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文学禁区:【大典】王力雄 著 (四)

2019-05-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王力雄新书《大典》(图源:看不见的西藏~唯色)
王力雄新书《大典》(图源:看不见的西藏~唯色)

——鞋联网  5,

——梦造仪  1,2,


“梦造仪就是这些年轰轰烈烈的『梦工程』造出的诸多产品之一。毛时代结束使中国落入意识形态空白。邓用全民逐利凝聚社会,到了无法继续做大蛋糕、社会分化和利益冲突激化时,单靠警察和监狱统治成本太高,便换成了怎么解释都行,能让所有人各取所需的‘中国梦’。当专制机器围绕一个虚幻的梦转动起来并被要求形成实际成果时,各级官员纷纷开展‘梦工程’,一定产生奇特的怪胎。梦造仪便是其中一个。和宣传部门的梦工程是以假乱真、教育部门的梦工程是系统洗脑、文化部门的梦工程是娱乐麻醉都不一样,公安部门的梦工程讲求实效,例如通过对头脑手术去掉人的暴力倾向,或是通过药物平息人的狂躁等。现代科技给控制人的精神提供了各种可能,公安系统的造梦是通过把人的否定性思维转换成肯定性思维,消除仇恨,乐于服从。造梦仪就是在这种思路下研发的。通过改变人的脑电波改变人的行为。只要在一定距离内向对象发送特定的电脉冲,改变对象脑电波的频率,便能让行暴者失去斗志,应付日渐增多的群体性事件,这种技术能有很大帮助,却产生了一个没有想到的效果——对象会被激发强烈的性亢奋,达到无法自制的程度,当场侵犯身旁异性。这对瓦解闹事有帮助,领头者立刻遭人厌弃,但也有可能让震惊的人群更加暴烈,更加极端,这使梦造仪效果无法确切把握,每次都要做两手准备。”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