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綠色情報員:蒙古沙塵巨怪升級(下)洪水過後的綠色覺醒

本報導更新時間 2023.10.11 09:10AM ET
2023.10.05
專欄 | 綠色情報員:蒙古沙塵巨怪升級(下)洪水過後的綠色覺醒 今年7月蒙古國首都烏蘭巴托暴雨成災,脆弱的環境生態問題也浮出水面。
法新社

20237月,中國華北地區出現了歷史罕見的極端暴雨,洪澇也在蒙古國衝出了氣候調適的危機,“鄰居的蒙古包沒了,被洪水沖走了。”英雄(Baatar)目睹強降雨愈來愈捉摸不定,大批牧民遷徙到首都烏蘭巴托外圍討生活,從草原到城市,依舊沒躲過極端天氣的詛咒。

《烏蘭巴托之夜》是蒙古人耳熟能詳的歌謠,歌詞中寧靜的夜晚、美好的未來,如今卻變了調。今年7月初烏蘭巴托暴雨成災,降水量打破60年來同期紀錄,來勢洶洶的洪水沖毀色勒博河河壩,道路成了黃濁河道,周邊住宅大樓遭殃淹水,蒙古自然無限基金會經理松吉德瑪(Sunjidmaa)感慨說,過去春夏之際偶爾下雨,這種天氣出門用不上雨傘和雨鞋,現在是不帶不行。

當蒙古多了暴雨季

對蒙古人來說,氣候變遷如同鐘擺在強降水和乾旱之間擺盪,松吉德瑪依稀記得小時候四季分明,“現在春天和秋天都是風很大,很容易發生黃土風和沙塵暴,春天和秋天中間好像就沒有夏天,就有了一個雨季。”

烏蘭巴托四周羣山起伏,圖拉河從蒙古中北部迤邐流過市區,全國近半人口都住在這個草原城市,蒙古的年均降水量大約是250毫米,“可是今年有些地方到目前爲止已經超過300毫米。”松吉德瑪說,“以前暴雨問題比較少,所以當初烏蘭巴托的城市規劃較少考量洪水災害,有些社區建築大樓蓋在河邊,今年產生很多災害。

“因爲山區和河邊的森林被大量砍伐,所以只要一天降雨量達20毫米,往往就會出現洪水,而且水的衝力很大。”臺灣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種樹專案總監程禮怡說,他們在烏蘭巴托市郊打造7公頃的種樹示範基地,基地正好位在舊河道範圍內,“去年洪水把圍牆衝破3個點,土石流流進基地,淹沒很多樹苗,我們特別做了疏洪的溝渠,今年經歷了45場大雨,洪水沒破壞基地設施。”

瞬間大雨後,烏蘭巴托成了水鄉澤國,多輛汽車泡在水裏。(法新社)
瞬間大雨後,烏蘭巴托成了水鄉澤國,多輛汽車泡在水裏。(法新社)

前所未見的暖幹考驗

烏蘭巴托被封爲“世界上最寒冷的首都”,然而在全球暖化的大背景下,蒙古正不斷變熱,在過去的80年中,蒙古平均氣溫上升2.25℃,平均升溫比全球高了2倍多,高溫和乾旱的惡性循環也加速蒙古沙化,進一步助長沙塵暴,全球都無法置身事外。

2020年國際期刊《科學》(Science)上的一篇研究示警,蒙古國及其周邊在內的東亞內陸地區可能已經跨過氣候臨界點,這一地區最近20年的暖幹程度是過去260年來前所未見,異常高溫讓土壤水分迅速下降,反過來又導致熱浪頻發,這意味着不可逆的環境變化可能已經開始。

慈心種樹團隊在當地也面臨極度暖乾的考驗,“土壤的含水量少到不可思議的狀態。”程禮怡提起一年多來的種樹難題,他們運用爲缺水高溫沙地設計的水寶盆種植苗木,並且因應沙漠環境不斷改良,“即使用水寶盆,還是有很多其他技術要配合,來增加樹苗周圍土地的含水量。”

仰賴土地維生的牧民格外有感,夏季本來是草原豐美的時節,牧民在這個季節擠馬奶、製作奶幹,一如金庸小說《射鵰英雄傳》描述的大漠風光。“現在天氣愈來愈乾熱,今年草原長不出草來,夏季的馬奶、奶幹愈來愈少。”英雄感嘆說,他在臺灣兒童暨家庭扶助基金會的蒙古分社(簡稱蒙古家扶中心)擔任社工員,也看見牧民的氣候脆弱處境,“牧民家庭受到極端氣候的影響最大。”

今年夏天洪水過後,“有一個家庭的院子裏種了樹,樹長得很茂密,只有他的蒙古包留下來,受到的影響較小。”英雄對這一幕印象深刻,“樹木保護了土地環境,也是居民的保護傘。”

在各種人類開發活動下,蒙古的森林大面積流失,圖拉河流域有近300平方公里的森林遭到砍伐,加劇流域內水土流失的問題。程禮怡提醒,最根本的還是要在河川上游山區、集水區種樹,因爲上游的森林會吸存雨水,雨水不會在短時間內宣泄至中下游,並會慢慢釋放滋養環境,當河流的水資源增加,也能進一步養育森林。

蒙古的暖幹天氣前所未見,牧民成了首當其衝的氣候難民。(路透社)
蒙古的暖幹天氣前所未見,牧民成了首當其衝的氣候難民。(路透社)

奄奄一息的大漠生態

蒙古政府致力在2030年前種植10億棵樹,增加植被覆蓋率,當地牧民團體提出質疑的聲浪,強調蒙古最主要的景觀是草原,讓草原再生更有意義。不過,放牧業也讓草原承受巨大的壓力,蒙古的羊絨供應量大約佔了全球的三分之一,山羊總是把草場啃得一乾二淨。

程禮怡認爲,草原恢復不是首要議題,蒙古河川乾涸問題日益嚴峻,預估幾十年內可能沒有水資源可用,一旦河邊周邊的森林恢復,河流的水資源充沛之後,河流和河流之間相連的土地貯留地下水,土壤含水量變高,草原纔有機會恢復。

乾燥少雨的戈壁區也不例外,原有的灌木地景逐漸消失,“灌木有涵養水源的功能,一旦形成羣聚的灌木植被,淺根性的草纔有機會生存,草原才能恢復,而真正的沙漠區並不需要種樹。”她闡述自然生態法則,“現在蒙古不管是沙漠、草原、森林都面臨沙漠化,而且戈壁區的沙漠持續擴大,所以應該在沙漠邊緣種植木本植物,形成綠牆,抑制沙漠化不停擴大。”

根據官方數據,過去10年來,蒙古超過1200條大小河流、湖泊乾涸或斷流,流動的生命力嘎然而止。程禮怡也在當地目睹奄奄一息的河川樣貌,今年夏天慈心種樹團隊協助色愣格省一所生態學校的河邊種樹活動,“校長說,他小時候河邊全都是樹,都是森林,河流的水非常多。”她訝異種樹時河邊已經看不到任何一點樹木的痕跡,“把樹種回來,留住水資源,環境生態才能生生不息。

蒙古一所生態學校師生參與慈心種樹工作坊後,在色愣格省河邊以水寶盆種樹,過去的淙淙河水和森林場景早已消失無蹤。(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提供)
蒙古一所生態學校師生參與慈心種樹工作坊後,在色愣格省河邊以水寶盆種樹,過去的淙淙河水和森林場景早已消失無蹤。(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提供)

環境教育從生活札根

蒙古人的綠色覺醒正在抬頭,松吉德瑪的父母親叮囑她,種樹是人生必做的事,她滿懷熱誠加入慈心種樹團隊的陣容;英雄所學的專業是農學,並曾赴中國安徽農業大學攻讀研究所,今年他參與慈心團隊爲蒙古家扶中心規劃的種樹工作坊,“種樹最重要的關鍵是澆水,比如說戈壁省附近沒有河流,水資源取得不易,水寶盆在戈壁尤其適用。”

種樹護樹工作坊是慈心基金會在蒙古推動的“播種”計劃,由種樹示範基地的環境教育中心開辦一系列的課程和活動,內容包含種樹基本概念、環境生態知識,以及戶外種樹實作教學等,每一場課程活動幾乎以超額收場,迄今累計參與人數達900人,程禮怡聊起當地民衆對種樹課程的期待,“他們很想種樹,可是有些人沒有種樹機會,有些人不知道怎麼做才正確,有些人已經在種,可是種不好。

“透過環境教育工作坊,一般居民也意識到種樹的重要性,課後實際種樹,大家覺得自己做了很有意義的事情。”松吉德瑪看見他們臉上揚起微笑,“蒙古的10億棵樹計劃是一個很大的目標,工作坊有助於達成這個目標。

英雄津津樂道,工作坊結束後,家扶中心的扶助家庭用水寶盆在自己的院子裏種樹,還拍照跟其他人分享種樹點滴。另外,家扶中心收容無家可歸者的家扶村,還拿出一塊土地種植200棵沙棘和黑醋栗,今年沙棘結實累累,平時居民要喫到天然蔬果不容易,如今在小社區內就可以喫到最新鮮的水果。

程禮怡侃侃而談心中的永續產業夢想,“我們希望希望當地人可以走出以種樹爲業的生計,蒙古的總體失業率超過30%,而且75%土地沙漠化,如果我們可以帶動種樹產業,一方面可以改善生活,一方面環境會更好,這是雙贏的做法。

慈心團隊在種樹基地推動環境教育課程,當地民衆認真學習種樹技巧和生態知識。(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提供)
慈心團隊在種樹基地推動環境教育課程,當地民衆認真學習種樹技巧和生態知識。(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提供)

9月初秋,她剛從蒙古回到臺灣,在大漠奔波的路程超過一萬公里,旋即又馬不停蹄盤算新計劃,“明年我們會試驗一些具有經濟價值的樹種,像是黑枸杞、沙漠型的沙棘,梭梭樹也很適合沙漠,而且可以接種很有價值的中藥肉蓯蓉,這些在當地已經有小規模的生產。明年也想在戈壁區推廣,讓當地人有比較好的經濟收入,這樣的話環境也有機會慢慢恢復。

面對環境和氣候逆境,往昔的《烏蘭巴托之夜》能找回嗎?這是蒙古人的殷切渴望。

撰稿、製作和主持:麥小田 責編:陳美華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