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綠色情報員:走私貓沒說的黑心繁殖場

2021-09-09
Share
專欄 | 綠色情報員:走私貓沒說的黑心繁殖場 無良業者看準寵物熱,中國黑色產業鏈伸向臺灣、香港,走私寵物層出不窮。
(路透社)

溼熱海風混雜着柴油味,近200只品種貓被藏匿在漁船密艙,暈頭轉向從中國走私到臺灣,8月底臺灣海巡人員查獲這起走私貓案,62箱寵物攜帶籠分裝了2至6只不等貓咪,檢警循線追緝,背後下單的嫌疑人之一是合法的寵物繁殖商。

隨着寵物經濟看漲,走私動物層出不窮,8月初香港警方在走私快艇截獲28只貓狗,去年底大嶼山北部海域也查獲走私案,21個寵物籠窩藏43只品種貓狗,其中1只已經死亡,而且全部未植入晶片。黑心寵物產業鏈在兩岸三地脫序滋長,追溯供應源頭,大多指向中國的非法繁殖場。

中港臺的走私寵物鏈

8月底臺灣漁船從中國走私大批品種貓,循線追蹤,合法繁殖商涉嫌下單。(臺灣海巡署提供)
8月底臺灣漁船從中國走私大批品種貓,循線追蹤,合法繁殖商涉嫌下單。(臺灣海巡署提供)

獨立學者、北京清華大學博士龍緣之表示,中國大陸的貓狗以走私形式來到臺灣,這是行之多年的現象,很多動物個體並未植入晶片,所以極有可能這些走私動物大多數來自地下養殖場。

“中國大陸的寵物繁殖處於一種無序狀態,大部分寵物貓狗繁殖基本上都是沒有證照的。”國際人道協會(HIS)中國政策專家、美國休士頓大學城中分校副教授Peter Li指出,“由於市場需求很大,加上缺乏監管,所以造成無序繁殖亂象,寵物盲盒的貨源也是來自非法繁殖場。”

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寵物市場之一,以“寵物人口”來看,光是寵物犬貓就高達1億隻,根據艾瑞諮詢5月發佈的《2021年中國寵物消費趨勢白皮書》,2020年市場規模逼近人民幣3000億元,預估2023年達到4456億元。

Peter Li認爲,中國的寵物繁殖商主要滿足大陸地區的需求,內地繁殖商肆無忌憚非法買賣,港臺黑心寵物商販也間接鼓勵內地無序繁殖,因爲如果沒有需求的話,這些貓狗也不可能落難到香港、臺灣,臺灣當局必須嚴懲這次走私貓的涉案者,他們的犯罪行爲不僅挑戰了臺灣地區相關法規,自己也成了大陸寵物非法進入臺灣地區的違法從犯。

儘管臺灣的《動物保護法》和《特定寵物業管理辦法》在犬貓繁殖買賣有一定的規範管理,繁殖行業仍存在“以合法掩護非法”的“洗底”現象。在臺推行動物保護的挺挺網絡社會企業執行長劉偉蘋表示,有些合法業者會浮報繁殖只數,譬如說母貓或母狗產下3、4只小貓或小狗,卻向主管機關呈報7只,而目前稽查管理人力嚴重不足,實際上多報的犬貓是來自走私管道,這種做法因爲成本低,卻提供了非法繁殖的溫牀,甚至讓專業繁殖場難以生存,變成“劣幣驅逐良幣”。

繁殖工廠的短命貓狗

中國寵物市場常有活不久的“星期貓”或“星期狗”,這些寵物大多來自非法繁殖場。(路透社)
中國寵物市場常有活不久的“星期貓”或“星期狗”,這些寵物大多來自非法繁殖場。(路透社)

中國的犬貓地下繁殖場弊端叢生,香港愛護動物協會的調查指出,中國各地的幼犬繁殖場在不人道的情況下量產幼犬,其中大量經由佛山大瀝寵物市場供應至中國南方各地寵物店,以及非法偷運至香港。

這些非法繁殖者唯利是圖,動物淪爲生財工具。“他們把動物當成繁殖的機器,環境條件非常惡劣,有的是長年生活在籠子裏,喫的東西非常簡單,有些人在自家後院、小屋子裏飼養,籠子一層層疊起來,慘狀觸目驚心。”Peter Li直指病竈,從繁殖場到產業鏈無可避免形成疫病缺口,“動物囤積在一起,交叉感染機會大增,哪一天說不定病毒變異跳到人類身上,那就是又一次公共衛生的大危機。”

龍緣之表示,中國大陸對於貓狗繁殖業和異寵的野生動物寵物業,一直以來缺乏管理,動物福利的情況也是非常糟糕,寵物市場有很多動物的年齡非常小、免疫力還不足,甚至業者會利用飢餓的方式,或是讓動物個體表現特別興奮、親人的方式,力求讓這些動物更快銷售出去,當飼主買下之後,牠們的生命大概只剩下一星期,或者是過幾天就死亡,這就是所謂的“星期貓”或“星期狗”。

“我經常在寵物市場或一般人家飼養的動物身上,發現非常多不健康的個體,包括被染色的小貓、小狗等等。”龍緣之提起在北京生活時的觀察,“再加上有許多人類刻意繁殖出來的品種犬貓,其實先天就體質不良,這也導致了許多徘徊在死亡邊緣的動物出現在寵物市場。”

寵物熱潮下,“業餘人士”一窩蜂盲目繁殖衆多品種犬貓,由於缺乏育種專業,繁殖的犬貓常出現基因缺陷、遺傳性疾病,這也是備受詬病的問題。

劉偉蘋指出,繁殖和育種是兩個層次,國外用的是“育種者”(breeder)這個名詞,不是隻是讓一公一母配對,然後生下小狗、小貓拿來賣,在中國和臺灣可能是比較類似這樣的狀況,良好的育種者通常不會繁殖很多品種,有時爲了要避免近親交配,還必須從國外取得種犬或種貓,歐洲有些國家甚至採登記繁殖制,例如消費者要購買柯基犬,育種業者那一端要累積到5位登記者,並評估具有飼養能力,業者纔會進行繁殖,而且在繁殖過程中清楚知道每一隻狗的血緣。

中國繁殖場卻傳出賣不出去的犬貓落入“輸血狗”或“輸血貓”的悲慘命運。

Peter Li認爲,用賣不出去的狗貓做輸血的供體,有但不普遍,多是黑心業者爲了利益、喪心病狂的謀利手段,這種作法可能把貓狗的疫病傳散出去。以狂犬病來說,中國一段時間曾是僅次於印度的世界第二大狂犬病發生地。近年來,中國內地狂犬病數量持續下降到2019年的不足200起,成績不小。如果中國犬貓無序繁殖持續發生,只會讓2025年消滅狂犬病的目標落空。

被漠視的寵物監管盲區

中國寵物繁殖行業的監管漏洞百出,動物福利未受重視。(路透社)
中國寵物繁殖行業的監管漏洞百出,動物福利未受重視。(路透社)

中國寵物繁殖行業有專法可管嗎?“目前可說是空白狀態,每個主要省會城市和省會以下城市都有城市動物管理條例,要求寵物繁殖有序進行,但是這種條款基本上屬於原則性的,而且地方上也放任寵物繁殖發展。”Peter Li說,“中國大陸對動物的監管資源主要放在畜牧業,像是豬、牛、羊、雞等,因爲這些是14億中國老百姓餐桌上的食物。”

Peter Li認爲,即使針對寵物繁殖的法規條例有很大空缺,但是還有其他法規可以用來管制無序繁殖和跨省運輸。“2011年農業部出臺兩個規定,狗貓跨省運輸必須在出發地由國家認證的獸醫開具檢疫證明,每隻貓狗都必須要有單獨的健康證件。”他說明,“另外,買賣動物還有國家動物防疫法,販售沒有打疫苗、來源不明的動物,都是違法行爲,所以關鍵問題還是在於落實執法。”

不過,檢疫證明作假問題也浮上臺面。Peter Li表示,有些業者不願意花錢做檢疫,用各種手段僞造健康證件,甚至地方上有個別獸醫會開具假的健康證明,這一部分國家的監管非常薄弱。

以走私貓來看,臺灣和香港查緝到的品種主要是布偶貓、英國短毛貓、美國短毛貓、俄羅斯藍貓、蘇格蘭摺耳貓等,歐洲許多國家認爲折耳貓的基因有缺陷,建議停止繁殖該品種,目前在中國、臺灣、香港仍持續繁殖,消費行爲也刺激了黑市買賣。

“中國的犬貓飼主有很大的比例存在品種迷思,他們看重的是特殊品種的符號性價值,並不是因爲真的喜歡這個動物個體,或者跟牠有了情感連結,而是透過抖音、微信等個人平臺,去分享自己擁有名貴、特殊的寵物。”龍緣之分析社會現象,“在這樣的情況下,不只動物生命沒有受到尊重,動物福利也非常令人擔心,更糟糕的是這種觀念就助長了黑色產業鏈的存在。”

國際浪潮的理性反思

不只是寵物業要納管,寵物購買責任意識的提升也很重要。(路透社)
不只是寵物業要納管,寵物購買責任意識的提升也很重要。(路透社)

近年來,爲了打擊黑心繁殖場,歐美國家陸續立法禁止寵物店販售幼犬幼貓,其中,英國動保團體從繁殖場救出“露西”,2019年進而催生備受全球矚目的“露西法案”,禁止第三方販售6個月以下犬貓,寵物繁殖場必須直接面對消費者,藉以建立透明的監督機制。

劉偉蘋曾在臺灣舉辦露西法案研討會,“這過程當中我也去了解德國的狀況,大部分寵物店沒有賣貓狗,德國沒有禁止通路賣貓狗,它規定的是要給狗多大的環境,每天要有多少自由奔跑的時間,也就是牠們需要受到什麼照顧,從動物的角度出發。”她認爲禁止通路買賣並非最佳解方,“人就是有偏好,品種犬貓的需求是不會消失的,當我們訴求公共政策的時候,要更大格局、更全面去釐清每一個點,連人性都不能忽略。”

不只是寵物業納管,寵物購買責任意識的提升也很重要。劉偉蘋表示,當你選擇購買寵物,必須要去理解牠的媽媽、爸爸過着什麼樣的生活,牠是在什麼樣的環境中出生,好比這次走私貓案,背後的中國繁殖場有一羣貓咪過着暗無天日、悲慘的生活,甚至還沒進到臺灣,已經在船上悶死、嚇死或病死,飼主責任不是從你手上的這一隻寵物開始,還要追溯來源。

“芬蘭的業者反過來,舉例來說,如果你想買邊境牧羊犬,他們會問你住哪裏?你有院子嗎?那麼你有時間陪牠散步嗎?他們是從業者開始建立飼主責任。”劉偉蘋拋出一連串反思,“我希望我們可以走到那一步,但是我們離那一步很遙遠,所以我們是不是可以先從消費大衆開始?”

在走私貓斷命後,消費者出手爲源頭的動物福利把關,或許是拯救受虐寵物的開始。

撰文:麥小田 責編:許書婷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