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绿色情报员:燃烧的邮轮 从墙国航向极地

2019-09-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加速发展邮轮经济,游客大军进逼南极。(美联社)
中国加速发展邮轮经济,游客大军进逼南极。(美联社)

9月,全球气候风暴愈滚愈大。9月20日,全球150个国家、超过400万民众走上街头,嘶吼呐喊为气候罢课、罢工,这一场规模空前的全球气候运动大串连,中国的声音被噤声了,而它是全球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

这场气候运动的发起人是瑞典的环保斗士桑伯格(Greta Thunberg),9月23日,年仅16岁的她站在“联合国的气候行动高峰会”,她红了眼睛、激动演说:“我们正处于大规模灭绝的开始,而你们只会谈论金钱和无止境的经济成长神话。”

中国火速赶超  旅游大军前进南极

“你们好大的胆子!”桑伯格四度对着各国领袖痛陈,这一棒正好打在中国头上,眼看着气候暖化、极地融冰加速,中国积极发展邮轮经济。9月10日,中国自然资源部网站公布《赴南极长城站旅游活动申请指南》,长城站是中国第一个南极考察站,这次开放长城站一号栋的南极历史遗址和纪念物,各旅游平台开始筹划相关主题行程,2022年中国预计将赶超西方国家,成为南极第一大客源国。

根据国际南极旅游组织行业协会(IAATO)的统计,到访南极的中国游客,2008年不足100人,在2017至2018年的南极旅游季,中国游客人数超过8,000人,足足成长了80倍,而这数字远比中国历年派往南极的科学考察人员还要多。

旅游大军前进生态脆弱的极地,这不是一件好事。台湾海洋大学海运研究中心主任黄道祥说,极地邮轮无可避免干扰海洋环境和生态,邮轮数量和旅游人次都要做好管控,曾经有研究指出,悬浮空气中的细微颗粒(Particulate Matter,如PM2.5)会附着在冰层表面,吸收阳光后,导致融冰率增加。


全球暖化,南极融冰率不断攀升,加上极地旅游升温,生态环境雪上加霜。(美联社)
全球暖化,南极融冰率不断攀升,加上极地旅游升温,生态环境雪上加霜。(美联社)

极地融冰加速  中国制造直捣南极

随着全球暖化加剧,极地的融冰速度叫人捏把冷汗。9月22日,联合国发布一份气候报告,1979至2017年,南极冰盖每年流失的冰量至少增加了6倍,1979至2018年间,北极夏季海冰的范围以每10年约12%的速度减少。

极地邮轮排放的温室气体,有如催泪弹般,让冰山哭泣。除了南极外,北极也是近年的旅游热点,成功大学海洋科技与事务研究所教授刘大纲说,从航行资料来看逐渐加,目前邮轮大多是从奥斯陆峡湾的挪威往北航行。

极地旅游愈来愈火,中国大举投入上游生产线,9月6日首艘国产的极地探邮轮在江苏海门交付,10月将展开首航南极之旅,船票销售告罄,中国制造直趋地球的尽头。

刘大纲表示,邮轮和货柜轮(集装箱船)具有相同的空气污染威胁,因为两者在公海大多使用船用燃油,一般汽柴油的含硫量大约为10ppm,船用油则为35,000ppm,两者差距好几千倍;此外,由于邮轮和货柜轮的航速快,船舶的污染排放公式是跟速度的三次方成正比,排放量相对可观。

海上空污巨兽  PM2.5浓度等同北京


中国首艘极地探险邮轮10月将首航南极。(翻摄自网络)
中国首艘极地探险邮轮10月将首航南极。(翻摄自网络)

英国《卫报》曾经揭露大型邮轮是空污怪兽,刘大纲说,这份报导检视当时全球最大邮轮的空气污染,15艘巨型邮轮的硫排放量,相当全球所有车辆的总排放,换算来看,一艘邮轮的硫排放等同于5,000万汽车。

邮轮污染的调查和报导层出不穷,2017年英国第4频道派出调查员,测量邮轮甲板空气的PM2.5含量,污染水平和印度德里相近;美国科学家最近也发表研究,2年内监测4种不同邮轮的甲板空气质量,发现PM2.5浓度和北京相当。

这样的危机大数据,没让海运专家跌破眼镜,刘大纲指出,由于邮轮使用高硫燃油,加上船体庞大耗油量高,PM2.5排放量肯定高,而邮轮的空气污染物质还含有二氧化硫、氮氧化物,以及挥发性有机物(VOC)等,对健康的潜在威胁不容小觑。

不意外,邮轮污染的反弹声浪四起,义大利水城威尼斯的抗议声不绝,居民直指邮轮“扼杀”了威尼斯,今年9月威尼斯祭出禁令,禁止超过1,000吨的大型邮轮进入主要水道。

其实,最早开铡的是在欧洲波罗的海、北海一带,刘大纲表示,跨国航运沿着波罗的海、北海的陆地边缘航行,由于船用油含硫量高,在这个区域造成酸雨问题,几百年的教堂、雕像出现腐蚀破坏,国际海事组织(IMO)划设的排放控制区最早就是在这一带。

刘大纲指出,美国奥兰多、迈阿密是全球最大的邮轮港之一,同样饱受邮轮空污所苦,邮轮排放的PM2.5扩散到这些港城内陆,占陆地总量超过15%;尽管美国早在10年前就划设排放控制区,船舶进入经济海域200海里,必须使用干净的低硫燃油,沿海船舶排放的PM2.5,目前仍导致港口城市有6,594人因肺癌、心血管疾病而过早死亡,不过相较10年前的1万4,000多人,数字已大幅下降。

上海邮轮抢第一  船舶污染暗藏危机


上海是全球船舶污染最严重的地区。(美联社)
上海是全球船舶污染最严重的地区。(美联社)

中国显然没这样的风险看在眼里,国家文化和旅游部最近批准上海为“邮轮旅游发展示范区”,近年来,上海港邮轮业务高居亚洲第一,更连续4年位居全球第四,这次大跃进以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邮轮经济中心”为目标,目前停靠上海的邮轮占全国5、6成以上,“全球船舶污染最严重的地区位在长江出海口附近的大上海。”刘大纲指出隐忧,未来上海的空气污染或许更加雪上加霜。

不只燃油空污,邮轮的污染祸源还包括垃圾、生活污水等,刘大纲说,“防止船舶污染国际公约”(MARPOL)对各项污染管控均有严格规定,随着邮轮产业日益成长,各个国家必须落实相关环保规定,才能降低污染风险。

绿色航运成为当务之急,挪威邮轮公司计划利用大型渔业剩余的死鱼,以生物沼气混合电力,最快今年底就可上路。黄道祥说,生物沼气作为邮轮的动力,量能可能不够,氢燃电池或许是未来趋势,这种电力是透过氢气和氧气反应,而非燃烧,相对没有污染排放。

“绿色不是流行,而是要去实践,我们消耗太多能源,温室效应非常严重。”黄道祥语重心长说。“以如今的碳排放量来看,我们剩余的碳预算将在8年半内消耗殆尽。”桑伯格拉高音量提醒各国领袖。你说,中国人岂能继续躲在墙内,作为局外人呢?

撰稿人:麦小田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