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校校長出書爆腐敗潛規則?

中國福建省委黨校常務副校長吳玉輝近日出版長篇小說《守護》,揭露官場“潛規則”和時下腐敗新招數。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聞劍的採訪報道

2009.05.13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有人將當前中國盛行的所謂“反腐文學”作家分爲兩類:一類是從外部走進去的作家,一類是從內部走出來的作家。從官職和職業來看,吳玉輝顯然是“從內部走出來”的。

與其他反腐作品發表所不同的是,吳玉輝反腐小說《守護》的問世得到福建省委宣傳部、福建新聞出版局等官方等部門的特別推薦。

不過,中國深圳作家趙達功表示,在中國嚴格的出版審查制度下,真正的反腐文學作品不可能允許出版,被出版的其實是現行體制的裝飾品和花瓶:

“中國的新聞自由是沒有的,出版自由是沒有的,必須受到黨的審查。你不管任何出版物,都要受到黨的審查。所以,這裏面的出版物或許會有反腐的內容,但是他有一個原則,就是說黨是沒問題的。要教育人民是這樣的,黨是沒問題的,這個制度是沒問題的。所以,我不認爲中國的體制下有真正的反腐文學。”

中國有媒體報道說,在福建省委宣傳等部門爲吳玉輝《守護》一書舉行的出版座談會上,與會者一致認爲,《守護》一書是一部以文學形式反映科學發展觀題材的佳作。對此,有網友諷刺道:別什麼事都戴上政治的帽子,沒戴上“三講”,卻又帶戴上“科學發展觀”;文藝作品中出現政治口號的內容那是小說嗎?對此,目前正在德國訪問研究的中國作家周勍表示:

“有錢人花錢搭個戲臺,要請誰來唱,就是他喜歡的人、他家人來唱。比如說,現在這種所謂的反腐小說這類東西,這東西實際上比過去咱們說的那個小罵大幫忙都不如。那個還要罵,現在基本上都是一個模式,下面都是壞蛋,壞蛋裏面最高不能超過多少級別,上面都是好人。”

吳玉輝的《守護》一書描寫的一個重點是及基層組織推行改革時遇到的阻力。周勍進而表示,如果一本書觸及真實的腐敗問題和腐敗官員,在中國出版就成爲蜀道難的事情,吳玉輝的《守護》一書不僅能順利出版,而且還得到政府和黨有關部門的推薦,這本身就說明問題:

“中國根本就不用小說來表現,我們的所有的表達,所有的藝術形式表達出來的東西,都比真實故事發生的要輕描淡寫的多。因爲一個嚴酷的審查制度,所有的人無論在公共場合或用作品來講話,都在繞,離你要表達的越來越遠。我們中國現在生活在一個小說時代,所有發生的故事遠比小說家和導演們想像出來的細節要精彩的多,要豐富的多。”

中國真實腐敗問題嚴重到有人不禁要問:大批的壞人是怎麼提上領導崗位的, 大批原來較好的人爲什麼一旦成爲領導就會變爲腐敗分子。對此,趙達功表示:

“就像我們過去看到中國曆代皇朝,都有很多清官啊,反腐敗啊,有很多故事,都沒用!最終都因爲腐敗,這個皇朝沒落。我說的是什麼意思呢?就是中國的根本問題是一個制度的問題,不是清官問題。你說有腐敗,這本來就是很正常的。民主制度下也會有腐敗,但是,我們怎麼樣讓腐敗減少到最低程度?專制制度是做不到的,專制制度只能讓腐敗越來越激化。任何專制社會都會腐敗到死。”

有人將中國一些被政府認可並推薦的反腐作家諷刺性稱作“喉舌”作家中的異數,他們以反腐爲題進行協作,實則是在爲現行制度“守護”。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聞劍的採訪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