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綠色情報員:北極融冰吹哨(下)航道走上火線?

2021-09-23
Share
專欄 | 綠色情報員:北極融冰吹哨(下)航道走上火線? 全球暖化加劇,冰封的北冰洋逐漸由白轉藍,航道開通背後卻暗藏危機。
(路透社)

冰封的北冰洋加速升溫,各國摩拳擦掌進軍“藍色北極”,從航道到礦藏資源招來眼紅覬覦,海權爭霸下的北冰洋悄然埋下危機火線。

今年5月20日俄羅斯接掌北極理事會的輪值主席國,表態願與其他國家共同發展北極航運;3月蘇伊士運河發生大塞船事件,俄羅斯副總理特魯特涅夫早一步向各國招手,推介替代航道,他預期到2024年北極航道的全年運輸量可能會翻一倍以上。

臺灣中央研究院地球科學研究所兼任研究員汪中和指出,目前北極有兩條航道,一個是沿俄羅斯的東北航道,一個是靠近加拿大的西北航道,隨着北極暖化,北冰洋的海冰覆蓋範圍日漸縮減,現在這兩個航道的開放時間愈來愈長。

北冰洋加速打開海路

俄羅斯擁有全球最大的破冰船隊,近年積極開通北冰洋的東北航道。(路透社)
俄羅斯擁有全球最大的破冰船隊,近年積極開通北冰洋的東北航道。(路透社)

眼看着海冰崩解加劇,俄羅斯積極推進北冰洋大航海時代的時間表,今年2月俄羅斯航運巨頭Sovcomflot的液化天然氣油輪從中國江蘇出發,在覈動力破冰船的開道下,完成首次2月穿越北冰洋海冰的實驗性航行,試圖證明東北航道有可能全年通航。

中國是俄羅斯在北極的首要合作伙伴,近年雙方聯手發展冰上絲綢之路,中國投資北極地區最大的亞馬爾(Yamal)液化天然氣項目,Sovcomflot也跟中國最大航運企業中遠海運控股公司合資成立油輪船隊,爲北極航道的商機做準備。

“不管是西北或東北航道,航程和燃料最高可以減少40%。”汪中和分析新航線的潛在商機,“以中國大陸來說,從挪威北部到中國江蘇,如果經過蘇伊士運河或麻六甲海峽需要45天,可是如果經過北冰洋的東北航道,只需要27天,可以減少18天的航程,隨着北極航道的機會愈來愈多,運輸量愈來愈大,它也帶來很多環境的衝擊。”

臺灣成功大學海洋科技與事務研究所教授劉大綱表示,海冰有減少全球暖化的作用,海冰可以反射50%的太陽光,而海水只有10%,在破冰船破冰開道下,大約開了一個寬度10公尺的航道,讓其他船舶可以通行,有人會質疑增加海水的面積,根據美國國家海洋暨大氣總署(NOAA)資料,北冰洋同一個時間只有3艘破冰船運行,數量相對不多,不過,破冰船開道後,商船隨後通行,這些商船對北極的影響來得更高。

去年底,美國國家海洋暨大氣總署發佈的北極年度報告顯示,北冰洋的海冰年份不斷降低,30年前在冬季末,至少有4年曆史的厚冰層約佔三分之一,去年舊冰佔積冰的比例卻不到5%。臺灣中央大學地球科學系教授郭陳澔指出,東北航道由於有大西洋的暖流流經,冰層較薄,而西北航道的冰層較厚且古老,年輕的冰層更容易因暖化而破裂或消融,所以東北航道相對更快開通。

船舶污染進軍北極圈

北極地區一但發生油污染事件,環境生態壓力遠大於其他地區。(路透社)
北極地區一但發生油污染事件,環境生態壓力遠大於其他地區。(路透社)

近年來,北極航道運輸量不斷增長,2016年至2019年東北航道的運輸量增加了58%,2019年共有2694航次,主要是俄羅斯、中國、加拿大等出口國運輸鐵礦石、石油、液化天然氣和其他燃料。對氣候高度敏感的北冰洋來說,船舶污染挾帶的暖化效應和環境威脅如火如荼發酵。

“2019年在北冰洋航行或作業的船隻有1700艘左右,其中有700艘使用重燃油(heavy fuel oil, HFO)當作燃料,大約41%使用重燃油。”長期關注船舶污染的劉大綱引用國際清潔運輸理事會(ICCT)的數據,“由於船舶有大有小,如果以實際燃燒的重燃油來計算的話,高達48%燃油屬於重燃油。”

以北冰洋最繁忙的東北航道來看,天然氣油輪的運輸量佔最大宗,國際清潔運輸理事會的資料顯示,2019年光是天然氣油輪就燒了近24萬噸燃料,而2017年僅有6000噸。

重燃油是是石油界的超級殺手,汪中和指出,它釋放的二氧化碳量高,同時排放大量黑炭,加劇了北極圈的暖化。劉大綱說,這些重燃油最令人詬病的是會產生黑炭,沉積在海冰上面,海冰吸收熱能,加速了融冰速度。

燃料外泄也是不容小覷的風險,1989年埃克森公司的油輪漏油事故,就是一起活生生的例子。汪中和說,這艘油輪在阿拉斯加南部發生原油外泄,在長達2000多公里的海岸線蔓延了數個月,一旦發生在北極圈,造成的衝擊遠超過地球上其他行航道,因爲北極環境條件惡劣,清理工作更加艱鉅,衝擊也更難以想像。

“極地氣候嚴寒,油污染一泄漏出來可能就被冰封,有毒物質還來不及揮發,油可能就凝固、沉降到海底了。”劉大綱進一步說明,“在埃克森的石油外泄事件中,科學家發現,很多重油沉積在底質,對沿岸生態造成可觀的影響,如果發生在北冰洋,後果可能更加嚴重,因爲那裏的後勤援救和基礎設施相對不足。”

北極海域兇險,零星的船舶意外事件已浮現警訊。劉大綱指出,根據北極理事會的統計,過去幾年發生的海事意外包括船舶擱淺、碰撞和着火等,未來北冰洋航道全年開通之後,油污染格外令人擔憂。

禁油令趕不上暖化速度

隨着北極融冰加速,航運量大幅成長,專家呼籲加速實施重燃油禁令。(路透社)
隨着北極融冰加速,航運量大幅成長,專家呼籲加速實施重燃油禁令。(路透社)

郭陳澔表示,由於全球持續暖化,北冰洋的海冰不論是面積或厚度都大幅縮減,根據計算模式推算,大概在2040年可以全年通行。

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IPCC)的最新報告指出,北極升溫的速度是世界其他地區的2倍多。“我們去的挪威斯瓦爾巴羣島(Svalbard)是全球平均升溫的6倍,半世紀來已經升溫5至6°C,暖化速度更快。”郭陳澔今年8月前進極地研究站,直擊全球暖化最前線,“北冰洋的海冰消融非常快,以海冰面積來看,1980年代的監測紀錄顯示,每年到夏季末大約有30%的海冰融化,可是這幾年卻高達60%、70%,過去海冰厚度大約是3至4公尺,最近卻只有1至2公尺,有時甚至不到1公尺。”

暖化危機節節進逼,國際海事組織(IMO)也被迫出手收緊極地規則。劉大綱表示,去年11月國際海事組織的成員國在視訊會議中達成共識,預計2024年7月1日起禁止船舶在北極燃燒重燃油,同時禁止運輸重燃油,不過,這個修正案有豁免條款,北極沿海國家船籍的船隻可豁免至2029年,因此招來環團的反彈聲浪,質疑禁用重燃油是玩假的。

這項豁免條款無疑是打開漏洞,俄羅斯、加拿大等北極燃料運輸大國也成了主要的受益者。劉大綱認爲,南極因爲爭論較少,早在2011年禁用重燃油,而北極有很多商船、漁船,有些航商、國家在這個航道投入商業運作,所以重燃油禁令的生效時間纔會延到2024年,甚至出現豁免的部分,如果要減少對北極的影響和環境危害,必須加速禁令的實施日期。

“我們在極區看到好多不同的生物,鯨豚、海鷗、海豹、海象,當船舶常常經過或是發生油污染,勢必造成很大的生態干擾。”郭陳澔認爲北冰洋的環境風險遠大於航運商機,“極圈航道要相對謹慎考慮,任何的經濟發展要以環境考量爲優先。”

融冰島浮現海權變數

今年夏天科學家意外發現目前所知的最北端島嶼,海域劃分增添變數。(路透社)
今年夏天科學家意外發現目前所知的最北端島嶼,海域劃分增添變數。(路透社)

北極的海權戰場也延伸到新島嶼,今年7月,科學家在格陵蘭外海發現目前爲止地球最北端的“融冰島”,“這個島嶼因爲之前覆蓋冰川或是有冰層,所以不知道它的存在,如果未來整個冰層融化之後,應該會有大大小小的島嶼冒出來,海域劃分也將出現變數。”郭陳澔指出,“這相對於南海是一樣的,各國填礁造島,擴大領海和經濟海域,同時有了航行權,新島嶼成爲每個國家必爭之地。”

北極融冰或許帶來機遇,不過,頻繁的極端氣候事件,也讓航程危機四伏。

“北極地區極端天氣帶來的環境風險,是我們過去想像不到的,不管是極端的雷暴天氣,或者是中低緯度的氣旋,爲航行添加許多風險。”汪中和說,“更可怕的是,北半球的地殼因爲冰雪消融,向上垂直隆起的速率愈來愈快,這種垂直的運動也讓北半球地殼開始變得不穩定,最近全球發生規模大且影響比較深的地震都是在高緯度的地方,一個是靠近南極,一個靠近北極圈、阿拉斯加外海,我們都可以看到規模7、8的超強地震。”

“雖然北冰洋的商業機會增大,環境帶來的風險卻可能讓它的商業利益一時之間化爲烏有。”汪中和一語道破北極夢,極北的淘金之路,可說是如履薄冰。

撰文:麥小田 責編:許書婷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