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讀來信(2017-04-08)


2017.04.07
聽衆的聲音,網友的期盼,與您交流,攜手共進。 聽衆的聲音,網友的期盼,與您交流,攜手共進。
Photo: RFA

各位聽衆朋友好,歡迎收聽自由亞洲電臺的聽衆之聲專題節目,我是主持人饒怡明。這次節目要爲大家選讀的來信包括本臺開播20週年有獎徵文《中國人的國際形象》獲獎者湖北荊州潘先生的作品。聽衆倫敦客發表“是什麼讓臺灣遠離大陸“。他談到近日在臺北舉行世界並球賽發生肢體衝突事件。聽衆之聲臉書鄭先生留言標題是”中國正遭遇幾千年未有之變局-關於中國問題的宣言“。現在請聽節目內容。

聽衆朋友,節目一開始又到了本臺開播20週年有獎徵文《中國人的國際形象》獲獎文章的選讀,今天要宣佈的是第九位獲獎者-湖北荊州潘先生。恭喜潘先生。現在請和我一起欣賞潘先生的獲獎作品。

“看到大陸游客拼搶在泰國自助餐廳的那種架式,聽到高亢洪亮的歌聲伴隨着大媽們在國外的廣場上婆娑起舞,還有那些官二代、富二代們已不滿足於國內消譴,他們要用手中的鈔票在西方民主國家去演繹中國版的自由……我的內心充滿悲哀。聽到貴臺今年的臺慶徵文也是這個題目,不由讓人又多了幾分苦澀。我想這不僅僅是因爲我們聽慣了幾十年的所謂泱泱大國、文明古國、上下幾千年、世界民族之林等等那麼多光鮮詞彙的原因吧?還有人說臺慶徵文也拿國人的形象說是了,中國的GDP總量不已經是僅次於美國位居世界老二了嗎?我們也舉辦了全球最盛大、最奢華的奧運會,世博會、G20等等世界峯會,還有一帶一路不是也把世界各國領導人都請來過嗎?國家領導人不也是經常周遊世界列國,動則幾十億的金錢外交,甚至在老牌的民主國家英國都享用過最高禮遇?還有中國的世界“首善”,在《紐約時報》刋登整版廣告要爲美國街頭的流浪者提供免費膳食,還要爲每名流浪漢提供300美元的資助,凡此種種還不能證明中國已經強大了嗎?國家強盛了,國人的形象不就是隨之而高大嗎?這些問題,還真值得所有中國人來三思。

有如“自古以來海洋中的某個島就是中國的”一樣,我們也一直號稱是文明古國。歷史都進入二十一世紀了,一個國家的文明,不是用過去的歷史來詮釋今天的文明與否。你今天脫離了多少舊的腐朽的、落後的體制的影子?在世界大潮的主流中,有多少你的聲影?影響人類文明進步的科技成果你參與了多少?直面今天的中國,我們是否會多一些反思而深感汗顏。

的確,中華民族是一個古老的民族。中國人民有着優良傳統。在這塊土地上,勤勞的中國人民曾經幾度站立在世界之巔,但是中國社會幾千年的封建統治,給人民帶來了太多的災難。特別是中共掌握政權以後的幾十年以來,推行階級鬥爭的哲學,改寫歷史,指鹿爲馬,把人分爲三六九等,餓死和整死八千多萬同胞,使得中國大地一片濫象。給這個國家和人民帶來了滅頂之災,因爲有了這個“大救星,”人民都沒有了信仰。他們不信天地鬼神,不信因果報應,所以纔會什麼惡都敢爲,什麼壞事都敢做。當今中國社會是無官不貪,從上到下是爾虞我詐,什麼假藥、假幣、假煙、假酒、假博士、假 文憑等等等等,使得整個社會處處充滿暴戾,繼而纔會導致那麼多毒食品、毒牛奶、毒水果甚至毒空氣、毒土壤。人與人之間喪失了基本的信任。教育不是爲了育人,醫院不是爲了治病,跌倒的老人不敢扶,萬衆一心向錢看。所有這些,都是由於這個邪惡政府的體制使然。壞的制度可以將天使變成惡魔,成爲今天中國的真實寫照。所以中國人今天走向國際的形象會如此醜陋也就不足爲奇了。

我出生在這個國家,我熱愛我的祖國。我的同胞們之所以今天在國際上表現如此惡劣,他們是受了一個邪黨的毒害所致。這個醜惡政府處處以人民爲敵,打壓良心律師、迫害異議人士,連世界公認的普世價值都不予承認。加上他對人民幾十年的洗腦,老百姓深受其害。爲此,自由亞洲電臺的同胞們,伸出援手,救救你們的苦難同胞於水火,更顯得責任深重,且任重道遠!借用一句當年先賢的話讓我們共勉吧。“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今天的中國,更需要聽到真實的聲音,更需要了解更多的真相。否則,中國人的國際形象將會更加迷茫。”

聽衆倫敦客發來電子郵件。他表示,喜歡一樣東西會靠近它,討厭一樣東西會遠離它。是什麼讓臺灣遠離大陸?他用最近兩岸發生的一些事件,說明臺灣與大陸的關係越走越遠。這次節目,我將選擇其一則,——冰場開演“一箇中國”打戲:

“筆者看2017/03/24報道,在臺北小巨蛋的中華隊對大陸隊的世冰賽現場,起因是大陸對場內懸掛有“教育部體育署祝大會圓滿成功”字牌不滿,認爲中國只有一個教育部,不可有臺灣教育部,要求撤換看牌,而主辦方認爲這是佈景不違反國際比賽規則不予理睬,故激怒對方,大陸隊13號王梓喬和12號王京帶着政治情緒在賽中衝撞猛打對方,大陸隊員和支持者身披或揮動中國國旗在現場頻頻挑釁。賽後雙方列隊時,王梓喬再次衝上去毆打對方,還有大陸隊員將瓶子、椅子等砸向場邊臺灣觀衆,致使場面一度混亂。爲息事,臺灣球員和觀衆理智忍對,並未亮出中華民國國旗以示對抗。事後警方介入, 大陸隊被請出冰場。因兩王屬重大犯規被冰球總會各罰停賽一場。臺灣三立電視臺報道,身爲大陸隊副領隊、大陸隊員張德翰之母,卻在次日接受媒體時,爲兩王處理不滿而大放武裝攻臺厥詞說:“我希望臺灣在軍事上要看到與中國差距,臺灣打不過中國的!經濟上也趕不上中國的!在體育上希望臺灣進步,我爲臺灣是減分的”(有錄音憑證)。筆者認爲,這是大陸球員母親代表國內相當一部分人發出的“一箇中國”掛鉤球賽、威逼臺灣人接受九二共識否則武統臺灣的狂妄叫囂。在冰場大搞“一箇中國”、不滿字牌大打出手、五星紅旗挑釁臺灣、愛國媽媽戰爭蠱惑的惡果只能讓臺灣遠離大陸。”

各位聽衆,您正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臺從美國首都華盛頓所播送的聽衆之聲,我是饒怡明。接下來,聽衆鄭先生髮表文章“中國正遭遇幾千年未有之變局—關於中國問題的宣言”。請繼續收聽

聽衆鄭先生於本節目臉書留言,內容是關於中國當前在經濟、政治、外交以及文化上的困境。他說,中國正遭遇幾千年未有之變局,唯一的出路是實行自由民主法制。請和我一起欣賞:

“進入新世紀以來,以中國加入WTO爲標誌,隨着中國成爲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第一大貿易體,整個世界都對中國刮目相看。爲此,中共政權似乎從中找到了合法性,瀰漫着一種非常樂觀的情緒,甚至要在國際反對貿易保護主義,建立全球利益共同體,參與制定世界經濟新秩序,進而加快全球化的進程。人們從中好像看到了中國爭奪世界領導權的影子。但是在我看來,這完全是一種自欺欺人的一廂情願,甚至是沒有底氣的故意賣弄。事實恰恰相反,中共爲代表的中國政權正遭遇着幾千年未有之變局,中國將面臨着不可逆轉的深刻的社會變革。凡有識之士應該意識到這一點,人們到了應該覺醒的時候。

“先談經濟,中國近40年來號稱增長速度在全球一枝獨秀,表面上數字好看,但是這種增長完全建立在掠奪民衆、浪費資源、破壞生態的基礎之上。在收入增長中,國家財政集中了越來越多的收入,勞動者收入成爲增長速度最低的指標;在一段時期裏,中共洋洋得意認爲中國成了世界工廠,殊不知這是以極大消耗和浪費資源爲代價,目前國內資源已相當匱乏,主要依靠進口國際資源維持經濟增長,長此以往,何以爲繼?還有,爲了世界工廠的面子,國民生存環境被嚴重破壞,水源污染啊,空氣霧霾籠罩,土壤大量中毒,食品又不安全……如此下去,如何可持續?不增長,中共的合法性、顏面何存?中國經濟進入死衚衕是必然。

再談政治,中國至今仍是世界少有的封建專制國家,沒有選舉、不受監督,沒有自由民主,憲法法律本身帶毒,只能治民,且執法妄法。極具諷刺意味的是反腐運動有很大的欺騙性。本來中共就是腐敗的根源,現在卻要靠的黨的領導、靠紀委,靠個人權威來大張旗鼓反腐敗,實在是天大的笑話。原本就是問題所在,現在卻用這個“問題所在”去解決問題,結果可想而知。除了加劇權力鬥爭,激化矛盾,老百姓喪失信心乃是自然。

還有外交,本身政權不具有先進性,不是來自民選,底氣不足,並無炫耀資本,但又不知趣,非但不韜光養晦,還在世界上到處出擊。一是四面樹敵,搞得四鄰不安;二是對抗西方,拒絕普世價值,反對三權分立,與西方爭奪話語權;三是到處撒錢,儘管也能一時討得句把好話,但很快被翻臉不認人,花錢並不真正落好。這種外交,只能是有今天,沒明天,或者連今天也無。

最後,文化頹廢反動。文化屬於精神道德提升和喜聞樂見的消費產品。但在中國,文化是黨文化,爲特權所壟斷,爲專制政權服務。文化首先是強制和壓制,沒有自由和多樣性。在沒有言論自由的環境中,中國文化作品基本上都是爲統治者歌功頌德的東西,或者是不着邊際的忽悠。因此電視劇基本上抗日神劇和宮廷爭鬥,現實體裁不痛不癢、麻木不仁。在學術領域,由於規定了這不準、那不準,基本上爲犬儒文人提供了投機機會,就是用中共的錢,說謊話、說胡話,底線是不犯忌。這樣的文化,斷無科學可言,沒有生氣,死氣沉沉,實際上是走向慢性死亡的腐朽與沒落,既不能喚醒民衆,也不能挽救衰亡。

中共多年的特權統治,已經到了前無生路、後無退路的境地,正面臨着中國歷史上幾千年未有的大變局。對此,許多國人認識模糊,世界上包括美國在內也有人心存僥倖。

這個幾千年未有之大變局,就是告別中國幾千年長期延續的形形式式的封建專制統治,走向自由平等、民主法制。除此之外,沒有第三條道路。說穿了,就是複製長期當作“西方敵對勢力”的歐美國家先進制度。在普世價值、三權分立、司法獨立、言論自由、保護人權等方面,就是要全盤照搬照套,不能走樣,不打折扣。在具體形式上,可能有中國國情的特殊性,在本質上,必須堅持普遍性,以西方爲體,中方爲用。在亞洲歷史上,日本的明治維新,韓國軍政向憲政的轉變,以及臺灣蔣經國先生的開放黨禁、報禁,搞自由民主選舉,實現主權在民,都是照搬西方的模式。必須強調,中共建政60多年來的極權統治,與中國幾千年的封建專制統治並無二致,都是專權、人治、等級制,區別只是沒有皇帝稱呼,號稱優越於資本主義的社會主義、共產黨領導。結束包括中共的特權統治,纔是對中國幾千年封建專制歷史的真正終結。

改變中國幾千年封建專制統治的歷史局面,理想的路徑是和平、非暴力,這寄託於中共統治內部出現蔣經國式的開明人物,還有國際社會的壓力。搞得不好,仍很難排除內部的動亂、局部的暴力。但只要多方面努力,避免大的長期動亂是有希望的。必須明確,自由、民主、法制,人與人之間的平等和制衡,是不可避免的唯一選擇。”

聽衆朋友,如果您對本臺的節目,有什麼意見和建議,請寫信到香港郵政信箱28840號。

另外,本臺的電子郵件地址是 fankui@rfa.org

最後歡迎利用聽衆之聲臉書和我個人推特,賬號是RFA_RYM進行聯繫。

今天的聽衆之聲就爲您播送到這,謝謝您的收聽,我是饒怡明,祝各位週末愉快,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