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绿色情报员:荒谬的夏至(上) 疫情斩不断狗肉节

2021-07-01
Share
专栏 | 绿色情报员:荒谬的夏至(上) 疫情斩不断狗肉节 无视疫情肆虐全球,备受抨击的玉林狗肉节今年照常进行。
(法新社)

6月21日,夏至节气开始,广西玉林浸淫在闷湿的暑气中,玉林狗肉节在大流行病的威胁下照常开跑,而10天前广西才发现首例染上印度变种病毒的个案。

这是个荒谬的夏至,20日狗肉节前夕,广西动保人士从玉林市外的运狗车救出68只狗,毛孩脸上挂着惊恐的倦容,在送往国际人道协会(HSI)合作的收容所途中,一只狗妈妈虚脱产下宝宝,不过,逃过死劫的只是少数,动保人士估算,玉林狗肉节期间大约有5000只狗沦为俎上肉。

“中国大陆的狗肉产业涉及很多非法活动。”国际人道协会中国政策专家、美国休士顿大学城中分校副教授Peter Li指出,“我们一直呼吁广西地方当局配合国家政策,严加查处非法运输、非法屠宰,以及非法买卖狗肉,具体作法像是在路口设立关闸,查罚违法运输者。”

大瘟疫打不死狗肉节

中国动保人士从运狗车救出气息奄奄的狗,送往收容所安置。(国际人道协会提供)
中国动保人士从运狗车救出气息奄奄的狗,送往收容所安置。(国际人道协会提供)

狗肉节骨子里打的是商业算盘,“玉林狗肉节是2010年由当地狗肉业者发起的节日,虽然玉林、广西各地都有人吃狗肉,但并不是地方主流饮食文化的一部分。”Peter打从2012年起多次走访玉林,“买卖狗肉自古以来在中国就不是很光彩的事情,所以狗肉业者给了它一个地方特色菜、传统食品的名目,也就是打着传统文化的记号,达到买卖狗肉的目的。”

广西地方当局没在路口广设检查站,拦查运狗车,今年反倒是停开通往玉林的火车,一张时刻表提醒了外界“敏感的时间点”。

世界爱犬联盟台湾总代表吕幼纶表示,以往很多爱狗人士会不远千里从各地跑到玉林,今年由于停开火车,加上新冠疫情影响,不但阻挡了一些海外来的国际人士,甚至内地的移动也有问题,动保人士没有到现场,很难发这些讯息,所以最近在微博、微信等社群媒体关于狗肉节的信息相较往年来得少。

不过,吕幼纶注意到6月12日动保人士在四川揪出狗贩窝点,这则消息在微信的动保同温层炸开来。她指出,四川动保人士检举绵阳一处民宅不当饲养犬只,现场养了56只狗,邻居也指称这家主人其实是狗肉贩,不但收购狗,甚至会自己屠宰,据了解,在玉林狗肉节期间,从四川输出不少狗只到广西,公安也将民宅主人带回派出所调查询问。

玉林当地供不应求,运狗车从外地直驱供货。参与四川绵阳救狗行动的动保人士Kathy说,“根据长期的走向观察,这批狗是往玉林那个方向走的,而且已经供货20年了。”吕幼纶遗憾表示,“很令人沮丧,玉林狗肉节今年还是热闹上场,可能因为少了外地来的动保人士抗议行动,据说狗肉价钱也往上涨。”

病狗卡车直送玉林

这些狗被塞在铁笼里动弹不得,长途跋涉来到玉林,大多伤痕累累。(国际人道协会提供)
这些狗被塞在铁笼里动弹不得,长途跋涉来到玉林,大多伤痕累累。(国际人道协会提供)

疫情下,Peter今年只能隔空关注中国动保团队的救狗行动和市场调查,从他们拍摄的照片、视频来看,“这些狗的状况都不是特别好。”他露出沉重的口吻,“这些狗在狗贩的囤积点已经囤了2、30天,在等的过程就是喝水、给牠煮点米饭吃,狗会互相打架,疾病互相传染,囤到一定数量装车时,这些狗基本上已经有病,而且在塞在非常小的笼子里,没吃的、没喝的,经过长途跋涉来到玉林,身上伤痕累累,有些是没有毛的、患有皮肤病的流浪狗,有些狗的牙齿还不错,证明这些狗是被盗的、人家的狗。”

面对国内外的强力抨击,玉林狗肉节的盛况不如当年,早期每年活动期间估计吃掉15000只狗,“玉林地方当局也意识到,搞这个狗肉节就有点搞吐痰比赛一样,给自己抹黑、不光彩,所以2014年政府开始限制狗肉业者的做法,比如不让他们当街杀狗,也不允许狗肉餐馆满大街摆桌吃狗肉。”Peter提起当地状况,“今年玉林的狗肉市场也跟这几年一样具体往下滑,不过当地大量购进活狗、聚众消费的情况,各方面还是受到关注的。”

在大瘟疫反扑进逼下,今年初中国新修订《动物防疫法》,不过,动保人士无奈说,这部防疫法管不住狗肉交易,这一拳也打不死狗肉节。

摊开《动物防疫法》,第25条和第29条要求开办动物饲养场和隔离场所、动物屠宰加工厂、动物和动物产品无害化处理场所,应当向县级以上地方政府农业农村主管部门提出申请,经审查合格者,发给动物防疫合格证,同时禁止屠宰、经营、运输、经营、加工等未经检疫或检疫不合格的动物和动物产品,如违反将依第97条规定进行处罚。

吕幼纶表示,以防疫法来看,狗没有经过检疫,不能屠宰和运输,中国动保人士曾经跟一些政府单位进行交涉,他们得到的回应却是“狗并没有所谓的屠宰规程,所以不属于应该检疫而没有检疫的范围”,这意味着狗落入灰色地带,所以变成地方政府各自解释,甚至完全不管。

地方政府默许狗肉产业

玉林市司法局回覆动保人士,食用狗肉在玉林并非违法行为。(翻摄自微信)
玉林市司法局回覆动保人士,食用狗肉在玉林并非违法行为。(翻摄自微信)

今年狗肉节前夕,玉林市司法局的一封回函让动保人士大失所望,而在地方政府的默许下,狗肉拥护者也找到大啖狗肉的立足点。

吕幼纶说,当地动保人士向玉林市司法局发信息表明狗肉应该是禁止食用的,司法局的回覆却指称,虽然狗已经从《国家畜禽遗传资源目录》移除,但是这个目录属于正面清单,也就是说列入的禽畜要按照国家禽畜法管理,狗肉没有列入目录,又不属于野生动物范畴,所以各地可以结合实际状况,在听取各方意见的基础上,实现规范管理,总而言之,最后的结论是,食用狗肉作为一种民事行为并非违法,这代表吃狗肉没有问题,如果地方政府不去动用防疫法的话,上游的屠宰、运输等产业链都无从禁止了。

“这是个复杂的问题,中国地方政府跟中央政府在利益上不完全是一致的,两者利益有冲突。”Peter直指症结,“玉林和全国各地的狗肉买卖都涉嫌违法犯罪行为,但是地方当局有就业的考量、经济增长的考量,所以不少地方在狗肉买卖的执法上出现很严重的不足。”

Peter以狗的长途输运为例,2011年农业部制定《犬产地检疫规程》,必须要有官方兽医签发的检疫合格证件才能进行输运,“举例来说,车上有500只狗,就要有500张健康证件,基本上运到玉林和其他狗肉市场的活狗,没有一个商贩能出示这个证件。”他解释,“所以说,中央是为了确保一个地方的疫情不会转移到另一个地方,但是地方当局如果去查的话,买卖狗肉的人就没有生计了,这会对地方政府形成压力,要给他们找就业,地方经济受到影响。”

此外,Peter指出,这些病狗输运也违反国家狂犬病相关技术规范,因为根据中国国家规定,狗要运输的话,要打狂犬病疫苗,中央政府也订定2025年全国消灭狂犬病的政策目标,难就难在地方和中央政府的诉求相抵触。

事实上,狗肉黑色产业链踩着各种红线,“偷盗人家的狗,这是违反中国的《刑法》,虽然偷狗非常普遍,很多地方执法当局是不会去追究的,而中国的《食品安全法》也说得很清楚,来源不明的动物不能作为食用。”Peter进一步说明,“另外,很多狗是被毒杀的,毒杀狗要使用有毒物质,这也违反了中国国家的危险物质管制条例,甚至违反《未成年人保护法》,因为有些是当街、在市场杀狗,对小孩子身心造成影响。”

中国每年吃下千万只狗

每年大约有1000万只狗被中国人吃下肚。(法新社)
每年大约有1000万只狗被中国人吃下肚。(法新社)

2010年曾有中国志愿者做过数据统计,玉林一年大概吃掉100万只狗,但这只是冰山的一角。Peter表示,全世界狗肉买卖多在亚洲地区,商业化买卖和消费狗肉以中国大陆居冠,每年估计消费10万吨狗肉,相较中国每年的肉品消费量8000万吨(包括猪、羊、牛、鸡肉等),仅管占比有限,不过,10万吨狗肉换算下来约是1000万只狗,中国没有肉狗养殖场,所以有相当多被宰杀的狗是偷盗、毒杀来的。

从消费地来看,Peter指出,中国大陆有三大狗肉市场,一个是华南市场,包括广西、广东、贵州、湖南等地,另一个是华中市场,主要在山东、河南、江苏一带,再者是以吉林为主的东北市场。

“以中国的地图来看,广西邻近越南,广西的狗肉问题和越南是互通的,中国东北地近韩国,韩国至今仍然食用狗肉,当地的狗肉汤很有名,而且死不肯立法禁食狗肉。”吕幼纶分析狗肉市场的空间脉络,“最近中国的伴侣动物保护志愿者专案办公室公布为期3年的调查,报告指出东北和华北地区的狗肉已经到了一般百姓的餐桌上、变成家用菜,食用狗肉的问题可能比广西来得严重。”

仅管国际动保团体和国内动保人士长年关注、施压,玉林狗肉节的陋习始终难以铲除,甚至狗肉被端上东北人的餐桌。Peter认为,关键还是在于地方利益和国家政策、法律是相抵触的,所以狗肉产业找到生存的空间,只要中央政府下决心,还是可以做到,因为狗猫产业和食用野生动物产业有很大的相似性。

“玉林狗肉节只是一个象征,在中国很多地方平常就在吃狗肉,民众必须认知到人和伴侣动物之间的互动和情感,吃狗肉绝对不是传统文化,随着国家文明的进展,这个陋习应该要被淘汰掉。”吕幼纶疾声呼吁立法的迫切性,“正如中央政府断然下令禁止食用野生动物,阻断吃野味的现象。”

“目前中国对于伴侣动物没有任何法令,只有一个《野生动物保护法》,其他的都没有规范。”吕幼纶强调,“唯有订定伴侣动物相关法令,把禁止食用犬猫肉列入条文,这样才能完全切断中国各地食用狗肉的现象。”

没有狗肉的夏至是一场奢梦吗?这要看“中国梦”里有没有伴侣动物了。

撰文:麦小田 责编:许书婷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