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绿色情报员:荒谬的夏至(下) 拒当“躺平族”的狗贩子

2021-07-08
Share
专栏 | 绿色情报员:荒谬的夏至(下) 拒当“躺平族”的狗贩子 狗贩子很会打算盘,卖狗给肉贩,也看准救狗商机,兜售给善心人。
(法新社)

“这只黑狗是里面最严重的,牠的爪子有趾间腺炎、皮肤有外伤,鼻头那一块有结痂,然后一直有血脓状的鼻分泌物出来。”英国动保团体“对狗肉说不”(NoToDogMeat)在脸书张贴志愿者拍摄的视频,今年他们从玉林狗肉节救出浑身是伤的毛孩们,送往动物医院和收容所,有些慢慢复原,有些仍在跟死神挣扎搏斗。

“不只是身体的病痛,牠们也经历心理创伤。”“对狗肉说不”的脸书贴文满是不舍的字语,“也许牠们还记得同伴被拉出铁笼、惨遭屠宰的现场。”这挥之不去的炼狱画面也深刻烙印在动保人士的脑海,而中国狗贩子却是嗅到商机,动起歪脑筋使出“攻心计”。

假救狗真敛财的把戏

中国动保人士在微信感慨没能买下所有的狗,剩下的狗难逃死劫。(翻摄自NoToDogMeat脸书)
中国动保人士在微信感慨没能买下所有的狗,剩下的狗难逃死劫。(翻摄自NoToDogMeat脸书)

玉林狗肉节招来国内外抨击声浪,狗肉产业链没选择当“躺平族”,反而如病毒般出现“进化”,打着救狗名号,从中图利。“这些年来,很多海外组织不断进入中国去救狗,在玉林狗肉节期间,以往美国都有两三个组织跑到狗肉市场买狗,想办法把牠们运送到美国,寻求认养人。”世界爱犬联盟台湾总代表吕幼纶指出,“有些中国民众看准了欧美国家存在这样的善心人士,为了赚钱,头脑非常灵活。”

“对狗肉贩子来说,这是赚钱的机会,卖给屠宰场或是卖给国内外动保团体,反正都是卖狗。”国际人道协会(HSI)中国政策专家、美国休士顿大学城中分校副教授Peter Li表示,“这个现象在2014年至2016年间特别严重,因为2014年玉林狗肉节成为中国内地和国际新闻的关注焦点,当时高居新闻热度排行榜第二名,第一名是世界杯足球赛,不但很多动保团体和个人都到了玉林,也有以救狗为名到玉林敛财的人,后来被揭露后,这些现象就稍微好些了,不过可能仍然有个别情况。”

不只是偷来的狗或流浪狗成为不肖分子眼中的“肥肉”,最近繁殖场也涉入不法勾当,日前英国《镜报》(The Mirror)披露,中国繁殖业者和狗贩子联手利用人性、抢赚爱心财。

吕幼纶表示,这些人知道欧美人士喜爱黄金猎犬、拉布拉多、德国牧羊犬、惠比特赛犬等犬种,他们会去特地繁殖这样的犬种,然后发信到国际动保组织,声称他们看到某一个狗场有上百只之类的,如果不去救援,牠们就会流入到狗肉贩手上,被屠宰成狗肉,用半威胁方式,要善心人买单。

狗肉产业链进化3.0

相较玉林狗肉节的市场售价,不肖人士抬高价码,要欧美爱狗人士买单救狗。(美联社)
相较玉林狗肉节的市场售价,不肖人士抬高价码,要欧美爱狗人士买单救狗。(美联社)

总部位在伦敦的“对狗肉说不”也收到“求援信”,“国际有好几个大型的动保组织都收到来自中国的信函。”吕幼纶说,“我看到他们的定价,比起在玉林狗肉节救援时的价位,提高非常多,一只狗要价上千人民币,看了让人很无奈,这是要救还是不救?但是你一但顺了他们的意,后面是没完没了,这是一个难解的习题。”

吕幼纶感叹,当这些人无法达到目的,他们怎么可能长期把那些狗养在那里?他们当然会去找管道,以中国来讲,不可能有那么多人要养大型狗,最后可能真的流落到狗肉贩那边,这个黑色产业链愈来愈复杂了,不只是狗肉问题,又延伸出小型产业,中国政府要好好正视这一块,如果再不去处理的话,未来不知道会再演化出什么样的状况。

狗肉这门生意不只有黑市,各地企业也占有一席之地,根据中国大数据平台“天眼查”的资料显示,中国有近5000家狗肉相关企业。吕幼纶表示,汉初将领樊哙的后人樊家就开了家狗肉制品公司,以狗身上各种部位做成各类食品,这些中小企业不但供应内地市场,也有外销,估计合法交易的产值十几亿人民币跑不掉,不过,还有很多看不到的黑色产业链,整体的营业额会更庞大。

中国没有肉狗繁殖场,这意味着不论是合法或非法交易,偷盗犬只是主要来源,一本万利更加引人垂涎。仅管目前无法提出科学数字佐证,Peter以历年国内外团体的调查分析为例,亚洲动物基金会曾经调查中国的狗肉产业,报告显示偷盗来的狗占比相当高,此外,山东大学有个教授在济南郊区的农村进行调查,87%家庭的狗都曾经被盗,而且反覆被盗,这些狗去哪里了?值得大家思考。

没有烟硝的中国内战

狗肉产业正反方对峙交锋,中国处于“内战”状态。(美联社)
狗肉产业正反方对峙交锋,中国处于“内战”状态。(美联社)

去年5月,深圳、珠海率先开了第一枪,实施犬猫禁食令,不过,这一年来其他城市迟迟未跟进。“深圳和珠海取缔狗猫肉买卖,不能简单看做是这两个城市自己的行为,而是中央政府借深圳和珠海来做试点。”Peter认为,“因为香港凤凰卫视曾调查中国民众支不支持深圳取缔狗肉买卖,大约有3亿人参加网上投票,75%民众认为深圳做得对、做得好,这是中央试探全国民众的态度,如果没受到阻力,接下来可能在全国推广。”

Peter语重心长说,因为狗肉问题,中国大陆处于“内战”状态,全国大部分的人反对狗肉买卖,毕竟存在很多违法作法,偷人家的狗是犯法,少数狗肉买卖业者的狭隘经济利益,绝对不能凌驾于14亿中国人民的健康和安全利益之上。

吕幼纶也认同试点看法,“深圳做得好,没有引发太大的反弹,或是怎样做到的,其他地方可能也在观望。”

中央政府也并非按兵不动,吕幼纶表示,中国的文明办公室也关注到食用猫狗状况,虽然外界无从去了解工作细节,此外,今年4月北京突然出现两个重量级的民间组织,4月11日先是有“伴侣动物保护志愿者专案办公室”成立,主要的领导人物几乎都是农业、生态部门的退休官员,甚至有人形容这是准官方组织,后来4月29日中国绿发会伴侣工作组宣布成立,这也隐约透露出中央开始关注伴侣动物,只是这些组织先做出铺陈工作之后,最后到真正推出一部《伴侣动物保护法》,到底会需要多久时间,这就有待观察了。

深圳下令禁食猫狗肉后,有网友怒怼放话“不让我吃,我就偷着吃。”Peter表示,民众可能跑到其他地方吃狗肉,但是死心塌地要吃狗肉的大多是年长的民众,有动保组织在玉林的调查发现,大部分玉林人不吃狗肉,尤其是年轻人,狗肉产业终究会走向死亡,接下来就要看中国政府要果断地把这个产业给终止了,还是让它自己慢慢死去。

可爱中国指日可待?

全面杜绝狗肉产业链,中国将可大幅提高“可爱”指数。(路透社)
全面杜绝狗肉产业链,中国将可大幅提高“可爱”指数。(路透社)

Peter提出建言,“最近习近平主席有个讲话,要怎么把中国变得更加可爱,我认为,取缔狗猫买卖,中国马上会变得更加可爱,因为狗是跟人类非常亲近的伴侣动物,一起分享同一个屋顶。”吕幼纶表示,今年4月习近平在美国主办的全球领导人气候峰会上强调“中华文明历来崇尚天人合一、道法自然,追求人与自然和谐共生”,中国要成为世界大国,最终势必要纠正不文明、野蛮的行为。

吕幼纶指出,2020年全国人大会议交付到农业农村委审议的代表议案一共有24件,其中有7件是制定《反虐待动物法》(伴侣动物保护和管理法),只有从中央来制定一个法律地位等同于《野生动物保护法》的《反虐待动物法》或《伴侣动物保护法》,这样才能真正禁止食用犬猫肉。

此外,世界爱犬联盟积极推动《禁食犬猫国际公约》,并希望促成中国、美国签署这项国际公约。吕幼纶表示,2018年美国已经立法禁食猫狗肉,如果能促成美中参与签署,也可以加速推进中国内部的立法时程。

产业转型也是重要手段,Peter认为,中国当局应该协助狗肉业者转产,才能达到永久禁止买卖的效果,另外,鼓励内地当局取缔狗肉产业,不要污名化狗肉业者,因为他们多在农村、较穷困的乡下长大,从小对杀猪、杀牛、杀羊等习以为常,相较城市人,他们已经失去了敏感性,一但被污名化,他们会抵抗、不会情愿放弃,所以策略很重要。

在大流行风暴下,国际对吃狗肉的反弹声量加大,2020年印度的那加兰邦通过法案,全面禁食狗肉,柬埔寨暹粒省也颁布狗肉贸易禁令。吕幼纶说,去年在疫情下,大多是地区性推行禁食狗肉令,以柬埔寨的暹粒省来说,隔壁省份就并未禁止。

“这次疫情给人类上了一课,人类怎样对待动物,的确关系到自己的命运和安危。”Peter苦口婆心说,“狗肉买卖和野生动物买卖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说把有病的动物、来源不明的动物放在一起,大量屠宰、囤积,而且屠宰场和囤积场的条件非常恶劣,动物处境非常悲惨,所以狗肉产业不仅是狂犬病传染的危害,也是重大疫情的隐患。”

“如果中国大陆当局不对狗肉买卖取缔,很可能另一个大疫情早晚要发生。”Peter预言示警,后疫情时代,病毒扭转了中国人的思维了吗?

撰文:麦小田 责编:许书婷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