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綠色情報員:不甩疫情 老鼠成了保健品的鍊金術?


2020-08-13
Share
1 疫情下,實驗動物隨着人類文明發展而被過度利用,也擴大環境和健康風險。(美聯社)

當全球不斷填補防疫漏洞,實驗動物也被推向風口浪尖,中國學者站上疫情火線,投書要求加強實驗動物立法;另一頭的臺灣炮火更烈,陳情行動接連出擊,疾聲抗議健康食品(中國稱保健食品)的動物實驗荒謬、不科學。

7月底的臺北街頭,彷彿大蒸籠不斷冒出熱氣,“歐盟、美國、加拿大等29個國家都已經不接受動物實驗作爲健康食品的獨立證據。”KiTA臺灣友善動物協會共同創辦人張家珮揮汗率衆在臺灣食品藥物管理署的大門前請願,試圖扭轉《健康食品之關節保健功效評估方法》的草案內容。

小藍帽和小綠人的惡行

這個草案牽涉的動物實驗爭議,只是冰山一角。PETA美國善待動物組織也力挺這次陳情行動,臺美聯手把巨型膠囊遞交給臺灣食藥署,裏頭裝着全球逾10萬人聯署,以及歐美科學組織和臺灣醫藥生技專業人士的聯合聲明。

亞太地區的保健食品市場成長居全球之冠,中國、臺灣兩地每年喫掉的保健品超過人民幣3,000億元。中國有“小藍帽”、臺灣有“小綠人”認證把關,不過,小藍帽和小綠人沒說的祕密是:老鼠是保健王國的鍊金術。

從公共衛生角度來看,人類濫用實驗動物,無疑是自掘墳墓。專精環境法的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周珂認爲,實驗動物的風險係數往往高於其他動物,因爲它包含了人工飼養的畜禽類動物和野生動物,這些動物所具有的環境、健康和生物風險,在實驗動物中都可能存在,並可能透過實驗室讓風險倍增,尤其是新冠肺炎爆發後,動物病毒所帶來的環境健康危機更不容忽視。

人的健康老鼠說了算


動物保護組織遞交巨型膠囊給臺灣食藥署,要求正視保健食品的動物實驗。(麥小田攝影)
動物保護組織遞交巨型膠囊給臺灣食藥署,要求正視保健食品的動物實驗。(麥小田攝影)

“以臺灣來說,高達7成的健康食品以動物實驗結果認定功效,7成是動物說了算、老鼠說了算。”PETA資深科學顧問鄭懿馨指出,擁有生理學博士的她長期在美國研究亞洲的實驗動物議題,“不論是臺灣的健康食品或中國的保健食品,法規都要求先通過安全性評估,再進行功效性測試,所以人體試驗完全沒有安全疑慮。”

不過,中國、臺灣卻跟國際趨勢脫軌,保健食品功效評估法規沒能爲廠商套上緊箍咒,反倒成了荒腔走板的動物實驗依據。

鄭懿馨表示,2003年中國出臺《保健食品檢驗與評價技術規範》,直到2018年廢止,取而代之的新法目前仍未明朗,原有版本包括27項保健食品的功能類別,其中有7項規定要做動物實驗、5項要做人體食用研究,其他15項則是動物和人體實驗都要做;臺灣現行法規有13項需提出功效數據審查,當中有2項規定要進行動物實驗,其他則是動物或人體實驗二擇一,最近又新增關節保健這一項草案。

“以實證醫學來講,人體食用研究的證據力遠高於動物實驗,臺灣把人體食用研究和動物實驗放在同等地位,法規制訂不夠科學,也變相讓廠商選擇低成本的動物實驗。”鄭懿馨歸納問題癥結,“中國的作法可說是畫蛇添足,15項功效要求同時做動物和人體實驗,既然有了人體實驗,無需再增加動物實驗這個選項。”

英國皇家防止虐待動物協會(RSPCA)國際事務總監李博(Paul Littlefair)也說,在國外動物實驗只會用在“安全性”的測試,而非用在證明“功效”。

爲了宣稱保健品功效,光是在中國和臺灣,每年有數以萬計的動物淪爲無辜的犧牲品。鄭懿馨指出,以臺灣來看,從1999年第一個通過的產品迄今已經使用2萬多隻動物,加上審覈未過的案件,整體數量大約爲3萬隻;中國雖然沒有公開數字,從審覈通過的案件可大致推算,2014年有1,400多件,2018年只有10件,2019年約有500多件產品,浮動率相當大,一年的使用量從400只到6、7萬隻都有可能,不過,這數字沒有包含未審覈通過的產品。

荒腔走板的動物實驗


保健食品廠商往往選擇低成本的動物實驗,老鼠常被用作功效測試。(路透社)
保健食品廠商往往選擇低成本的動物實驗,老鼠常被用作功效測試。(路透社)

這些動物真的能爲“產品有效”背書?動物實驗的可靠性被專家打上大問號。以臺灣最近公佈的“退化性關節炎”健康食品功效評估草案來看,“這個功效實驗以人工方式製造關節炎,透過外科手術切斷大鼠膝關節韌帶或軟骨,或是打藥注射酵素,分解軟骨組織。”鄭懿馨不諱言看到內容時嚇了一跳,“不過,大鼠在自然狀況下,並不會罹患退化性關節炎,即便有關節或軟骨損傷,牠可以自行癒合,這和人類很不一樣,所以用老鼠來測試非常不精準。”

此外,鄭懿馨指出,這個實驗主要使用10周齡大的公鼠,換算成人類年齡大概是剛成年,但是退化性關節炎好發於老人、更年期婦女,而且手術隔天就喂大鼠喫受試食品,進行雙足平衡測試,從各個層次來看,實驗設計不合理、不科學,消費者也成了冤大頭。

更者,以退化性關節炎的藥物來說,鄭懿馨表示,儘管動物實驗已經進行了幾十年,所有在動物實驗階段能成功逆轉退化性關節炎的藥物,卻在臨牀人體試驗階段時全軍覆沒,等於成功率是零,目沒有可以治療的藥物,就連常聽到的葡萄糖胺(Glucosamine)也因爲療效不明確,2018年臺灣已經取消健保給付。

抗疲勞保健食品也常出現在市面通路,中國法規在“緩解體力疲勞功能”規定負重遊泳實驗,臺灣法規則有負重遊泳和跑步機兩種動物實驗。鄭懿馨指出,游泳實驗是讓老鼠斷食24小時後,丟進水裏,游泳掙扎直到溺斃,或是頭部無法浮出水面持續8秒爲止,同時在牠們身上綁上鉛片、負重遊泳,加速溺斃時間;跑步機裝置則在後方架設電擊板,直到老鼠跑到精疲力盡、反覆落入電擊區,最後不願再跑爲止,這兩種實驗都使用年輕公鼠,以運動生理和肌肉生理來看,老鼠和人類差異很大,更何況人類也可以進行跑步機和游泳測試,而且更具科學證據。

在國內外動物保護組織不斷倡議下,臺灣食藥署有了正面迴應,7月30日宣佈法規擬刪除抗疲勞功效的兩項動物實驗,同時未來只接受人體實驗數據。

實驗動物溜上中國餐桌


中國保健食品市場成長迅速,2018年保健食品的銷售額達人民幣2,898億元。(美聯社)
中國保健食品市場成長迅速,2018年保健食品的銷售額達人民幣2,898億元。(美聯社)

中國也陸續出臺新規,食品藥品監管總局要求2020年底前保健食品的標籤說明書要載明“是否經過動物實驗評價”的字樣,“如果保健食品以動物實驗證實功效,本來就應該在產品上載明,不寫就是廣告不實、誇大。”鄭懿馨指出,“中國法規現在等於是補漏洞,並不意味着政策收緊。”

不只動物實驗具爭議,實驗室也可能存在漏洞,中國甚至傳出淘汰的實驗動物上了餐桌。今年元月,中國一審宣判原中國工程院院士李寧等人貪污案,這起案件將實驗淘汰的豬、牛和牛奶,透過正規公司洗白流入食品市場,引發法律界和公衆高度關注。

“這次中國曝光的實驗動物,淘汰後進入市場作爲食物出售,這些動物是用於生物工程實驗,而生物工程在科學上具有非常大的不確定性。”周珂語氣沉重說,“這個案件是涉及轉基因的生物工程,目前轉基因在中國和全球都是備受質疑的,而本案中淘汰的實驗動物進入食品領域,沒有經過任何檢驗、檢疫,這是很危險的。”

這並非單一事件,“實驗動物被賣入市場,很難過地說,我不意外。”鄭懿馨提到自己曾遇過幾個案件,“中國某些醫學院拿狗進行實驗,實驗後,冬天這些狗被殺死喫掉,夏天沒有喫狗肉需求時,就丟出來任牠們自生自滅。那些做過實驗的動物,你怎麼敢碰,牠們被做過什麼實驗?打了什麼細菌、病原體?你摸到牠們都有可能被感染,更何況是喫牠。”

填補實驗動物的法律空白


實驗動物的綜合風險管控不足,可能威脅人類健康和整體生態安全。(路透社)
實驗動物的綜合風險管控不足,可能威脅人類健康和整體生態安全。(路透社)

身爲法律學者的周珂認爲,中國要謹慎看待實驗動物風險,加強相關立法。他指出,淘汰的實驗動物應該納入動物保護的法制軌道,中國可借鑑各國現有的制度,其次,法律也要關注實驗動物涉及的新問題,例如病毒、轉基因等高危險性實驗領域,淘汰下來的動物,環境法應規定以危險廢棄物來處理,或是以最危險情況來進行法律上預防,此外,行政部門也要依環境安全和健康來設計實驗後動物的處置規則。

周珂建議,目前中國涉及動物保護、環境保護和公共安全的法律,這三個領域的法律都應當對接起來,此外,目前實驗動物造成的危害後果、法律應當如何追究責任,現在沒有實際案例,所以刑法應該提前做出防範性設計,這樣才能切實完善有關法律制度。

疫情下,實驗動物的利用和管理凸顯出緊迫性,健康和環境風險一觸即發,最終站上風口浪尖的將是貪婪的人類。

撰稿:麥小田 責編:許書婷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