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绿色情报员:欲望非洲(上) 中医药的掘金热

2021.12.23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绿色情报员:欲望非洲(上) 中医药的掘金热 中医药产业在非洲迅速扩张,当地民众在零售通路购买中药保健品。
(法新社)

非洲,是中医药的第二个大陆。近年来,中国透过一带一路打通进军非洲的经脉,大举输出中医药产业,中非的中药贸易活络翻涨,一如武侠小说主角的任督二脉被打通,内力突飞猛进。

仅管这几年中国在非洲各国的投资锐减,工程建设接二连三停摆,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的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在中非贸易整体下滑的情况下,双边医药贸易额逆势增长至16.02亿美元,同比增加近14%。事实上,2013年起中医药跟着一带一路走出去,在“以医带药、以药兴产”的战略下,2017年,中非之间中药进出口总额上看8,000万美元,较5年前增长了两倍。

一带一路打通中药节点

中国政府透过一带一路输出中医药产业,近年中非的中药贸易额不断翻涨。(路透社)
中国政府透过一带一路输出中医药产业,近年中非的中药贸易额不断翻涨。(路透社)

英国环保组织“环境调查署”(Environmental Investigation Agency, EIA)11月发布调查报告指出,中医药产业在非洲迅速拓展版图,目前约有2,000位中医师在非洲45个国家执业,中医药企业、诊所积极在非洲各地设点;中非论坛大力支持中医药和非洲传统医学合作交流,这一场COVID-19大流行更让中国政府能够强化中医药在非洲的推广。

“我们知道传统医学是许多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并且在非洲及其他地区的医疗保健中发挥重要作用。”EIA野生动物倡议家Ceres Kam忧心忡忡说,“我们非常担心,中医药在非洲大规模扩张将会引爆连锁效应,正如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已经浮现的问题,当含有野生动物药方的需求急剧增加,会进一步导致更多物种受到威胁或灭绝。”

这份调查报告没让长期关注动物保护的作家上田莉棋感到意外,她曾经在纳米比亚、南非和马拉维的动保中心担任志愿者,她表示,非洲动物盗猎的最终买家以亚洲人居多,根据一些调查统计,越南和中国是最主要的药用市场,其他亚洲地区包括新加坡、香港、泰国、寮国则扮演重要的交通中转站或转运港角色。

八成非洲人仰赖传统医疗

英国环保组织EIA最新报告发现,非洲各地零售点公开销售含有动物成分的中成药。(截自EIA调查报告)
英国环保组织EIA最新报告发现,非洲各地零售点公开销售含有动物成分的中成药。(截自EIA调查报告)

“现在很多非洲国家都欢迎中医药,以我的国家布吉纳法索来说,很多人喜欢针灸,主要原因是非洲也有传统医药,所以大家不会排斥中医药,把它视为替代医疗(alternative medicine)。”台湾中山大学社会科学院助理教授江德曼(Thiombiano Dramane Germain)以流利的中文说,“世界卫生组织分析中医在非洲受欢迎的原因,80%的非洲人仰赖当地传统医疗,大家相信传统医生。”

本身是中医师的台湾卫福部驻史瓦帝尼大使馆参事黄林煌认为,中医药和非洲传统医药在草药上有相似之处,非洲传统医药大量使用当地生长的植物,辣木是其中常见的一种,不过却少用动物和矿物,中医药相对较喜欢使用动物和矿物。

“我得过疟疾可能有1、200次,每年7、8月雨季的时候,因为蚊子多,我都会得疟疾,妈妈会从后院拿些树叶、树皮,然后煮给我喝。”江德曼聊起个人经验,“我认识的人90%通常都会先以传统方式治疗疟疾,通常就好了,除非身体免疫力很差,才会送去看西医。”

江德曼的博士论文聚焦在“中国大陆对非洲外援”,他认为中医药“接地气”也是重要关键,“之前布吉纳法索盖中医中心,找了非洲有名的传统医生一起互相交流意见。另外,我在家乡遇过很多中医,他们会努力讲当地的语言,所以不会有隔阂。”

无证中医和假药问题丛生

无证中医师是非洲中医医疗体系的病灶之一。(法新社)
无证中医师是非洲中医医疗体系的病灶之一。(法新社)

不只是非洲人,中国人也是庞大的中医药消费族群。黄林煌指出,中国透过一带一路参与非洲各国的工程建设和资源开发,把中国的工程师、工人整个搬过来,加上很多中国人也来投资设厂,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些中国人来到非洲,就会有中医药的需求。

“以南非来说,据说有将近100万中国人,所以当地中医药发展非常快,很多中医师在南非开业,北京同仁堂也来这里拓点,当地也有很多中药房,卖一些中药产品,像是壮阳药、减肥药等。”黄林煌在非洲住了10个年头,他观察到非洲各国的中医药发展随着中国人口而有不同,“比如说史瓦帝尼、几内亚比索,中国人比较少,中医药产业发展相对缓慢。”

EIA的最新报告指出,中国政府不但和许多非洲国家签署正式协议以支持中医药发展,同时也争取某些国家在法律上认可中医,如纳米比亚和南非。以南非为例,2001年通过联合健康法,由联合健康总署对中医师和针灸师注册管理,发放执业执照。

不过,非洲大部分国家的法律并未认可中医,也缺乏相关认证法规,来自马里的中医师迪亚拉(Diarra Boubacar)接受《北京周报》访问时表示,“随着中国在非洲的影响力不断增加,中医药也随之而来,其中很多无证的中医医生、不合格的养生专家和他们的假药假产品也到处可见。”

黄林煌也看到当中的无证照乱象,甚至中国人开的中医诊所内有西医师,由于南非实施公医制度,只要拥有合法的身份证件就可以极低的费用就医,不过,南非有几十万中国人没有取得合法居留证件,所以他们可能选择到中医诊所就诊,而西医师也许私底下会进行西医诊疗。

中药是非洲动物的致命药?

专家忧心,随着中医药市场愈来愈接近来源地,可能威胁濒危物种的未来。(路透社)
专家忧心,随着中医药市场愈来愈接近来源地,可能威胁濒危物种的未来。(路透社)

中医药争议不休的还有动物入药,EIA研究调查人员走访南非最大城市约翰尼斯堡发现,零售店销售含有动物成分的中药产品或中药材,包括虎骨、龟壳、犀牛皮等,有些产品外包装还放上穿山甲图片以宣传疗效,当地市集还公开贩售象皮、穿山甲鳞片。此外,研究人员从网络平台搜寻也发现,多款中药产品含有象牙、象皮,而根据《濒临绝种野生动植物贸易公约》(CITES)的资料库显示,辛巴威和南非是出口象皮至中国的最主要国家。

“虽然大多数中医疗法以植物为基础,但是有些制药公司继续从受威胁的动物中提炼成分,加剧了这些物种的生存压力。”Ceres Kam语重心长说,“中医药对受威胁物种的利用可能进一步刺激需求,并助长野生动物犯罪,最终导致过度开发。”

中医药市场已经越来越接近动物来源地,某些中国企业还计划建构从采购到贩售的完整供应链,黄林煌表示,这是一个隐忧,中国的产业链接近动物来源地,可能再带回东方市场,比如说犀牛,中国、东南亚等国家还在使用犀牛角,这几年南非每年仍有数百头犀牛被猎杀,活活被摘除犀角。

“当中药需求量增加,这些动物的生存压力肯定会增加。”上田莉棋说,“回顾象牙贸易历史,象牙贸易曾经很长时间被禁止,后来CITES一度把象牙贸易列为合法,大象的盗猎数字出现夸张急升,所以合法的动物贸易是否会助长非法野生动物贸易?两者似乎会同时增加,以象牙例子来看,设立商业机构势必会对物种和非法野生动物贸易带来负面影响。”

随着中医药在非洲加速拓展,江德曼认为,这对野生动物可能会有一些影响,非法猎杀可能会成长一些,但影响力没有那么显著,毕竟才刚开始,当地民众对野生动物消费模式也不会这么快跟着改变,因为很多非洲种族的图腾信仰具有动物元素,有些动物是神圣且不可屠杀,传统文化根深蒂固存在非洲人生活当中。

EIA报告也指出,有些中国贸易商开始在亚洲贩售含有非洲传统医药成分的保健品,例如辣木籽和育亨宾(Yohimbine)树皮。江德曼表示,庞大的中药保健消费人口,可能挟带过度消费的压力,不过,非洲动植物还同时面对地球暖化、环境污染等巨大威胁,地球暖化导致干旱,树木无法生长,甚至沙漠化,严厉冲击自然生态。

中国要擦亮中药名片,把中医药推向国际新路子,上田莉棋提出良帖,“以动物药方来推广中药,对中医药的前景没有多大帮助,一来动物资源愈来愈少,二来对其他文化而言,接受程度也会不高,中药产业要朝科学化发展,验证很多动物肢体不是那么有效,或是以草药替代动物,这可以让中医药走向更远的未来。”

撰文:麦小田 责编:许书婷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