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学者推特号“劳工研究”之死

2018-12-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王江松。(Public Domain)
中国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王江松。(Public Domain)

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听美国自由亚洲电台的专题节目《网络博弈》,我是节目主持人小安。《网络博弈》节目跟踪中国网络审查情况。

大家知道,推特、脸书这些风行世界的美国社交媒体,在控制言论的中国却被禁止登陆,不能正常直接打开。一些中国民众通过翻墙软件,登陆推特、脸书这些网站,希望不受中国网络审查的限制,浏览自由世界,自由发言。然而,最近许多证据显示,中国不仅在微信微博上删帖封号,还要求一些有推特号的国内网民关闭他们的推特号。这次节目我们就来关注一下北京学者王江松被要求注销推特号的事情。

中国封禁推特网,官方机构却有推特号

首先为听众朋友介绍一下美国的推特网。推特网2006年上线开通,是世界上第一家微博平台。英文Twitter是小鸟的叫声,小鸟叫声短小轻快,恰恰是微博短消息传播的特点。推特网的图标也是一只蓝色小鸟。

推特网的口号是“从世界各地分享并发现新鲜事物”。推特用户发的帖子称为推文,每个推文最多140个字,可同时发图片和视频。后来推特设立附属网站可发长篇文章。

推特这个社交平台一问世,就受到全球用户的喜爱。目前世界范围内每月有3亿多用户都在使用推特,包括香港、台湾等地的海外华人和中文媒体普遍使用推特。

中国大陆、朝鲜和古巴,世界只有这三个地方不能正常直接打开推特网。

中国各微博网站都是在推特之后出现的。现在美国福特汉姆大学法学院访问研究的杨占青先生说,由于政府的封锁,中国大陆人知道推特的并不多,只有懂翻墙技术的人才会上推特。

推特网2011年推出了中文版界面,可用简体和繁体中文设立账号发帖。尽管推特网在中国大陆遭到封禁,但是央视、湖南卫视等一些官方机构和工作人员却开设了推特号。比如,官方《人民日报》下属的《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2014年开设了推特英文账号,2018年开设了推特中文账号,都在随时更新中。

杨占青先生估计,中国通过网络翻墙技术上推特的人应该是数以万计,即包括关注人权的人,也包括五毛。

北京学者被要求注销推特号“劳工研究”

中国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王江松拥有中国社科院哲学博士学位,出版过《当代中国工人阶级与工会新论》、《西方社会结构及其现代走向》等著作。2012年8月,他在推特网上开设账号“劳工研究”,用于追踪记录、研究探讨当代中国劳工和社会问题。6年多来,这一账号发表、转发的信息达5600多条,粉丝2万3千多个。

美国时间12月10号,“劳工研究”这一账号发表了一条不同寻常的信息,题为《讣告》。内容是这样的:

“我是劳工学者王江松,我用这个推号与大家交流研讨劳工问题,获益很多。然而,由于大家都懂得的不可抗力,本号将于今晚11:59分注销,这好比我亲手将自己养到六岁另四个月的孩子活活掐死,心中的哀痛、屈辱和羞愤难以言喻。好在没有了这个号,推特世界还会运转,太阳照样升起!再见了,推友们!”

显然,这条信息显示,王江松决定不再运行“劳工研究”这个账号,实属无奈。

那么,这位学者为何被迫离开推特呢?离开之际,王江松在推特上发表了最后一篇长文,以一问一答的方式,详细记录了两位北京警察对他约谈做笔录的情况。这篇推文显示,这次约谈的时间是11月8日,地点是他所在的大学保卫处107办公室,跟他约谈做笔录的两位警察一位是北京大兴清源路派出所一个片警,另一个是大兴公安分局的警察。这篇推文显示,这两位警察对他施加压力,再次要求他注销推特号。

“你上次做笔录时告诉我们两个同志,说你的推特号已经转让给别人了。你也太小看我们了吧?告诉你吧,你推特上发的东西,信号发自哪里,来自哪部手机,我们全都知道!这高科技,我真的为咱国家感到自豪!”

这是王江松这篇推文中提到的大兴警察对他讲的话。

推文显示,王江松告诉警察,他不舍得关掉“劳工研究”这个推特平台,并询问警察自己是否违反法律,是否严重。警察回应说,很严重,要求他关闭推特是上面大领导的意思,这个推号必须无条件注销。如果王江松不服从的话,警察威胁会敲掉他的养老金。警察指责他在国外网络上参与到境外反华势力的大合唱之中,同时要求他把另一美国社交媒体WhatsApp上的账号也注销。

最后王江松无奈地保证,会在四天内注销推特号“劳工研究”,同时不在微信和 WhatsApp里说不利于党和国家的言论。

王江松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整顿美国推特,至少有几百大陆人受到整肃。

杨占青先生透露,他自己也关注了“劳工研究”这一账号:

“他已经比较克制了,还是被要求删号。”

那么,王江松这个“劳工研究”推特号到底发表了哪些言论,如此引起中国警方的注意?下面来看看“劳工研究”过去发的一些帖子。

“湖南尘肺工友维权过程,直接借鉴和复制了沐川模式——四川乐山沐川县50余名尘肺农民工以民主方式,组织起来抱团死磕,迫使政府这一工伤职业病的终极责任主体基本解决了他们的生活和医疗问题。沐川模式的原创人员何兵等人具体辅导了湖南尘肺工友的维权行动,但他们自己却被限制行动自由,并被截断了经费来源。”

这是“劳工研究”9月15号发布的帖子。中国得肺尘病这种职业病的农民工是“劳工研究”‏关注的群体之一。今年7月至9月期间,“劳工研究”还密切跟踪了深圳佳士工人要求组建独立工会、工人和声援者被捕的详细情况。这是中国国内完全封禁的消息。

“劳工研究”在9月6号的推文中这样写道:本推照实转载了参加佳士工人声援团的大学生们的所言所行,旨在引起推友们思考:1、为什么这批投入劳工运动、与底层民众相结合的青年学生,都是马列毛主义的信仰者?2、这种结合会产生什么后果,会把当代中国的劳工运动带向何方?3、如果你不喜欢他们,你准备如何支持劳工运动?或者表示反对和旁观?

中国民间组织(NGO)也是“劳工研究”关注的对象。这个推特号9月18号的推文提到,中国一些民间组织出现资金问题。

“目前工运、社运NGO只能得到一些国际公益基金的有限资助,还随时有被截断的危险,真所谓朝不保夕、战战兢兢,从业人员的薪水没法成家立业养家糊口。突破这一瓶颈制约的方法,就是实行有报酬的委托代理制,只有这样,各维权和社运群体才能得到专业技术服务,这种服务会反过来减低维权成本和增加维权收益”。

另外,“劳工研究”还关注中国民营企业。下面来看看这方面的推文。

“中国民营企业家阶层在政治上一直软弱与侥幸苟且。几千年传统士农工商,商人一直是排在最后,这一点有点像过去的犹太人地位。清末民初国门打开,近代工商业发展起来,但资产阶级还没有羽翼丰满,就又遭受共产寒冬而全部消灭了。改革后逐渐复苏,四十年后统治集团要再次屠宰养肥的猪。这次资产阶级何去何从?”

恐怖在推特上流传

据海外的维权网11月16号报道,北京、重庆、山东、湖北、福建、广东等地多位人权活动人士被警察约谈、恐吓,被要求删除推特号或删除推特号发布的内容。厦门网名为“从未拥护”的网友潘细佃因拒绝配合删帖删号,被厦门警方拘留15天,他的推特账户已被删除。推特号为“五哥放羊”的重庆人刘继春被正式逮捕。

我们查看推特号五哥放羊,发现这一帐号是2010年5月开设的,现仅存23条推文,其中有的是转发有关中国人权艺术家艾未未的文章。

有推特网友透露,刘继春是重庆一个小炒餐馆的主人,他是因言获罪。推特网友呼吁中国释放他。

杨占青先生说,中国网络控制更严,恐怖在推特上流传。

另一个署名为“文涛”的推特号10月发文透露,他也被警方要求删除推文不再发推。这个帐号作者自我介绍是来自北京大兴,风格为小清新,推文仅为分享更多资讯或观点,也包括曝光奇谈怪论。文涛2009年11月开设帐号以来,共发推或者转推4万多条,粉丝量13万。我们搜索他的推文发现,他的许多推文跟他个人生活有关,加上一些跟京东网老板刘强东、名人崔永元有关的消息评论,并没有什么特别敏感的言论。

杨占青先生透露,他和文涛在一个微信群里,国内一些推特用户不知道怎样泄露了账号信息。

海外的人权观察等国际组织在推特上批评中国打压国内推特用户。

听众朋友,这次《网络博弈》节目里,我们关注的是中国把网络审查延伸到美国社交媒体,要求北京学者王江松等人注销、删除推特账号的事情。

欢迎大家点击自由亚洲电台《网络博弈》节目链接,收听详细内容。

主持人小安的社交媒体:
推特账号:https://twitter.com/XIAOAN000
脸书账号:https://www.facebook.com/pei.an.58

欢迎大家在自由亚洲电台网站和我的社交媒体上和我们交流您的看法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