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无罪:刘晓波传》(十三)

2013-09-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妻子刘霞的摄影作品展“沉默的力量”目前正在东京的日本外国特派员协会展出。(南洲摄)
图片: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妻子刘霞的摄影作品展“沉默的力量”目前正在东京的日本外国特派员协会展出。(南洲摄)
Photo: RFA

第三章   天安门学运的“黑手”
第六节     落网
第四章   从零开始
第一节     阶下囚与悔罪书

“刘晓波隐约感到不安,有一种道义上的犯罪感,总觉得死于戒严部队枪口下的人与他发起的绝食有关。后来当他从秦城监狱出来后,多次向朋友谈到过这种想法。尽管人们众口一词地说,清场的命令早已下达,与四君子绝食无关,但刘晓波仍然放不下这心灵的重负。”

“开车之后,周思说:‘晓波,你想进使馆吗?’刘晓波回答说:‘不想。’车到澳大利亚大使馆门口,周思又一次问他:‘晓波,你想进去吗?这是最后的机会。’刘晓波说:‘不,谢谢。’然后拿起自己的东西下了车。”

完整网站