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校校长出书爆腐败潜规则?

中国福建省委党校常务副校长吴玉辉近日出版长篇小说《守护》,揭露官场“潜规则”和时下腐败新招数。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2009-05-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有人将当前中国盛行的所谓“反腐文学”作家分为两类:一类是从外部走进去的作家,一类是从内部走出来的作家。从官职和职业来看,吴玉辉显然是“从内部走出来”的。

与其他反腐作品发表所不同的是,吴玉辉反腐小说《守护》的问世得到福建省委宣传部、福建新闻出版局等官方等部门的特别推荐。

不过,中国深圳作家赵达功表示,在中国严格的出版审查制度下,真正的反腐文学作品不可能允许出版,被出版的其实是现行体制的装饰品和花瓶:

“中国的新闻自由是没有的,出版自由是没有的,必须受到党的审查。你不管任何出版物,都要受到党的审查。所以,这里面的出版物或许会有反腐的内容,但是他有一个原则,就是说党是没问题的。要教育人民是这样的,党是没问题的,这个制度是没问题的。所以,我不认为中国的体制下有真正的反腐文学。”

中国有媒体报道说,在福建省委宣传等部门为吴玉辉《守护》一书举行的出版座谈会上,与会者一致认为,《守护》一书是一部以文学形式反映科学发展观题材的佳作。对此,有网友讽刺道:别什么事都戴上政治的帽子,没戴上“三讲”,却又带戴上“科学发展观”;文艺作品中出现政治口号的内容那是小说吗?对此,目前正在德国访问研究的中国作家周勍表示:

“有钱人花钱搭个戏台,要请谁来唱,就是他喜欢的人、他家人来唱。比如说,现在这种所谓的反腐小说这类东西,这东西实际上比过去咱们说的那个小骂大帮忙都不如。那个还要骂,现在基本上都是一个模式,下面都是坏蛋,坏蛋里面最高不能超过多少级别,上面都是好人。”

吴玉辉的《守护》一书描写的一个重点是及基层组织推行改革时遇到的阻力。周勍进而表示,如果一本书触及真实的腐败问题和腐败官员,在中国出版就成为蜀道难的事情,吴玉辉的《守护》一书不仅能顺利出版,而且还得到政府和党有关部门的推荐,这本身就说明问题:

“中国根本就不用小说来表现,我们的所有的表达,所有的艺术形式表达出来的东西,都比真实故事发生的要轻描淡写的多。因为一个严酷的审查制度,所有的人无论在公共场合或用作品来讲话,都在绕,离你要表达的越来越远。我们中国现在生活在一个小说时代,所有发生的故事远比小说家和导演们想像出来的细节要精彩的多,要丰富的多。”

中国真实腐败问题严重到有人不禁要问:大批的坏人是怎么提上领导岗位的, 大批原来较好的人为什么一旦成为领导就会变为腐败分子。对此,赵达功表示:

“就像我们过去看到中国历代皇朝,都有很多清官啊,反腐败啊,有很多故事,都没用!最终都因为腐败,这个皇朝没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中国的根本问题是一个制度的问题,不是清官问题。你说有腐败,这本来就是很正常的。民主制度下也会有腐败,但是,我们怎么样让腐败减少到最低程度?专制制度是做不到的,专制制度只能让腐败越来越激化。任何专制社会都会腐败到死。”

有人将中国一些被政府认可并推荐的反腐作家讽刺性称作“喉舌”作家中的异数,他们以反腐为题进行协作,实则是在为现行制度“守护”。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