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网络博弈:刘晓波去世三周年人们想起他说的这句话

2020-07-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20年7月13日,香港民众在纪念刘晓波逝世三周年。(美联社)
2020年7月13日,香港民众在纪念刘晓波逝世三周年。(美联社)

7月13号是中国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人权活动家、作家刘晓波去世3周年纪念日。

在中国网络和社交媒体上,刘晓波几个字和六四事件一样敏感,任何有关他的消息被完全封锁,民众也无法举行公开悼念刘晓波的活动。

有中文网友在遭到中国封禁的美国推特网上表示,微博想要发个刘晓波都被禁止,违反法律法规。

还有推特中文网友给自由亚洲电台留言说,我微信刚被永封,就是因为这个。

潘露:刘晓波说我没有敌人是宗教情怀

刘晓波生前曾发表文章数百篇。在他去世三周年之际,美国推特网上可以看到人们在纪念刘晓波,想起刘晓波所说的话,那句著名的“我没有敌人。”对于这句话,有人赞扬,也有人不解。

“我没有敌人,是原来基督教一位殉道者所讲。”

这是流亡荷兰的中国异议人士潘露。他说,以前他在江苏苏州做中学老师时,刘晓波参与起草的《零八宪章》对他影响很大,最终促进他抛弃舒适的生活、走上追求民主自由承受打压的道路。

潘露说,刘晓波所说的“我没有敌人”,是出自一种宗教情怀,而不是怪罪于中共专制。

在刘晓波去世三周年之际,在美国的推特网站上,人们谈论最多的,就是刘晓波所说的“我没有敌人”这句名言。这段话来自刘晓波2009年12月23日在狱中发表的文章《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

网友邱岳首在推特网上表示,刘晓波先生说自己没有敌人,是因为残害他的不是具体的人,而是这个独裁政府和极权统治的制度。他未竟的志业,是新宪法的诞生。正确的纪念他的方式,是继承他的遗志,召唤更多人来参与新宪法的制定,群策群力,集思广益,为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去承担起推动社会变革的使命.

刘晓波狱中写下《我没有敌人》


2020年7月13日,香港民众在纪念刘晓波逝世三周年。(美联社)
2020年7月13日,香港民众在纪念刘晓波逝世三周年。(美联社)

刘晓波因参与起草要求中国实行民主自由宪政的《零八宪章》,于2008年12月8号被拘捕,被指控的罪名是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2009年12月25号被北京一家法院判刑11年。刘晓波这篇《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从监狱传出,写作日期标记是2009年12月23日,即他被正式判刑前两天。

《我没有敌人-最后陈述》本来是刘晓波为一审出庭讲述自己的情况所写,但是他没有被允许出庭读这个陈述。

2010年刘晓波正在辽宁锦州狱中服刑期间, 获得诺贝尔奖和平奖。挪威诺贝尔奖委员把这个奖颁给刘晓波,是为了奖励他多年来为中国民主人权事业所作的非暴力抗争。

当时,由于刘晓波在狱中,他的妻子刘霞也被软禁,挪威诺贝尔奖委员会在颁奖典礼上请人朗诵了刘晓波的《我没有敌人》一文。

2017年7月13号,刘晓波在入狱8年多之后,因肝癌去世后,他的骨灰在大连海葬。

刘晓波表示尊重司法人员引来质疑

在《我没有敌人》一文中,刘晓波不仅表达了对未来中国实现言论自由的期望,也表达了对抓捕看守判决他的司法人员的尊重和理解,因此这几天也有流亡海外的异议人士表示不解。

刘晓波在《我没有敌人》一文中说,我仍然要对这个剥夺我自由的政权说,我沒有敌人,也沒有仇恨。所有监控过我,捉捕过我、审讯过我的警察,起诉过我的检察官,判決过我的法官,都不是我的敌人。虽然我无法接受你们的监控、逮捕、起诉和判決,但我尊重你的职业与人格。

流亡美国的陈建刚是中国人权律师,曾为709案受害者辩护,现在美利坚大学做访问学者。陈建刚发推文转发刘晓波这些话,并说我实在不知道刘晓波这话好在哪里?公检法是中共统治的“刀把子”,刘晓波却表示尊重这种职业。

有其他网友回复陈建刚说,刘晓波的意思就是让大家明白,真正的恶是CCP(中共),是那个体制,是那个政权!不要把目光放在个人恩怨上。也不要以为反贪官就是反皇帝,反走卒就是反制度。

刘晓波生前友人、旅居德国的中国异议作家廖亦武最近透露,据后来从辽宁锦州监狱释放的人传出的信息,刘晓波的一段话,不是“我沒有敌人”,是说“我沒有私敌”。

有些推特网友发推表示,我沒有敌人这话挺有智慧的,显示宗教情怀,可惜刘晓波面对的是冷血动物。

《我没有敌人》摘要


2020年7月13日,香港民众在纪念刘晓波逝世三周年。图为位于香港的刘晓波雕像。(美联社)
2020年7月13日,香港民众在纪念刘晓波逝世三周年。图为位于香港的刘晓波雕像。(美联社)

下面来看看刘晓波2009年《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这篇文章的摘要片段,文章从他1989年参与领导天安门学生民主运动结束,即六四之后开始。

在我已过半百的人生道路上,1989年6月是我生命的重大转折时刻。那之前,我是文革后恢复高考的第一届大学生(七七级),从学士到硕士再到博士,我的读书生涯是一帆风顺,毕业后留在北京师范大学任教。在讲台上,我是一名颇受学生欢迎的教师。

同时,我又是一名公共知识分子,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发表过引起轰动的文章与著作,经常受邀去各地演讲,还应欧美国家之邀出国做访问学者。我给自己提出的要求是:无论做人还是为文,都要活得诚实、负责、有尊严。那之后,因从美国回来参加八九运动,我被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投入监狱,也失去了我酷爱的讲台,再也不能在国内发表文章和演讲。

仅仅因为发表不同政见和参加和平民主运动,一名教师就失去了讲台,一个作家就失去了发表的权利,一位公共知识人就失去公开演讲的机会。这,无论之于我个人,还是之于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年的中国,都是一种悲哀。

想起来,六·四后我最富有戏剧性的经历,居然都与法庭相关;我两次面对公众讲话的机会都是北京市中级法院的开庭提供的,一次是1991年1月,一次是现在。虽然两次被指控的罪名不同,但其实质基本相同,皆是因言获罪。

二十年过去了,六·四冤魂还未瞑目,被六·四情结引向持不同政见者之路的我,在1991年走出秦城监狱之后,就失去了在自己的祖国公开发言的权利,而只能通过境外媒体发言,并因此而被长年监控,被监视居住(1995年5月-1996年1月),被劳动教养(1996年10月-1999年10月),现在又再次被政权的敌人意识推上了被告席,但我仍然要对这个剥夺我自由的政权说,我坚守着二十年前我在《六·二绝食宣言》中所表达的信念——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

在表示尊重监控、抓捕、审讯过自己的司法人员之后,刘晓波在文章中表示,仇恨会腐蚀一个人的智慧和良知。下面继续来看看文章片段。

敌人意识将毒化一个民族的精神,煽动起你死我活的残酷斗争。所以,他希望自己能够超越个人的遭遇来看待国家的发展和社会的变化,以最大的善意对待政权的敌意,以爱化解恨。他提到淡化敌人意识的重要性。

改革开放带来了国家的发展和社会的变化,提供了一个宽松的国内外环境,为恢复人与人之间的互爱,为不同利益不同价值的和平共处提供了柔软的人性土壤。经济走向市场,文化趋于多元,秩序逐渐法治,皆受益于“ 敌人意识”的淡化。即使在进步最为缓慢的政治领域,敌人意识的淡化也让政权对社会的多元化有了日益扩大的包容性,对不同政见者的迫害之力度也大幅度下降,对八九运动的定性也由“动暴乱”改为“政治风波”。

敌人意识的淡化让政权逐步接受了人权的普世性。1998年,中国政府向世界做出签署联合国的两大国际人权公约的承诺,标志着中国对普世人权标准的承认;2004年,全国人大修宪首次把“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了宪法,标志着人权已经成为中国法治的根本原则之一。与此同时,现政权又提出“以人为本”、“创建和谐社会”,标志着中共执政理念的进步。

这些宏观方面的进步,也能从我被捕以来的亲身经历中感受到。

尽管我坚持认为自己无罪,对我的指控是违宪的,但在我失去自由的一年多时间里,先后经历了两个关押地点、四位预审警官、三位检察官、二位法官,他们的办案,没有不尊重,没有超时,没有逼供。他们的态度平和、理性,且时时流露出善意。6月23日,我被从监视居住处转到北京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简称“北看 ”。在北看的半年时间里,我看到了监管上的进步。

刘晓波详细论述了他感觉的看守所在硬件设施和软件管理方面的改善,包括这个看守所首创的人性化管理,包括主管他所在监室的刘峥管教令人感到温暖,对在押人员有尊重和关心,认识这位真诚、正直、负责、善心的刘管教是一种幸运。

刘晓波说,正是基于这样的信念和亲历,我坚信中国的政治进步不会停止,我对未来自由中国的降临充满乐观的期待,因为任何力量也无法阻拦心向自由的人性欲求,中国终将变成人权至上的法治国。我也期待这样的进步能体现在此案的审理中,期待合议庭的公正裁决——经得起历史检验的裁决。

刘晓波在文中表示,虽然今天,我妻子无法到庭旁听,但他还是不惜笔墨地表达了对妻子刘霞的爱情和感激。

他说,如果让我说出这二十年来最幸运的经历,那就是得到了我的妻子刘霞的无私的爱。他说,亲爱的,有你的爱,我就会坦然面对即将到来的审判,无悔于自己的选择,乐观地期待着明天。我期待我的国家是一片可以自由表达的土地,在这里,每一位国民的发言都会得到同等的善待;在这里,不同的价值、思想、信仰、政见……既相互竞争又和平共处;在这里,多数的意见和少数的意见都会得到平等的保障,特别是那些不同于当权者的政见将得到充分的尊重和保护;在这里,所有的政见都将摊在阳光下接受民众的选择,每个国民都能毫无恐惧地发表政见,决不会因发表不同政见而遭受政治迫害;我期待,我将是中国绵绵不绝的文字狱的最后一个受害者,从此之后不再有人因言获罪。

表达自由,人权之基,人性之本,真理之母。封杀言论自由,践踏人权,窒息人性,压抑真理。为践行宪法赋予的言论自由之权利,当尽到一个中国公民的社会责任,我的所作所为无罪,即便为此被指控,也无怨言。

从刘晓波这篇口头陈述,我们可以看到刘晓波的个人经历,看到刘晓波对民主自由不悔的追求,和作为一个丈夫对妻子的感情。

刘晓波去世时61岁. 他参与主笔起草的《零八宪章》强调,中国应该推行民主、自由、人权、平等、共和、民主、宪政这些理念。

听众朋友,今天的《网络博弈》节目我们为大家回顾了中国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人权活动家刘晓波生前知名文章《我没有敌人》一文。

《网络博弈》节目15分钟,关注中国网络审查情况。欢迎大家转推《网络博弈》节目声音链接。

主持人小安的社交媒体:
推特账号:https://twitter.com/XIAOAN000
脸书账号:https://www.facebook.com/pei.an.58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