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绿色情报员:海马好吗?(上)壮阳药偷走它的春天

2021-07-22
Share
专栏 | 绿色情报员:海马好吗?(上)壮阳药偷走它的春天 海马是华人眼里的高档药材,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海马消费国。
(路透社)

一尾尾蜷曲着尾部的海马干,密密麻麻铺满海关缉查局的大厅地板,有时甚至排满篮球场,今年上半年,中国广西警方几乎每个月大阵仗摆出清点场面,海马干数量动辄上万只,一起起走私案从临近越南的海港,到中越接壤的边境,尽管打私不停,却屡逮不绝。

海马干是高档药材,华人地区是主要消费市场,中国为全球最大的消费国。海马这一味被贴上“天然壮阳药”标签,不论是浸泡药酒、磨粉或炖汤料理,从B站到油管充斥各种视频,华人疯狂追捧春药,海马的春天却是愈来愈远。

“海马的商业利用以药用为最大宗,占比超过9成,香港是药材海马最主要的集散地,供应海内外的消费市场需求。”台湾海洋大学水产养殖学系副教授黄之旸指出,“华人大多将干制海马当作药材,民间验方认为海马对性功能有帮助,所以很多中药方会以海马作为药引,另外,近几年科学研究发现海马药理机转的效果,例如抗发炎、抗衰老等功效,也增加消费市场对海马的需求。”

为了保住海马的命根子,《濒危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CITES)早在2004年启动海马的贸易管理。黄之旸表示,所有的海马物种都被列入CITES附录Ⅱ,海马贸易和商业利用,必须是来自人工繁殖培育而且累代至第二代(F2)的个体,取得相关证明文件,才能合法贸易流通,不过,目前药材海马绝大多数是来自非法取得与贸易。

中药行的野生洋货

中药行常声称海马是人工养殖,但绝大多数海马来自非法贸易。(路透社)
中药行常声称海马是人工养殖,但绝大多数海马来自非法贸易。(路透社)

致力海马养殖研究的黄之旸,过去几年频繁造访广州、上海等地进行田野调查,“在传统药材市场或海鲜市场里面,他们都跟你说这个是人工繁殖的海马。”他一眼识破商家话术,“依据牠们的种类和体型大小来看,几乎都是野生的,当中有很多的海马并不产在中国东南沿海,而是来自印度洋、西非沿岸,所以很显然透过非法贸易进入华人市场。”

“中国把海马列为二级保育动物,禁止捕捞和买卖,所以转向国外满足市场需求。”台湾海洋大学海洋事务与资源管理研究所助理教授郭庭君分析市场脉动,“另外,在海马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之后,许多国家也选择关闭出口,因为需求并没有消失,所以很多交易转入地下化。”

位在加拿大的英属哥伦比亚大学(UBC)的海洋研究团队长期推动“海马计划”(Project Seahorse),郭庭君曾是该校博士班研究团队成员,她指出,“海马计划”的研究员在中国进行调查时发现,中国内部自己供给的海马量也很庞大,不过国内供给不容易在国际上被侦测到,在这个情况下,国外和国内的供给量仍然持续支撑海马消费市场,而且都是非法的。

国际组织估算,中国每年的海马消费量大约500吨,不过,专家认为,这个数字过于保守,可能远低于实际的交易量,漏网之鱼难以估算。

黑市走私趋之若鹜

全球贸易将海马列为保护物种,严格规管贸易流通,不过黑市交易依然活络。(黄之旸提供)
全球贸易将海马列为保护物种,严格规管贸易流通,不过黑市交易依然活络。(黄之旸提供)

对照海马的合法贸易数据和全球捕捞量,数字呈现明显的落差。郭庭君指出,根据国际贸易的官方数据,目前每年合法的进出口量大约是1000万只海马,不过,“海马计划”曾经汇整十年来在全球各地进行的渔业相关调查统计,重新分析评估,每年被捕捞的海马数量可能超过7000万只,由于在很多地方海马具有经济价值,这些被抓起来的海马还是流入市场,所以官方纪录到的数字可能只有实际交易量的五分之一到七分之一。

从巨大的数字缺口,也窥见黑市走私猖獗。“国内捞捕或生产并不受到国际贸易公约规管,海马通常会借由非法运输出境,运往香港等集散地。”黄之旸点出黑市流通现况,“因为干制海马的重量轻、体积小,同时容易混入其他商品里面被运输,再加上市场需求大,黑市交易非常活络。”

蓬勃发展的非法贸易,让海马陷入岌岌可危的境地。目前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的《濒危物种红色名录》纪录了46种海马,郭庭君表示,当中有14种海马被列入易危(Vulnerable)以上等级,还有40%海马在专家评估后认为是资料不足的状况,也就是目前并不是很确定牠们在野外的生存情形。

国际贸易规范筑起门槛和保障后,海马身价水涨船高。黄之旸指出,黑市交易价格逐年上升,以台湾为例,晒干的海马600公克售价约新台币1万元(约人民币2300元),海马体高超过15公分则采议价方式,而不是以重量来计价,体型愈大价格愈贵。

拿今年6月广西龙邦海关查获的走私案来看,10635尾海马干案价高达人民币160万元,高身价让走私分子食髓知味,千方百计挺险钻漏洞,边境走私路线也不断出现新破口。

黑心海马花钱伤身

海马身价水涨船高,干制药材暗藏黑心手法。(路透社)
海马身价水涨船高,干制药材暗藏黑心手法。(路透社)

随着药材海马的价格节节上涨,市面上各种骗术层出不穷,“最常见的手法是重复使用,干制海马经过蒸煮、熬炼后,再拿来出售。”黄之旸造访国内外干货和药材市场发现各式无良商品,“这些重复使用的海马,肉眼就看得出来,因为牠的重量非常轻,而且身上只剩下骨骼的构造。”

此外,不肖业者还动起歪脑筋为海马“增重”。“因为海马是以重量计价,一钱一钱计算,只要稍微增加一些重量,价格就可以增加三、五成。”黄之旸解剖中国取得的干制海马样本意外窥见“黑心海马”,“海马里面有充填泥沙的、有灌注矽胶的,还有塞铅条的,消费者不但多花了冤枉的费用,更令人担忧的是在浸泡药酒或炖煮时,这些物质经过酒精萃取或高温过程,对人体不但没有疗效,或许反而造成伤害。”

海马的捕捞压力也持续攀升,郭庭君指出,海马主要来自渔业混获,比方说渔民想要抓虾子、其他鱼类,或是在放置蟹笼过程中捕捞到海马,因为海马有经济价值而被留下来,菲律宾某些地区则有人以潜水方式专门捕捉海马,不过混获的占比还是最大。

黄之旸表示,目前主要捞捕海马的国家如越南、印度,渔民会在浅海、海草床等海马主要栖地,进行大量的渔业捞捕,而且几乎不受限制,对于海马资源、栖地和生态造成严重威胁;另外,捞捕海马没有技术门槛,在传统渔村或是相对没有开发的地区,为了贴补家用,妇人或小孩几乎每天捞捕海马,今天抓5只、明天抓10只,直接晒干之后,固定的时间会有人来收购,也形成海马持续受到捕捉的压力。

海马面临的生存威胁不只有渔业捕捞活动,“近年来因为气候变迁或人为开发,海草床或珊瑚礁受到破坏,海马栖地也跟着消失。”郭庭君说。中国沿近海大规模建设和污水排放入海也间接斩断了海马生路,黄之旸指出,“从广东、福建到海南沿海,这些海域是海马主要栖息和繁衍场所,却常受到人为活动干扰和破坏。”

“海马计划”研究团队曾在各地海域调查海马野生族群的锐减情形,“中国渔民回报,过去可以抓到很多海马,可是近几年数量有很大的下降趋势。”郭庭君说明调查结果,“东南亚海域是很大的海马出口地区,我们的团队在菲律宾、马来西亚、泰国等地进行调查,不管是渔民访谈或潜水调查都记录到海马数量有下降趋势,印度洋也呈现类似情况,这可能跟全球渔业过渔的状况是相辅相成的。”

海马数量的锐减情形依物种和地区而有不同,郭庭君忧心说,“目前看到在渔业作业密集的区域,海马数量下降速度尤其明显,几十年来,有些地区已经下降70%到90%以上。”

当海龙王的水晶宫被摧残殆尽,海马有再大的回春能耐,恐怕也无法召唤海洋的春天了。

撰文:麦小田 责编:许书婷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