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读来信(2014-06-07)

2014-06-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听众的声音,网友的期盼,与您交流,携手共进。
听众的声音,网友的期盼,与您交流,携手共进。
Photo: RFA

这次节目要为大家选读的来信包括本台开播17周年有奖征文《我的中国梦》第15位获奖者袁先生的作品。一位不具名听众和一位姓胡的先生对本台近日报道做评论。六四事件25周年之际,徐先生发来配乐的朗诵诗,表示纪念。一位署名“有良心的观察家”的听众就六四事件真相发表他独特的信息。六四事件见证人上海朱先生对六四难属表示慰问。

听众朋友,很高兴又到了自由亚洲电台开播17周年有奖征文《我的中国梦》获奖文章的选读时间了。今天要宣布的是第十五位获奖者袁先生。恭喜袁先生。现在请和我一起欣赏袁先生的作品:

“1952年,我曾看到一张前苏联粉红色的宣传画:上面是一排马克思、 恩格尔、列宁、斯大林的图像,下面一行字是:人类的荣智慧和良心,列宁、斯大林党万岁!中共随之提出的口号是,我们的党是伟大的党,光荣的党,正确的党!

在这些美丽的理论熏陶下,我相信,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而随着时代推移的中国大地上,在秦始皇加斯大林的老先生的领导下,运动不断,比如整肃知识分子的反右,盲目蛮干的所谓三年自然灾害,15年内超英赶美等等。特别是天天的阶级斗争,发展到10年文革,把中国推到了崩溃的边缘。26年的残酷现实,把我那“社会主义是天堂”的中国梦,彻底打得粉碎。

近30年来,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经济搞活了。国力增强了,人民吃饱了。不但卫星上天,而且蛟龙入海,这都是全世界公认的事实。

但政治体制改革仍原地踏步。其弊端却触目惊心。华尔街日报曾坦言,中国有500个家族,已形成了权贵集团,掌握着全国所有物质资源和全部政治权柄。具体到其他领域的问题就更多了。官员腐败,贫富悬殊,假货充斥,物价上涨,环境破坏,上访无门。司法不公,治安恶化,四处强拆,打击异己,言论钳制,信息不明,数据不实,篡改历史,政府无信,道德沦丧,民心涣散…真是内忧外患,矛盾重重。

我希望从这一届领导做起,改变过时的执政方式和执政理念。来个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首先,尊重中国人民的人格尊严。坚决履行82宪法,这是治国之本。其次,对权贵集团,进行清算,不义之财退出来,返还给普罗大众。第三,昭雪冤假错案,赔礼道歉,进行经济补偿,以赢得民心,安定社会。最后,严厉惩办逆潮流而动的少数人,为再造一个新社会扫清道路。

用未来这200年的时间,循序渐进地一代一代做下去,把中国恢复到贞观之治和康熙乾隆盛世的水平。使中华民族永远屹立在世界东方,万古长青,这就是我的中国梦!”

近日本台网站上刊登一条新闻,内容如下:

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于5月28号到29号在北京两天举行的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强调今后国家教育经费要多往新疆投,扩大新疆少数民族到内地居住规模,改善新疆维吾尔居民的民生等问题。习近平的讲话能否有助于改善新疆目前令人不安的局势?

一位不具名听众读后留言,这么写到:“建国后第二次的中共中央新疆会议,--以新疆为主战场,好象特别的不对头。日军侵华时中共都没在主战场,都在后方发展大。为何对付小部分,要把整个新疆都当成战场。把这里的人都当成敌吗? 这绝对是愚蠢错误的,是不对的!”

谢谢这位听众的留言。另外,正值六四25周年期间,本台制作了不少相关报道,其中有个系列报告是“80后年轻人看六四”。听众胡先生看来以后,发来电子邮件做出以下的评论:

“个人深感纪念日制作此节目的价值所在,不过第一期节目就像阳光时务的专刊那样 ,因为采访对象的限制而无法深入交流。我倒是很期望能谈谈这方面甚或更广泛的话题,但此前也苦于没有靠谱的联系方式而一直未能实现。如果能网上交流最好。”

此外,胡先生还附上一张照片,是他著作一本书的封面,以表对本台节目的谢意。

谢谢胡先生回应本台节目。

各位听众,您正在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从美国首都华盛顿所播送的听众之声,我是饶怡明。接下来,徐先生在六四事件25周年之际,发来配乐的朗诵诗,表示纪念。一位署名“有良心的观察家”的听众宣称1989年六四事件发生时,不少北京民众因冲洗相片而被抓捕。请继续收听。

听众朋友,正值六四25周年期间,听众徐先生透过听众之声脸书发来一段2分钟的音频,以朗诵诗词外加配乐的方式,对此表达他的心声:

一位署名“有良心的观察家”发来电子邮件对25年前的六四事件,透露了一些新的信息。他宣称,在六四大屠杀死亡受难最多的是市民。

“1989年中国自发的全世界最大规模的民主运动,于1989年6月4日北京大屠杀二画上句号。世界目光只注重学生的情况。共产党“人民子弟兵”仍然沿袭古代强盗们掩耳盗铃的方法:“天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的习俗,利用夜晚埋伏好,临晨动手。以免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技俩!

其实最多被枪杀,被捕抓受刑打死,至今关押在监狱的是北京那些同情支持学生们的居民。六四过后,许多人拍照了坦克碾压人和士兵枪杀人的现场照片。那时候已经是彩色胶卷,需要送到照相馆、洗相部冲洗。亟待毁灭一切证据的反人民政变集团,派出大批安全局特工,在每一个洗相部蹲守。来一个取相片、胶卷的,立即抓走枪毙。秘密抓捕了一个月。许多人民被消失了。

学生们,政变当局只能够侮为“动乱”;而“北京发生反革命暴乱”的谣言,主要是针对市民的。伟大而善良的北京人做出了巨大牺牲。多少人倒在枪口下而至今仍然是“暴徒”。子弟兵一夜之间露狰狞,从此成为兽兵。

杀人之后,邓小平曾经论功行赏。不少人在鲜血中升官发财了。但是过后他们都知道这个和平人民的鲜血染红的军功章炫耀不得!所以没有一个人敢于站出来说“我在北京城杀人最多……”“我是北京大屠杀的英雄”。

值北京大屠杀二十五周年,我第一次披露六四以后一个月捕杀手里有罪证,照相取胶卷被捕被杀的的受难者。”

谢谢这位听众。很感激您六四25周年之际,为这段历史提供您所知道的事迹。有关北京市民因冲洗照片而被抓捕的消息,似乎还没有人披露。不知道您的消息来源是出自何处?如果是有家人和朋友同事,您认识的人因此而被捕,那么这的确是第一手消息。如果是耳闻或从常理推测,那么,我们认为这样的说法,仍需进一步证实。不管如何,您有勇气站出来,是值得赞叹的。我们希望,有更多人能够愿意挺身出来,将所知道的事迹披露出来,为六四事件的真相添加更多侧面。

 

听众朋友,如果您对本台的节目,有什么意见和建议,欢迎给我们写信。来信请寄香港邮政信箱28840号。

另外,听众朋友,也可以透过电子邮件和发传真的方式和我们联系。本台的电子邮件地址是 fankui@rfa.org

最后欢迎利用听众之声脸书和我个人推特,账号是RFA_RYM进行联系。

今天的听众之声就为您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我是饶怡明,祝各位周末愉快,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