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綠色情報員:這不是兒戲!氣候變遷讓孩子丟命

2021-10-21
Share
專欄 | 綠色情報員:這不是兒戲!氣候變遷讓孩子丟命 暖化觸發極端氣候,全球約有10億兒童居住在氣候危機極端高風險地區。
(路透社)

聯合國氣候峯會(COP26)10月31日即將在英國登場,瑞典氣候少女格蕾塔(Greta Thunberg)在氣候變遷青年行動峯會(Youth4climate)率先開炮,“希望來自於行動,不是滿口廢話。”她痛批各國領導人的空泛承諾“淹沒”未來世代。

最近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也傳出對各國領袖“光說不做”而惱火,碳排大國出席名單遲遲未拍板,目前美國總統拜登和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確定與會,高峯會倒數10天,中國外交部仍未宣佈國家主席習近平是否親自出席,這一場關鍵性的全球氣候峯會還沒上場,已招來“雷聲大雨點小”的質疑聲浪。

今年是全球極端氣候“高破壞力”的一年,洪災、熱浪、野火、乾旱頻繁肆虐世界各地,生命財產損失難以估算。時序剛入冬,美國國家暨海洋大氣總署(NOAA)預告今年“反聖嬰”捲土重來,北半球將迎來寒潮,10月17日北京多地氣溫跌破冰點,打破半世紀來最早的低溫紀錄。氣候變遷不斷走向災難性道路,兒童是首當其衝的高風險族羣,大人不能再冷眼旁觀。

當少子化遇上氣候危機

亞洲兒童面臨多重氣候危機,中國、東南亞各國都屬極高風險等級,顏色愈深風險愈高。(截自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報告)
亞洲兒童面臨多重氣候危機,中國、東南亞各國都屬極高風險等級,顏色愈深風險愈高。(截自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報告)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日前發佈《氣候危機是一場兒童權利危機》報告,全球約有近半數、大約10億兒童居住在氣候危機極端高風險地區,其中,中國、韓國、東南亞各國的氣候風險指數爲高危險,受氣候及環境衝擊程度更屬於極端高風險等級。儘管目前並未有醫生在死因中寫上“極端氣候”,不過,氣候變遷挾帶的“訃聞”,讓人不禁直打寒顫。

臺灣中央研究院環境變遷研究中心副主任龍世俊指出,亞洲是受氣候變遷影響較大的地區,中國大陸、東南亞各國的兒童人口衆多,而且在少子化趨勢下,兒童健康保護更顯重要,不過,即使未來不排放任何溫室效應氣體,被破壞的氣候系統也無法快速恢復正常,所以至少在接下來的2、30年,極端氣候會頻繁出現,高溫熱浪的時間會拉長且頻率增加,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IPCC)的最新報告已經提出風險警告。

放眼全球生育率排行榜,墊底的全是亞洲國家和地區,包括臺灣、韓國、新加坡、香港、中國等,人口警戒線不斷下探。臺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健康政策與管理研究所助理教授張弘潔表示,氣候危機會造成災害、影響經濟,過去的數據顯示,當經濟蕭條的時候,生育率會下降,而年輕人口不足、勞動力下降,又難以支撐國家福利制度,進一步影響女性的生育意願,不斷陷入惡性循環當中。

根據聯合國的最新報告,全球有8億的兒童受到極端高溫熱浪的影響,10億兒童暴露在高水平的空氣污染中,近6億兒童處於洪水威脅下。張弘潔指出,以公共衛生來看,如果能找到一個病因,都能用藥物來處理,不過,氣候變遷太廣泛,對兒童的威脅是直接又間接的,因爲兒童平常就受到各式政治社會問題影響,例如貧窮、貪污、戰爭、行政效率不彰等,在自然災害和外在問題互相加乘下,兒童受害更加嚴重。

亞洲是氣候變遷重災區

在高溫熱浪下,兒童受到熱傷害程度遠大於成人。(路透社)
在高溫熱浪下,兒童受到熱傷害程度遠大於成人。(路透社)

今年國際研究接連示警極端氣溫要人命,災難地圖也出現重疊性,亞洲受害最重。一篇發表在《自然氣候變遷》(Nature Climate Change)期刊的研究指出,歸因於人爲氣候變遷的熱相關死亡率大約37%,其中亞洲和中南美洲是受影響最大的地區。另一篇刊登在《柳葉刀全球健康》(The Lancet Planetary Health)期刊的研究也發現,全球約10%死亡可歸因於高溫或低溫,其中因異常溫度而死亡的人數,超過一半生活在亞洲,尤其是東亞和南亞地勢低窪、擁擠的沿海城市。

暖化觸發的高溫熱浪,對兒童的威脅格外顯著。龍世俊分析,肺部功能大概是到12歲至15歲才發展完全,在小孩的心肺功能還沒有發展完全的情況下,熱危害暴露風險相對增加,亞洲地區的空氣污染非常嚴重,熱傷害和空污會產生加乘效應,造成心肺調節失常,導致孩童成爲高風險族羣。

“在熱指數比較高的情況下,兒童受到中暑等熱危害而急診的相對風險會大幅提高,0到14歲的兒童增加6.86倍,以整體來看,不分年齡性別是4.19倍。”龍世俊以臺灣的熱傷害研究爲例,她使用2000年2014年臺灣氣象資料和健保數據,分析氣候增溫造成的熱衝擊,“我們的研究發現,不只是溫度,太陽輻射也會造成人體熱傷害,所以熱指數包含了溫度和太陽輻射,早上10點到中午這段時間的熱壓力最強。”

暖化挾空污威脅兒童健康

氣候變遷會催化空氣污染,形成健康殺手。(路透社)
氣候變遷會催化空氣污染,形成健康殺手。(路透社)

雪上加霜的是,氣候變遷還會進一步加劇空氣污染。龍世俊指出,空氣污染形成過程中會受到溫度影響,溫度愈高,揮發性有機物質的釋放量比較高,然後它產生的光化作用也比較強,氮氧化物和揮發性有機物質在光化反應後,臭氧濃度會增加,二次PM2.5的生成量也比較多,再者有些研究也顯示在氣候變遷之下,某些季節的風速可能會降低,由於風速減弱、擴散不易,空氣污染物也容易累積,這是未來各國政府要着眼因應的部分。

中國和臺灣的平均升溫均遠高於全球水平,1951年至2020年,中國地表年平均氣溫呈現顯着上升趨勢,升溫速率爲每10年增加0.26°C,而臺灣在過去110年來溫度上升了1.6°C,隨着暖化升溫加速,兒童無可避免承受更高的空污風險。

“以空氣污染來說,幼兒體重低,對毒性的耐受性也低,還有研究指出,兒童的細胞通透性較高,毒素更容易進入體內。”張弘潔說明兒童的身體脆弱性,“此外,兒童呼吸速度比成人快兩倍,他們受到空氣污染危害遠比成人來得高。”

兒童的氣候風險不只來自於身體的脆弱,也來自於社會層面的弱勢。張弘潔指出,兒童在法律上被認爲只有部分行爲能力者,或是沒有行爲能力者,同時賴社會提供照護,所以他們對食物飲水的缺乏會特別敏感,尤其是貧窮的兒少,當極端氣候災害發生,例如旱災、洪水,食物缺乏,物價上漲,他們就是最容易受害的族羣。

爲孩子討回氣候正義

全球氣候峯會在即,年輕世代走上街頭,要求各國政府拿出積極的減碳作爲。(路透社)
全球氣候峯會在即,年輕世代走上街頭,要求各國政府拿出積極的減碳作爲。(路透社)

氣候危機不僅影響下一代的生存,也衍生世代的不平等。今年9月一篇發表在《自然》(Nature)期刊的論文指出,在各國實踐減排承諾、2100年升溫2.6至3.1°C的情況下,2020年出生的新生兒一生經歷熱浪次數是1960年出生者的7倍,而跟工業化前的氣候相比,2020年時6歲兒童一生將遭受3倍的洪災、4倍的作物歉收和5倍的乾旱機率。

張弘潔認爲,氣候變遷是過去世代和現在世代對地球的過度使用和污染所造成的,未來世代卻遭遇最嚴重的惡果,這在時間軸上造成世代的不平等,其實,氣候危機也存在階級不平等,最後可能只有富裕國家的兒童,或是有錢人的小孩纔有辦法存活下來。龍世俊表示,爲保障未來世代的生存權,這一代能爲下一代做的是從現在開始力行節能減碳,把化石燃料加速轉化爲再生能源,這也有助於降低二次污染物的形成,否則會造成更多的跨世代不平等。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建議,除了減少溫室氣體排放、增加兒童關鍵服務外,各國也應將兒童納入國家、區域和國際的氣候談判和決策之中。張弘潔指出,國家決策談判要納入兒童,前提是氣候危機能在這個國家被討論和意識到,把環境權納入法律框架也是重要的一環,現在有愈來愈多國家把“活在一個健康環境當作一個人權”。

“哥斯達黎加在1948年修憲時納入環境權,保障每一個人都享有健康、生態平衡環境的權利。”張弘潔舉全球知名的“綠色共和國”爲例,“這個原本砍伐森林嚴重的國家變成環境保護主義,從幾十年前就開始發展綠電,基本上目前全國大多使用綠電來發電。”

健康調適機制也是降低兒童氣候風險的手段之一。龍世俊指出,健康調適是透過一些機制讓兒童更加適應或因應氣候變遷的變化,去年中研院團隊就和中央氣象局、國民健康署合作建立熱預警系統,在健康氣象中提供熱指數,作爲從事戶外活動時參考,避免兒童或民衆暴露在高風險之中。

此外,國際也掀起如火如荼的氣候訴訟潮,今年初澳大利亞有8位關注暖化議題的青少年一狀告上聯邦法院,集體訴訟要求環境部長拒絕批准一項煤礦擴建計劃。2019年,格蕾塔也曾聯合各國青年指控5個國家,罪名是違反《兒童權利公約》,疏於應對氣候變遷,侵害了兒童人權和未來發展。

“目前幾個兒童提出來的訴訟,主要控訴現在政府的不作爲,威脅到他們的自由權和生命權。”張弘潔說,“氣候訴訟如果成功,可以強化政府執行氣候政策、改善環境,例如印尼雅加達的空氣污染非常嚴重,在全球城市空污排名第9,民衆向法院提出訴訟,控告總統和省長疏於處理空污問題,振奮人心的是,今年9月法院判決被告違法,我們靜待政府的下一步要怎麼辦?”

眼看着氣候變遷扼殺未來世代,這不是兒戲,碳排大國下一步要提出什麼解方?

撰文:麥小田 責編:許書婷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