民也反映,由於過度捕捉蚯蚓,橡膠、檳榔等作物已出現產量銳減情形。

土壤生態跟着陪葬

蚯蚓不但是農民的免費長工,也是稱職的清道夫。投入有機農業的陳世雄在實作中發現,蚯蚓在植物根系生物圈扮演“火車頭”的角色,蚯蚓、細菌、真菌等土壤生物,其實是忠心耿耿的員工,一年365天、一天24小時不停幫農民工作,蚯蚓先喫掉植物殘體或腐熟物質,把有機質分解成更小的形式,排出的泥糞是微生物重要的營養來源,然後大家分工合作,最後將有機物質轉變成無機的礦物元素,例如氮、磷、鉀、鈣、鎂、鐵、錳、鋅,甚至分泌抗生物質,回饋給土壤和作物,所以蚯蚓對土壤的生物、物理和化學性質的改良很重要,抓走蚯蚓等於是殺雞取卵。

蚯蚓吞食土壤、植物殘體,排出的蚓糞可以調節土壤菌相。(賴亦德提供)
蚯蚓吞食土壤、植物殘體,排出的蚓糞可以調節土壤菌相。(賴亦德提供)

“蚯蚓會在土中鑽洞,讓土壤維持透水、透氣狀態,有助植物根系發展。”賴亦德說明,“蚯蚓還能調節土壤菌相,因爲蚯蚓本身有腸道菌相,甚至在吞食土壤、消化有機質的過程中,同時消化掉真菌的孢子和菌絲,很多植物病害是來自土壤中的真菌,所以有蚯蚓的土壤,農作物的真菌病害會比較輕微。”

賴亦德也提醒,蚯蚓和作物產量的關聯性沒有那麼單純,很常有的狀況是,農民沒有發現土壤的狀況變糟了,蚯蚓變少甚至沒有了,作物產量也許沒有明顯下降,因爲有肥料和農藥可以用,值得注意的是,這樣的狀況無法長久,因爲當土壤健康變得很差,農作物也會不健康,同時容易受到病蟲害侵襲。

蚯蚓的凋零不但宣告土壤死了,也反映出作物質量下降。陳世雄引述美國土壤物理學之父金恩(Franklin Hiram King)的著作《四千年農夫》,一百年前,他走訪中國、日本和韓國後發現,東亞國家的古法農耕維持土壤生產力幾千年不會退化,因爲農民妥善利用生活中的有機物質作爲肥料,當有機質回到土壤,有蚯蚓和微生物幫忙分解、供應作物養分,作物裏的微量元素來得更多,一旦蚯蚓消失了,微量元素也跟着流失。

說穿了,這一場“電蚯蚓之亂”搞砸了飯碗,農民噩夢纔要開始。

撰文:麥小田 責編:陳美華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