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綠色情報員:北京冬奧走鋼索 “大漏斗”的滑雪熱

2021-08-19
Share
專欄 | 綠色情報員:北京冬奧走鋼索 “大漏斗”的滑雪熱 北京冬奧大打綠色永續牌,今年初媒體工作者受邀參觀北京市延慶賽區。
(路透社)

“好多人問我,這個牀是紙的,我睡可以嗎?”中國舉重女將李雯雯自拍東京奧運的選手村房間,她拉高音量笑着迴應“不用擔心,我睡在地上。”從紙板牀到氫能聖火,東奧傳遞綠色概念,低碳奧運風潮如火如荼交棒。

人造雪的北京冬奧

北京和河北爲缺雪地帶,奧運賽區大規模仰賴人造雪,白色雪道和蒼黃山頭形成對比,圖爲國家高山滑雪中心。(路透社)
北京和河北爲缺雪地帶,奧運賽區大規模仰賴人造雪,白色雪道和蒼黃山頭形成對比,圖爲國家高山滑雪中心。(路透社)

2022年北京冬奧也打出“綠色、低碳、可持續”的節能牌,標榜所有場館使用100%綠電、最低碳冰面等綠色項目,在宣傳視頻中,冬奧會吉祥物“冰墩墩”熊貓馳騁在白雪皓皓的賽道,萌化的身影背後卻是“人造雪”。“洗綠”的質疑聲浪不斷炸開,因爲多數雪地賽事在北京市延慶區和河北省張家口舉行,而這一帶不但缺雪,水情也喫緊得很。

“張家口靠近內蒙古,氣候乾燥、天然雪量少,不過,因爲乾燥又溫度低,所以雪可以保存比較久。”中華民國奧運人協會理事長翁明義說,多年來他帶領選手到張家口訓練、比賽,“早期人造雪會添加化學藥劑,但是近年人造雪技術突飛猛進,採用雪炮設備,利用高壓將水噴到空中霧化,水霧再凝結成爲雪粒。當地業者做了大型蓄水塘,在夏天雨水充沛時把水蓄存下來,如果它是使用綠電、在不缺水的情況下,基本上不太有環保的問題。”

打從1976年起,翁明義陸續遠征奧地利、美國和南斯拉夫三地的冬奧會,參加滑雪射擊項目,從運動員角度來看,“人造雪粒子粗、溼度高,所以比較密實,適合選手訓練、比賽,天然雪比較鬆軟,適合休閒旅遊滑雪。”

在北京冬奧的催化作用下,滑雪行業如滾雪球般增長。以中國國家體育總局冬運中心的最新統計來看,全國有803個室內外各類滑雪場,較2015年增幅達41%。根據2020年出版的《中國滑雪產業白皮書》,北京和河北的室內外滑雪場數量大約佔了全國的十分之一,而壓雪車與造雪機的明顯增長與北京冬奧的大額採購直接相關。

冰雪場地火熱催生

北京冬奧刺激滑雪行業發展,滑雪場如雨後春筍般崛起。(路透社)
北京冬奧刺激滑雪行業發展,滑雪場如雨後春筍般崛起。(路透社)

滑雪場飆速走上快車道,北京環保組織“樂水行”發起人之一張峻峯表示,中國滑雪運動從十多年前開始開展,不過國內的環境保護、生態意識到目前爲止還是屬於初始階段,人們對生態承載量、資源供給量,尤其是水資源供給量的認識不足,再加上後面有資本做推手,使得滑雪場初期屬於一種無序發展階段,這幾年由於冬奧會的作用,又使得滑雪運動場上升到政治性、社會經濟性這個層面,而背後並沒有看到管理的有序、長遠的規劃設計,甚至在資源分配和資源使用過程之中,並沒有清晰的路徑來進行管理和發展。

翁明義以“雨後春筍”形容申奧後的中國滑雪產業崛起,1990年底他協同滑雪協會前往北京和東北參訪,當時較具規模的就只有長春淨月潭和亞布力滑雪場,很多地方都還用馬爬犁拉滑雪者上山,2000年他參加冰雪運動發展研討會時,滑雪場的數量已逼近100個,而後的幾年更以倍數成長,不過,規模和設備參差不齊。

水資源是首當其衝的難題,張峻峯指出,“整個滑雪場建設和高爾夫球場都是屬於耗水量大的運動形式,北京、河北或是京津冀地區本身的水資源量,實際上不太滿足於這樣的運動開展。”翁明義也認爲,“北京和河北滑雪場面臨最大的壓力是水的問題,成本不是問題,如果水源不足,纔是最大問題。”

扎堆的缺雪壞消息,一年比一年扎心。河北氣象公報顯示,2019年河北省平均降雪日數爲9.2天,較常年減少37.4%。張峻峯說,在缺乏降雪量的情況下開展滑雪運動或經營滑雪場,勢必採取人工造雪,以河北和北京來說,滑雪場的水源主要來自地下水,他們必須要打井、抽取地下水,然後建蓄水池,再抽到滑雪道、通過雪炮來產生積雪。

滑雪場喝掉多少北京水?

滑雪場是耗水大戶,在缺水的京津冀地區,對水資源造成威脅。(路透社)
滑雪場是耗水大戶,在缺水的京津冀地區,對水資源造成威脅。(路透社)

“一般來說,滑雪場的運營期是2.5至3個月,這段期間要維持一定厚度的雪量,比如說10萬平方米的滑雪道,大概要耗水近400萬立方米。”張峻峯分析,“在京津冀地區,人均水資源量每年每人是100立方米左右,十幾個滑雪場加在一起的耗水量,大概相當於4至5萬人的生活用水量,這使得地區水資源在使用過程中出現一些短缺的狀況。”

到底北京有多麼“渴”?“全球平均水資源量每人每年是1000立方米,北京只有十分之一。”張峻峯說明北京的缺水程度,“這也就是說,全球平均每個人有一盆水的話,那麼北京地區一個人只有一杯水。”

張峻峯關注北京水資源問題將近20個年頭,“現在北京自然流淌的河流非常少,而且大多隻在雨季。”他考察周邊上百條河流、近600座水庫,看見滑雪場無可避免跟民生用水搶水,“中國和西方世界的情況不太一樣,京津冀地區的總體人口數很多,當你使用一部分的水資源量,勢必會對當地人,甚至下游地區人們的生活造成一定程度影響,甚至有些滑雪場還佔用生態、農業土地,又加劇生態上的變化,目前中國到處都有這樣的情況,當年的高爾夫球場也出現類似的問題。”

華北地區長期超采地下水,形成世界最大的“漏斗區”,隨着滑雪場遍地開花,大漏斗的危機無形擴大。張峻峯憂心說,畢竟水資源的來源是固定的,南水北調也沒有緩解多少北京缺水的狀況,而且南水北調基本上是供給大城市的生活用水,並不是對北方地區進行生態補水,雖然今年北京開始嘗試生態補水,目前僅是實驗階段。

“河北地區本身還有巨大的工業企業,好比耗水量大的鋼鐵企業,而且農業也佔了很大的數量,不管是工業或農業,自然來水本身的量就非常少,那麼只有通過抽取地下水的方式取得水源。”張峻峯進一步說明,“在爭搶的過程中,就使得地下水的水位不停下降,形成很大面積的漏斗形式。”

“對滑雪場來說,雪是金錢來源,還沒下雪之前,只要溫度夠低,他們就會造雪,希望能提早營運,在溫度許可下儘量造雪,這樣就可以把雪期延長。”翁明義點出滑雪場的運營策略,“如果沒有人造雪,也許2、3月雪就已經變得很少。”

水庫難爲滑雪場解渴

在降雪不足的條件下,造雪機成了標準配備,但融雪回收設施卻普遍不足。(路透社)
在降雪不足的條件下,造雪機成了標準配備,但融雪回收設施卻普遍不足。(路透社)

在龐大的造雪需求下,水庫搶水戰同樣一觸即發,2020年哈爾濱體育學院朱志強教授在《體育科學》發表論文,研究團隊調研12家位在華北、東北地區的滑雪場,8家滑雪場面臨水庫總容量低於造雪耗水量問題,其中以北京和張家口地區尤爲突出。

張峻峯表示,六、七十年代大力新建農田水利設施,這類的水庫容量比較小,尤其小型水庫的管理隸屬地方鄉鎮,在興建滑雪場過程中,地方政府願意積極參與,畢竟能帶來一定的經濟效益,這也常導致當地水資源出現過度使用的狀況,而北京的庫容量非常小,一般的情況下都很難支撐滑雪場的使用量。

“他們早期在做滑雪場的時候,工地(藍圖)一畫就是幾個山頭。”翁明義說,“因爲業者爲地方發展滑雪運動,地方政府會給予某方面的支持。”

哈爾濱體育學院的研究也指出,12家滑雪場中僅北京石京龍滑雪場有截水設施,但儲水池容量過小,其他滑雪場均沒有融雪回收裝置或系統。以河北和北京來看,滑雪場普遍存在雪水回收率低,“滑雪場建設過程之中,在經濟效應考量下會降低成本。”張峻峯遺憾說,“如果政府管理部門沒有出臺相應的管理政策,那麼對於水資源的回用、其他資源的使用、環境保護和生態恢復等問題,勢必都是一種空白,至少目前我看到沒有幾家戶外滑雪場具備融雪回用設施。”

今年7月《河北省節約用水條例》正式施行,同時調整高耗水行業佈局,在生態脆弱、嚴重缺水和地下水超採區,嚴格控制高耗水企業新建、改建、擴建項目。這部法令管是否得住高耗水的滑雪場,張峻峯抱持懷疑態度,“主要由於這些高耗水的體育運動,它背後的一些資金、投資者採取非正常手段,比如說和政府某些個別人員進行私下交易,隨着政府的管理力度逐漸加強,相應的狀況可能逐漸會減少,但是目前還是有這樣的情況。”

張峻峯認爲,在冬奧會開展之前,滑雪場納入規範、整頓的可能性不是特別大,未來地方政府可能會逐步把它列入管理的範疇之內,畢竟水資源量還是很欠缺的,尤其是在京津冀地區。

暖化下滑雪場大洗牌

在全球暖化衝擊下,未來冬奧候選城市將大幅銳減。(路透社)
在全球暖化衝擊下,未來冬奧候選城市將大幅銳減。(路透社)

氣候變遷也悄悄爲冬奧投下震撼彈,科學家指出,全球暖化將使得未來能夠主辦冬季奧運的候選城市數量大幅銳減,到了2050年,甚至過去舉辦過冬奧的城市可能無法再次舉辦。

加拿大惠斯勒是2010年的冬奧主辦地,“早期我們去的時候根本看不到雪炮、噴雪設備,現在也開始使用造雪輔助。”翁明義親身見證暖化正在威脅冬季運動,“很多地方的滑雪場縮小規模、營運期,甚至經營不下去,日本有家滑雪場連纜車都拆掉,二手雪板轉賣給大陸,這幾年天氣愈來愈熱,這真的令人擔心。”

翁明義表示,未來冬季奧運可能逐漸變成由多個城市聯合承辦,因爲參賽國和人數愈來愈多,早期1960年大約是30個國家、600至800位選手,2018年韓國平昌冬奧已經增加爲92個國家、2920名選手,這種情況再遇上溫度升高、雪量不足,日後只能往更高山、更小的城市進行賽事。

最新版的《中國滑雪產業白皮書》指出,“受高溫天氣和疫情的雙重影響,一批處於臨界溫度帶的戶外雪場在整個2020年將不具備營業條件。”北京冬奧預期帶動冰雪旅遊熱,這下“火種”硬生生被澆熄了大半。

中國滑雪場將躲不過營運難題和洗牌效應,翁明義說,“滑雪場可能慢慢會往山高、雪多的地方發展,好比像新疆、蒙古,但是相對的交通不夠便利,新滑雪場將再一次跑出來。”

撰稿:麥小田 責編:許書婷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