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绿色情报员:多重灭绝(上) 花胶逼得牠们走投无路


2020-09-24
Share
1.jpg 华人追捧的花胶,让不少大型石首鱼招来灭门之祸。(法新社)

 

一整排人脸大的石首鱼干鱼鳔,摊放在台湾刑事警察局,海腥味里渗出不寻常的气息,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官员也罕见现身,这是首次台美联手合作查获“加利福尼亚湾石首鱼鱼鳔”走私案,而这一批“海中古柯碱”原本要偷渡转口至中国广州。

加湾石首鱼鱼鳔的身价比毒品还高,是华人眼里的花胶高级品,加湾石首鱼早已列入“濒临绝种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CITES,简称华盛顿公约)的禁止贸易名单。

疫情下花胶走私猖獗

今年7月28日至8月12日台湾总计查扣161枚、重逾19公斤的加湾石首鱼干鱼鳔,保育界哗然台湾沦为黑市共犯结构。“这跟卖毒品一样,走私集团不断找寻各种管道进入市场,目前主要市场是香港和广东一带。”国际石首鱼专家、巴西亚马逊联邦大学退休教授赵宁说,他推测这可能是冰山一角,“在被抓到之前,或许已有成功进入。”

 

台湾海关今夏首次查获非法加湾石首鱼干鱼鳔走私。(台湾关务署提供)
台湾海关今夏首次查获非法加湾石首鱼干鱼鳔走私。(台湾关务署提供)

台湾国家海洋研究院海洋生态及保育研究中心主任张至维认为,非法花胶的走私中继站转向台湾,这是一个重要警讯,犯罪集团可能由于疫情或国际贸易的关系,而改变走私途径,值得继续关注。

大疫年挡不住疯狂的花胶需求,今年6月,香港海关查扣160公斤的加湾石首鱼鱼鳔,市价高达2,500万港元,为历年检获最大宗的单一案件。绿色和平曾在香港调查揭露商家贩售濒危的石首鱼花胶,“几年前,香港当局加强执法,目前几乎看不到海味店公开贩售,不过却愈来愈地下化,因此海关不时查获走私案件。”绿色和平项目主任陈可淳指出,“香港依然是走私中心地,虽然不在香港销售,仍持续转口到中国大陆。”

一只鱼鳔,引来加湾石首鱼的灭门之祸。“牠只生活在墨西哥加利福尼亚湾,鱼鳔的样子跟中国沿海的黄唇鱼很像。”赵宁打从上世纪70年代投入石首鱼研究,中国特有的黄唇鱼属于大型石首鱼,“黄唇鱼鱼鳔价格很高,据说有止血壮阳等功效,说穿了,营养成分就是蛋白质。”

黄唇鱼悲剧不断上演

“1950、60年代,中国东南沿海的黄唇鱼被大量捕捞,1990年代渔获量急遽锐减,大概不到60年代的1%,2000年黄唇鱼干鱼鳔每公斤叫价2万至6万4千美元不等。”张至维提起花胶血泪史,“把黄唇鱼抓到商业性灭绝,商人自然想到以加湾石首鱼来取代。”

 

加湾石首鱼被大量猎捕,生态浩劫迫在眉睫。(法新社)
加湾石首鱼被大量猎捕,生态浩劫迫在眉睫。(法新社)

“2010年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首次公布加湾石首鱼的保育等级,列为极危(Critically Endangered)。”担任IUCN石首鱼红皮书召集人的赵宁说,红皮书每十年进行重新评估,今年正在讨论评级是否调整为易危或近危,因为最近有资料显示加湾石首鱼的族群数量略有恢复,而墨西哥拉巴斯(La Paz)一带也开始养殖石首鱼,不过,他对现有资料抱持怀疑态度。

面对国际保育声浪的抨击,近年中国加大力度查缉非法花胶,“2016年广州海关要我去上课,教他们如何鉴定,陆续抓到不少走私案。”赵宁不遗余力分享石首鱼的分类检定,光是去年5月,中国海关就查扣565枚加湾石首鱼鱼鳔。“最近汕头还有人成立花胶博物馆,旁边再开家餐馆。”他无奈苦笑,“他们不管濒不濒危,只管花胶要大要厚,现在连食谱都出来了。”

加湾石首鱼的生态灾难

花胶不只出现在餐桌,“有人把加湾石首鱼鱼鳔当作投资标的来炒作。”张至维摇头说,一旦变相成了投资市场的抢手货,生态灾难愈演愈烈。2010年,赵宁联合全球专家在台湾海洋生物博物馆成立“全球石首鱼研究保育平台”,当时由张至维担任计划主持人,跨国研究和保育工作如火如荼展开。

在掠夺式捕捞压力下,加湾石首鱼要恢复族群数量并不容易。“加湾石首鱼可以长到2米长、100公斤重,生活史特别长且生长缓慢,个别寿命可达到15岁,6、7岁进入性成熟,每年只产卵一次。”张至维分析繁殖特性,“再加上在成长过程中,幼鱼栖息在半淡咸水环境,成鱼则是在比较深水的栖息地,同时为成群繁殖,所以渔业混获就可能将牠们一网打尽。”

 

墨西哥黑帮操控石首鱼非法贸易,渔网位置和数量也在其掌控之中。(法新社)
墨西哥黑帮操控石首鱼非法贸易,渔网位置和数量也在其掌控之中。(法新社)

2019年底上映的保育记录片《魅影海洋》(Sea of Shadows),血淋淋控诉花胶引爆的生态浩劫,这支纪录片由好莱坞明星李奥纳多(Leonardo Dicaprio)监制,大胆揭露墨西哥黑帮涉入猎捕和走私,当地肆无忌惮以流刺网滥捕石首鱼,取下鱼鳔,卖到中国谋取暴利,小头鼠海豚也无辜命丧网下。

小海豚成了冤大头

“这是我参与过最危险的影片拍摄。”导演李察德(Richard Ladkani)心有余悸回忆,这般杠上黑帮恶势力的冒险经历,绿色和平工作人员也不陌生,2015年绿色和平船舰“希望号”巡航至墨西哥,协助搜集非法捕鱼证据,同时清除刺网,陈可淳指出,“当时我们有同事要拍照、拆除渔网,反而被当地渔民搜证,只要有外人试图改变,都可能有生命威胁。”

小小鱼鳔被背后,牵扯庞大的黑帮利益。“当地渔民工会领袖透露,2010年起,非法捕捉石首鱼的情况愈来愈频繁,捕虾一斤只值20美元,捕捉石首鱼一斤值5千美元,利润比走私毒品还要高。”陈可淳转述现场对话,“黑社会牢牢霸占非法捕鱼和走私市场,连渔网位置和数量也在他们掌控之中,甚至贿赂墨西哥官员。”

嗜血的花胶贸易产业链下,其他鱼类也跟着遭受池鱼之殃,小头鼠海豚是最不幸的冤大头。“这是全世界最小的海豚,墨西哥加利福尼亚湾的特有种,捕捞石首鱼的流刺网,把小头鼠海豚杀光了,1997年还有600多尾,今年估计只剩下6至22尾,2021年就可能绝灭。”赵宁预见小海豚躲不掉濒绝命运。

绿色和平也积极推动“守护加湾鼠海豚”计划,陈可淳表示,根据国际保育鼠海豚委员会(CIRVA)2018年公布的资料,小头鼠海豚只剩下10尾,2016年还有30尾左右,急遽的倍数下降趋势,令人非常担忧。

 

小头鼠海豚陷入濒绝命运,野外族群已难以恢复。(绿色和平提供)
小头鼠海豚陷入濒绝命运,野外族群已难以恢复。(绿色和平提供)

蜘蛛胶下一个炒卖新风

这一场多重灭绝的海洋悲剧仍持续扩大中,全球约有300种石首鱼,为了满足华人的贪嘴,东南亚的大型石首鱼成了最新的目标。“我前两年去马来西亚的沙劳越,那里有一种鱼胶,外型像蜘蛛一样,当地渔市场大批捕捉这种大鱼,体长有1.5至2米。”赵宁印象深刻说,“这可能会有过度捕捞问题,因为马来西亚没把渔业管理当作一回事。”

“马来西亚人叫这种鱼为Trusum,鱼鳔被称作蜘蛛胶,目前我们和马来西亚、泰国学者正在进行分类研究。”张至维说明,“我们在当地进行采集时发现,市场贩卖的仅有鱼体,鱼鳔都被取走,而且有中间商人专门收集这些鱼鳔,侧面打听也是销往中国市场。这些石首鱼由于现阶段研究资料不齐全,保育等级可能尚无危险,但并不代表不受到威胁。”

这一部野生鱼类的衰亡史,国际联手合作才有转折的契机。今年3月,美国国家海洋渔业局宣布将禁止在墨西哥湾捕捞墨西哥虾,因为捕捞虾的刺网也间接冲击小头鼠海豚生态。张至维表示,各国要加快脚步限制不当的渔业捕捞活动,而源头管制、查缉走私也是重要手段,当走私依旧盛行,渔民还是会铤而走险,获取高价利益。

陈可淳认为,政府严管打压是最有效的关键,以香港来说,要加强查缉地下黑市网络,中国则要强力打压遏止买卖,墨西哥可从源头严格管控,例如实施刺网禁令,各国政府多管齐下,这才是石首鱼和小头鼠海豚的最后希望。

 

撰稿:麦小田 责编:许书婷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