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綠色情報員:蚊子戰爭(下)登革熱的暖化逆襲

2023.11.23
專欄 | 綠色情報員:蚊子戰爭(下)登革熱的暖化逆襲 今年全球多地登革熱疫情提早且延長,全球暖化帶來的升溫和暴雨扮演推 波助瀾角色。
法新社圖片

眼看着如火般竄燒的登革熱疫情,畢生研究蚊子的孟加拉昆蟲與動物學家巴沙(Kabirul Bashar)蹙眉說,“在25年的研究生涯中,我從沒看過這麼嚴重的一次疫情。”11月19日官方統計如同一記重錘,今年孟加拉累計確診病例突破30萬例,累計死亡病例已達1549人。

這一切似乎不按牌理出牌,往年孟加拉的登革熱傳染高峯期是7至9月,今年4月底已出現病例激增,疫情持續延燒至10、11月。“溫度、溼度以及其他因素,正因氣候變遷而改變,我們在10月中旬雨還下得跟雨季一樣,這並不尋常。”巴沙說,“這些季節性變化爲斑蚊(又稱伊蚊)創造理想的繁殖環境。”

捉摸不定的氣候和病蚊

“登革熱在南亞、東南亞屬於地方性疾病,雖然病例終年不斷,疫情隨着季節還是有高低區別,通常疫情高峯會落在雨季之後,乾旱季節疫情會趨緩。”臺灣中興大學昆蟲學系教授杜武俊表示,“溫度和降雨是影響病媒蚊的重要環境因子,現在我們已經看到暖化效應加劇,衝擊登革熱疫情。”

11月8日歐盟哥白尼氣候變化服務中心副主任勃吉斯(Samantha Burgess)發出警報,今年10月的全球地表氣溫打破歷史紀錄,比1850年至1900年(工業革命前)的同月高出1.7°C,今年“幾乎肯定”將是12萬5千年來最熱的一年。短短10天,她又在X社羣平臺(前稱Twitter)發文,11月17日全球均溫比工業革命前水準高了2.06°C,這是全球首次升溫超過2°C。

長期投入醫學昆蟲學研究的杜武俊說明,年均溫上升超過1.5°C,人類感覺可能不大,但是對蚊蟲這類變溫動物來說,牠們對環境溫度很敏感,暖化有利蚊子繁殖,溫度升高會縮短髮育時間,一整年內產生的代數會增加,病媒蚊密度也就跟着上升。

氣候變遷和病媒蚊聯手逆襲,不只是孟加拉的疫情升溫,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過去20年來,全球登革熱病例數增加了8倍。今年11月19日發佈的中國版《2023柳葉刀人羣健康與氣候變化倒計時報告》顯示,登革熱病毒傳播的氣候適宜性指數在2021年相比歷史基準增長了68%,並且這個增長主要由歷史上適宜性指數較低的內陸省份驅動的。

今年10月孟加拉的登革熱疫情仍未趨緩,不尋常的降雨提供病媒蚊理想的繁殖條件。(法新社)
今年10月孟加拉的登革熱疫情仍未趨緩,不尋常的降雨提供病媒蚊理想的繁殖條件。(法新社)

中國的登革熱發生範圍逐漸擴大,截至2021年已有15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出現過登革熱疫情,從南而北包括海南、雲南、廣西、廣東、福建、湖南、江西、四川、重慶、浙江、湖北、上海、安徽、河南、和山東等省(自治區、直轄市),防控形勢日趨嚴峻。

全球暖化加上新一輪的聖嬰現象(又稱厄爾尼諾),今年秋季多地氣溫持續偏高,入冬推遲,潛在的暖冬效應也爲疫情埋下變數。臺灣大學流行病學與預防醫學研究所教授陳秀熙認爲,這一波登革熱疫情可能延長,不過聖嬰現象有程度不同,今年祕魯等南美洲國家爆發大規模的登革熱疫情,聖嬰現象帶來的升溫和暴雨是原因之一,以臺灣來說,過去登革熱通常在9月就應該趨緩,今年直到10月還沒完全收斂到防治根除,暖冬影響脫不了關係,2014年的聖嬰事件,廣東同樣出現嚴重疫情。

蚊子大軍北漂拓疆

“除了疫情延長之外,全球暖化讓病媒蚊分佈逐漸擴張,這次登革熱蔓延至許多歐洲國家,法國、意大利都有本土病例出現,這是全球一大警訊。”陳秀熙提醒,“登革熱的病媒蚊,包括埃及斑蚊(又稱埃及伊蚊)和白線斑蚊(又稱白紋伊蚊),已經慢慢拓展到過去我們認爲不太可能生長的環境裏面。”

法國幾乎全國各地都有白線斑蚊出沒,近年來,歐洲的登革熱病例也明顯增加。(法新社)
法國幾乎全國各地都有白線斑蚊出沒,近年來,歐洲的登革熱病例也明顯增加。(法新社)

歐洲疾病預防控制中心(ECDC)指出,歐洲的熱浪和洪水變得更加頻繁和嚴重,夏季變得更長、更炎熱,白線斑蚊和埃及斑蚊等入侵蚊種的活動範圍不斷擴張,2013年歐盟和歐洲經濟區國家只有8個國家有白線斑蚊落腳、影響114個地區,2023年卻已在13個國家落腳、337個地區受影響。

“白線斑蚊原本分佈在亞洲,所以叫做亞洲虎蚊(Asian Tiger Mosquito),大概在1980年代隨着貨運,也有報告說是廢輪胎,因爲輪胎一旦積水很容易形成病媒蚊的孳生源,一路帶到歐洲去。”杜武俊談起斑蚊隨着日益蓬勃的全球運輸和暖化趨勢拓展勢力範圍,“現在歐洲、美洲、澳洲都有白線斑蚊入侵的報告,白線斑蚊不但入侵,也在這些地區立足。”

地球發燒擴大病媒蚊版圖,也推遲蚊子冬眠期。法國科學家發現,過去白線斑蚊在秋天產的卵會進入生長停滯期,以度過寒冬,當前的氣候條件有利牠們生存,白線斑蚊在秋天持續繁衍下一代,11月還可看到牠們的蹤跡。杜武俊指出,這就是全球暖化的結果,原本要進入冬眠的蚊蟲,因爲溫度效應而延遲冬眠,暖化導致蚊子族羣的增加和擴張。

陳秀熙團隊檢視IoT物聯網數據和相關研究後發現,氣溫每升高1°C,登革熱風險提高10%左右,此外,埃及斑蚊和白線斑蚊自1950年以來,因暖化導致病媒蚊族羣分佈以每年6.5米速度往高海拔和高緯度區擴大。

除了溫度外,降雨也提高登革熱風險。陳秀熙指出,廣東的研究發現,當平均氣溫介於25至33°C時,登革熱傳播隨降雨量增加而升高,雨量愈多,成蚊數量也愈多;以今年疫情嚴重的臺南來看,6月開始出現病例,7月疫情一度放緩,可是8月再次攀升,因爲兩次颱風帶來連續降雨,臺南下完雨後放晴,隔天又再下雨,這樣的降雨週期容易讓病媒蚊的孑孓很快成長,“我們用誘卵桶監測,果真看到登革熱的陽性率和幼卵蟲指數呈現正比的關係,所以雨量會促成登革熱的傳播速度增快。”

“面對全球暖化、極端氣候所造成的病媒蚊改變和登革熱疫情升溫,我們要善用智慧型資料所得到的數據,來提前部署每個國家的登革熱防控措施。”陳秀熙建議,“醫療體系也要做好提前部署,新加坡是登革熱本土流行國家,可是登革熱致死率非常低,這表示對疫情的掌握狀況、早期發現的可能性,同時在初期快速介入治療,所以致死率就非常低。”

高明的斑蚊生存戰術

事實上,埃及斑蚊和白線斑蚊可不是省油的燈,小蚊子發展出“出奇制勝”的生殖策略,讓後代生存競爭中勝出。

白線斑蚊和埃及斑蚊演化出高明的生殖策略,瞭解病蚊習性,才能掌握孳生源。(路透社)
白線斑蚊和埃及斑蚊演化出高明的生殖策略,瞭解病蚊習性,才能掌握孳生源。(路透社)

杜武俊指出,斑蚊的演化策略很高明,相較其他蚊子滋生在比較大的水域,例如池塘、溪流和灌溉渠道等,水域內自成一個生態系,包括有一些捕食性的天敵,所以蚊子族羣數量受到自然平衡的抑制,可是斑蚊演化出在靜止水域產卵,而且常是在小型、微型水域,一般來說,當雌蚊吸飽血後,一次大約產150顆卵,如果把卵一次產在同一個水域內,蚊子幼蟲孵化後會面臨食物競爭和不利生存的問題,埃及斑蚊和白線斑蚊都具有分散產卵行爲,提高幼蟲存活率。

“一隻懷卵的埃及斑蚊平均分散在5、6容器產卵,白線斑蚊大約分散至10個容器,分散度較高。”杜武俊研究團隊發現斑蚊特殊的產卵習性,“另一個高明的作法是,牠們把卵產在水線上約1.5公分的容器內壁,產下來的卵進入滯育狀態,也就是類似休眠狀態,等下過雨之後,水淹過卵就能孵化,後代孑孓的生存機率大幅增加。”

杜武俊說,埃及斑蚊的卵休眠可以長達6至12個月,白線斑蚊爲3至6個月,雖然隨着時間愈久、孵化率愈低,只要能夠部分孵化,族羣就能繁衍,一年之內不下雨不常見,只要等下雨之後,幼蟲孵很快,大概幾分鐘就可以孵出來,這是斑蚊非常特殊的適應環境的演化,這也導致在登革熱防治上非常困難,有時候一點小積水,斑蚊就可能去產卵,蟲卵又小,肉眼不易察覺。

登革熱防治的難題

化學防治登革熱是目前各國採行的作法之一,不過,往往因爲過度噴藥,導致蚊子產生抗藥性,2022年發表在《熱帶病與寄生蟲學》期刊的一篇研究顯示,由於中國長期使用殺蟲劑控制白線斑蚊種羣密度,白線斑蚊已對擬除蟲菊酯、氨基甲酸酯案有機磷類殺蟲劑,產生了不同程度的抗藥性。

長期大量使用殺蟲劑,也會造成蚊蟲反撲,產生抗藥性。(法新社)
長期大量使用殺蟲劑,也會造成蚊蟲反撲,產生抗藥性。(法新社)

東南亞的斑蚊抗藥性問題尤其突出,2022年底,日本科學家葛西真治發現,越南、柬埔寨等地的埃及斑蚊有超強的抗藥性,其中柬埔寨有超過90%的埃及斑蚊,具有能產生高抗藥性的突變組合,即使將殺蟲劑加重10倍,也只能消滅3成比例的蚊子。

杜武俊表示,登革熱疫情爆發時,化學防治是消滅蚊子最有效、最快速的手段,不過,愈頻繁噴藥的地方,病媒蚊的抗藥性就愈高,臺灣南部地區的埃及斑蚊也有高抗藥性,所以噴藥只能用在刀口上,當沒有疫情的時候,即便蚊子密度高也不要噴藥,透過環境管理的手段,地毯式巡視環境,落實清除積水和孳生源,來降低病媒蚊密度。

“以蚊攻蚊”策略也吸引國際關注,目前新加坡、印度尼西亞、越南、中國、巴西等地已使用沃爾巴克氏菌(Wolbachia)對抗登革熱。杜武俊說明,沃爾巴克氏菌控制登革熱有兩種方法,一個是族羣抑制,把感染沃爾巴克氏菌的雄蚊釋放到自然界,跟雌蚊交配後不會產生後代,進而降低族羣數量,一個是族羣取代,讓自然界的斑蚊都帶有沃爾巴克氏菌,印尼日惹試驗區的成效不錯,釋放之後,登革熱病例下降約77%。

不過,杜武俊也指出缺點,只要蚊子沒有消滅之前,不能停止釋放,纔有辦法抑制蚊子密度,同時這也可能干擾現行的登革熱防治策略,以臺灣而言,如果終極目標是根除埃及斑蚊,沃爾巴克氏菌的族羣抑制方法可以作爲輔助的工具之一。

陳秀熙認爲,沃爾巴克氏菌的滅蚊策略在登革熱流行區的試驗有初步成效,過去南非在瘧蚊撲滅防治過程中,也曾經使用相似的方法,從長程觀點來看,這是可以考量的作法,不過,環境管理、個人防護,以及全民對登革熱的健康識能提升都要同時並進,建構一套完整的防治工程,從不同層面着手纔能有效降低登革熱風險。

撰稿、製作和主持:麥小田 責編:陳美華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評論

匿名
2023-11-24 15:36

中共國又冒出神祕“肺炎”, 各國還是趕緊先把來自中共國的入境飛機的人員統統給隔離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