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讀來信(2017-07-15)


2017.07.17
聽衆的聲音,網友的期盼,與您交流,攜手共進。 聽衆的聲音,網友的期盼,與您交流,攜手共進。
Photo: RFA

各位聽衆朋友好,歡迎收聽自由亞洲電臺的聽衆之聲專題節目,我是主持人饒怡明。這次節目要爲大家選讀的來信包括本臺開播20週年有獎徵文“中國人的國際形象。“獲獎者來自江西署名爲西江風月的一位聽衆。一位不具名聽衆分析最近的熱點新聞,包括郭文貴爆料事件和劉曉波身患肝癌晚期。聽衆倫敦客就劉曉波身患晚期肝癌一事發表評論。他認爲,劉曉波的絕症是中共一手導演出來的。現在請聽節目內容。

聽衆朋友,節目一開始,我們要繼續本臺開播20週年有獎徵文中國人的國際形象獲獎文章的選讀。今天要宣佈的是第15位獲獎者江西景德鎮的西江風月。恭喜這位聽衆!現在就請和我一起聆聽西江風月的獲獎作品:

“隨着越來越多的國人走向世界,以及越來越多的外國人走入中國。中國人的形象以千姿百態呈現在世界舞臺。

那麼,中國人的國際形象到底如何?筆者就從兩個方面談談:

首先,說說外國人的一些看法。個人覺得最具有代表性的應該是臺灣、日本和美國人的看法了。

臺灣人是這樣說的:大陸人很不知好歹,如果是沒有多少思想,有些腦殘的那些自幹唔,小粉紅,愛國賊,聽了肯定是如同神經病一樣,暴跳如雷。但是,只要是堅持獨立思考的人,都不得不承認,他們說的確實有道理。因爲臺灣人得出這個結論的理由是:日本人經常幫助中國,只是近代才欺負了中國,美國人一直幫助中國,對中國人有恩。而俄羅斯一直欺負中國。可是中國對前兩個國家,一個是恨得咬牙,一個是恨得切齒。而對最後一個卻非常友好,這不是不知好歹,又是什麼?

日本人的看法則是:中國人的精神和智商有問題。這不是傷人的自尊嗎?確實。但是日本人並沒有錯!義和團、紅衛兵、愛國賊不正是最典型的寫照嗎?

美國人的評價則是:中國人人格中最大的三個缺陷是愚昧、貪婪、冷漠。這來源於一百多年前一個美國傳教士。很不幸的是,隔了一百多年,依然如此!現在中國社會的各種毛左,不知普世價值,崇尚暴力 ,迷信且無底線。不需要多說了吧!

接下來談談我的一些看法。隨着衆多的國人出外旅遊,各種陋習也被曝光出來,隨地小便,插隊,公共場合大聲喧譁、鬥毆,在旅遊景點論塗鴉等等。彰顯出國人素質的低下。給外國人帶來的心理衝擊是很大的。讓他們覺得中國人很野蠻,未開化,不是文明人。

而商品中氾濫的各種假冒僞劣,則是讓他們害怕!無恥者無畏!他們覺得中國人的道德底線被洞穿。對於大多數國家來說,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而對於歷史遺留問題,領土糾紛,民族問題,如南海,臺灣,西藏等。民間、官方甚至包括不少民主派在內的各種喧囂、叫囂應該是最讓外國人感到恐懼的事!都是這樣一羣好戰的民族主義狂人分子,皇漢主義極端分子!

結語:筆者是來自底層的民主派。我心目中最完美的中國的未來是聯邦自治,意識形態全盤西化,在公平的前提下,鼓勵競爭。給弱勢羣體基本的保障,如醫療、住房、教育、食品等等。“

一位不具名聽衆分析進來發生的熱點新聞,郭文貴海外媒體爆料以及劉曉波身患肝癌晚期:

“一個郭文貴,美國之音直播爆料一半就被腰斬,川普要的是美國人的利益,要讓朝核解決;一個劉曉波,雖然名氣大,世界影響大,是手中的獵物,放到瀋陽讓國內外牽腸掛肚,肝癌其實早已查出,只不過是心照不宣罷了,如今,郭文貴大肆爆料,民企民族資產階級和自由派以及廣大工農兵聯合起來造反,纔是當局最害怕的。劉曉波,只不過是一枚大的棋子利用宣揚,控制。一場精心策劃的雙簧戲,劇本創意高妙。這場雙簧戲一直要演到閉幕,讓世人的眼球。哈哈哈,不是陰謀,而是陽謀。劉曉波,郭文貴,都是心頭之恨。一個國際影響太大,一個不斷釋放政治核彈,沒辦法,張冠李戴,讓劉曉波壓制郭文貴,一個書生造反十年不成,況且一切均在自己手心裏;另一個,並不是郭文貴一個人,而是整個中國大小資產民營富商,和廣工大民衆聯合,這纔是中共最懼怕的。哈哈哈,趕快讀讀孫子兵法,36計,72變,蠢材永遠不是中共的對手,包括美國人,歐洲人,腦袋瓜退化了。”

各位聽衆,您正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臺從美國首都華盛頓所播送的聽衆之聲,我是饒怡明。接下來,聽衆倫敦客就劉曉波身患晚期肝癌一事發表評論。他認爲,劉曉波的絕症是中共一手導演出來的。請繼續收聽。

著名中國知識分子劉曉波在2008年因起草零八憲章,被刑事拘留,翌年被證實批捕。被北京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1年。後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不久前,劉曉波被證實罹患肝癌晚期,已經保外就醫,住在瀋陽一間醫院。根據最新消息,劉已經在13號離開人世。聽衆倫敦客發表文章“劉曉波的絕症覺醒” 。請和我一起聆聽:

“劉曉波坐牢坐出肝癌晚期?大家震怒。美德歐臺、海外華人、社團及民運各方憤譴中共,紛求中共準劉自由擇國治療。儘管妻劉霞哭訴:曉波已不能手術,不能放療,不能化療。劉的絕症是中共一手害成,其罪不可恕。中共意在讓絕症的劉曉波在中國土地上慢慢的自然死亡!

劉絕症微妙何在?劉入獄時有肝病,依法有就醫權利和監獄履行對劉的就醫義務。但中共強剝此權利,加之獄中惡劣醫療環境,劉從一般肝病壞變成晚期肝癌是自然的。按刑訴法254條規定,“監外執行”適用有嚴重疾病需要保外就醫的人。劉屬符合此條件人。因劉2017年5月查出“肝晚”已被隱瞞2個月,故最晚在此前(肝癌中期)的2015年或2016年初,就該按嚴重疾病保外就醫監外執行了,但中共或故意不給查肝或拖延查肝或查出肝癌隱瞞不報,致使劉由一般肝病發展爲絕症方纔保外就醫。已爲期太晚!僅從時序推算,劉是中共故意長期拖延的慢性謀殺犧牲者。

將查出早期肝癌被判無期的薄熙來以保外就醫送往大連棒棰島“監外執行”的實例對照,中共是選擇性地“監外執行”。如按醫學界定,薄早期肝癌並不屬“嚴重疾病”之列;按254條刑訴法薄更不符監外執行條件。中共顯然以人道名義違法照顧薄。這樣薄劉不同遭遇、不同結局更顯中共慢性謀殺劉的可能成立。

倘若中共真的出於人道考慮;真的認爲劉法庭最後“我沒有敵人”陳述不具顛覆政府目的;真的要營造“中國夢”現實氛圍,真的願意聽取劉辯護律師、劉親屬及劉朋友合理要求,就該按刑法81條“假釋”款:“執行原判刑期二分之一以上-----,如果認真遵守監規,接受教育改造,確有悔改表現,沒有再犯罪的危險的,可以假釋”賦之行動。就是在劉坐完5年半牢後即(2014年11月後)便可假釋劉,讓劉在監外執行剩餘刑期,劉也不至於從一般肝病壞變成晚期肝癌。然中共不準劉出國就醫首要理由就是劉始終不認罪。“不認罪”成中共依法不予假釋劉的最大理由:而“不假釋”劉又是導致劉肝癌晚期的重要原因之一,也成中共慢性謀殺劉的重要手段。

至少從五方面淺解劉被“保外就醫”之謎:

1、給中共2016年9月公佈的《中國司法領域人權保障的新進展》白皮書中的“監獄對患病服刑人員及時診治,依法保障服刑人員的生命權、健康權”的謊稱戴上假面具,使其更具迷惑性和欺騙性;

2、讓劉最終死於監外,可有充足理由爲中共慢性謀殺缷光所有罪責;又可對外樹立中共改善監獄人權記錄、保障犯人享有人權的虛假形象;

3、對劉“監外執行”的保外就醫的“讓步”換來中共最高層習近平七一訪港的減壓與安全。不料,此“利益交換”適得其反,“釋放劉曉波”成七一反共大遊行最大推力和最響口號;

4、用劉“晚期肝癌”噩耗迅速轉移世人關注郭文貴爆料之注意力。中共深知:劉是死老虎,郭是真老虎,兩虎之間擇其重,中共在乎郭遠高百倍於劉,郭料十倍震撼力於零八憲章。故此招收效甚微;

5、最終爲達掃除十九大一切不安因素及營造團結和諧的以習近平爲核心的新權威氛圍之目的而放劉監外,再拒國外就醫良機,任劉慢性死於國內。

沒有什麼比這更明顯的慢性謀殺;沒有什麼比這更清晰的保外就醫目的。在中共險惡謀殺和維持政權面前,曉波過去多次主張的“我沒有敵人說”與讚揚“監獄柔性化管理說”是被碰的頭破血流或被剝的體無完膚。

六四學生領袖吳建民在《無敵的劉曉波終於被敵人折磨到了肝癌晚期》的視頻裏發聲,劉曉波多次說他是劉無敵,有人爲他辯解說指精神層面的,不要狹義理解它。而吳建明所說的敵人就是共產黨。劉把監獄及管教說成人性化與柔性化管理,吳反駁說監獄用酷刑折磨你身心俱損;對付吳的管教都像嚴冬一樣殘酷無情;現在劉被折磨成肝癌晚期說明我們的敵人就是共產黨。我認爲,吳發聲評論劉過去言論雖不盡合時但非常在理。曉波諾有一天能看這個視頻,可能會反省“我沒有敵人說”與“監獄柔性化管理說”不當在哪?何以矯正之?

長期被軟禁、患有嚴重憂鬱症的劉霞給作家廖亦武4月20日的親筆信,公開證明曉波確實想離開中國的念頭,信中寫道:“沒想到劉曉波同意在有機會的時候跟我和劉暉一起離開”。曉波原先堅持留在中國,但在他保外就醫後,傳出曉波已改變心意,想要出國就醫,劉說:“死也要死在西方”。

好個“死也死在西方”!此言顛覆了“我沒有敵人說”,也顛覆了“監獄柔性化管理說”。諾真沒有了敵人,有了監獄柔性化管理,怎還會出現肝癌晚期噩耗?曉波算是覺醒了!

從曉波的“我沒有敵人”到我堅持留在中國;曉波要兌現是《最後陳述》中的話:“中共執政理念的進步”和“宏觀方面的進步”;

從曉波的我堅持留在中國到我想出國就醫;曉波自駁了《最後陳述》中的話:“北看首創的人性化管理,在尊重在押人員權利和人格的基礎上,將柔性化管理落實到管教們的一言一行中”。曉波的噩耗把曉波的讚歌撕個粉碎!

從曉波的我想出國就醫到“死也要死在西方”;曉波否認了《最後陳述》中的話:“我將是中國綿綿不絕的文字獄的最後一個受害者,從此之後不再有人因言獲罪”。也許噩耗毀了曉波心,他想徹底告別糊弄獄中同仁唐荊陵、胡石根、張海濤等人的荒誕。

喜看曉波“死也要死在西方”的覺醒,這個覺醒歷經八年,等同八年抗戰!今後更有精彩片段 !曉波面對的與我們面對的都將是首個共同敵人——無情無義、無人道無人權、無普世價值的中共!這個結論可以借用曉波《最後陳述》的末句來表達:這經得起“人權條款與國際公約的審查,也經得起道義的追問和歷史的檢驗”。”

聽衆朋友,如果您對本臺的節目,有什麼意見和建議,請寫信到香港郵政信箱28840號。

另外,本臺的電子郵件地址是拼音,反饋,A一圈,RFA,點,ORG.

最後歡迎利用聽衆之聲臉書和我個人推特,賬號是RFA_RYM進行聯繫。

今天的聽衆之聲就爲您播送到這,謝謝您的收聽,我是饒怡明,祝各位週末愉快,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