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綠色情報員:荒謬的夏至(上) 疫情斬不斷狗肉節

2021-07-01
Share
專欄 | 綠色情報員:荒謬的夏至(上) 疫情斬不斷狗肉節 無視疫情肆虐全球,備受抨擊的玉林狗肉節今年照常進行。
(法新社)

6月21日,夏至節氣開始,廣西玉林浸淫在悶溼的暑氣中,玉林狗肉節在大流行病的威脅下照常開跑,而10天前廣西才發現首例染上印度變種病毒的個案。

這是個荒謬的夏至,20日狗肉節前夕,廣西動保人士從玉林市外的運狗車救出68只狗,毛孩臉上掛着驚恐的倦容,在送往國際人道協會(HSI)合作的收容所途中,一隻狗媽媽虛脫產下寶寶,不過,逃過死劫的只是少數,動保人士估算,玉林狗肉節期間大約有5000只狗淪爲俎上肉。

“中國大陸的狗肉產業涉及很多非法活動。”國際人道協會中國政策專家、美國休士頓大學城中分校副教授Peter Li指出,“我們一直呼籲廣西地方當局配合國家政策,嚴加查處非法運輸、非法屠宰,以及非法買賣狗肉,具體作法像是在路口設立關閘,查罰違法運輸者。”

大瘟疫打不死狗肉節

中國動保人士從運狗車救出氣息奄奄的狗,送往收容所安置。(國際人道協會提供)
中國動保人士從運狗車救出氣息奄奄的狗,送往收容所安置。(國際人道協會提供)

狗肉節骨子裏打的是商業算盤,“玉林狗肉節是2010年由當地狗肉業者發起的節日,雖然玉林、廣西各地都有人喫狗肉,但並不是地方主流飲食文化的一部分。”Peter打從2012年起多次走訪玉林,“買賣狗肉自古以來在中國就不是很光彩的事情,所以狗肉業者給了它一個地方特色菜、傳統食品的名目,也就是打着傳統文化的記號,達到買賣狗肉的目的。”

廣西地方當局沒在路口廣設檢查站,攔查運狗車,今年反倒是停開通往玉林的火車,一張時刻表提醒了外界“敏感的時間點”。

世界愛犬聯盟臺灣總代表呂幼綸表示,以往很多愛狗人士會不遠千里從各地跑到玉林,今年由於停開火車,加上新冠疫情影響,不但阻擋了一些海外來的國際人士,甚至內地的移動也有問題,動保人士沒有到現場,很難發這些訊息,所以最近在微博、微信等社羣媒體關於狗肉節的信息相較往年來得少。

不過,呂幼綸注意到6月12日動保人士在四川揪出狗販窩點,這則消息在微信的動保同溫層炸開來。她指出,四川動保人士檢舉綿陽一處民宅不當飼養犬隻,現場養了56只狗,鄰居也指稱這家主人其實是狗肉販,不但收購狗,甚至會自己屠宰,據瞭解,在玉林狗肉節期間,從四川輸出不少狗只到廣西,公安也將民宅主人帶回派出所調查詢問。

玉林當地供不應求,運狗車從外地直驅供貨。參與四川綿陽救狗行動的動保人士Kathy說,“根據長期的走向觀察,這批狗是往玉林那個方向走的,而且已經供貨20年了。”呂幼綸遺憾表示,“很令人沮喪,玉林狗肉節今年還是熱鬧上場,可能因爲少了外地來的動保人士抗議行動,據說狗肉價錢也往上漲。”

病狗卡車直送玉林

這些狗被塞在鐵籠裏動彈不得,長途跋涉來到玉林,大多傷痕累累。(國際人道協會提供)
這些狗被塞在鐵籠裏動彈不得,長途跋涉來到玉林,大多傷痕累累。(國際人道協會提供)

疫情下,Peter今年只能隔空關注中國動保團隊的救狗行動和市場調查,從他們拍攝的照片、視頻來看,“這些狗的狀況都不是特別好。”他露出沉重的口吻,“這些狗在狗販的囤積點已經囤了2、30天,在等的過程就是喝水、給牠煮點米飯喫,狗會互相打架,疾病互相傳染,囤到一定數量裝車時,這些狗基本上已經有病,而且在塞在非常小的籠子裏,沒喫的、沒喝的,經過長途跋涉來到玉林,身上傷痕累累,有些是沒有毛的、患有皮膚病的流浪狗,有些狗的牙齒還不錯,證明這些狗是被盜的、人家的狗。”

面對國內外的強力抨擊,玉林狗肉節的盛況不如當年,早期每年活動期間估計喫掉15000只狗,“玉林地方當局也意識到,搞這個狗肉節就有點搞吐痰比賽一樣,給自己抹黑、不光彩,所以2014年政府開始限制狗肉業者的做法,比如不讓他們當街殺狗,也不允許狗肉餐館滿大街擺桌喫狗肉。”Peter提起當地狀況,“今年玉林的狗肉市場也跟這幾年一樣具體往下滑,不過當地大量購進活狗、聚衆消費的情況,各方面還是受到關注的。”

在大瘟疫反撲進逼下,今年初中國新修訂《動物防疫法》,不過,動保人士無奈說,這部防疫法管不住狗肉交易,這一拳也打不死狗肉節。

攤開《動物防疫法》,第25條和第29條要求開辦動物飼養場和隔離場所、動物屠宰加工廠、動物和動物產品無害化處理場所,應當向縣級以上地方政府農業農村主管部門提出申請,經審查合格者,發給動物防疫合格證,同時禁止屠宰、經營、運輸、經營、加工等未經檢疫或檢疫不合格的動物和動物產品,如違反將依第97條規定進行處罰。

呂幼綸表示,以防疫法來看,狗沒有經過檢疫,不能屠宰和運輸,中國動保人士曾經跟一些政府單位進行交涉,他們得到的迴應卻是“狗並沒有所謂的屠宰規程,所以不屬於應該檢疫而沒有檢疫的範圍”,這意味着狗落入灰色地帶,所以變成地方政府各自解釋,甚至完全不管。

地方政府默許狗肉產業

玉林市司法局回覆動保人士,食用狗肉在玉林並非違法行爲。(翻攝自微信)
玉林市司法局回覆動保人士,食用狗肉在玉林並非違法行爲。(翻攝自微信)

今年狗肉節前夕,玉林市司法局的一封回函讓動保人士大失所望,而在地方政府的默許下,狗肉擁護者也找到大啖狗肉的立足點。

呂幼綸說,當地動保人士向玉林市司法局發信息表明狗肉應該是禁止食用的,司法局的回覆卻指稱,雖然狗已經從《國家畜禽遺傳資源目錄》移除,但是這個目錄屬於正面清單,也就是說列入的禽畜要按照國家禽畜法管理,狗肉沒有列入目錄,又不屬於野生動物範疇,所以各地可以結合實際狀況,在聽取各方意見的基礎上,實現規範管理,總而言之,最後的結論是,食用狗肉作爲一種民事行爲並非違法,這代表喫狗肉沒有問題,如果地方政府不去動用防疫法的話,上游的屠宰、運輸等產業鏈都無從禁止了。

“這是個複雜的問題,中國地方政府跟中央政府在利益上不完全是一致的,兩者利益有衝突。”Peter直指癥結,“玉林和全國各地的狗肉買賣都涉嫌違法犯罪行爲,但是地方當局有就業的考量、經濟增長的考量,所以不少地方在狗肉買賣的執法上出現很嚴重的不足。”

Peter以狗的長途輸運爲例,2011年農業部制定《犬產地檢疫規程》,必須要有官方獸醫簽發的檢疫合格證件才能進行輸運,“舉例來說,車上有500只狗,就要有500張健康證件,基本上運到玉林和其他狗肉市場的活狗,沒有一個商販能出示這個證件。”他解釋,“所以說,中央是爲了確保一個地方的疫情不會轉移到另一個地方,但是地方當局如果去查的話,買賣狗肉的人就沒有生計了,這會對地方政府形成壓力,要給他們找就業,地方經濟受到影響。”

此外,Peter指出,這些病狗輸運也違反國家狂犬病相關技術規範,因爲根據中國國家規定,狗要運輸的話,要打狂犬病疫苗,中央政府也訂定2025年全國消滅狂犬病的政策目標,難就難在地方和中央政府的訴求相牴觸。

事實上,狗肉黑色產業鏈踩着各種紅線,“偷盜人家的狗,這是違反中國的《刑法》,雖然偷狗非常普遍,很多地方執法當局是不會去追究的,而中國的《食品安全法》也說得很清楚,來源不明的動物不能作爲食用。”Peter進一步說明,“另外,很多狗是被毒殺的,毒殺狗要使用有毒物質,這也違反了中國國家的危險物質管制條例,甚至違反《未成年人保護法》,因爲有些是當街、在市場殺狗,對小孩子身心造成影響。”

中國每年喫下千萬只狗

每年大約有1000萬隻狗被中國人喫下肚。(法新社)
每年大約有1000萬隻狗被中國人喫下肚。(法新社)

2010年曾有中國志願者做過數據統計,玉林一年大概喫掉100萬隻狗,但這只是冰山的一角。Peter表示,全世界狗肉買賣多在亞洲地區,商業化買賣和消費狗肉以中國大陸居冠,每年估計消費10萬噸狗肉,相較中國每年的肉品消費量8000萬噸(包括豬、羊、牛、雞肉等),僅管佔比有限,不過,10萬噸狗肉換算下來約是1000萬隻狗,中國沒有肉狗養殖場,所以有相當多被宰殺的狗是偷盜、毒殺來的。

從消費地來看,Peter指出,中國大陸有三大狗肉市場,一個是華南市場,包括廣西、廣東、貴州、湖南等地,另一個是華中市場,主要在山東、河南、江蘇一帶,再者是以吉林爲主的東北市場。

“以中國的地圖來看,廣西鄰近越南,廣西的狗肉問題和越南是互通的,中國東北地近韓國,韓國至今仍然食用狗肉,當地的狗肉湯很有名,而且死不肯立法禁食狗肉。”呂幼綸分析狗肉市場的空間脈絡,“最近中國的伴侶動物保護志願者專案辦公室公佈爲期3年的調查,報告指出東北和華北地區的狗肉已經到了一般百姓的餐桌上、變成家用菜,食用狗肉的問題可能比廣西來得嚴重。”

僅管國際動保團體和國內動保人士長年關注、施壓,玉林狗肉節的陋習始終難以剷除,甚至狗肉被端上東北人的餐桌。Peter認爲,關鍵還是在於地方利益和國家政策、法律是相牴觸的,所以狗肉產業找到生存的空間,只要中央政府下決心,還是可以做到,因爲狗貓產業和食用野生動物產業有很大的相似性。

“玉林狗肉節只是一個象徵,在中國很多地方平常就在喫狗肉,民衆必須認知到人和伴侶動物之間的互動和情感,喫狗肉絕對不是傳統文化,隨着國家文明的進展,這個陋習應該要被淘汰掉。”呂幼綸疾聲呼籲立法的迫切性,“正如中央政府斷然下令禁止食用野生動物,阻斷喫野味的現象。”

“目前中國對於伴侶動物沒有任何法令,只有一個《野生動物保護法》,其他的都沒有規範。”呂幼綸強調,“唯有訂定伴侶動物相關法令,把禁止食用犬貓肉列入條文,這樣才能完全切斷中國各地食用狗肉的現象。”

沒有狗肉的夏至是一場奢夢嗎?這要看“中國夢”裏有沒有伴侶動物了。

撰文:麥小田 責編:許書婷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