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綠色情報員:浙江魚,攻下臺灣海岸線


2020-11-05
Share
1 中國是漁業大國,廢棄漁具卻是漁業管理的“漏網之魚”。(法新社)

翻湧的浪濤不停拍打海岸,成羣的“浙江魚”被推上海灘,像是搶灘上岸的小小兵,子彈型身軀不禁讓人聯想到酣戰現場。“這是臺灣各地海岸很常見的景象。”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執行長林東良提起另類的“臺海危機”,“幾乎整個亞洲沿海都可以看到它的蹤影。”

浙江浮子漂流記


浙江浮標和糾結成團的刺網,常出現在臺灣各地海岸。(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提供)
浙江浮標和糾結成團的刺網,常出現在臺灣各地海岸。(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提供)
“浙江魚,身上印着『浙江浮標』字樣。”林東良介紹它的身世,“這是一種漁業用浮標,常使用在刺網的網具上。”長期投身海洋廢棄物調查的澄洋環境顧問執行長顏寧指出,“這種刺網浮標長10至15公分,浙江不只是主要製造地,浙江漁業也廣泛使用。”

今年9月臺灣第一本廢棄漁具圖鑑問世,由黑潮和澄洋兩個海洋保育團隊聯手走訪濱海19個縣市海岸、紀錄廢棄漁具,同時進行漁民訪談,試圖揭開海廢謎題。以境外漁具來看,顏寧指出,這次調查發現爲數衆多的浙江浮標,另外也發現同樣是刺網使用、各種形狀的浮具,有些來自中國,有些則來自東南亞。

根據2019年出版的“中國漁業統計年鑑”,2018年漁船總數爲86.39萬艘,以全國捕撈量來看,拖網和刺網爲最大宗,佔了7成。顏寧表示,刺網的網具大小視漁船規模而定,通常一張刺網由好幾個網片組成,長度從幾十公尺,到上千公尺都有,估算浮標的使用量相當大。

“浙江魚”儼然崛起爲族羣龐大的入侵物種,顏寧觀察發現,“在臺灣離島澎湖、馬祖,浙江浮標數量尤其多,有些外觀還非常新,每年10月東北季風吹起,浙江浮標、海漂垃圾量更是大增。”林東良也印象深刻說,“我們曾在臺灣北海岸淨灘,走一步就有三五個,數量很驚人。”

有毒浮標污染海洋


臺灣澎湖的海漂實驗室將浙江浮標改造爲魚類圖鑑,透過藝術創作,推動海洋環境教育。(海漂實驗室提供)
臺灣澎湖的海漂實驗室將浙江浮標改造爲魚類圖鑑,透過藝術創作,推動海洋環境教育。(海漂實驗室提供)

淨灘人士甚至開玩笑嘲諷說,臺灣海岸出現“浙江藍”,因爲浙江浮標以藍色爲最大宗,在海灘上堆疊出醒目的靛藍色譜。林東良留意到浙江浮標印上“保證耐用”字眼,“這種浮標是塑膠製品,爲了耐高溫和海水鹽份,製造時會添加重金屬,例如鉛化合物,讓浮具更加耐用和穩定。”

保證耐用的“浙江魚”,毒性風險也大增,有如海洋生態污染的未爆彈。林東良表示,這些重金屬添加物會釋出有毒物質,而浮具經過長時間裂解爲塑膠微粒,塑膠微粒不僅表面會吸附環境中的油脂、化合物和重金屬,更容易爲海洋生物誤食,也會進入食物鏈影響人類健康。這是躲不掉的悲劇,不能喫的“浙江魚”,最終還是進了人類肚子裏。

這種來自浙江的刺網浮標,不只是有毒物種,更大的殺傷力是廢棄漁網仍具有“捕魚能力”。顏寧指出,廢棄漁網沉入大海後,有如“幽靈漁網”(ghost nest),由於材質多半是人造纖維、耐久不易分解,在海中會持續“捕魚”,當魚受困網中死亡,腐敗的氣味又會吸引更多海洋生物靠近,而鯨豚或海龜被漁網纏繞後,常會受傷甚至喪命。

幽靈漁網海中殺手


幽靈漁網纏住海龜,每年枉送性命的海洋生物不計其數。(翻攝自世界動物保護協會報告)
幽靈漁網纏住海龜,每年枉送性命的海洋生物不計其數。(翻攝自世界動物保護協會報告)

廢棄漁網,搖身爲索命的海中幽靈,也成了汪洋裏的殺戮獵場。顏寧說,澳洲研究團隊曾分析海龜擱淺和淨灘資料,統計發現每100公尺的廢棄漁網最多會誤捕4只海龜,漁網愈長愈大,捕到海龜的機率也愈高。

林東良則舉歐洲實驗研究爲例,“以刺網來說,在沒有漁民操作的情況下,3個月內還有20%的捕魚能力,即使過了2年多後,還有原本6%的捕魚能力。這些魚不會被人類拿來利用,等於是無形的消耗,對海洋環境和魚類生態的威脅相當大。”

世界動物保護協會(WAP)2018年發表的研究報告指出,全球每年產生的“幽靈漁具”推估高達64萬噸,以阿拉伯海的阿曼灣來看,每張幽靈漁網在3個月內可能捕獲70公斤的漁獲,而阿曼灣每年約產生15,000張幽靈漁網,估計每年的漁獲損失量高達420萬噸。

當前全球漁業面臨捕撈量下滑,漁民萬萬沒料到,賴以爲生的漁具反成了自己的敵人。林東良認爲,幽靈漁具造成的漁業損失,如同過度捕撈的概念,健康的海洋環境纔有穩定的漁獲量,這是各國都應該正視的議題。

中國漁具管理難度高

中國漁船數量居全球之冠,漁具管理存在各種難題。(法新社)
中國漁船數量居全球之冠,漁具管理存在各種難題。(法新社)


爲降低廢棄漁具的危害,臺灣漁業署最近出臺漁具新規範,2021年7月起將強制執行 “刺網實名標示”, 2022年元月進一步啓動 “遺失通報”制度。顏寧認爲,刺網實名制可以減少漁民惡意丟棄的情況發生,而漁民也有機會找回意外丟失的漁網,經修補後繼續使用,可以減少廢棄漁具產生。

中國擁有全球最大的漁業船隊,廢棄漁具仍缺乏有效監管。顏寧表示,儘管近年中國持續關注海洋垃圾議題,廢棄漁具並未受到特別關注,此外,中國採取積極擴張的漁業戰略,由於漁業體系不透明,加上有些漁船沒有被列管,廢棄漁具管理的難度相較來得高。

不過,漁具隨海漂流,污染無國界,積極管理廢棄漁具是全球漁業須共同承擔的責任。林東良認爲,目前世界漁業組織很多會針對捕獲量做出限制,對於廢棄漁具污染或是惡意拋棄漁具,未來也應該建立相關規範。

事實上,各國漁政機關或保育組織陸續出拳捕網,透過不同措施,試圖預防、減緩或移除廢棄漁具的危害。

全面圍堵廢棄漁具

顏寧指出,目前有些國家已實施類似實名制的作法,像是印尼以電子標籤來追蹤漁具,透過電子訊號讓漁民掌握漁具位置,同時減少遺失率;美國則針對蟹籠遺失的熱區,展開重點清除工作,避免這些意外流失的蟹籠繼續在海中捕撈螃蟹;此外,有些國家透過補貼機制或是強化漁民教育,加強廢棄漁具回收。

歐盟則嘗試從循環經濟路徑來突破困境,2018年公佈一次性塑膠和漁具的限塑令。顏寧表示,歐盟提出生產者延伸責任,希望漁具製造商能讓產品使用年限延長,現在歐洲各國正着手研擬因應作法。

淘汰的漁具再生進入循環產業鏈,也是方興未艾的新浪潮。“智利有一個非政府組織(NGO)專門回收漁民報廢的漁網,做成滑板和太陽眼鏡,讓漁民看見廢棄漁網的再生價值。”顏寧說,“還有些外國公司利用廢棄漁網製作地毯、排球網,從漁網中挖掘全新的商業模式。”

當“浙江魚”的漁汛出現,這一羣海洋生態污染的“漏網之魚”,有機會翻轉漁業大國的思維嗎?

撰稿:麥小田 責編:許書婷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