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是金剛罩,又是保護傘--推薦沈良慶著《雙規--中共檢察官的調查報告》(胡平)


2013.03.1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去年11月,香港五七學社出版公司出版了一部雙規問題民間調研報告,書名就叫《雙規》。作者沈良慶,曾擔任安徽省人民檢察院助理檢察員,所以這本書的副標題是《中共檢察官的調查報告》。沈良慶在六四後因創辦民運刊物,從事人權民主活動,被檢察院開除公職並多次被當局拘留與監禁。

《雙規》一書,正文之前是概述;正文共有六部分,它們分別是:雙規問題的概況介紹,雙規問題的歷史淵源和現實背景,雙規問題導致的腐敗濫權和人道災難,雙規問題的非法性,雙規問題的實際運行狀態(訪談案例)以及結語:雙規問題的解決辦法(政策法律建議)。作者擁有良好的專業教育背景,又有司法與社會工作的實踐經驗,並具有一定的相關人脈資源。他這本書可說是全面系統論述“雙規”問題的第一部。

所謂“雙規”是中共的一種“家法”。1994年頒佈生效的《中國共產黨紀律檢查機關案件檢查工作條例》第二十八條第三款規定,調查組有權“要求有關人員在規定的時間、地點就案件所涉及的問題作出說明”。雙規不是一種在法律中規定的程序,而是共產黨自己的規定。

然而,上述條例明確宣稱,“紀檢機關依照黨章和本條例行使案件檢察權,不受國家機關、社會組織和個人的干涉”。這是公然的黨大於法,以黨代法。

誠如作者所言,雙規並不是中共的新發明;實際上,雙規就是毛時代的隔離審查。四人幫垮臺後,臭名昭著的隔離審查也隨之廢止。由於中共在堅持一黨專政的前提下推行經濟改革,導致大量腐敗,激起民衆強烈不滿。在八九民運中,抗議者的一個主要口號就是反腐敗。六四屠殺鎮壓下民衆的反抗,同時也堵死了用民主與法制的方式解決腐敗問題的可能性。在這種背景下,當局爲了應付惡性膨脹的官場腐敗,只好求助於過去毛時代的那一套,於是,已被廢止的隔離審查就借屍還魂,雙規由是應運而生。

沈良慶指出,中共利用雙規選擇性反腐敗,既侵犯了黨官僚個人權利,也賦予黨官僚凌駕法律之上,免受司法追究特權。

作者引用香港政論作家桑普的比喻:“‘雙規’制度可以是中共高官被整肅時的‘金剛罩’,讓他逃不出黨的五指山,但也可以讓他有充分機會,將金剛罩變成自己的‘保護傘’,化險爲夷,免受司法制裁。”無怪乎這樣的反腐只會越反越腐,包括一些紀檢和司法官員借反腐之名而大搞腐敗,雙規這一反腐敗的工具本身也變成了搞腐敗的工具。

雙規的弊端是十分明顯的。不過按照某些紀檢官員的說法,沒有雙規一類的特殊組織措施和調查手段是不行的;畢竟,只靠一張嘴,一枝筆,無法勝任反腐工作。這種辯解是沒有說服力的。因爲在很多國家或地區,早就有了現成的行之有效的懲治和防止公務員腐敗的一整套法律和制度。例如美國的政府道德法案,例如香港的廉政公署。我們很可以拿來借鑑。

問題是,當局一直拒絕採行這些措施,單單是一個陽光法案,有人大代表提出二十多年了,至今仍排不上議程,遑論其他。

前一陣,有網民在網上搜索,發現有的人名下居然擁有幾十處房產,於是一批被稱爲房叔房嬸的貪官浮出水面。可是緊接着,有關方面就下了禁令,嚴控用姓名查詢他人名下房產信息。像這樣,陽光法案拖了二十幾年都不能出臺,限制房產查詢的禁令頒佈卻雷厲風行,立竿見影。可見,在運用民主與法制的方法防治腐敗的問題上,當局非不能也,是不爲也。

這並不令人意外。當今中共專制統治本身就是靠着官員的普遍腐敗來維繫的,因此它根本無心反腐。再說,時至今日,官場腐敗早已病入膏肓,積重難返,十官九貪,無官不貪。所以韓寒要挖苦地說:“我認爲,大陸現在的國情是不適合成立一個獨立的類似廉政公署的機構的,如果一成立然後來真的,那幾乎所有公務員及其親屬都嗖一下不見了。”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